有人在冒充他說話!

那個蘇伊人肯定是假的!

天使界玩的一手好計謀!先大軍壓近,迫使他找出假費羅,然後於眾目睽睽殺死背叛者穩定軍心。最後控制費羅幻化成所羅門王后的樣子,將決定所羅門命運的羅潔愛爾之書交至米迦勒手中,被王欺騙的眾位魔王,再加上所羅門王不甘之言······

亞特塵希轉瞬間便想通,他殺意繞身,鐵羽大肆張揚旋轉間染上無數血色。

長劍在手,鐵羽微動,便是瞬息間攔住『蘇伊人』!

米迦勒攔住了他,幾息間連過數招。

「殺人滅口?可是所有人都看見了。」米迦勒看著被控制變化成『蘇伊人』的費羅,心領神會笑道:「所有投靠天使界的人,她的命便歸天使界了。」

亞特塵希咬牙切齒道:「那是假的!」

被假王后一刺激,所羅門魔王們攻擊的目標便換成她,一種「王為了維護身懷罪惡王后而去污衊費羅大人」的流言不知怎麼散布出來。人間魔王想起方才王信誓旦旦說誅殺背叛者的話語,開始慢慢退縮,若不是怕所羅門失敗導致自己被天使界圍剿,只恨不得一下散夥!

原本與天使界僵持的局面被打破,為了能殺了假蘇伊人奪回羅潔愛爾之書,七十二魔王每走一步,所羅門都是用鮮血在鋪路。

米迦勒輕聲說:「可現在我說她是真的,她就是真的」他看著下面被圍攻的假蘇伊人,惋惜道:「難怪背叛你,這麼多人想要殺她。」

亞特塵希也不多說,手一抖動劍身就招呼過去,帶出毀滅之感破開米迦勒封堵。

「加百列!」米迦勒直接召喚。 加百列翅膀不停流出鮮血,此刻被米迦勒叫道名字,下一秒就感覺半邊身體幾乎要碎了似的劇痛。

她的面前是暴怒的亞特塵希,也就擋了這麼一夕間,米迦勒得空帶起假蘇伊人飛入陣營。

他接過羅潔愛爾之書,高高舉起。假蘇伊人沉默站在米迦勒身後,額間白光碟旋。

「米!迦!勒!」亞特塵希低吼,額頭青筋跳動,長劍一甩將加百列拋下就要身入敵營。

「別動,」米迦勒作出口型,聲音輕飄飄傳入亞特塵希耳中,「天使界和所羅門還是有幾分相似的,就是對背叛者都毫不手軟,既然王後背叛了你,那我借羅潔愛爾之書,送一送她可好?」

亞特塵希眼睛紅的要滴出血似的,長劍指天,「你敢!」

米迦勒卻是溫和笑道:「她就在所羅門,對不對?」

「亞特塵希,你真可憐,你什麼也不知道。」

撒旦在與拉斐爾糾纏的時候,密言傳話道:「王,快走!」

亞特塵希卻不多言,鐵羽一動便飛上雲端與米迦勒對持,米迦勒的軍團如臨大敵,兵器團團圍住。他看著乖覺立於米迦勒身後的『蘇伊人』,說:「為何要騙她?」

她擔驚受怕,層層謊言,卻是為了彌補一個憑空捏造出來的謊言。

可米迦勒沒有回答,坦然道:「我不知道你使了什麼法子,月光森林居然對天使召集視而不見,雪人族也同樣一動不動,可亞特塵希,誰讓你是魔王呢?」

米迦勒說得沒頭沒腦,手底下可不含糊,羅潔愛爾之書在他手中如魚得水運轉,撥弄風雲。「你的軟肋,不就是她嗎?」

「它什麼都知道,你猜,它知不知道如何覆滅所羅門?」米迦勒一手虛托羅潔愛爾之書,看著亞特塵希。

自羅潔愛爾之書落在米迦勒手裡的那一刻,歷史在蘇伊人眼中驚人的重疊,再多的兜兜轉轉在歷史軌跡之下,殊途同歸。

瓦沙克拉著蘇伊人的手猶如鎖鏈一般,沙漠被鮮血染得通紅,殺伐之音不絕於耳。但她只看見了那個人,那個遙遙的、背對著她,看不見神情的那個人。

「那不是我,那不是我!!」蘇伊人死死抓住瓦沙克說:「你看見了吧,我就在這裡,我也是剛出來,那怎麼可能是我!我是絕對不會把羅潔愛爾之書交給米迦勒的!!」

可那又如何,所羅門註定了失敗。瓦沙克牽住她,將她拉的遠遠的。

「那不是你,我知道,但你必須活下來,你不能過去!」

蘇伊人瘋了似的掙脫,「我要告訴他那不是我!我要陪在他身邊,我不能走,瓦沙克,幫幫我。」

她潸然淚下,膝蓋一彎就要跪下去,瓦沙克將她托住,「可是伊人,我也不能失去你。所羅門註定贏不了,我帶你走,離這些越遠越好,你也不用背負······」

啪!

蘇伊人左手給了瓦沙克一巴掌,梗咽道:「放手!我早就走不了、放不下,后城學長,你走吧。」她望著遠方那個頂天立地的人,狠狠擦掉眼淚說:「他也不會逃,所羅門在,他就在!我也在!」 米迦勒將羅潔愛爾之書向上一拋,滾滾黑雲從遠方席捲而來,雲層中遊動著無數閃電。

那一刻,亞特塵希心中只剩下一個念頭:他應該將蘇伊人放出來的,他一時心軟孩子還沒有拿掉,那樣下去她的身體會毀在孩子手中。不過瓦沙克早就出來了,他一定回來找她的。

其實只要她活著就行······

羅潔愛爾之書一出世,撒旦立即擺脫拉斐爾吹出口哨,在天崩地裂的巨響中絲毫沒有散播出去,但那些墮天使紛紛看向他,兩兩相助即刻脫身,隨著撒旦飛離這片危險地帶。

拉斐爾也未做阻攔,欺身下去撈起鮮血淋漓的加百列。

人心破碎,餘下的便是試圖保護亞特塵希逃離此地的魔王。

最忠心的屬下死的最快,其餘的利益驅動,當傳說中的羅潔愛爾之書被天使界得到之後,無數魔王紛紛逃亡。亞特塵希也不顧他們,也未做抵抗。他飛馳到所羅門上端,舉起長劍灌注渾身力量狠狠往下壓!

所羅門本身就是個巨大的陣法中心,以藏與防為主。裡面灌注一代有一代王的打造,她待在裡面有布埃爾照顧,縱然有羅潔愛爾之書也奈何不了!餘下的就是瓦沙克啊。亞特塵希忽然笑起來,想想他就不甘心啊,居然最後靠他幫忙。

雷龍翻滾,天怒而下直擊沙漠,霎時間山石分崩,驚濤駭浪。羅潔愛爾之書漸漸變淡,它身上每一根絲線都連接雲層中雷電,慢慢蓄力,就等最後一擊。

加百列被諸多地方,尤其亞特塵希兵器帶有特定魔氣,有生命般在侵蝕入體。現正在由拉斐爾治療,見此問道:「他在做什麼?」

拉斐爾也不見得多好,此刻也就一條胳膊能動,他看了一眼道:「他要把所羅門埋起來。」

「果然心狠,寧可自己葬送。」米迦勒倒是十分乾淨,饒有興趣看著不肯逃走與天使苦苦廝殺的魔王,還有幾乎完好無損逃離的墮天使們,「若不是羅潔愛爾之書到手,恐怕我們還殺不了他,眾位都是有功之人啊,不過這墮天使,可是留不得。」

「他想幹什麼?」蘇伊人整顆心被拽起來,「我不在哪裡,他不能在這麼做!他怎麼連擋都不當一下?他怎麼能就這麼認命?!」

蘇伊人沖著瓦沙克又抓又撓,就連咬出血瓦沙克都不放手。而瓦沙克又拖不走她,她只能眼睜睜看著亞特塵希高高揚起長劍,水桶粗的雷電衝他後背襲來!

「不要!!!」

雷電瞬間被鐵羽引走,當他將劍插在所羅門高塔之上的那一刻,就像水面受到重擊,四周黃沙漫天成一股圓形包裹著所羅門。飛起的巨大石塊,飛揚的沙子,形態各異在半空中打鬥的使魔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席捲過去,一一僵直。

腳底就像引發一場大地震,殘缺的所羅門伴隨縈繞在上方的閃電慢慢沉入地底。

四周是帶著鐵鏽味的風呼嘯而過,從天而降的濃雲猶如龍捲風一般,而在黑色雲層最裡面是粗得發亮的閃電,用一種無法描述的速度向下而奔。 立在米迦勒身邊的「蘇伊人」額間盤旋的白絲終於消失,它忽然醒過來,瘋了一般大叫:「王!!!」

它直接從雲端跳下,在巨大的龍捲雲面前,那個小糰子微小得不值一提,瞬間沒入閃電。

龍捲雲的出口,是剛剛將所羅門沉入地底的亞特塵希。

蘇伊人攤坐在地上,瓦沙克依舊沒有鬆開她,也不知道是在安慰誰輕念叨著:「我只要你活下來,你活下來了,我就會沉入這地底,永遠守著所羅門。」

黑壓壓的雲層猶如貪獸一般對著那個人一口吞下,蘇伊人每一寸骨骼都似有寒風掠過,她冷得直打顫,甩了甩瓦沙克的手,輕輕說:「活下來,那又如何?」

白雲翻卷,風聲立止,整個世界沒有一絲聲響,沒有一個動作,血腥味瀰漫於整個沙漠之上,就像一罈子被踢翻的污穢之物,充斥於每個毛孔之中。

閃電一頭扎進沙漠里,再也不見,天空放晴,半空中有個人掉了下來,米迦勒環顧四周,沒有找到假死的路西法,也只得回去。

通往勝利的道路上,都是鋪滿鮮血與屍骸。

魔王死後煙消雲散,也沒有戰利品或者俘虜可得,餘下的天使們陣列隊形拍著漂亮的翅膀,幾下便不見。唯獨在離開的時候,加百列一回頭,正好看見跪倒在地上的蘇伊人。

蘇伊人聽見心裡陣陣破碎裂開的聲音,她連滾帶爬摸過去,似乎身後一直有個人在扶著她,那也不知道了。

亞特塵希仰天躺在地上,身上被穿了幾十個窟窿,最嚴重也是最致命的是他心口處的那道。明明還差幾步就能跑到他身邊,可蘇伊人腳一軟摔在地上,她拍走身後那雙煩人的手,爬到亞特塵希面前,手足無措。

日頭正好,印在亞特塵希臉上格外駭人,她挪了挪身軀,將陽光擋住。

亞特塵希睜開眼,剎那間繁星流轉,萬千光華。

他一下就看見她,被閃電吞噬的胸腔陣陣打鼓,一如當初他知道那顆心愛上眼前人的模樣,「真好,你還在。」

蘇伊人指尖顫抖,她抬起他的手放在臉頰邊使勁蹭了蹭,「在,你摸摸,我在,你也在。」

亞特塵希手指勾了勾,感受那份柔軟,他甚至都能聽見自己骨骼寸寸裂開的聲音,聽見心臟越跳越慢。

「我知道那不是你,不要傷心。」他喘了口氣,「別哭,我最怕你哭了。是瓦沙克帶你、出來的吧?」

「嗯,你不要說話,我帶你走!我可以救你,伊莎能救你我也可以的!」蘇伊人忙不丁點頭,她聳聳鼻子,眼淚卻不聽話的掉在他臉上。

「真不甘心啊,」亞特塵希看著瓦沙克,逆光,他無法看清瓦沙克的樣貌,朦朧之下他栗子色的短髮似乎變為黑色。他看著她:「可我不想忘了你,米迦勒既然將我丟下,便有絕對把握我活不下去,我也知道我······」

蘇伊人低頭撬開他的嘴唇,血味縈繞在唇齒間。她拒絕那個字從他嘴巴里說出來,擦了擦嘴唇鮮血咧開嘴又哭又笑道:「可是重來一次,你依舊會愛上我,對不對?」 亞特塵希看著她流著眼淚還顫巍巍的笑,那個女孩,終於長大了······

他輕輕的說:「對啊······」

說罷,他的身軀重重砸在地上,蘇伊人驚慌失措拉起他,一入手只覺得分外冰冷。

她仰起頭,小心的問:「他剛剛、他剛剛還是熱乎的,他剛剛還在和我說話,他剛剛還在說愛我······瓦沙克,瓦沙克你快救救他!」

瓦沙克看著那雙眼中微薄的希望,呼吸急促撇開頭說:「王死了。」

「胡說!!!你看他沒有······」

蘇伊人話還沒說完,她懷裡抱著的身體忽然間便化作粉末,泌入沙漠。

她的世界突然破碎,亞特塵希、亞特塵希!

總裁奪情:霸寵甜妻抱入懷 她一下撲到在沙子上使勁的向下挖,就連試圖拉住他的瓦沙克也被抓了好幾道血痕。瓦沙克哀傷看著她,四周沙漠狼狽得就像幾雙無形的巨手將它任意挖掘揉搓過一樣,還帶著散不去的濃鬱血腥味。

他跪下來陪她一起挖,一直從日頭初升到暝色四起。

最先來的是撒旦,一聲漆黑融入夜色,如今莉莉絲已經長的五六歲的模樣,她坐在撒旦胳膊上。她歪著頭問:「你在挖什麼?」

蘇伊人站在坑裡面茫然抬起頭,她使勁扯了扯頭髮,令人的目光不由得挪到她的手指上。那雙手紅腫可怕,若不是有瓦沙克收集的愛泉浸泡,早已鮮血淋漓。

「亞特塵希掉下去了,我要他帶出來。」她獃獃的說完,那樣子也不知道對面和她說話的人是誰,又蹲下去悶不啃聲往下挖。

莉莉絲抱緊撒旦的脖子,瓦沙克嘆氣道:「你們走吧,已經沒有所羅門了。」

「所羅門沒了,但72魔王永遠存在,」撒旦說完,深深得行了最尊貴的禮便離開了。

足足挖了一天,瓦沙克見她失魂落魄還未清醒,強行將蘇伊人打昏令其休息,可她即便睡著,也是在哭。

手指將她眼淚拭去,身後忽然有人說話:「喲喲,瞧瞧我看見了什麼。」

匕首作出破空聲,該隱腦袋輕輕一歪,正巧躲過去。「怎麼著,被人撞破了就要殺人滅口?」

瓦沙克冷聲道:「無端躲在背後說話,況且這是什麼地方,方才下手還輕了。」

該隱點點頭,「這倒也是,這地我也不想來,死了那麼多人。你說你不帶著她趕緊走,留在這裡做什麼?」

瓦沙克沒有說話,彎腰打橫抱起她,「這就走。」

「你現在可走不了了,你要是一走,要我一個人去面對那精靈女王?」該隱笑嘻嘻的說:「天使界發布消息速度夠快啊,沒有誰不知道所羅門現在就剩一個王后還活著,還是個柔弱可欺的人類。若是能從她手裡得到魔戒,哎呀呀。」

瓦沙克面色一沉,顧著懷中人好不容易才能安眠只得輕輕道:「胡說!」

「我當然知道那時胡說,只不過是天使界要滅個徹底而已,畢竟······」他摸了摸心口,「魔戒有沒有還回來,魔王還能不知道嗎?」

「行了行了,反正那女王現在率領一批精靈朝這邊趕來,流迦被精靈長老纏住了。我把十三氏族撥一部分給你,你去攔攔。」

瓦沙克不悅道:「你為何不去?」 該隱尷尬咳嗽,「那女王現在恨不得捉了我去天使界領賞,我這是為了誰才好心前來報信的?你愛要不要,不要的話我現在就走,你就等著她成日追蹤吧。」

瓦沙克不大相信該隱會在這件事上說謊,便再三叮囑道:「照顧好她,不要讓她去換界,等我回來!」

該隱接過蘇伊人,沒好氣道:「行了行了,又不是要你去赴死,把她們引走就行,不然所羅門非得被他們挖個底朝天。」

瓦沙克又絮絮叨叨交代了許多,說得該隱額頭青筋直跳,才戀戀不捨離開。

該隱抱著蘇伊人,舔了舔牙齒蠢蠢欲動,好不容易按耐下饒有興趣道:「換界?那可是個有趣的地方啊。」

蘇伊人醒過來的時候,四周空無一人,她睡在一個養馬為生的婦人屋子裡,離開的時候婦人不僅沒有阻止她,而且還送給她一匹矮馬。

蘇伊人不會騎馬,但磕磕碰碰也不會受多大傷,好在小馬溫順,就這麼在一天一天中倒也學會了。

她就像當年的伊莎一樣,走過三百年前曾走過的路。

莫名的,那個地方就像有種召喚,她穿過重重森林,涉過溪流,繞過高山。

她穿過人群,會有人將她當做乞丐驅逐,會有孩童追逐打鬧,會有好人心施捨吃食。

她走過森林,會有精靈引路,也會有精靈厭惡,他們挽留、他們驅趕。

——

直到她走到一片廣袤草原中心地帶

腳底磨出的鮮血印下一個個腳印,引得寒風乍起,風雲變色。四周地動山搖,地底下就像藏了什麼東西迫不及待冒出來。

巍峨的雪山,從裂開的地心升起。那雪山之巔有一抹虹影,影影倬倬。

身後有人驚喜大笑:「換界!果真有換界!哈哈哈哈······」

「該隱!!!你答應過我什麼!你竟然敢!!」

「行了,所羅門早沒了,我也不是你的手下! 重生民國:戰少,我有喜了 要不是我護著,小美人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遍,她心心念念要找換界,我好心幫她而已。不過她也是命大,不吃不喝居然能活,我都懷疑······」

隨後,便是肉搏的撞擊聲。

蘇伊人什麼都聽不見,她的視線被雪山吸引,那抹虹影就像即將要活過來似的,與記憶中那個人嚴絲合縫的重疊。

她看見,那個人從雪山走來,站在她面前對她說:「你終於來了。」

蘇伊人張開乾裂的嘴唇,「救她。」

伊莎的眼睛布滿淚花,埋怨道:「你為什麼不早點來,你要是來了,一切就不會這樣。」

蘇伊人一下跪下來,痛苦哭道:「我不想知道自己從何而來,也不想追尋換界存在的意義,既然你可以讓時光倒流,那麼我也可以!幫幫他,伊莎,他還年輕,他不能這麼死去,他還有好多未做的事情······」

瓦沙克和該隱看不見伊莎,但看見蘇伊人跪下來后,連忙跑上前,結果一下被擋在外面!

蘇伊人和他們之間,有一層看不見的東西隔開。

三百年前伊莎死的那一幕印在瓦沙克眼裡,他拚命拍打:「蘇伊人!不要做!!換我來好不好,換我來!!」

該隱說:「你知道她要做什麼?」

「蘇伊人!你聽見了沒有!!」 伊莎撥開她雜亂的頭髮,將她扶起來緩緩道來:「我來自另外一個世界,那裡也有一個神。我是被他從人間撿回來的,他很多情,但每次拿我當作靶子以尋親為由,其實去人間找尋漂亮女子。」

「可王后是他的親姐姐,偏偏又管不住自己他,便痛恨所有讓神著迷的女子。有一日她趁神不在命令命運三女神將我拋至山下,三女神不得不遵照,便對我許下承諾:若我不死,可以獲得她們的一個願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