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終才阻住了這種傷害。

但他已經慘不忍睹,靈魂更是顯得無比的虛弱。

報行天下 鍾秋,此時借著自己身上秘器的玄妙,剎那間然已經移動到千米之外。

然後,他的身影幾下閃爍,便消失在六道峰山下,就此逃掉了。

還有一群亡靈,江寂塵臉色蒼白地看了他們一眼道:「你們要自己下去,還是讓我來掃落?」

所餘一群亡靈,此時渾身顫抖,作鳥獸狀散,奪命狂逃,衝下這一座峰頭。

至此,峰頭之上,只余江寂塵一人。

此刻,他睥睨天下,捨我其誰,震驚四方! ?江寂塵,他真的攻下了一座峰頭!

所有的人都不敢置信,心中的震撼難以形容。

「太強大了,連六道幻界高手榜第五的鐘秋都不敵!」

「應該是有專門克制對方的法寶,江寂塵最後才能獲勝。」

「但終究是江寂塵佔下了一座峰頭。」

…….

一眾人反應過來,開始議論。

此時,便是青尋都激動起來。

「小鈴,他真的為你取下了一座峰頭!」

「走,我們快些上去吧。」

「江寂塵現在的狀態不妙,我們要幫他守住峰頭。」

雲水二美、青尋、血手開口道。

小哈斯、光頭人、唐漢、索圖、方影、莫雨也都興奮無比。

他們根本沒有想過江寂塵真正的能夠取下一座山頭。

要知道,伴隨著至高新域地圖浮現,天坑旋渦中也會同時噴薄出上數百件的至寶之物。

基本上,能夠佔九座峰頭上,都會有機會奪到一件至寶之物。

這也才是所有人拚死都要爭奪峰頭的原因。

當下九座峰頭,除了江寂塵這一座,其餘都有六道幻界強橫無上的人物佔據著。

嫡女凰途:廢后要爬牆 比如軒轅青依佔據一座!

眾人都想一睹女神的風采,然而遠遠看去,只看到軒轅青衣的峰頭被神秘的光幕籠罩,根本無法看得真切。

還有六道幻界高手榜前三名,天道界的蕭風,修羅界的阿羅天,黑暗界的木克斯!

他們各佔據一座峰頭。

當中還有一座峰頭,是被六大通輯犯佔據。

他們都是接近極道天才的獸王、靈王、修羅王、黑暗王,難怪便是執法殿的通輯犯,也無人能奈何得了他們,依舊活著無比瀟洒。

江寂塵旁邊的那座,也是剛剛才被佔據,是一個蒙面的女子,細媚如畫,眸若秋水,安靜站在那裡,氣質如神月當空。

在她的身後,有一個小丫環,還有四老者。

這四個老者不簡單,便是剛剛攻下這一座峰頭,都只是四個老者出手而已。

他們根本在沒有真正的動用實力,隨手就把那些人掃落峰頭,顯露出深不測的實力。

此時,那個女子,站得極遠,卻是有些出神地看著另一座峰頭上的江寂塵。

事實,自江寂塵出現,她的目光便沒有離開過江寂塵。

末世流浪狗 「小姐,你認識那位江寂塵公子嗎?」

小丫環在一邊開口問道。

「不認識!」

蒙面女子聲音響起。

但江寂塵聽到這聲音,必然會感到無比的熟悉。

還有餘下兩座峰頭,更是神秘,被秘光籠罩,根本無人知道是被誰侵佔了。

之前有人想試探,想攻取。

但還沒有靠近,只在數百米外,就直接被斬殺,如此手段,震懾了所有人。

誰都知道,那兩道峰頭絕對是被無比可怕的人物佔據了。

九座峰頭,都是被強橫可怖的人物佔據著。

不過,六道幻界最強橫的頂峰人物,無上融嬰老祖、六少尊未有一個出現。

似乎,他們已經協議好了,都不出面。

若不然,有少尊或無上的融嬰老祖親自降臨,那結果只怕不會有任何的懸念了。

現在,九座峰頭的佔據者中,最弱的顯然就是江寂塵那一座。

他剛剛一人大戰鍾秋一眾人,力量被消耗巨大,也受了不輕的傷。

此時,眾人可以看到江寂塵臉色一片慘白,顯得非常虛弱的樣子。

確實,江寂塵現在有些虛弱。

催動至尊殘破煉魂幡,消耗精神力太過巨大了。

若不然,他也不可能擁有這麼大的威能,一把掃飛鍾秋。

這時候,花小鈴、小哈斯他們一群人,先後落在了峰頭上。

「小塵,你……你沒事吧!」

花小鈴急急忙忙的跑過去,拉住江寂塵道。

「無事,小傷而已,不用擔心。」

江寂塵微微一笑應道,安慰花小鈴。

青尋開口道:「情況有些不妙,那些人蠢蠢欲動,似想趁你受傷,攻佔峰頭。」

「放心,來了會讓他們後悔的!」

江寂塵雖然顯得虛弱,但依舊強勢,擁有自信。

而果然如青尋所言,巨型峰頭的一群人,此時開始商議。

「江寂塵是九座峰頭最弱,且剛剛才大戰一場,已讓他受傷,力量消耗,正是虛弱之時,是個好機會!」

「確實,就算有那一些人加入,但不足為懼,我們若能聯手,必能取下他的那一座峰頭。」

「我們這裡最強的百人聯手,我覺得有十足的把握,可把江寂塵轟下山頭,甚至擊殺。」

…….

站在巨型峰頭前列的一行人在議論。

他們也是巨型峰頭上最強的一群人,當中還有六道幻界高榜前三十名的修士五人。

若聯手,自然也是一股很可怕的力量。

與此同時,其中一座被秘光籠罩的山頭中,一名青年一副懶洋洋的樣子,似乎對什麼事都提不起興趣。

他坐在一張玉椅上,打了個哈欠道:「原來幾人都是那個小子殺了,而且江寂塵他本身就是天道界的通輯犯。我要找的人竟然還是同一個人,這倒有些意思了。」

「不過,我目的是軒轅青衣,要是我奪到了至高新域地圖,以此為聘禮,再讓執法殿那老傢伙出面,總會有戲吧。如若再不行,唯有請出天道聖山的力量了,我不信軒轅青鋒敢不屈從。而只要軒轅青鋒這個做哥哥答應了,軒轅小妞又豈能逃過本少殿主的手掌心呢?」

「少殿主英明,智慧無雙,武功第一,讓小的們佩服得五體投地,嗯,不過,現在要不要去把江寂塵抓過來!」

青年人旁邊的一個執法殿管事開口。

先是一通拍馬屁,然後才問正事。

而青年人,卻聽得渾身通爽的樣子。

然後,他才淡淡地開口道:「不急,那小子還是有些本事的,先讓那一群人再與他斗一場吧。」

「若是他連那一群廢物、垃圾都鬥不過,那就根本不值得本少殿主出手,由你直接過去將他殺了,提他頭顱回執法殿回答吧!」

執法少殿主依舊懶洋洋的開口道。

也就在這個時候,上百名的六道幻界高手聯合,一起向江寂塵佔據的峰頭殺去。

「果然,他們要殺過來了!」

水雲謠聲音凝重地開口。

唐漢、索圖、方影、小哈斯、光頭人、莫雨等等都已作好大戰的準備。 ?

來敵雖強,但他們無懼。

不管能否守得住峰頭,戰過方知!

幽站在江寂塵身後,如若一道影子。

小灰拖著大骨刀,站在一邊。

韓青這賤人,此時傲然一笑道:「各位兄弟,各位嫂子,有韓爺在,不必憂心,來敵必敗。」

唐漢一眾人直接翻翻白眼,對韓青一萬個不信。

閃婚厚愛:天價老公深深寵 蘇雪菲和水雲謠等女差點就想很不淑女的抬腳,想在韓青的大嘴巴上印一個鞋底。

嫂子?

誰是你的嫂子?

說得自己是江寂塵的女人一樣。

不過,現在那上百六界強者正要殺來,她們自然也懶得計較了。

倒是江寂塵的聲音響起道:「韓青負責在前,開啟防禦,小灰與我一起,在他身後,其餘者,就在我和小灰的後面,不要強攻,有機會再出手。」

有這麼多的幫手,江寂塵自然要發揮出他們最大的戰鬥力。

他還不會傻到一人再呈英雄。

對於江寂塵而言,攻取峰頭,越少人越好,但守山,自然是越多人越好了。

一眾人,對江寂塵自然無有不應的道理。

剛才,他們站在巨型峰頭上時,聽到一眾人議論江寂塵,已然知道江寂塵進入六道幻界之後的恐怖戰績。

滅了噬毒門,建立落塵門,成為亂城的第七股勢力,確實很牛逼。

可不像他們,寄人籬下,受到壓迫、欺凌。

現在想來,果然只有跟著江寂塵,活著才是最痛快、順心。

不用像之前那般憋屈。

「江寂塵,你若願意自動滾下峰頭,我們不會為難你們!」

上百名六道界強者飄然落在峰頭邊沿上,一名首領人物冷冷地開口道。

其實,他們雖然敢聯手攻來,但心中依舊對江寂塵有忌憚之意。

畢竟,江寂塵自出現,一路走來,都表現得太過強勢了,真正擁有無敵的威嚴。

哪怕現在受傷,力量消耗,顯得虛弱。

但傷病的猛虎,依舊會讓人忌憚。

所以,能夠不戰,讓江寂塵自動退去,那是最好的。

江寂塵未應話,韓青大嘴巴已經叫囂地開口。

他站在最前面,確實有一翻氣勢,聲音響起道:「大膽,見到你韓爺,還不過來跪拜!」

「竟然還敢讓我韓爺的老大滾下山去,韓爺很生氣,你們麻煩大了!」

韓青叫囂,四周眾人聽到他的話,都感到一陣無語。

都不知道,這世上還有這麼賤、這麼囂張的人。

明明是借著江寂塵的威勢,在耍著威風。

便是雲水二美、血手、青尋、唐漢等人都覺得韓青在虎假虎威。

這也是小哈斯最喜歡的事。

現在聽到韓青的話,如尋到了知音。

何況,他也想在強壯暗黑女修愛麗絲面前出出風頭。

雖然愛麗絲是有夫之婦,但小哈斯就是喜歡她的強壯,喜歡她的肥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