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真的嗎?

麥哈爾在鬥氣,境界,兵殺技通通示弱的情況下,卻將鬥氣,境界,兵殺技都強於他的喆艾公子,擊敗擊殺,這是,一種什麼樣的概念?

眾人念頭百轉!

「莫非他的身上有秘術?」一位金核境乾澀的猜測道,目光陡然變得森寒,「殺了他,現在不是他生,就是我們死,聯手殺了他!」

超極品姐妹花 「轟轟轟!!」

一道又一道氣息接連爆發,三位無名金核境轟然出手,他們三個只是金核一重天的超級強者,遜色喆艾數籌。連喆艾都能擊殺的銀髮青年,自然能擊殺他們,他們除了聯手之外,沒有第二條路可以走。

但,有人比他們的反應,更快!

「咻!」

一道青光飛射,銀髮飛揚的冷漠身影,手中長劍,帶著利嘯之音,橫貫長空,環繞著無盡青芒,向著三道剛剛形成的恐怖兵殺技,揮斬。

「嗤拉!」

「嗤拉!」

橫貫長空的劍光,無物不破,摧枯拉朽,切豆腐一般,切開剛剛形成的恐怖毀滅之力,從三道金核境的身影之上,濺起沸騰的三捧熱血。

一擊必殺!

三大金核境超級強者驚愕著,緩緩倒地,氣息崩散,他們和喆艾一樣,根本無法理解,他麥哈爾平平無奇的一擊,怎會有這般威能?

「啊!」

呆愣的福布突然慘叫一聲,如見了鬼神,駭的亡魂皆冒,就要朝著大山上,人群密集的地方逃遁而去。

「還想走?」楓行雲冷哼一聲,探出手掌,一把將神台一重天的福布提了起來,「福布,你罵我楓行雲是廢物,我可是,沒有作聲的!」

說著話,楓行雲的臉色陰沉下來,剛剛是勢比人強,就算他想發怒也沒有資格,但是現在,四大金核境強者,全部隕落,局面已然不同。

「我得教教你做人!」

楓行雲冷然,手中那根毒鞭,不知何時,又一次被拿起。

「啊啊!楓行雲!你不得好死!」福布驚叫滿臉畏懼,「啊!!」

慘叫聲聲,楓行雲這一次可毫不手軟,對於福布,他有必要折磨一番。精神化身的疼痛,可是真正存在,會保留在記憶里的東西。

絕對讓他畢生難忘!

麥哈爾收劍,接連將四具隕落的強者屍軀煉化,四滴金核精血入體之後,盤膝而坐,直接開始進行煉化,熱能暖流充斥全身,氣息攀增。

天地元氣翻滾震動!

片刻之後,神台九重天的氣息,從銀髮身影身上爆發而出。僅僅片刻之後,一身氣息暴漲至巔峰之境,很快,神道修為圓滿,達至極境的第三階,神法的極限,沒有在向上增長的可能,轉而突破金核境。

而金核境,足足花了一個時辰,麥哈爾才突破。

金核境,並非極限,達到金核境后,氣息又是一陣動蕩,轟然沖入金核境一重天中期,後期,不出片刻,達到了金核一重天巔峰。

直到此刻,四滴熱能精血,才堪堪消耗一空。

「你是巫師嗎?」

早已等待在旁的楓行雲,不由這樣問了一句,有了淡淡的猜測。麥哈爾的手段,他根本捕捉不到,偏偏又這麼詭異,這麼神奇,戰力驚人。除了巫師聯盟那群巫師外,還真的想不出,誰人會有這種手段。

「巫師?」麥哈爾挑了挑眉,「算是罷!」

最起碼他麥哈爾,沒有絕對神道修為前,只能用巫師這個身份,勉強來掩蓋屬於他自己的秘密,不能讓其他人知曉真相。

「怪不得!」楓行雲唏噓搖頭。

也只有巫師,才能解釋的通,他麥哈爾一路上的所作所為。

「走!」

麥哈爾率先沖向山頂,金核境的滔天威壓,鎮壓輻射。

山下的事情,經過一個多時辰的傳播,山頂上的強者們早已經人盡皆知,面對強敵,試煉者們幾乎只有一個統一的選擇,那就是逃跑。

正好斬妖公子不在這裡,就算逃跑,也不會遭到懲罰。等斬妖公子歸來,斬殺強敵後,眾人在聚攏,是一樣的。

但他們逃跑,並不代表著所有人逃跑,還有著十數人留了下來。

「閣下,我們願意歸附,成為下屬。」

十數人見麥哈爾道來,連忙表明心意,一臉的恭敬。

「哦?」麥哈爾一挑,目光落在了這十幾人的身上,「你們誰知道,托斯家族,少家主一系的團體在那裡?」

「要去找斬妖公子?」

後面跟上來的楓行雲,心中忍不住微震,神色變了又變。

「麥哈爾閣下,萬萬不可!」

楓行雲勸阻!

「少家主亞文一系,身邊聚攏的強者,只會比斬妖公子一系更多!」楓行雲直接解釋,「倘若是在亞文公子身邊出手,哪怕他和斬妖公子關係在不好,可為了托斯家族的名聲,一定會對你出手的!」

獨自面對斬妖公子一系,見過麥哈爾手段的他還信,有著可能。

可獨自面對斬妖公子一系,和托斯家族少家主亞文一系,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一件事,身為家族的核心子弟,他很清楚,少家主亞文身邊聚集的強者,是何等的恐怖和數量,那是斬妖公子根本無法比擬的。

若說斬妖公子是諸侯,那少家主,就是統領王者!

斬妖公子,可以換了一批又一批,可少家主,只要不死,就是內定下任家主,只會有一位,整個托斯家族,都要以其馬首是瞻。

進入南聖庭,不過是少家主,一次的歷練。

「不如等斬妖公子回來?」楓行雲道,「只要斬妖公子歸來,自然,可以繼續對他們出手,不用冒這樣大的風險!」

等待?

麥哈爾淡然,這個提議算的上是最合理的一個,但,他並不打算就這樣等待,目光再一次落在了十數人身上,語氣淡淡:「你們,誰知道托斯家族,少主一系在那裡?」

.(未完待續。) 想要歸屬的十數人,最後,全部隕落在劍下。

原因,很簡單,因為他們之中,沒有一個人知曉少家主亞文一系的所在。簡單點來說,他們除了化成精血,對於麥哈爾,沒有任何價值。

還好,渾身被腐蝕出無數綠色窟窿的福布,知道他們的所在。

這一次,恢復傷勢的福布,連目光,都不敢在接觸兩人一眼。一心一意的在前方帶路,似乎有了極大的變化,對兩人的畏懼,深入心底。

想來,日後若是再相遇,福布必定繞道而行,退避三舍。

楓行雲冷然的臉上,不由露出淡淡的滿意之色,福布這塊爛泥,實在是像一根筋的愣頭青,招惹他太多次,不知悔改,沒有得到應有的教訓,此時能將他收拾的服服帖帖,也算是好事一樁。

福布帶領著兩人,以神台跨越之速,足足前行三天,方才到達。

這裡同樣是一座火山,赤地千里,寸草不生,萬千龜裂的溝壑裂縫下,隱隱有著熾烈火焰流淌,咕嚕咕嚕之聲,不絕於耳,地火沸騰。

和斬妖公子一系佔據的火山一比,這裡更加龐大,天空更加昏暗,火山灰燼漫天,像是一座隨時都要噴發的火山,空氣里充滿了不安。

一道道強者的身影盤旋,來往于山上山下,和各處,熱鬧非凡,宛如來到了一個鬧市之地,強者的數量,一眼望上去,不下上千之多。

火山口部,不乏金核境超級強者的氣息流轉,不下十五人。

隱約中,在火山口內部,還有著金核境強者的氣息在流轉。不過,卻被火山的龐大氣息遮蔽,封閉的,透露不出來,不知深淺。

人和人比,方才知曉差距,在楓行雲還只是神台七重的時候,斬妖公子一系就已經有了金核境,而少家主亞文一系,表面佔據之地上的強者,就不下上千,連金核境都足足有著十五位,差距之大,無法估量。

有些像一個幼童,和一群成年人的差距,無法用道理計。

就算楓行雲臉色在怎麼冰冷,也根本無法掩飾神色下,那種神色中的震動,托斯家族子弟中,核心子弟已經是子弟中的頂端。

同為核心,他們的差距,未免也太大!

「嗆!」

長劍出鞘,如瀑漫天揮灑的青芒劍氣,嗤嗤疾射,猶如天地劍雨,朝著火山上,密布來往的強者們,揮灑射殺而下,帶著劍道恐怖的犀利。

連根拔起,最直接的辦法,自然是趕盡殺絕!

「嗤嗤嗤!!」

狂暴犀利的青光劍雨,如浪海波濤,席捲沖刷著大地。

一位位驚慌的強者們,連連出手抵擋,碰撞出一聲接一聲的轟鳴,毀滅餘波擴散,濺震起陣陣驚天波動,整個火山,似都被劍光籠罩。

「去解決那些人!」麥哈爾看向楓行雲,示意,「積累戰績點!」

楓行雲聞言,看向火山之上,那裡,來往強者正奮力抵擋落下的青芒劍雨,莫說重傷,就算是受傷之人,也很少。畢竟,麥哈爾只是一個金核境一重天的強者,攻擊這般分散,能起到什麼太大的威能?

似在回應著楓行雲心中的荒誕,麥哈爾又一次舉起長劍,青光釋放。

「轟隆!!」

浩浩蕩蕩的木青劍氣,從青光閃爍的長劍之下,揮灑落下,形成劍氣的雨幕,嗤嗤嗤聲中,將一位位怒喝的強者們,完全籠罩在內。

劍氣遮天蔽日!

「放肆!」火山山頂,有金核境的超級強者,爆發怒喝,「敢來這裡尋找戰績點,是當我們完全不存在嗎?找死!」

伴隨著怒喝,火山山頂,五道金核境的強大氣息,朝著下方急速掠來,滔天的威壓,滾滾彌散,帶著對麥哈爾出手的強烈殺機。

「嗤轟轟!!」

第二劍形成的恢宏劍雨落下。

與第一劍完全不同的是,在第二劍劍雨落下的瞬間,濺起的是一聲聲鏗鏘斷裂之音,以及一聲聲,傳盪八方的凄厲慘叫,如臨死的亡者。

會有醜女替我嫁給你 就在楓行雲眼前,一位位碰撞抵擋的強者,濺起道道衝天的血光。一道道混雜的身影,以肉眼的速度倒下,漫天的鮮血,灑在了大地上。

染紅了條條龜裂的溝壑,一切,變得鮮艷刺目!

一旁的福布,臉色愈發慘白,要做到眼前摧枯拉朽的震撼場景,實在無法想象,該有多麼強大的戰力,銀髮身影,他將畢生難忘。

「快走!」

「擋不住!」

「不參合!」

四野里,一位位強者的驚叫和呼喝聲,傳遍火山。

趨炎附勢,他們是為資源丹藥而來,可不是為送命而來。

且,強者間,有著強者間的戰圈,金核境,還是留給金核境對付,他們之中,有些本體,不乏金核,伯爵之境,深知這個道理。

「轟隆!」

火山雲層崩散,風雲撕裂,麥哈爾手中長劍,又一次浩浩蕩蕩席捲出滔天的青芒劍氣,帶著金核一重天消耗全身劍氣的驚天一擊,掃平虛空,扭曲震爆出遮天劍雨,成千上萬的劍氣,向著下方,逃散的強者們落下。

「嗤轟轟!」

劍雨如柱,撕裂道道兵刃,鏗鏘鏗鏘之音,遍地漫天的響徹。與之一起的,則是強者們的慘嚎,和聲聲噗哧噗哧的鮮血飛灑之聲,鮮紅遍地。

「去吧!」

麥哈爾向著楓行雲道了一聲,身影則是向著前方慢慢走去,面向從山頂含怒衝下來的五大金核境強者,銀髮飛揚,一人一劍,神情淡然。

直到此時,楓行雲按照麥哈爾的意思上前,才發現,原來染血倒地的強者們,一個個還有著生機,並沒有隕落,只有少數的倒霉強者,被擊殺。

楓行雲心中又是一震!

「轟!」

五道散發金核境恐怖氣息的身影降臨,威壓習習,捲起潑天的威勢。

「你們來晚了!」

麥哈爾目光,落在下山的五道金核強者身上,淡淡道。

「放肆!」五大金核中,為首者冷然斥喝,「區區金核一重天,就敢來挑釁托斯家族,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

.(未完待續。) 火山灰雲籠罩的天宇下,虛空震鳴,六道金核威壓浩蕩相撞。

五大金核境超級強者,其中三位一重天,兩位二重天,幾乎是在斥喝響徹過後。五大金核境,身形連動,同時出手,驚起翻天之威。

重生之喪屍圍城 速戰速決!

「嗤拉!」

長劍劃破雲虛,麥哈爾銀髮飛揚的身影,隨著青芒交織的劍光,身劍合一,向著五大金核還未形成的攻勢,一劍擊落,劍光鋒芒乍現。

「暗光!」

為首的二重天金核境強者低喝,手中一把薄利長刀划虛破空,猶如穿梭洞虛世界里的一道光,快的不可思議,帶著一長串刀芒殘影,擊落。

最後的對酒當歌 「鏘滋!」

火花迸射。

刀劍擊撞震掀起撕裂晴空的刀劍之氣,灼灼洞射,向八方縱橫!

「死!」

麥哈爾眼中血紅乍現。

與金核境二重天交織出的氣息洪流中,青芒劍光沖霄,劍身嗡嗡顫鳴,帶著錚錚震動之意,鋒芒攢射,向著擋下的長刀,又是一劍。

「鏘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