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這個假貨衛老爺子基本上忽略了蘇七月的存在。

在他眼裡,蘇七月不過是一個廢物,壓根不足為懼,就算有點能耐,肯定也不會太高。故而他只是嘲弄的看著衛德,眼底都是得意。

「本座想知道,你為何著急尋找著衛禮?」蘇七月忽然開口。

但是衛老爺子不把蘇七月當作一回事,故而哪裡會回答蘇七月的話?

當下只是冷冷一笑,又準備好開始偷襲衛德。

但是哪知蘇七月道:「若是你不說,本座能夠保證,你這輩子也見不到那個男人。」

聽上去極其威脅的一段話,若不是衛禮已經失蹤,就是衛德本人都要以為蘇七月手裡還可以變出一個衛禮出來。

我在末世撿空投 畢竟,衛禮死在她的手裡,但是說句難聽的,若是衛德不信任,完全可以認為蘇七月手中偷換了人。

但是衛德信任蘇七月,故而連心都崩了起來。唯恐這個假貨看清蘇七月的陰謀。

但是很顯然,對方似乎沒有帶腦子出門。

很快,就被蘇七月套路了。

「蠱毒。」許久,被逼問了許久的假貨衛老爺子十分憋屈的開口。

說起來,他也算一個強大的人物。但是偏偏受傷的時候居然讓衛禮給陷害了,在他身體周圍下了蠱毒。

這使得他不得不跟衛禮一塊幹活。

但是原本,他這個假貨原來就是一個江洋大盜,故而跟著衛禮,他也沒有多大的意見。

甚至,衛禮的狠還超乎了這個江洋大盜的想象。

他居然要殺自己的親爹!

這讓江洋大盜極其惶恐,他壞事做盡,喪盡天良,好歹也是懂得孝順的人。

但是衛禮不一樣。

在衛禮眼裡,擋到自己的路的都是自己的敵人。

故而,毫不猶豫的,衛禮親手解決了自己的親爹。然後叫這江洋大盜扮演自個的父親。

這也就是為什麼,衛老爺子前後變化,除了臉,性格差距那麼大的緣故。

而剛剛知道這一切的事情的衛德,登時瞪大了雙眼,顯得那麼的不可置信。 而剛剛知道這一切的事情的衛德,登時瞪大了雙眼,顯得那麼的不可置信。

他萬萬沒想到,衛禮居然那麼狠,為了一個家主的位置,為了權力,居然把親爹給殺了。

「這個畜牲!」衛德大怒。

而假貨老爺子此刻也露出了真實面目,他也只是個中年男子而已,起碼看上去年紀不大。

他有些恐懼的說:「現在可以叫衛禮出來了么?」

很快就要到蠱毒發作的時間了,他不想在受到那樣痛苦的感覺了,那簡直就是折磨。

他必須在午時之前拿到藥物。

想到蠱毒帶來的痛楚,中年男子更是恐懼不已。

故而眼神都帶著哀求。

蘇七月笑了笑,嘴角勾起殘忍的意味,笑得越發燦爛,道:「可以啊,現在就送你下去見他。」

說罷,只聽一聲慘叫,隨後中年男子也倒地不起。血液蔓延,漸漸的,成了乾屍,又快速化為一具白骨,緊接著,成了粉末,飄散在空氣當中,徹底消失。

衛德見此,看著蘇七月的眼神忽然不知閃過什麼意味,最終還是嘆了口氣,道:「主子,你現在實力越發強大了。」

蘇七月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而衛德卻開口了:「主子是時候應當改回原來蘇家的名字了。」

聞言,蘇七月微微挑眉,看上去有些驚訝和疑惑,表情也比之前的冰塊臉要豐富了很多,這轉過頭來驚訝的小模樣,似乎在問:什麼名字?

衛德理解的很清楚,故而解釋道:「之前不告訴主子是因為主子年齡還小,扛不起這個責任,但是如今……」

說到這裡衛德頓了一下,看著蘇七月的眼神更是滿意以及欣慰,而後繼續開口:「如今既然主子已經成長,那就是時候應該回去蘇家了。我記得主子真名喚作——蘇七月!」

說到這裡,衛德眼神忽然有些紅潤,雖然他很早就被衛禮關進了地牢,但是對這個孩子的感情並不是沒有。

不然當初他不會拼盡一切力量也要抵禦那個奪舍者。

他以為起碼自己能像一個父親一樣看著閨女慢慢的長大,誰知中間卻差了許多的路程。

不過,也總算好了。她還能夠自己成長。

但是往後的路他不可能陪伴在身邊的,畢竟那個地方太強大,而他太弱。

唯一能做的,那就是衛家一整族,她始終是嫡小姐。

而蘇七月聽了衛德這一番話,頓時瞪大眼睛。

這個難道不是現代自己師父——菩提老祖給自個取的名字么?

怎麼她在這裡也是喚作「蘇七月」?是巧合,還是有所關聯?

一時間,蘇七月自個也迷茫了。

……

真牌子的衛德重新掌權之後,便將所有的衛家人都召了回來。

雖然過了很多年,但是衛德的管理能力很強,很快就上手了衛家的大小事物。

當然,原來衛家分支的宅子也還給了對方,不過由於衛家分支在冥府上的表現,蘇七月極其滿意。如今衛家分支的家主衛忠同已經讓自己幾個兒女徹底跟著蘇七月幹了。 當然,原來衛家分支的宅子也還給了對方,不過由於衛家分支在冥府上的表現,蘇七月極其滿意。如今衛家分支的家主衛忠同已經讓自己幾個兒女徹底跟著蘇七月幹了。

至於衛忠同自己,則是也一併搬來了帝都,與衛德偶爾下棋聊天,過上了極其悠閑的晚年生活。

當然,還有一些事情是需要處理的,例如,除了衛德的親生女兒之外其餘的小姐和姨娘們。

衛蘭兒知道這個消息的時候,極其不願意接受,畢竟她心高氣傲,哪裡容得下自己這個比庶女還要低下而又尷尬的地位。

由於衛蘭兒極其擔心自己榮華富貴的生活會泡湯,當夜,就自不量力的就招惹了衛德,想要刺殺對方。

但是衛德如今再虛弱,那也是一個實打實的藍階高手。毫無疑問,衛蘭兒當場就被擒拿下來了。

只不過由於衛蘭兒有著與太子殿下側妃的身份,當下,衛德沒能夠殺了她,只是將其送入了太子府之內。

並且明顯告訴了太子,若是不管好他這側妃,那麼衛家就會站到他的對立面去。

誰知太子也是個心腸狠的,衛蘭兒沒有了利用價值,又做出刺殺家主的事情來,太子哪裡還能夠留下這個毒婦?

當下也是狠狠的將衛蘭兒掃出大門。一點也不念當初魚水之歡的情分。

這件事也讓衛雨兒看清了太子的面目,儘管如今知道真公主是衛雨兒的太子想來討好人家,衛雨兒也避而不見了。

而衛蓉兒,也的確擁有煉藥師的天賦,年紀小小,就因為強大的煉藥天賦被人破格錄入了千草門。也就自然的,她就不能夠回來了。

至於與衛家作對的張家,因為與衛家爭鬥的緣故,沒能討得好處,如今也漸漸的沒落起來,於是,四大家族就成了三大家族:墨家,藍家,衛家。

一時間,整個帝都,勢力再次重新洗牌。掀起一陣腥風血雨。就連皇宮,也被這一股風浪所波及。

……

至於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蘇七月,則是在衛府的後花園悠閑的喝茶。

這幾日她發現一個極其奇怪的事情,衛德居然一直在大門前徘徊。

問他,偏偏又不好意思說的模樣。

此刻,似乎是終於著急了,衛德居然就這樣跪了下來。

「主子。」他恭敬開口。

見此,蘇七月只是抿了一口茶,淡淡開口:「怎麼?終於著急了?」

聞言,衛德有些驚訝,他沒想到自己居然表現的那麼清楚。

但是現下也不是羞澀的時候,於是道:「主子,陸榕似乎還沒有回來。」

按理說,陸榕知道蘇七月回來之後,肯定不會在外逗留的了,畢竟整個帝都都知道了事實。

她不可能知道,也就是說,興許遇到了什麼意外。

但是,當初陸榕爆發的時候,那個威懾力可不小。紫階強者都打的過的存在,怎麼可能被人欺壓了去?

就是這種不穩定的因素,使得衛德極其擔憂。

「你喜歡陸榕?」蘇七月聞言,眯著眼,問道。 就是這種不穩定的因素,使得衛德極其擔憂。

「你喜歡陸榕?」蘇七月聞言,眯著眼,問道。

衛德沒想到蘇七月問得那麼直白,一時間居然不知道怎麼回答。只頓在那裡,手足無措。

但是最終,衛德還是說了實話,道:「並非如此,嗯,小的只是愛上了經常與陸榕來往的一女子,只不過自從我被關入地牢之後,就已經許久沒有見過了。」

說到這裡,衛德心底有些惆悵,道:「那個時候雨兒才出生不久,她就已經消失。只不過陸榕說她出去辦事了,我才放下心來。只是沒想到,如今陸榕也失蹤了。」

「你是說,雨兒的親生母親是榕姨的朋友?」

衛德點了點頭。

「我會好好關注這事的。」蘇七月道。

聞言,衛德總算放下了一半的心,而後又想起什麼,馬上道:「對了,你母親很有可能是在皇宮消失的。」

蘇七月一愣,頓時站了起來,問道:「怎麼回事?」

蘇七月雖然擁有一部分以前的記憶,但卻沒有以前的感情,對於蘇沐,蘇七月理應是不關心的,只是現下偏偏激動的站了起來。

可見,儘管沒有被封印掉的感情與記憶,但是人的潛意識,她還是存在的。

不然她不會這樣關心蘇沐。

而衛德則道:「那個中年男子,我當時就覺著很是眼熟,後來想了許久,才想起對方似乎是皇宮的人,只不過在蘇沫消失之後他也跟著消失了,且蘇沫是去了皇宮才消失的。在這不久,我又遇襲,要說沒有什麼關聯也不太可能。」

聞言,蘇七月雙眼一眯,忽地想起了皇后私下與她說的話,故而道:「那也就是說,那是皇后乾的事情了?」

只是令蘇七月想不到的事情是,衛德想也沒想,就使勁搖頭,道:「並非如此。皇后,還沒有那個膽子!」

蘇七月不說話了。只靜靜的坐著,等待衛德接下來要說的話。

畢竟她對皇宮不熟悉,勢力分佈也不清楚,更別提十年前皇宮發生的事情了,現下她也只能聽著衛德的話。

「那個時候南宇國國君愛慘了蘇沫,只是苦苦追求也追求不了,皇后能夠嫁給他也只是因為皇后的長相與蘇沫有幾分相似。

而且,那個時候的皇后不比現在,她是一點權力也沒有。」

「你的意思是——南宇國國君?」蘇七月淡淡開口問。

衛德點了點頭,道:「起碼我知道與他脫不了關係。」

蘇七月沉默一會,忽然笑了起來,道:「好,很好!好一個南宇國!」

說罷,蘇七月又立馬起身,念了道口訣,就御劍飛行走了。

毫無疑問,她的目標就是皇宮,由於修為強大,雖然衛府離皇宮有很遠的一段距離,但是蘇七月還是很快就到達了。

蘇七月有紫階巔峰的修為,這出神入化的,哪怕是同等級的修鍊者都不一定比蘇七月要厲害。

也就自然沒有侍衛知道天上居然還有人直接飛進了皇宮。故而沒有引起什麼動蕩出來。 蘇七月有紫階巔峰的修為,這出神入化的,哪怕是同等級的修鍊者都不一定比蘇七月要厲害。

也就自然沒有侍衛知道天上居然還有人直接飛進了皇宮。故而沒有引起什麼動蕩出來。

於是,蘇七月很快就找到了南宇國國君。

冷笑一聲,蘇七月想了沒有想,頓時跳了下去。

此刻的南宇國大殿之內,正是歌舞昇平的時候,一切繁華的緊。

只是,現場卻忽然多了一個人,哪怕這個人兒長得如何美貌,也不會有人覺得高興。

當即,所有人都警惕起來。

「老頭,本座問你,蘇沫去了哪裡?」如果是以前,蘇七月興許會有所收斂,但是如今有實力,蘇七月可不會擔憂什麼。

故而話也是極其不帶委婉的。

當然,蘇七月說話一直都比較直接。

因此這語句,怎麼聽都有一種大不敬的感覺。聽得南宇國國君頓時眉毛一緊,顯然不太高興。

但是蘇七月可不會理會對方的心情,而是打量了一眼周圍。

很明顯,極其繁華,歌舞昇平的模樣。

如果她沒有猜錯的話,如今皇后還病著,沒想到南宇國國君居然一點面子也不給皇后。

呵……

果真是個好皇帝!

而南宇國國君看到蘇七月的眼神,眸光也是一沉,僵了一下。正要說話。

但是蘇七月卻沒有給他機會,以及問道:「蘇沫在哪裡?!」

南宇國國君總算反應了過來,此刻聽到他人嘴裡居然跑出了「蘇沫」這個名字,心下更是一沉。

他沒想到居然還有這事能夠傳出去。 寵妻百分百 故而心底極其不高興。正想著要如何讓對方「永遠留下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