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芊芊笑了笑,「我聽侍女說有人要見我。本以為是三哥他們,沒想到是南宮大哥你。」

「我也是托明老才能進來。但只有一炷香時間,不能久留。不然被發現,對你我都不好。」

明芊芊點點頭。

她抬頭看著面前高高的院牆。對面就是自己親若大哥的好友。可惜已經十幾年沒有見面了。

明芊芊正在回憶過去,忽然聽南宮梟說:「芊芊,你知道九星苑新收的弟子里,有一個孩子叫月千歡嗎?」

「什麼!」明芊芊呆愣住。

「她為了隱瞞身份,現在扮成男子,叫做千公子。芊芊,你認識她對嗎?」

而明芊芊的反應,遠遠超過南宮梟的預料。更是讓南宮梟也驚呆錯愕了。

他聽見明芊芊語氣無比激動,興奮念叨著:「她終於來了!」

「什麼!芊芊你知道她要來朱雀?你怎麼會知道的!」

「南宮大哥,她什麼時候入九星苑?我要想想辦法去見見她!一定會有辦法的。」 「芊芊你不能這麼激動。冷靜!難道你忘了十三年前了嗎?」

聞言,明芊芊一腔熱血瞬間被冰水從頭澆下。失去笑容,壓抑沉悶的氣息籠罩明芊芊。眼底閃爍著恨意和悲傷。

明芊芊深吸口氣,拳頭緊握。「我知道。我只是太激動,太想見見她了。」

「南宮大哥你知道嗎?從她出生,我就只見過她兩面。整整十六年了!我都不知道她現在過得好不好,有沒有人替我和江離照顧她?」

「放心吧,她此刻挺好的。天賦很好,比月江離厲害多了。」南宮梟表情複雜,他勸道:「芊芊,你千萬不能莽撞行事。」

「我無法勸她離開。但她此刻男裝下,就不怕被墨家,被那些人發現。現在只能擋一時算一時了。」

「那些人,遲早會遭報應的!」明芊芊怨恨悲傷的詛咒著。

拳頭緊握,嬌軀顫抖。明芊芊眼睛里噙著淚水,「這一次,就算拼盡一切。我也要保護我和江離的孩子!」

「這次你不是一個人。我和明老都會幫忙。此刻明老在勸說你爹。若是明家主能出手,保護那個孩子,一定可以的。」

「我爹?」明芊芊冷笑扯了扯嘴角,眼睛里盡皆是冷意。

她接著說:「南宮大哥,謝謝你告訴我。我知道該怎麼做。真的謝謝你!」

「芊芊,這也是我該做的。也是我在贖罪。」

南宮梟沒有得到明芊芊的回答。他知道明芊芊已經走了。

嘆氣深呼吸。南宮梟轉身離開。他是為明芊芊,也是在為自己的過去贖罪。他們已經付出了慘痛的代價,這次絕不會再讓那些人得逞!

而那些人到底是誰?是月千歡一直好奇追尋的。

睜開眼,月千歡戳了戳墨九卿胸口。「醒了挪一挪,你壓著我頭髮了。」

「嗯。」

月千歡目光平視床的上方。精緻的床幔垂掛在兩邊,刺繡鏤空,很漂亮。

眸光閃了閃,月千歡開口:「我做了一個夢。夢見了明芊芊。」

「夢裡發生了什麼?」

回憶夢中的情景。月千歡黛眉緊蹙,這時墨九卿伸手輕輕撫平她的眉頭。

墨九卿開口:「只是夢。並不是真的,一切有我在你身邊。」

「夢裡,明芊芊滿身是血。她在喊我的名字,讓我快逃。然後她被人殺死了。」

聞言,墨九卿沉眸。

都說夢是假的,但夢也是由心而生。

垂眸深深看著月千歡,墨九卿手張開握住月千歡的手。十指糾纏,溫暖而充滿力量。溫度就像是暖陽,衝散夢境帶來的寒意。

月千歡:「很奇怪。我幾乎不做夢的。上一次做夢時……」

上一次做夢。

是前世,她被背叛的前夕。如同夢中一般無二的畫面,她被敵人抓住,飽受折磨。

「歡歡,沒關係的。有我在,夢中只是虛幻。如鏡花水月,打破了鏡面什麼都沒有。都是虛假的。」

「墨九卿,我們必須要儘快見到明芊芊!我有不妙的預感。」

「好。今夜夜探九星苑如何?」

月千歡搖頭。 「不能冒險。我問過南宮梟,她身邊時刻有人監視。我們沒辦法私下見她,也無法帶她離開。」

現在夜探九星苑,只會打草驚蛇。

月千歡又道:「我在研製一味丹香。從妖藤里提煉幻霧精粹,再添加幾味珍惜草藥,和著狐妖的妖丹。」

「丹香成時,我們再去九星苑見明芊芊才能萬無一失!我有直覺,事關十三年前的事,一定是一場驚天大陰謀!」

「嗯。你想怎麼做都好,我一直在你身邊,隨叫隨到。」

「嗯,么么啵。」月千歡扭頭親了墨九卿一口。

冷肅的臉上重新綻放燦爛笑顏。月千歡眨眨眼,促狹道:「早安吻~~」

「嗯,早安。」

墨九卿摟住月千歡腰。他低頭吻住哪張櫻唇,霸道不失溫柔,將吻漸漸加深。

既然是早安吻,只能止步於此呢?

待到氣息絮亂,雙眼迷離時。兩人才堪堪分開。月千歡癱倒在墨九卿懷裡,咬著嘴唇瞪著墨九卿。

大早上的!不怕上火嗎?

墨九卿絲毫不怕月千歡瞪。只要月千歡看著他,不管是怎樣,他都如若獲得恩寵。高興又嘚瑟。

低頭依依不捨的親了親月千歡眉心。墨九卿開口說:「歡歡,今兒想去哪兒?」

「拍賣會後天才開始。這幾天沒什麼事,我們可以逛逛九星城。墨家那邊,墨訶和墨蕭會及時傳來消息的。」

「嗯,那就去東南山脈。」

「東南山脈?」

月千歡點頭,「這一次的拍賣會就在東南山脈。南宮無把這個拍賣的清單給我了,我決定作一票大的。」

夫妻同心。

換了別人一臉迷茫不解。墨九卿卻好像已經知道月千歡的意思。

嘴角邪氣微勾,墨九卿眸光幽幽閃爍。「好~就去東南山脈。」

二星朱雀,有一座聞名天下的大山。名為橫斷山脈!

山脈之大,之廣,之高。將整個朱雀都切割成開來,成了幾個部分。蜿蜒佔據下南之地三分之一疆域的山脈,就是橫斷山脈的分支。

東南山脈又是分支的分支。由此可見,橫斷山脈是如何的宏偉驚人!

出九星城南門,行一日車馬可到東南山脈。而墨九卿和月千歡御空飛行,不到半個時辰就到了。

抬頭看去,山脈廣袤。漫漫青色高山佔據了視線,將遠方天與地切割成兩個顏色。

天色蔚藍,一貧如洗。而地是青色,此起彼伏的高山。

月千歡伸手指去,「沿著這條路,再往裡面走一走。就是九星苑拍賣會。」

「我問過南宮無。拍賣會開始之前,半個月內這裡都是被封閉。不允許任何人進入的。待到拍賣會開始,持名帖可進入。」

「嗯。」墨九卿問:「歡歡想去哪兒?」

現在被封閉?那對他們並沒有影響。

天上地下,有什麼地方能攔住墨九卿?

月千歡嘴角微勾,清冷明亮的雙眸看向拍賣會方向。她說:「就先去拍賣會外面轉一轉。」

「好。歡歡抱緊我,我們走~~」

「……」需要抱緊?吃豆腐明說不好嗎! 嗯,抱不抱呢?

月千歡拒絕了墨九卿吃豆腐的邀請。她和墨九卿分兩個方向探尋拍賣會。畢竟現在可不是談情說愛的時候。

九星苑拍賣會場地很大!一座高塔不僅高聳入雲,地底下還挖了深深的地基。神識略過,粗粗估計有十幾層。

站在半空中。月千歡在身周布下一層防護罩,隔絕其他人神識探查。

凝眸盯著拍賣會高塔。月千歡數了數。 情動西遊:我的上仙大人 加上地底下的,那麼一共就是有二十多層!一座龐然大物。

而這還僅僅只是用於拍賣會。

一年一次,拍賣下南之地的珍寶。在這裡,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你找不到的。當然同樣,你得有錢有身份有地位,還能來此。

因為每年除了下南之地。還有朱雀其他四方湧來。因此進入裡面的門檻極高,位置也稀少。

有南宮家和夜央歌,還有明越。月千歡是壓根不用擔心名帖的。

她來此的目的,是提前踩點為拍賣會做準備。

不一會兒,墨九卿回來和月千歡集合。月千歡挑眉,環手抱胸。「怎麼樣?」

「戒備森嚴。外面看門的都是二階武君。該說不愧是九星苑,幾乎沒有任何弱點。」

「咦,你找到弱點了?」

墨九卿沒有開口。而是腹黑一笑,將月千歡拉入懷中。直接帶月千歡過去。

那是在拍賣會高塔的塔頂。一顆巨大的明珠屹立頂尖,在陽光下散發幽幽溫和的光芒。

月千歡凝眸仔細探查。半響還真讓她發現了端倪。她開口:「這裡沒有守衛。只是布置了陣法。」

黑帝的復仇女神 「不錯。陣法可以說是奪天地造化。但也僅僅是對朱雀界的人有用。高階強者來此,輕易可破。」

聞言,月千歡戲謔的朝墨九卿挑了挑眉。「比如你嗎?」

「歡歡不誇誇我嗎?」

指尖跳起月千歡的下巴。墨九卿鳳眸中浮現笑意,滿滿的都是要傾斜出來的寵溺和深情。

在墨九卿的一生中,永遠只有月千歡,能讓他流露出如此深情溫柔的情緒。他為了月千歡,可以命也不要的去做一切事情。

而月千歡。

承認了自己內心。她也同樣願意為墨九卿如此,哪怕付出性命也在所不惜!

咳咳,畫風有些沉重了。

月千歡嘴角微勾,戲謔開口:「那你猜猜,我來這裡是為什麼?」

「為拍賣會。為你想要的東西。雖然我不知道它是什麼東西,但我知道,它的歸屬一定會引來所有人的爭搶,為此而廝殺。」

所有,月千歡才要來踩點。

她對那樣東西勢在必得!以至於已經提前準備好,面對拍賣結束后的其他勢力刺殺,搶奪,威脅。

月千歡點點頭。「聰明!但還有一件事。」

「黑吃黑?」

「嗯哼,知我者你也!」

敢搶她?呵呵,那就得做好準備。被月千歡反搶!

「再去後面瞧瞧其他的路線。然後嘛,你也可以猜猜我想要的是哪一樣?」

「只是一樣嗎?」

「唔不。其實我想買的東西挺多了。但這個東西最重要!你猜猜?」 九星苑拍賣會,一年一次,盛大恢弘。引來朱雀四面八方各方勢力。只是這次,唯獨墨家沒有來。

「墨家還來?哼。墨雲飛,還有二長老,和那個蛇蠍女人墨流心都死在五星苑。墨家正忙著和星苑備戰,又怎麼會來九星苑的拍賣會?」

「對啊,而且人家墨家自視甚高。當然看不起我們這小小的拍賣會了。」

九星苑拍賣會還小?這可是聞名朱雀,赫赫有名的盛大拍賣會中的一場。眾人這般議論,實際是在嘲諷墨家。

馬車走過寬闊的青石路面。聽見眾人的議論,南宮無撇了撇嘴冷哼。「墨家不來才好。敢來,這次也讓他們有去無回!」

「墨家不一定沒來。」

聞言。南宮無和夜央歌抬頭看向月千歡。

南宮無皺眉,疑惑茫然問:「這是什麼意思?他們名帖都沒有,就算來了也別想進拍賣會!」

「他們只要不頂著墨家的名頭。隨便派個人來,你知道?」

南宮無還有些沒反應過來。夜央歌恍然大悟,詫異開口:「千師弟你的意思,是他們很有可能會偷偷來拍賣會?」

「呵,只是猜測罷了。」

月千歡抬頭。眸光與墨九卿交匯,彼此勾唇相視一笑。

墨家這次在下南之地是栽了大跟頭,又丟了臉。來九星苑拍賣會,自己臉上無光。但不來,可不像墨家人陰險狡詐的德行。

但不管他們如何偽裝,隱瞞身份。都瞞不了月千歡手中命盤。

「哎嘿,不管墨家了。今日九星苑拍賣會廣開大門,一去七天。千公子,墨公子,還有央歌你們想好怎麼逛了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