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想蘇青璇現在的境況,他突然理解她。

方昊天想了想后將他如何得到乾坤九玄功的過程說了出來,完了后說道:"我不是因為圖你的武學而跟你解釋,我是怕你誤會。你是小白的朋友,也就是我的朋友,我不想騙你,我也沒有騙你之心。"

"原來如此……"蘇青璇輕喃,看著方昊天眼神變化,為方昊天的遭遇而同情。一會,她輕聲道:"對不起……"

方昊天手一擺,道:"朋友之間不應該說對不起。你如信我,我們繼續做朋友。若不信,可以讓我離開。"

"我信你。"

蘇青璇突然展顏一笑。

笑容燦爛,無垢,充滿陽光,又如綻放的花朵!

"你再練步法,等我覺得你可以學劍時我自會教你。"蘇青璇說道:"現在我先教小白一些防身之技。"

方昊天鬆了口氣,知道他重新獲得了蘇青璇的信任。但心裡忍不住暗道:"她畢竟還是一個小女孩,心性純真,還是容易相信人。"

突然,方昊天想到一事,說道:"小白學過我家的一種爪法……說完后他腳步一踏,開始練習步法。

蘇青璇對小白道:"小白,你練過爪法?來,讓我看看。"

小白"嗖"的一下就跳起,演練起爪法來。

"怎麼這麼粗拙……但你練爪法倒是最合適……不對,你右爪抬高點……太快了,有時候並不是一味求快,稍慢一點再快反而更讓人防不勝防……這一招向左偏三寸……方昊天,你這一步時間還是不對……"

方昊天練步法,小白練爪法,蘇青璇開啟名師模式,一心二用,時而指點方昊天的步法,時而提點小白的爪法。

功夫不負有心人,這是永恆不變的真理。

方昊天和小白夠努力,蘇青璇又有足夠的耐心與能力指點,方昊天的步法越來越嫻熟精妙,小白的爪法越來越凌厲可怕。

重生初中:神醫學霸小甜妻 特別是小白的爪法,此時它施展出來的靈猿攝虛爪已經似是似非。方昊天有時偷眼看向小白,覺得也許這才是真正的靈猿攝虛爪。

"方昊天,你的步法已經第一境界大圓滿,可以練劍了。"

在方昊天全身心練步法時,蘇青璇的聲音突然叫起。

重生之薔薇花開 方昊天身形一閃便落到蘇青璇的身邊,臉有喜色:"可以練劍了?"

"嗯。"蘇青璇點頭,持劍上前,道:"還是老樣子,我先演示給你講解,你記下後跟著練……"

"咻!"

蘇青璇揮劍而出,嘴裡說道:"劍雖是短兵但卻是百器之首。劍法精妙多變,一劃一刺一劈一抹一點都能輕易殺死敵人……但不管什麼劍法都離不開基礎十四式。十四式分別是撥、劈、刺、撩、掃、崩、點、斬、架、截、絞、挑、撥、掛……撥則為撥劍,這一點你已經練的很好。劈、刺、撩、掃、斬、點這六式是劍法中的攻式。絞、崩、架、挑、撥、掛、截這七式則是偏向防守。但練好了則能攻中有防,防中有守……"

蘇青璇一邊認真的演示,一邊詳細的講解每一式的要領。

腹黑寶寶:上校爹地別囂張 不得不說,蘇青璇雖然年紀小,但如果她真的收徒的話確實是一個不可多得的高明師傅。

也許這跟她的出身有關,跟教她修鍊的人有關。

"教她修鍊的人肯定很厲害,很高明。也是,如果教她的人不厲害不高明,又怎麼教得出像她這麼妖孽的天才……"

方昊天盯著蘇青璇看,眼神有點恍惚,彷彿看到一個無敵的高手在指點著小青璇練劍。

漸漸的,在方昊天的眼中,演練劍法基礎的蘇青璇變成了他,而蘇青璇講解的聲音則是變成了一尊強大的無敵強者。

看得入神,更易記住。

方昊天情不自禁的比劃起來,慢慢的進入沉迷狀態,忘我狀態,蘇青璇停止演示他都不自覺。

"他真的是個天才……當初我達到這個程度花了十九個時辰,他現在應該只用了十一個時辰。爹說過,世上只有天生劍心的人才會比我快……天生劍心……"蘇青璇看著短短時間就能完美的完成每一個基礎動作,一向自視甚高的她忍不住讚歎,一對美眸越來越亮,眼眸深入似乎有某種難以決定的決定在蘊釀著,而且越來越趨於決定的程度。

時間流逝,方昊天忘我練劍。

"當!"

劍突然掉地,方昊天喘著大氣撲倒在地。這一次不用蘇青璇提醒,他跟著就咬牙坐起,修鍊乾坤九玄功。

蘇青璇直直的盯著方昊天看,眼中的毅芒濃烈,似乎她做出了一個重大的決定。

數個時辰后,方昊天眼開眼,其眼中那精芒閃爍的情況顯然修為越發精進。

"方昊天。"蘇青璇在方昊天睜眼之時就說道:"你基礎十四式已經沒有問題,現在可以學劍了。 妖后難惹

方昊天當則長身而起,目光灼熱。

"我有一門只適合男子修鍊的厄度九劫劍法。"蘇青璇說道:"但此劍法只有劍招名和招式圖,沒有任何口訣,全憑看圖悟劍。我先將第一招的劍圖給你,三天內你能悟出證明你有足夠的悟性修鍊此劍法。如果悟不出,我另選一門劍法教給你,但層次比厄度九劫劍法低許多。你,想不想試試?"

"當然想。"

方昊天想都沒想就應下。

有機會學更高層次的劍法當然要把握。如果自已真不適合再退而選之有何不可。

"拿去。"

蘇青璇將一張泛黃薄紙遞過來。 薄紙泛黃,不知道經歷了多少年月,透著古樸蒼桑的氣息。

紙上有七個字和一個持劍人像圖。

那七個字是"怒劍寒光百萬丈",應該是劍招名。

圖像之人黑衣如墨,長發飛揚,劍指虛空,劍身上散發出一道道光芒,直刺虛空,似是要刺穿蒼穹。

"好霸氣的人,好霸氣的劍,好兇悍的劍意……"

方昊天就看一眼就變得恍惚,他看到圖中的黑衣人動了,正徐徐展開劍勢。

黑衣人的動作很慢,一個動作一個動作演練出來。動作雖慢,卻有著一種行雲流水的意境,方昊天剎那心魂俱醉。

恍惚間,方昊天覺得這名黑衣人就是他。黑衣人的每一個動作好像都是他與天俱來就該會的,每一個細節,每一個細微的變化他都明白,如同小溪之水一般清澈。

方昊天沉浸於一種奇特至極的意境中,手中泛黃的紙飄揚離手而不自知。

紙不在手,方昊天仍能看到那個黑衣人,因為黑衣人已經跟他合而為一。

他就是黑衣人,黑衣人就是他,劍招已經深深的烙印在腦海中。

"怒劍寒光百萬丈……"

方昊天拿起劍揮出,劍勢展開。

"……"

看著舞劍的方昊天,蘇青璇目瞪口呆。這傢伙根本不需要三天,只需看一眼就能悟出?

刷!刷!刷!

抬手,起臂、扭腰……劍光時而行雲流水,時而勢如奔騰!

"前輩,你要我幫你找一個天生劍心的傳人我找到了!"蘇青璇看著方昊天,美眸突然浮霧,內心狂喜:"等哪天我肉身恢復了我就帶他去見你……"

轟隆!

方昊天的身上一股氣息突然波動,他身周出現了短暫的真空。

"突破了?"

蘇青璇美眸中有光芒閃逝,但跟著她臉色劇變,看向前方的虛空。

方昊天劍勢也是陡然收住,他神色微呆,忽然似乎是想起了什麼,有些欣喜的將眼眸緩緩閉上細心感應著體內的玄力狀況。

片刻之後,方昊天睜開了雙眸,雙拳微握了一下,六重修為帶來的充沛力量感讓他的眼中有掩飾不住的驚喜之意,看向蘇青璇說道:"我突破到六重……",聲音戛然而止,因為他發現這個本來就昏暗的劍域在不斷的變黑,就好像之前一直是黃昏時份,現在黑夜終於要降臨了。

不但如此,讓方昊天震驚的是蘇青璇突然撲倒在地,臉色變得更加慘白。

方昊天趕緊跑回來,一臉焦慮和緊張:"青璇姑娘,你怎麼了……小白也是緊張的唧唧亂叫。

"我休養兩年的靈魂力這一次快用完,已經無力支撐劍域,你和小白快出去……記住撥劍……"

蘇青璇聲音急促,說話中她揮了揮手。

嗖!

方昊天感到眼前一花,然後就發現他和小白一起回到了洞中。

之前發生的事,簡直就像是做一場夢,只是此夢又如此的真實。

"不知道青璇姑娘會不會有生命危險……"

方昊天看著面前的大劍臉有憂色。

"唧唧。"

小白指著大劍叫了兩聲。

方昊天定了定神,醒起蘇青璇最後叫他撥劍,當則伸手將劍撥了起來。

劍一撥起突然變化,變成了一顆劍形針。

咻!

劍形針突然飛離方昊天的手掌,輕輕一閃就向他的右耳射去。

方昊天感覺右耳好像被蚊子咬了一下似的就用手去摸,發現劍形針刺穿了他的耳垂,就好像女人戴耳環一樣留在他的耳垂中。

"方昊天,這樣你就能將我帶出去……我的靈魂力現在很虛弱,你以後幫我尋找孕魂靈藥……將我泡在靈藥水中則可……等我的靈魂力足可支撐劍域時我再將第二招劍圖給……"

蘇青璇的聲音在方昊天的耳邊輕響,聲音斷斷續續,虛弱無比,話還沒說完就沉寂。

"青璇姑娘……"

方昊天急叫了兩聲,但蘇青璇沒有回應了。

雖然蘇青璇沒有回應,但方昊天的心卻是鬆了口氣,他知道蘇青璇現在只是虛弱,沒有生命危險。

"青璇姑娘,你放心,我和小白一定會幫你找孕魂靈藥。"方昊天用手輕摸著耳垂中的劍形針,以一種很認真的語氣說道:"我和小白一定會盡全力。"

"唧唧!"

聽了方昊天的話小白叫了兩聲,似乎在表示自已一定儘力。隨之在地上寫字:"孕魂靈藥稀缺,我一直在找但都沒有找到。"

方昊天眼現毅芒,道:"事在人為,只有想不到沒有做不到的事。只要我們盡心儘力就一定能找到。"

小白點頭。

"我們該出去了。"

方昊天緩緩掃視了一周山洞,最後看向小洞口。

一人一猴沿著通道爬出去,濕淋淋的從水潭中出來。

山洞中雖然有空氣流通,但顯得有點渾濁陰濕。

從水潭中出來,迎面就是清新的空氣撲面,方昊天忍不住貪婪的深呼吸。

方昊天說道:"空氣真好。"

嗖!

一道人影突然從前方的林子中跑出來,當他看到方昊天時突然停下,神情微愣。

方昊天也看到了那人,也是怔了怔,感覺這人很面熟,好像在哪見過。

片刻后那人突然驚喜大叫:"方昊天……大總管,快來,方昊天真的沒事,他在這裡,在這裡……"

"韓家護衛!"

方昊天終於明白為什麼覺得此人面熟了。臉一下子冷森下來。腳掌一踏地面,"砰"的一聲就暴沖而上,體內玄力灌注拳頭,一招"碎星摧蒼"便是全力砸出。

那韓家護衛心頭一凜,他也是韓家的好手之一。腳掌第一時間往地面上一蹬便向一側移開。

方昊天的那帶著兇猛勁氣的拳頭從這名護衛的身側砸空。

"砰!"

拳頭最後擊打在一旁的大樹之上。樹榦頓時裂縫蔓延,隨著喀嚓的聲響,大樹攔腰而斷。

望著被暴力崩斷地大樹,那名護衛震驚,這小子更厲害了。要造成這般破壞力,那得需要多大的力量?

嗖!

小白突然從一旁躍起,趁那護衛的心神被唐斬的力量震憾出現些許走神的瞬間發起了攻擊。

"噗!"

小白的利爪從那護衛的臉上劃過,一大塊臉皮直接就被扒了下來。

砰!

還沒等這名護衛發出痛叫,方昊天的拳頭跟著就砸在他的腦袋上,將他的腦袋直接打爆。

方昊天彎腰將這名護衛腰間的劍解下來,目光往人影閃掠的林子一掃,一抹嗜血浮現臉龐:"竟然還跑到這裡來,擺明是我就算摔死也不想放過我,真夠狠的……既然如此那就看看看誰更狠,韓家這幫雜碎,小爺不殺光你們絕不出淵!"

方昊天持劍衝進前面的林中。

嗖!

小白快速跟上,然後默契的竄上大樹,身影在大樹上消失。

"啊!"

慘叫聲開始不斷的在叢林中響盪。

"大總管,救我。"

六個時辰后,一名韓家護衛驚恐前竄,狼狽無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