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然把身邊較為相熟的朋友,全都請了過來。

「媽咪,恭喜你啊!我跟哥哥居然可以參加你跟爹地的婚禮?」東方王妃笑嘻嘻地抱住秦菲的大腿,一臉的好奇與八卦。

「恭喜嫂子,新婚快樂!」東方豪宇也走上前,看著秦菲驚訝的表情,送上最為真誠的祝福。

說實話這麼低調而又私密的小型婚禮,他也沒想到會接到邀請。後來一琢磨也就明白了,怕是東方玉卿早已洞察他的心思,所以故意讓他來觀禮,好徹底死了這條心。

心裡不禁苦笑,他其實早就死心了,而且最近參加了好幾場相親。跟其中的一位空姐相處的還不錯,偶爾會約著去看場電影。

秦菲看著東方豪宇,激動地點頭,「謝謝,謝謝你們的祝福。」

「媽咪,儀式快要開始了,趕緊去換衣服吧。」始終保持緘默的東方王子,適時提醒。

東方玉卿較為讚賞地瞥了眼二兒子,突然覺得兩個兒子都是人中龍鳳,至於迷糊可愛的女兒嘛,今後一定要幫她嚴格把控好女婿的人選。

「換衣服?換什麼衣服……」秦菲顯然還沒有進入新娘的狀態,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的感覺。

東方玉卿走上前,寵溺地笑著,「雖然婚禮比較簡單,也準備得比較倉促,但是該有的環節依然不會少,去換上婚紗吧,儀式很快就要開始了。」

秦菲心跳惶惶,抬眸看向東方玉卿,略顯靦腆:「你怎麼不跟我說……我完全沒有心理準備!」

秦菲感覺比她參加試鏡都要緊張,莫名想當逃兵怎麼辦?

「不需要準備什麼,你原本就是我的妻子,尋找個婚禮的儀式感罷了。」

兩人含情脈脈的一幕又惹來熱鬧的歡呼,繼而秦菲被霍思晗拉走,進了玻璃房後面的一間休息室。

話說秦菲跟霍思晗在微信上視頻過,如今算是兩人第一次正式見面,沒想到感覺還不錯。

換上婚紗秦菲還覺得如墜夢境,誠如東方玉卿所言,她根本什麼都不用準備,只需要當個聽話的新娘就OK了。

鏡面中的自己,被三名化妝造型師圍繞著,動作快的令人眼花繚亂。

沒多久,秦菲睜開眼睛看著鏡中的自己,都覺得像是被偷梁換柱了似得。

造型師們一直在閑聊著,秦菲起初渾渾噩噩的,也沒聽對方在說些什麼,後來才明白是在誇獎她皮膚好,五官緊緻,不用濃妝艷抹都足以艷壓群芳。

婚紗不是很繁複的設計,但這樣反而不會喧賓奪主,很好地襯托出了秦菲的美。

站起身後,看著鏡中的自己,秦菲又遏止不住加快了心跳,甚至腦海里還不禁浮現出一些有關婚禮的零碎畫面。

霍思晗站在秦菲身側,忍不住感嘆,「哇塞……好美啊!等會兒出去,肯定能迷倒一大片。」

秦菲抿唇竊笑,隔著頭紗看向這個准嫂子,臉頰依然激動地顫抖,卻又不解地追問,「嫂子,你是什麼時候知道這件事情的?我完全沒有心理準備,他就昨天隨口跟我說有個驚喜,我還以為是給我準備了什麼奇珍異寶呢。」

霍思晗一副冥思苦想狀,「大概是……你們來維羅納之前吧,特意叮囑我們不能走漏半點風聲,說是要給你一個浪漫的驚喜。」

「不得不說東方先生真是越來越讓人刮目相看,就連秦先生跟你小叔都說,這都不像是他們認識的那個人了。可見是愛情的魅力,讓他甘願成為寵妻狂魔。」

說到最後一句話時,霍思晗還曖昧地擠眉弄眼,那揶揄意味也是顯而易見。

秦菲一手捂在胸口,心裡其實激動到了極點,卻還是有些難為情,「唉,他總是這麼獨斷專行,做什麼都不跟我商量,害得我這麼被動。」

「行啦,人家那不都是為了給你個驚喜嘛!」

秦菲無言以對,不過內心深處還是蠻期待接下來的婚禮。 方念祖雙眼發光,小小年紀就好像變成了一個貪得無厭的大財主。

方昊天見他這樣,舉起手中的帛書輕敲了一下方念祖的小腦袋,笑道:"你以為神功秘籍隨地可撿啊?這是關於滄瀾郡地理情況的滄瀾地誌。你辰天叔叔知道我們不可能永遠住在這裡,總是要離開,所以借給我看,讓我提前了解一下滄瀾郡的大概情況,以後離開這裡也容易覓到落腳處。"

"滄瀾地誌?那肯定有很多好看的地方,辰天叔叔真好。"方念祖伸手將書搶到手中就從方昊天的懷裡跳下來,"爹,先讓我看看。呆在這裡一天都不能出去悶死人了,先讓我看看打發下時間。"

"好吧!"

方昊天對人雖小但言行舉止居然有點小大人的方念祖有點無奈感。

方念祖捧著帛書,如獲至室,一邊往房間跑一邊說他不吃飯了,叫大家不要打擾他看書。

砰!

房門關上。

方昊天笑了笑,隨後好像想到了什麼,神情微訝,問站在身邊有的容雁冰:"念祖會看書……

容雁冰笑道:"這孩子比你聰明多了,你認識的字可能都沒他多呢……語氣中有些許的驕傲。

為人父母者,最驕傲的往往不是自已取得多大的成就,而是兒子有多聰明,有多能幹。

"這麼小就認識這麼多字?哈哈,果然虎父無犬子。"

方昊天一臉得意。

見方昊天那得意樣,容雁冰沒好氣的白眼微翻,卻透露萬般風情,也有滿滿的幸福感。

以前她一個人帶方念祖,母子相處再是如何的開心她都總覺得少了些什麼,現在她知道了。

缺少一家人的幸福感。

因為她缺少一個可以跟他和睦相處的丈夫,方念祖缺一個疼愛的父親,家不成家。

現在三人在一起,她有種圓滿的幸福,這才是家。

世上最大的幸福,就是擁有一個圓滿的家。

隨後容雁冰看到方昊天痴痴的看著她。

"怎麼了?"

容雁冰微愣。

"你真漂亮。"方昊天幾乎是下意識的說道。

一個小小的微白眼動作,滿滿的幸福感,讓得本就是絕美的容雁冰有著一種艷絕天下的美。

"跟誰學的,嘴怎麼這麼甜了。"容雁冰微微羞紅,瞪了方昊天一眼,然後說道:"這是我們來這裡的第一天,辰天肯定是帶你去熟悉蠻王部落了,我現在沒事,你就具體點給我說說蠻王部落的情況。"

在這裡呆了一整天,雖說可以用修鍊打發時間,但人不能自由出去行走總是感到無聊。而且不管是誰,到了一個新的地方總是會對這個地方產生好奇,都想看看,但現在不能看,就只能聽了。

"確實是逛了蠻王部落一整天。"

方昊天向廳中那張長椅子走去。

容雁冰等方昊天坐下后略微遲疑后也走過去,她並沒有坐到旁邊單獨的椅子上,而是挨著方昊天的身邊坐下來。

一縷清香入鼻,方昊天忍不住嗅了嗅鼻子:"真香。"

容雁冰用手拍打了一下方昊天的手臂,伴嗔輕喝:"少貧嘴,快說。"方昊天笑了笑,從他給那些孩子教拳說起。

猛男誕生記 容雁冰聽著聽著,身體越挨越近,最後不自覺的將頭枕在了方昊天的肩膀上。

聽的是蠻王部落的情況,枕的是幸福。

方昊天和容雁冰卻都不知道,赤霄炎龍劍中有著一道輕輕的嘆息,為自已嘆息,為虛夜月嘆息,為柳凝雨嘆息。

……第二天一早,方昊天吃完辰天送來的食物后便隨辰天離開。

當然,因為方昊天昨天的承諾,所以方念祖是不會錯過,鑽進神山珠中跟著去。

容雁冰無奈,就讓青乙跟著。

容雁冰最了解方念祖的性格,到了外面肯定會纏著要出來玩。

方昊天要幫辰天他們捕獵,難以時刻跟著方念祖,所以讓青乙跟著去。

反正這裡有青甲他們三衛在,除非是辰鈞出手,否則的話蠻王部落無人能傷害得了容雁冰,要知道容雁冰可不是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她的實力爆發起來,就是元陽境九重大高手想殺她都不是一招半式的事情。

等辰天帶著方昊天走出石殿時,青石廣場上已經站滿了人。

每一年的今天是蠻王部落所有三十歲以下年輕人集中外出狩獵之日。

之所以今天全是年輕人去,因為年輕人是部落的未來,是部落未來興衰的根本。

由他們去給蠻神獵捕祭品,這樣蠻神就會佑護這些年輕人,才能佑護部落的根本。

而且這樣,也更能表現出部落的誠心,對蠻神的尊敬。

"是方昊天。"

"方昊天也去。"

"昊天哥真帥!"

"昊天!"

方昊天的出現,居然引起了部落不少年輕女子的尖叫。

方昊天昨天就已經見識了部落蠻女的大膽,臉色平靜如常,一付見慣不怪的樣子。

"我突然有點後悔帶你去了。"辰天一付苦臉的樣子,傳音笑道,"前兩年尖叫的對象是我啊!"

方昊天瞪了他一眼。

辰天一笑置之,然後說道:"一會還有一些儀式,你就在一邊等等。"

"好。"

方昊天點頭,移步走向另一邊空蕩的地方候著。

人群中,辰敬等人冷眼看著方昊天,皆是冷笑。

等辰天走到狩獵隊伍的前頭時,以辰鈞為首的部落高層便過來了。

今天是重要的日子,能選入今天狩獵隊的都是部落寄以重望的年輕子弟,所以部落很看重,高層們都會全部過來激勵這些年輕人。

辰鈞和辰天的那四位叔公都說了一些激勵的話,然後開始擺上香燭等,進行祭祖。

時間大概花去了一個時辰左右才結束,然後以辰天帶著狩獵隊出發。

部落的人直將大家送出部落出口,一些人的母親親人一路上不斷的叮囑萬分小心,也有些一再的跟辰天說好話,讓辰天多多關照自家的孩子等。

等部落送行的人回去后,辰天才停下來,然後朝跟在隊伍後面的方昊天招手,示意他過來。

方昊天笑著上前,走到辰天的身邊。

他點過了,狩獵隊包括辰天在內正好是三十六人。

他不知道這是有意安排還是巧合,這個數目正好合了天罡之數。

因為辰天的身份,又因為方昊天的存在以及他跟辰天的關係對蠻王部落的人來說已是人人皆知,所以方昊天跟著去,並沒有人反對。

當然,就算有人反對也礙於辰天的身份而不敢說。

有些人對方昊天跟著去自是求之不得,比如辰敬等人。當辰天招手叫方昊天過來時,他們暗中對視,皆是陰險冷笑與不懷好意的譏諷。

"這是昊天哥,我的兄弟,我想不用我特別給大家介紹了。"

辰天轉過身去,大手一揮:"出發!"

兩天後。

深山老林,一片寂靜,太陽光都難以照射進來,一片陰暗潮濕,許多地方還有積雪。

蠻王部落的人都手持著兵器,緩慢前進,無比小心的盯著前方,似乎前方隨時都有危險的猛獸衝出。

"昊天哥,黑鱗豺不管是速度還是實力都比我們之前捕獵的青離狼,紅眼虎,藍紋豹厲害,對付起來絕對不會像之前那麼輕鬆了。"辰天傳音道。他明知道方昊天是天人境強者但聲間中仍是忍不住透著一絲緊張,"最可怕的就是黑鱗豺王,如果沒有你在,我們前幾天的計劃就是我跟辰敬,辰封三人聯手引走它,然後由其他人趁機捕殺黑鱗豺,但肯定還是會有死亡情況。但現在有你,一會就由你幫我們將黑鱗豺王殺了。"

"放心,有我在,這絕對是你帶頭捕獵最完美的一次。"方昊天笑道,"但大家對付黑鱗豺時,我也只能保他們不死,受傷我可就不管了。"

"嗯。"辰天輕輕點頭,"只要不死就由他們去對付,這樣才能達到磨練的目的。"

這一次全由年輕人出來捕獵,最大的目的自然就是為蠻神捕獵祭品,但也有磨鍊年輕人,讓他們獨自面對危險的意思。

後者其實是一種很殘忍的事,但部落想強大就必須如此。

溫室里的花容易折。

要是部落的年輕人都在上一輩的守護中安逸成長,等老一輩一去,那他們拿什麼守護部落?

所以現在讓他們出來冒險是很殘忍,是小殘忍。

讓他們全部當溫室里的花,那才是對整個部落的大殘忍。

黑鱗豺王的實力是元陽境六重,如果沒有方昊天,辰天一個人是無法應付得過來的,需要和辰敬、和辰封一起聯手才敢引開黑鱗豺王,而且還是要冒著很大的危險。

如果不是祭品必須要有黑鱗豺的話,部落的人是絕對不會來這裡冒這個險。

蠻王部落三十歲以下的人中,有六人是元陽境修為,這就是辰天為何說只有六人在這一次屠魔士選撥賽中取得六個名額的原因。

六人當中,辰敬和辰封的修為都在辰天之上,都是元陽境四重的修為。

這兩人也是蠻王部落年輕一代的天才,只是他們今年都已經二十八歲了,比辰天大出將近十年。所以他們在整個絕龍蠻荒中還不如辰天耀眼,蠻王部落只有辰天才被人承認為天才,被列入六大天才之一。

六大天才,辰天是年紀最小的一個。

"辰天。"

辰敬突然走過來。 秦菲循聲看過去,就看見小朋友們都往一個方向跑了過去,那裡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個「熊二」人偶。

是有人穿著熊二的衣服,帶著熊二的頭套,帶領著孩子們玩遊戲。

這樣的裝扮,通常是為了發傳單,或者給遊客拍照賺錢的……連秦菲自己都沒有察覺到,她的視線全都定格在了那個熊二身上。

天真爛漫的小孩子們一個個圍繞在熊二的身邊,伸出小手抓著熊二的衣服,拉扯著不讓他離開。

熊二就在這般孩子們的圍攏下,舉步維艱地走向了秦菲。

越走越近,熱鬧聲也漸漸地向秦菲靠攏。

最後,熊二在秦菲面前停了下來,還故意扭動著笨拙的身軀,小朋友們頓時哈哈大笑起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