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靈的眼睛之中也露出了一絲絲的笑意,只不過現在的她很顯然不是那麼適合這個表情。

「只要不會再一次和這些噁心的東西在一起的話,我願意。」其實尤靈知道自己活不了多久和不想活那麼久是兩回事兒,只不過在尤靈的眼中活下去就是為了能夠幫助更多的尤家人,雖然那裡有很多的人對於尤靈來說根本就和蠱蟲這種東西沒有什麼差別。

要知道現在的尤家家主也就是尤靈的叔叔,可是生生的從父親的手中奪走了家主的位置,甚至因為自己就是尤家家主的女兒多次迫害,只不過上任尤家家主也就會尤靈父親平日里對於族人十分的重視以及照拂,所以在尤家家主消失之後很多尤家旁支或者之與父親交好的長老才讓尤靈在尤家能夠成長。

尤靈其實知道所謂的成王敗寇,所以對於自己的父親恐怕已經是凶多吉少的情況也是有些了解。

只不過對於這些來說悲傷也是於事無補,只有繼續的成長起來才能夠真正的為父親報仇,要知道,尤靈從小到大經歷的到底是什麼樣子的生活,被人辱罵也都是經常有的事情,更多的時候其實都是隱忍才能讓尤靈在這種惡劣的環境之下成長起來。

之前說過很多的旁支或者以前的長老對於尤靈多有照拂,但是這種寄人籬下的生活之中又有多少時間可以說的上是安全的呢。

婚愛晚成,惹火前妻不可欺 就算平日里多加小心,謹言慎行,能夠避免的也僅僅是是在事物上面的陷阱,吃的就是自己處理過得食物,穿的也不過是最平常不過的布衣,也僅僅是為了讓自己能過完整的活下去。

但是平日里的欺凌可是一日不少,全是拜現在的尤家家主嫡脈一支所賜。

當然了現在想過來這樣子也不是沒有好處,至少現在尤靈強大的意識就是這些年來隱忍他們所帶來的成果。

尤靈其實本身沒有感染上這該死的蠱蟲,只不過是那個現在已經是驚弓之鳥的尤家家主為了防止自己篡權奪位才刻意的讓那些該死的混蛋玷污了自己。

現在的尤靈來不及悲傷只是想著先把這些蠱蟲徹底的清除掉,要知道剛開始也僅僅是嫡脈有人感染。

要知道這家族之中所謂的精英其實全是從嫡脈之中挑選出來的,很多的資源都是向著嫡脈傾斜已經搞得整個尤家天怒人怨,以前爹爹在的時候雖然說不上平等,但是資源也僅僅是給予天賦出眾的人,所以整個尤家才能一直和凌家持平。

穿越時空之心理系花 但是如果像現在這樣,就算沒有蠱蟲,尤家家主的所作所為也無異於作繭自縛。

本來尤靈想著如若這一次能夠成功,必然想辦法徹徹底底的搬到這個作威作福的王/八/蛋.

只不過現在沒有機會了。

想要拯救整個尤家的話必然需要自己做出一些改變。

「那,你可不可以在我變成鬼之後幫我做一件事情。」尤靈有些猶豫的說到。

在想之前這些事情的時候尤靈的眼睛始終都盯著上方房梁的位置,直到這一刻,秦沫語發現尤靈的眼睛之中已經開始有些發散了,這讓秦沫語有了一絲焦急,這明顯就是撐不下去了的表現。

尤靈的嘴角上有了一絲的笑意:「你發現了吧,其實我本身就已經撐不下去了,哪怕今天就算沒有這樣的事情我的命也無法長久。」

這些就好像青苔說的一樣。

「所以你能答應我,子母戰蠱的事情完成之後,幫我殺掉一些人可以么?」 尤靈的聲音細若懸絲,可是說出來的話卻是異常的堅定。

秦沫語看著尤靈沉思了一會而之後回答道:「可以沒有問題,但是你必須給我一個說法。但是不是現在。」

秦沫語知道尤靈同意之後,直接就用剛才已經被凍住的蠱蟲包房了一個簡單的契約陣法。

要知道這契約陣法之前秦沫語試沒有使用過的,因為之前契約的都是召喚獸或者是靈獸所以沒有什麼阻礙。

可是現在的尤靈雖然說氣若遊絲但是依然是一個人,想要簽訂契約的話必然先得進行轉化。

這個時候秦沫語也當著寧飛飛以及尤靈的面召喚出了召喚寶典,因為共生體相對於召喚寶典來說更加難以解釋一點。

難道說我天生就能長出來翅膀嗎?

要知道就算體質可以說是有靈蝶體質,但是從來沒有一個人會因為體質而長出來什麼貼切體質的東西,哪怕是紅塵還願體也是死亡之後才會變成神器,從無例外。

所以秦沫語之前秦沫語身上的蝴蝶翅膀怎麼說都可以推脫到獸煉上去,但是你突然從身上變出來一隻獲得蝴蝶,更何況自己的身上還沒有靈獸袋,突然飛出來兩隻蝴蝶也不太好交代。

還好修真界本來就魚龍混珠什麼時候多出來的一件不知名的靈器也好解釋一點。

秦沫語通過召喚寶典直接把三十六隻共生體全部召喚了出來,一起輔助腳下所有蠱蟲屍體擺放出來的契約陣法。

要知道其實這些蠱蟲還沒有死亡,常年在生死存亡之際必然有著超乎想象的生命里,所有的蠱蟲都已經進入到了冬眠的狀態。

這倒也算是趁了秦沫語的心,要知道這陣法之中獻祭了這麼多的生命力,想來失敗的可能性也就降到最低了。

秦沫語使用的這個陣法其實就是死靈召喚師經常使用的法陣轉化。

要知道轉化可以說是死靈召喚師的核心技能之一,和死靈召喚術並駕齊驅是死靈召喚師不可或缺的術法之一。

主要的功能就是把將要死亡的人心中的能領提煉再加上靈魂之中的執念來塑造各種各樣的死靈生物。

這些生物都是死靈召喚師最心愛的召喚獸,而且經過轉化的死靈召喚獸相比較死靈召喚術召喚出來死靈召喚獸更加的強大,因為死靈召喚術所召喚出來的是本身就存在在不知名的哪一個死亡地界的死靈,很多的時候就是簡單的一些骷髏怪而已,但是轉化卻是沒有這個問題。

經過自己的精心調配和自己研發的配方製造出來的死靈生物,簡直就是比世界上最完美的維納斯還要讓人喜歡。(當然這只是死靈召喚師自己的想法。)

而且有的時候死靈召喚獸的材料也就是屍體生前的情緒十分的強烈的話,那麼製造出來的死靈召喚獸也會更加的強大。

有人可能會說了,既然轉化這麼得強大,還有死靈召喚術這麼的渣,那怎麼還算的上是並駕齊驅呢?

其實死靈召喚術不僅僅是召喚出來一些簡單的在不知名的死靈界中的生物,最重要的可以獻祭一些有趣的靈魂或者屍身送給死靈界中的巫妖王,那個樣子可以暫時的得到和強大的力量。

但是很少有死靈召喚師會使用這方面的力量,其實更多的時候死靈召喚術中關於獻祭的術法都是被禁止的。

愛到不天荒 死靈召喚術之所以出了名就是因為量大還簡單,這可是死靈召喚師平時對敵的時候經常使用,經過時間考驗的技能之一。

轉化主要就是把力量轉移,但是在這之中無論如何最終的生命里都會變成不死生物的力量,只不過有的時候會變成死氣,有的時候會變成不死力量,總之就是可以把正常的生命變成不死生命,包容性十分的強大。

三十六隻共生體顏色各異,在空中按照這奇異的順序翩翩起舞,這本來應該是十分讓人賞心悅目的場景現在看來卻是十分的恐怖。

在地上蠱蟲排列出來的陣法,開始運轉,只見所有的蠱蟲開始自然出綠色的火焰,還時不時的有幾朵升空漂浮著跟飛舞的蝴蝶交相呼應,場面一度陷入到了什麼莫測的氣氛之中無法自拔。

只不過這倒是看迷了寧飛飛。

要知道所謂的修仙其實也是一門非常科學的力量應用,只要知道力量如何運作修仙本身就不是什麼難事。

就好比現在很多的專業只要學了,那麼在你的眼裡自然就要比別人眼中的事情就簡單了很多是一樣的道理。

只不過人的修為能夠到達哪裡就只能靠著自己的天賦努力了。

反倒是秦沫語現在使用的手段簡直就是聞所未聞的一種能力,要不是修仙界地大物博,想來寧飛飛早就不顧面子的問題直接抱著秦沫語的大腿請教了。

要知道修仙界雖然職業繁多,但是戰鬥的時候還是有主流的戰鬥系別,那就是法器術法戰,修仙界的人普遍的認為只有術法和法器才能算得上是真正的護道,但是秦沫語所使用的手段每一次都超出寧飛飛的承受能力。

這慢慢的寧飛飛應該也就會習慣了。

不知道什麼時候蠱蟲的屍體早就已經連灰都不剩了,綠色的火焰已經全部飄騰到半空之中和蝴蝶共舞,所有的蝴蝶現在整齊劃一的扇動著翅膀,在空中引導著火焰維持著陣型。

這是有一隻蝴蝶共生體帶著五朵火焰飛向了尤靈,蝴蝶共生體飛舞的時候翅膀煽動帶起了氣流,;綠色的火焰在半空之中打著旋隨著共生體的控制直接就點燃了尤靈的四隻以及心臟。

這是轉化的第一步,主要就是先轉化材料的動力核心,然後把不死力量直接通過核心傳送到身體的各個角落之中完成第一部的改造。

在這過程之中不會有一點點的疼痛,因為這些火焰其實就是不死生物的核心力量靈魂火焰,雖然想要完成改造需要大量的能量。 但是秦沫語不需要幫助尤靈做的那麼完美。

圍棋傳奇 因為暫時秦沫語還不需要尤靈參加什麼戰鬥之類的事情,主要就是想要尤靈繼續延續自己的生命並且能夠脫離蠱蟲的控制。

要知道哪怕是鬼修,蠱蟲都能夠有辦法寄生在你的身體之中,這就是蠱蟲的可怕之處,但是哪怕你就是一個草包,一點的修為都沒有的話,只要方法得當也能夠祛除蠱蟲。

這也是規則對於這些生靈的一種制衡之道。

不需要把幽靈變得有多麼強大,只要讓尤靈真正的變成死靈召喚獸就可以了,到時候只要尤靈自己身體里的那一點點靈魂火焰就可以慢慢的溫養以及壯大,再加上所有站還手本身就比秦沫語大一級,到時候只要完成召喚契約的話尤靈就已經是鍊氣八層的死靈召喚獸了

火焰在尤靈的身上燃燒著,但是尤靈的身體卻是好像沖了氣的氣球一樣鼓脹了起來,直到變得和之前正常的時候一樣。

直到這個時候一直是表情嚴肅的秦沫語也終於鬆了一口氣。

要知道就算秦沫語一直非常小心的在操控者陣法,但是還是怕自己一個差錯就把尤靈給燒成了灰燼。

接下來秦沫語直接把召喚寶典召喚到了自己的身前,然後和尤靈締結了召喚契約。

這個時候召喚寶典翻開秦沫語卻看到了自己一直都沒有想象到的結果。

尤靈出現的那一頁並不是生命守護戰獸的標識而是死靈召喚獸/召喚寶典助手。

這一下子秦沫語就蒙圈了?咋回事之前把我的青苔擄走了當系統精靈,你們這是上樑不正下樑歪嗎?

系統有啥,你就得學啥?

這個時候系統也開始和秦沫語說明白了,原來是系統發現秦沫語對於召喚師的知識一無所知所以直接就把之前的抽獎系統直接就跟召喚寶典做了一個合併,換句話說就是直接改造了一下秦沫語的召喚寶典。

在召喚寶典上面添加了一個抽獎系統,只不過抽獎系統再也不像之前的那個樣子,是每天刷新抽獎次數,而是分成了兩種模式,一種是召喚寶典等級晉陞的時候才能抽獎,另外就是學習召喚寶典之中關於召喚師的知識。

只有通過了考試才能夠得到抽獎次數。

而且系統海還跟秦沫語發誓說到,這一次抽獎系統的獎勵之中絕對不會再有什麼惡趣味的獎勵了。

聽到這裡的時候秦沫語雖然鬆了一口氣,但是心裡多多少少的還是有些失落卻是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難道我已經被培養出來了這種特殊的愛好么?

不一定不是這樣的,秦沫語強顏歡笑又夾雜著一點點尷尬的想到。

當然這種不堅定的信念就在零點零一秒之後被秦沫語自己親手碾碎了。

「不!!!我還年輕,這種惡習一定可以矯正回來的。」

就在這個時候系統躲在專門屬於自己的地方奸笑著說到:「呵呵,想改掉這麼奈斯的愛好,哼,想得美。(傲嬌臉)」

「另外如果超額完成任務或者學習目標的話,還會開啟特殊獎勵抽獎,這可是額外的抽獎機會哦,一定要珍惜的親。」這是系統在消失之前留下的最後一句話。

要知道,有的時候女主角生氣的情緒的強大能力,可是連作者都能薅過來一頓捅,雖然說作者享受不享受這件事情單說,但是由此可見,你應該怎樣撩撥一個主角而不被這原諒色光環上了天的小匕首親密接觸,這是一門學問。

現在的尤靈已經可以說得上是一個活死人只要等待著靈魂之火徹徹底底的改造了幽靈的身體就可以變成真正的不死生物。

至於現在的尤靈倒也算不上之前秦沫語承諾的鬼的形象。

反倒是有一些想著吸血鬼方向進化的痕迹,現在的尤靈雖然說得上是秦沫語的召喚獸但是由於暫時還沒有進化完全,身上多多少少還帶有這人類的氣息所以現在的尤靈還沒有辦法接受召喚寶典給與的進化幫助。

只不過這些秦沫語並不需要跟尤靈解釋什麼因為現在的尤靈已經是召喚寶典助手了,有的時候對於召喚寶典的知識或者是關於召喚師的知識,尤靈可能知道的要比秦沫語還要多。

這不現在的尤靈就已經對於自身的情況有了一定的了解。

雖然知識並不是一日能夠學習完的,但是現在作為召喚寶典助手的尤靈完全就是相當於召喚知識的一個搜索引擎,只要有問題很快就能夠得到答案。

這些問題不僅僅是秦沫語能夠問,只要尤靈有這個意願,什麼關於召喚寶典以及召喚寶典知道到的關於召喚師的知識都不在話下。

尤靈欣喜的看著自己的手掌,很是喜歡這種新生的感覺,就感覺身體都請了很多,輕飄飄的感覺好像是要上天了一樣,你看連剛剛看著的房梁都進了不少。

等等。。。。。。

我是不是在天上,我屮艸茻這激動得還對了一個感嘆詞。

就在幽靈激動得時候一下子就從半空之中掉了下來,整個人,哦不,整個活死人都鑲嵌在了地上半分。

就連自己身後的蝙蝠翅膀都耷拉了下來,要不是我們皮總很有義氣的在一旁很是努力的刨了刨土,估計尤靈到現在還在努力掙扎著這地心引力的束縛呢。

正要感謝皮總的正義之舉的時候,就看見皮總在之前尤靈掉下來砸出的坑旁邊使勁的嗅了嗅,然後十分瀟洒的抬起了自己的後腿。。。。。。

這就然尤靈已經舉到了半空之中的手僵在了那裡,開始思考問題。

這隻狗什麼意思?是實在憋不住了還是在很明顯的隱喻什麼比喻么?

看起來好欠揍啊!要不要出手,算了還是先忍忍吧,都是秦沫語的召喚獸了,到時候一見面就打實在是有點讓人看笑話的感覺,再說就算自己現在是不死生物了,但是必定還是人變成的跟一隻狗計較什麼,平白丟了顏面。 第七十八章

只不過這個時候一陣風突然從尤靈的身邊刮過。

秦沫語直接就拿著靈藥匕開始直接在皮總的身上扎了起來,

噗嗤,噗嗤的那一種,就好像嚼了炫邁一樣根本停不下來。

「你竟然敢在我的房間里撒尿,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煩了。」可能是扎的有些累了。秦沫語把左手的靈藥匕換到了右手上面然後看了看尤靈有些猶豫的說到:「你要不要試試?」

尤靈還是有一些的顧慮所以禮貌性的搖了搖頭,這讓皮總已經被揍腫了的眼皮之中多了一絲感恩的光芒。

可是接下來這感恩的光芒還沒來得及擴大就已經變成了驚恐的顏色。

只看見尤靈從自己之前的出儲物袋之中直接拿出了一把野外常用的剔骨刀,要知道修仙者外出經常會遇到一些不開眼的靈獸,或者專門以此為生的修仙者都會準備這一把剔骨刀。

當然了,像宗門弟子之類的當然用匕首就能搞定,因為人家也不可能有事沒事就解剖靈獸屍身完。

其實本身尤靈想要是碎骨錘的,但是可能是這次出來實在是太著急了所以只帶上了一把剔骨刀,要知道有的時候碎骨錘可是比剔骨刀還是要好使很多的,例如現在。

尤靈直接上手就是一個吸血鬼常用的血之束縛把皮總固定在了那裡,然後直接就是橫劈豎剁場面一度十分時空。

就連秦沫語都受不了這樣血腥的場景,直接搬出了凳子以及爆米花,因為這樣干看實在是有些無聊。

身為生命守護戰獸是不會死亡的事實本身就是一件好事,可是誰也沒想到此時此刻的皮總想要吟詩一首,。。。呸呸呸,串頻道了。

接下來一直在外面的墨以及宮天行很顯然也知道了所有的事情都搞定了也出現在了房間之中。

就這樣折騰了一個下午的秦沫語以及他的小夥伴們決定了在夜間出行。

首先是墨通過裝扮成為幻影分身跑了出去,一時間很多的遁影顯現,要知道雖然現在的墨只是鍊氣八層對於現在這樣的場景很顯然是很難應付的。

但是沒有關係當墨最大的任務其實只是拖延時間。

在想到秦沫語之前和墨說到的這些東西的時候墨就已經知道了這些追過來的人究竟是想要做什麼。

這些人其實就是想要綁架秦沫語,在這之中有些是宗門的人,如果真的把秦沫語拐到別的宗門裡面,要知道秦沫語之前在結靈大會上的表現到底是多麼的搶眼。

這其實也是姜行來到這裡的原因,只不過在誤會了自己秦長老之後就完全忘記了自己要跟秦沫語說什麼,一心一意的去安撫自家親屬去了。

不過也正是因為有姜行在這裡才會震懾宵小之輩,讓秦沫語這兩天都這麼的安全無憂。

要知道進宗門並不僅僅是是一個簡單的加入,只要進入宗門就會在識海簽訂天道契約,沒有奇遇的話想要解開可就是十分的難了。

當然了這天道契約雖然難以解開,但是那也是針對於修為在化神期以及之下的人,當修為到達了合體期之後這一道天道契約自己就解開了。

這也是為什麼秦沫語想要出門的時候十分的小心著這些人的原因,當然除了這種強買強賣的宗門以及一心想要發展宗門的人之外還有一些人是真真正正的想要徹底殺死秦沫語的人。

那些想要簽訂契約的人秦沫語還是可以理解的,但是這動不動就大開殺戒的人說實在的真的很不討喜。

這些其實都是秦量親自告訴秦沫語的事情,就是希望秦沫語能夠多加小心不要亂跑,一直在自己的身旁,多少也能照應上一點。

要知道化神期本身就已經酸的上是宗門之中的頂級戰鬥力了。

所以只要跟在秦量的身邊秦沫語自然就不會有什麼危險的事情發生。

只不過現在的秦沫語真的是沒有有辦法打開姜大宗主設置的愛的結界的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