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在大殿里的軍官將士,這才有所行動,沖向了危險區域。他們想要過去,第一道坎就是那些散布在各處的細線。有人一個不留神,直接撞在了隱藏的細線之上,被當場切成了兩半,摔落在了地上,死的那叫一個乾脆。

有了前車之鑒,剩下的人們更小心了,變得亦步亦趨。

那些細線一動不動,就夠麻煩了,這時突然間動了起來,有的細線挪移位置,有的細線分化出分支,變得更加危險。

周圍想衝上去幫百獸域主的人有很多,有那個能力的就沒幾個了,最後只有屈指可數的幾人,進入了危險的戰場。

有了這些幫手,並沒能徹底扭轉局面,百獸域主的情況仍然不妙,讓他十分焦躁。

大勢已成,最強龍劍帶動正義范浪發動最後的殺招,正義范浪舞動神劍,將其豎著插在身前,就聽一聲龍嘯響起,一道龍形劍氣咆哮而出。

像是這種龍形劍氣,范浪本尊以前就經常用,但這次有所不同,這是由最強龍劍發出的劍氣,不是一般的劍氣所能比擬。

龍形劍氣咆哮著撲向了百獸域主,對方急忙伸出鬼手,施展出千變萬化,試圖將龍形劍氣化解成為沒有危險的氣流。

勝負在此一舉!

(本章完) 兩種力量互相抗衡,百獸域主試圖將龍形劍氣化解,結果事與願違,龍形劍氣還是轟擊在了他的身上!

「不!!!」

百獸域主慘叫一聲,整個人被綻放的劍光所吞噬,衣服跟血肉崩裂開來,之前受的內傷也在此刻爆發,內外一起受到重創。

攻擊持續下去,雖然短暫,但對於百獸域主本人來說卻無比漫長。

劍光暗淡下去,再看百獸域主,已經變得不成人形,散落在了地上,引以為傲的鬼手都不見了。

正義范浪降落下來,一劍刺中百獸域主的殘軀,要給對方致命一擊,整個劍身燃起了龍炎。

做為能夠位列兵器譜前十的神兵利器,最強龍劍擁有太多太多的能力,每一種都很強大。

「不要殺我,我可是極光神帝欽點的域主,你要是殺了我,會犯下不赦之罪的!」百獸域主恐嚇道。

「我管你是不是域主,就算全宇宙的人一起聯手阻止我,我現在也要殺了你!」正義范浪發動龍炎,焚燒百獸域主剩下的殘軀。

「啊!你要是殺了我,就沒人把那些畜生變回人了,他們只能一直保持畜生的樣子!難道你不想救他們嗎?」

「惡人總能抓住把柄威脅好人,讓好人陷入被動,所以我絕不跟惡人討價還價,也絕不會給惡人一絲一毫的機會。懲奸除惡,本來就是要付出代價的。我未必能承擔得起這樣的代價,但我有這個覺悟!」

呼!

龍炎熊熊燃燒,將百獸域主燒成灰燼。

正義范浪心懷的正義,如同手中的利劍,鋒芒畢露,一往無前,沒有婦人之仁,也不會有任何的迷惘。

世上並不存在完美的正義,在貫徹正義的時候,越是追求完美的結果,那些惡人就越是猖狂。

用不完美的正義來以暴制暴,才能讓惡人感受到恐懼與絕望。

范浪本尊是個複雜的人,有著許多的面,正義范浪是其中一面的投射。他也曾經幻想過自己仗劍天涯,斬盡天下不平事,奈何身上的重擔要比行俠仗義更加沉重,所以根本不可能實現。

這個大俠夢,寄托在了正義范浪的身上。

當正義范浪持劍起身的時候,百獸域主已經化為了灰燼。

十人名單又少了一個。

「我來這裡就是為了殺死百獸域主,現在我要走了,誰要是阻攔我,就證明他是百獸域主的支持者,我絕不會手下留情!」

正義范浪放出狠話,然後轉身走向大殿門口。

在場的人們受到威懾,一個個猶猶豫豫,最後誰也沒有出手。像是百獸域主這種內心扭曲,行為乖張的人,培養不出忠心的手下,除非有人跟他一樣扭曲,與他志同道合。

正義范浪持劍揚長而去,暗藏著的數字范浪也離開了。

他們只負責殺人,不用負責善後,非常的洒脫。那些麻煩事,交給星雲盟來處理就行了。

范浪本尊做過承諾,會處理那些被百獸域主變成畜生的倒霉蛋,爭取把他們都變回來。

……

這場獵殺之旅繼續下去,正義范浪跟數字范浪合作,將一個個目標殺死。

遇到比較容易對付的目標,他們就親自動手,遇到實力強大的,就借用最強龍劍的力量。

有一次他們遇到的敵人太過棘手,實在是應付不來,范浪本尊便親自出馬了,三下五除二就將目標斬於劍下。

十人名單除掉了五個,還剩下五個。

這五個剛好都是王族成員。

故意把他們留在最後,自然是有用意的。范浪早就下過決心要剷除王族,這次乾脆一不做二不休,趁機將王族連根拔起。

那五個目標,就相當於導火索,他們將連同王族一起毀滅。

早在這之前,范浪就有過對付王族的布局,在暗中籌謀之下,布局已經成熟了。

王族作威作福這麼多年,終於到了日落西山的時候。

……

在正式動手之前,范浪先是前往了天道位面,跟極光神帝打了聲招呼。

這一步是必不可少的。

要對付王族,必須先徵得極光神帝的同意。

一君一臣站在天道位面的一處小湖邊,這裡的景色與人道位面有所不同,要更加的絢爛多彩,空氣中蘊含著濃郁的靈氣能量,隨便吸一口都讓人心曠神怡。

這樣的美景之下,君臣所要談論的話題,卻藏著磨刀霍霍的殺意。

「陛下,一切都準備好了。王族這個包袱,是時候卸下了。臣將為君解憂,把這件事辦的漂漂亮亮。」范浪恭敬道。

極光神帝背對著范浪,看著波光粼粼的水面,水下有著兩條水龍在游弋嬉戲。

「唉,非要走到這一步不可嗎?」極光神帝輕嘆一聲,「雖然時隔多年,滄海桑田,但我跟凌霄志並肩作戰的情景,仍然歷歷在目。要是沒有他,就沒有今天的極光神國。讓我對他的後人下手,實在是於心有愧。」

「一國之君可負天下人,多負一人又有何妨。更何況王族劣跡斑斑,已經敗壞了祖宗留下的恩澤,陛下容忍王族這麼多年,實在仁至義盡,並不虧欠那位開國功臣。若是極光神國的列祖列宗在天有靈,相信他們能夠理解陛下,畢竟這是為了國之發展。」

范浪苦口婆心的勸諫,極光神帝沒有回話,只是站在那裡。

微風徐徐,拂動人心。

片刻之後,極光神帝伸出手來:「把你的詳細計劃呈上來給我看看。」

「是。」范浪將記憶構成的奏章呈了上去。

極光神帝接了過來,很快就看完了,這套計劃滴水不漏,不僅出師有名,而且非常致命,足以顛覆現在的王族,讓整個極光神國洗心革面。

「該走出的一步,終究還是要走出去的。就按照你這套計劃去辦吧。有必要的時候,朕會給予你支持的。開國之時,朕所倚仗的左膀右臂是凌霄志,以後要倚仗的,就是愛卿你了。」 https://tw.95zongcai.com/zc/41968/ 極光神帝道。

「多謝陛下信任。」范浪低頭道。

徵得極光神帝的同意之後,范浪就此退下,沿路返回。

回來的路上,他不由得胡思亂想了一番。

靠著前世的記憶,他知道一些不為人知的秘密。

王族這些年之所以這樣囂張跋扈,其實是有人在暗中推波助瀾,這個人正是極光神帝!

作了死,才會死。

王族的名聲越臭,累積的民怨越大,才有對王族動刀子的借口。最早布局對付王族的人並不是范浪,而是極光神帝。

「都是套路啊。」

范浪咧嘴輕笑。

(本章完) 歷史會被淡忘,但是不會被遺忘。

為了紀念凌霄志的豐功偉績,王族在族內最大的一處廣場上,樹立了一座他的雕像。

這尊雕像巍然聳立,周圍有群星環繞,看上去極為震撼,稱之為奇迹都不為過。

雕像的外觀參考了凌霄志生前的樣子,並沒有過多的誇大與美化,大概有他本人七八分像,表現出了他生前的威武霸氣。

如果不是當年的那場意外,現今坐在龍椅上的人就是凌霄志而非光明煌了。

這尊凌霄志的雕像雖然宏偉,但並沒有什麼特殊效果,只是純粹的雕像而已。每天來到這附近的人,有的是為了紀念凌霄志,有的把這裡當做了一道風景。

平時雷打不動的雕像,今天突然間發生了異變。

先是有驚雷之聲轟然響動,劃破了虛空,接著整個雕像從頭到腳開始破裂,裂痕綿延開來,愈演愈烈。

由於雕像太過巨大,那裂痕其實如同深淵一般。大大小小的碎石從上方墜落,如同流星墜地,狠狠的砸在地上。

下面的人們大驚失色,事情來的太過突然,眾人才剛回過神,雕像就已經開始大面積的崩塌了。

聚集在此的人,相當一部分都是王族成員,眼看著祖先的雕像崩塌了,他們豈能不著急。

在場的王族成員立即有人行動起來,試圖阻止雕像的崩塌,甚至有人想要運轉時間法則,讓雕像恢復到崩塌之前的狀態。

結果這些王族成員統統失敗了,不管他們使用什麼手段,都沒能阻止雕像的崩塌。

凌霄志的雕像崩塌的徹徹底底,變成了滿地碎石,堆積成了一座小山,再也不復之前的模樣。

人們都看傻眼了。

有人認為這是人為破壞,也有人認為這是一種不祥的預兆。

沒想到還有更加驚人的事情發生,碎裂的雕像上方,竟然凝聚出了凌霄志的人影,看起來十分模糊,如煙如霧,並不真切。

凌霄志祖先顯靈!

「你們這些後代,真是太讓我失望了。我雖然死了,但我的意志尚存,多年來一直在看著你們這些後代。你們仗著王族的身份,在極光神國之內作威作福,無惡不作,把整個神國搞的烏煙瘴氣。這是我們一群開國元勛用命打下來的江山,不能毀在你們這些不肖的後代手裡。我將通知現今的極光神帝,讓他取消王族的一切特權,將你們統統貶為庶民。從今往後,你們要為自己的所做所為負責,欠債還錢,殺人……償命!」

凌霄志的人影說出一番驚人之言,然後便破滅消失。

這番話的衝擊力,絕不亞於雕像的崩塌。

凌霄志竟然顯靈了,還當眾數落自己的後代,揚言要取消王族的特權!

這些年來,王族之所以能在國內橫著走,靠的就是王族的特權。極光神國是他們的祖先打下來的,所以他們有這個資格獲得特權。

王族的正統直系成員,就算殺人無數,也不會被判死刑,最多只是關押。只要王族不去造反,不去私通外敵,就不會有什麼大事。

王族的種種特權,是極光神帝當年親自頒發的,並且保證不會收回。可若是凌霄志親自做出決定,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這對於王族來說,絕對是個危及根本的晴天霹靂!

消息如同野火燎原,很快便傳播開來,在極光神國之內掀起了軒然大波。

……

遠處。

有人在暗中監視著雕像的崩塌過程。

做為一手導演了這齣戲的始作俑者,范浪對於這個過程還算滿意。

凌霄志的雕像是他弄碎的,那個人影是他創造的,那番話也是他設計的。

凌霄志並沒有留下什麼意志,他已經徹底的煙消雲散了。范浪借他的口,給整個王族判了死刑,這是一招很致命的棋。

特權兩個字,就相當於王族的保護傘,非得把這個保護傘破掉,才能摧毀王族。

極光神帝礙於種種顧慮,不能主動剝奪王權。現在就不同了,凌霄志親口表態,要剝奪子孫後代的王權,在輿論上佔據了主導,悠悠之口抓不到極光神帝的把柄。

大廈將傾,這算是邁出了第一步。

至於這之後的后招,將以雷霆之勢展開,讓王族喘不過氣來。

「行動吧。」

范浪說出了這三個字。

……

在凌霄志雕像倒塌的當天,就有各方勢力的人跑去告御狀,一個個列數王族多年來的罪過,這些罪過簡直罄竹難書,其中不乏一些滔天大罪。

以前有王族特權保護,人們拿王族沒有辦法,只能忍氣吞聲,現在處於王族的敏感時期,這些奏章的分量可就完全不同了,豈止是壓彎駱駝的稻草。

平時穩如泰山的王族,這次終於慌了神。

王族最高的領袖開國公風風火火的跑去找極光神帝談話,雙方的關係算是叔侄,平日里極光神帝從不敢在開國公面前端架子,總是以晚輩自居。

這次開國公破天荒的吃了閉門羹,極光神帝以國務繁忙為由,拒絕了他的求見。

這讓開國公大為惱火,心中的不安也變得更加強烈了。

開國公抬頭望天,頭頂晴空萬里,可他的眼中卻看到了陰霾。

「難道真要變天了?」開國公沉聲道。

……

在這個非常時期,王族成員上上下下風聲鶴唳,行事作風比以前收斂了很多,但也有一部分人習慣了平時的作風,並沒有做出相應的改變。

王族的一處礦區內。

這片礦區主要是開採一種名為「血金」的礦石,「血金」價值連城,主要用於煉製各種兵器,只要往兵器里加上一丁點,就能讓兵器的堅固程度有著巨大的提升。

血金是好東西不假,但也有著危險的一面,它散發的光芒對於人體有害,而且影響極大,時間長了足以致命。

再加上開採血金難度很大,只能憑人力開採,沒辦法投機取巧,所以開採血金的礦工就跟送死差不多,一個個都很短命。

這座血金礦區,是王族重要的產業之一,為王族賺了大把的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