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狀態下,若是對方只要走神魔之血,然後立刻離去,那也就罷了。

畢竟,現在自己不敵,處於弱勢。

但現在,對方的要求,完全越過了自己底線,已讓江寂塵心生怒殺之意。

人者,皆有逆鱗,觸之必死。

江寂塵的逆鱗,就是自己身邊的人。

阿狸,是自己侍女,更是自己的女人;

小灰,是自己生死與共的弟弟。

他們竟想要走阿狸,斷掉小灰中骨指,那就是在找死。

江寂塵目光已經變得無比的冷冽。

「你們最好,現在,立刻…….就滾,若不然,你們必後悔!」

江寂塵聲音嘶啞地開口道。

聽到江寂塵的囂張之言,一眾狩獵者倒了是愣了一下。

感覺聽到不可思議的話。

「哼,一個在我等眼中連螻蟻都不如的垃圾,竟然還敢放出如此狂妄之言,我彷彿聽到世上最可笑的笑話!」

「嗯,一隻螻蟻,竟然在威脅大象,我不知道他哪來的勇氣?」

「我們十三狩獵隊,連域外生靈都劫殺過,名頭傳四方,現在,竟然被一個傷殘的螻蟻威脅了,傳出去,只怕我等會成為狩獵界的笑話呀。」

「廢話少說,直接殺掉,取東西走人,這裡動靜太大,只怕一會域外生靈會聞風而來。」

…….

這一群狩獵者紛紛的開口道。

顯然,江寂塵之言讓他們很憤怒,生出了殺意。

已然,沒有了耐心與之在這裡耗。

這時,直接走出一個青年修士道:「你一隻螻蟻而已,命運掌控我等手,現在,我宣判你死亡。」

說話之間,他手中已持著一柄寒光寶劍,一步一步向江寂塵走來。

「你們不是神靈,就算神靈,也根本無法掌控一切!」

「更無法,宣判他人的命運!」

江寂塵神色越發的冰冷,然後他竟然直接把手掌之間的那一滴神魔之血,一口吞進肚子中。

見此一幕,所有的狩獵者,臉色大變。

「瘋了,他瘋了,竟然敢直接吞掉神魔之血。」

「無事,他們的肉身會爆掉,神魔之血的力量霸道無邊,根本非他能承受。」

「神魔之血,若是那麼容易被消化、吞噬,那就不叫神魔之血了。」

………

一群狩獵之人叫道。

然而,江寂塵身上的肌肉蠕動起來,骨頭也不斷發出如同豆子爆裂的聲音。

顯然,他的肉身正承受著難以想象的碎滅過程,痛苦無邊。

但這時候,江寂塵竟驀然間抬起頭,雙眼通紅如血,身上神魔氣息激蕩不休。

「我說過,你們不滾,必後悔!」

江寂塵的此時聲音森然無情、嘶啞難聽。

他極速的運轉著《不滅經》、《魔鳳訣》、《源字古經》,在一邊煉化這一滴神魔之血。

而正如那些獨獵人所言,根本沒有人敢直接吞噬神魔之血。

神魔之血,當中所蘊含的力量無比強大、可怕,根本是非人能夠承受。

而江寂塵直接吞服,哪怕如他這般強大的肉身,也差一點潰滅。

但終究是差一點,他承受了下來,沒有破滅。

反而,隨著神魔之血的力量不斷地被煉化,他身上的氣息卻越來越強大。

最後,如同化身成為一尊神魔。

「出手,不要讓他繼續。」

「他能夠堅持越久,吸收的神魔力量越強大。」

「殺!」

狩獵之人反應過來,但臉上已是一片的難看、驚恐。

他們,根本沒有想過,會是這樣的結果。

眼前的青年修士,太過變態、逆天了,竟然可以直接吞噬神魔之血,也沒有當場死掉。

「遲了!」

江寂塵卻冷冷地開口,然後主動踏步殺出。 此時,江寂塵的身體已經被神魔之力衝擊得殘破不堪!

但這幸好,《魔鳳訣》號稱是最強的不死術。

江寂塵修習到第五輪迴!

剛才在吞下這一滴在神魔之血時,江寂塵已動用了重生輪迴之力。

所以,他現在道身是在一邊不斷地被神魔之血的力量破壞;

一邊又在被重生輪迴之力修復著。

這個時候的他,看起傷殘到極致!

但力量卻強大到無邊。

比之他從前任何時候都要強大百倍。

眼前這些狩獵人,在他眼中,不過如螻蟻一般弱小。

前一刻,江寂塵還被對方視為如螻蟻一般弱小。

現在,卻反了過來,對方在他眼中,弱小不堪。

那名持著寒光寶劍的修士,剛要斬至江寂塵的要害。

但一劍落下,卻發現那只是一道殘影。

對方的速度,竟然已快到以他天道二重境的神念也無法捕捉到。

他心中剛生出不妙之間,下一瞬間,便已感到脖子一緊。

他的頭顱已經被摘下!

披著二層戰甲的靈嬰剛衝出,蒼天殺陣、煉魂幡已經卷掃而至。

噗!

靈嬰、肉身,同時化成血霧,被吸收!

哪怕披著二層戰甲的靈嬰,也根本無法阻擋蒼天殺陣、煉魂幡的卷掃之力。

它們散發的力量神秘、可怕,彷彿專門針對靈嬰、內丹一般。

吸收到天道二重境修士這樣高品質的血霧。

蒼天殺陣、煉魂幡都發了歡喜之意,感到無比的興奮。

剛剛對血色凶靈巨人的一擊,它們耗盡了所有的力量,處於虛弱狀態。

但現在,立刻就得到了補充。

而且,吸收天道境修士的血霧,可以讓它們的進化加快。

煉魂幡、蒼天殺陣興奮地跟著江寂塵身後。

江寂塵此時化身神魔,展開了殺戮模式。

他的速度,此時太驚人了。

只有那名天道四重境的修士,才是勉強可以捕捉到,其餘狩獵者,只有被屠戮的份!

「快退,此人已化身神魔!」

天道四重境的中年修士,神色驚恐的大叫道。

他知道,現在的他們,在對方眼中,猶如螻蟻,弱小不堪。

這一刻,他感到了後悔。

但正如江寂塵所言,現在後悔已經遲了。

一眾狩獵人,哪怕沒有中年修士的提醒,此時都想極速的退離這裡了。

離眼前這個惡魔越遠越好。

但是,他們卻根本無法脫身,江寂塵每一次身影閃爍,便有一顆頭顱被摘下,伴隨著衝天的血水。

戰甲靈嬰,也根本沒有機會逃走,因為蒼天殺陣、煉魂幡每一次卷掃,從不落空。

「啊…….求饒命,我們…….投降。」

「不要殺我,我願成為閣下的追隨者。」

「只要放過我一命,你讓我做什麼都可以!」

生死之間,這些嗜血、殘忍的獰獵人,卻發出這樣的聲音,願意屈服。

然而,江寂塵依舊出手無情。

在亂古禁地,對於敵人的仁慈,就是對自己人的殘忍。

江寂塵平生戰鬥無數,不斷地在生死之間徘徊,又豈會犯這樣低級的錯誤?

所以,最後除了天道四重境的中年修士未死,其餘者,全部被江寂塵摘下了頭顱。

然後,肉身、靈嬰被蒼天殺陣和煉魂幡卷滅成血霧,被它們吞噬掉。

「你倒底是誰?我等投降,卻依舊不肯放過我等,要斬盡殺絕!」

「你可知,我們都是天禁山的狩獵之人,你如此做,是要與我天禁山為敵么?」

天道四重境的中年修士此時已經暫時拉開了與江寂塵的距離,相隔有數千米。

此時,他身影依舊不停,一邊在荒野上疾飛,一邊開口說道。

「我一旦決定殺一個人,我向來不會考慮太多,只會想著如何殺死對方。」

江寂塵此時身上神魔氣息越來越狂暴。

力量,自然也越來越強大。

他一步踏出,天地倒轉,剎那跨越數千米。

這一片荒野,是血色凶靈的領地。

而血色凶靈,就是藉助了神魔之血的力量,才會如此的強大。

練習生從徒手劈磚開始 所以,這一片荒野,自然處處都是神魔的規則之力了。

而江寂塵,吞噬了這一滴神魔之血,哪怕只煉化了百分之一。

此時也是強大無邊,一身神魔之力,激蕩不休。

讓他整個人如同與這一片荒野融為一體。

這也是他的速度突然之間變得如此驚人的原因。

天道四重境中年修士剛說話,便看到江寂塵已經出現在他的面前,瞬間驚駭欲死。

太可怕、太強大了!

神魔之力,只要你能夠承受得住,便只是聖道六重境,依舊可以爆發出無法想象戰力。

天道四重境中年修士自知在這一片荒野之上,根本無法脫身,剩下的唯有一戰了!

「哼,當真以為你能殺得了我么?天人之境,又豈是你能想象的?」

「天力加身,天人一擊!」

「死!」

天道四重境的中年修士,此時身上湧出層層神秘的力量,與天道共鳴,身後驀然浮現一道巨大無邊的身影。

如同太古岳一般巨大!

它在汲天之力,凝成一擊,撲殺向江寂塵。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