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平時閑了,會在一家海鮮粥店送外賣,老闆娘人很好,她以前是那裡的常客,有次給她上錯了粥,粥里放了雞蛋,把她給吃醉了,是老闆娘好心收留她睡了一晚,後來,她有空就幫著送外賣了。

電話里是女人的聲音:「在304,你送進來。」

周徐紡說:「我進不去。」

那邊,換了個男人接電話:「把電話給攔你的那個人。」

周徐紡便把手機給了那個攔她的人,手縮在雨衣里,小心地避開肢體接觸。

女人接完電話,把手機歸還:「你可以進去了。」

周徐紡捏著手機的一角,又小心地接過來,然後往內院里去,進去就有四個岔路口,邊上掛了字畫,繪了梅蘭竹菊圖,她發了簡訊問顧客是哪個苑,等了幾分鐘也沒人回,只好一處一處地找。 「叮,恭喜宿主成功敗家一百萬高級靈石,等級提升一級,目前等級313級,魂武士三重天。」

話剛剛出口,就再次敗家滿一百萬。

說實在的,黎天這一時間都有些恍惚。

這升級速度,簡直就是太快了。

感慨只是一時的,眼前還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

在靈石的掉落聲中,黎天直視天空中不知是退是留的二十多萬人。

「看到我腳下這些都是什麼了嗎?」

這純粹廢話,誰看不到那一堆堆的高級靈石。

「我告訴你們,本教授最多的就是靈石,要多少有多少,我知道,你們來這裡,都是斗戰場雇傭你們來的,也許他們的人就在這其中。」

孫九瞬間懵了!

「怎麼回事?」

孫長老沉聲問道。

原本以為天衣無縫的事,沒想到竟然已經被人識破。

「我也不知道啊,長老,這下怎麼辦,他知道是我們了,那我們?」

「趕緊走啊,再不走就來不及了!」

孫長老,二話不說,直接坐上那送孫九過來的靈魂飛車,孫九也不落後,二人瞬間消失。

人們這才發現,斗戰場的兩個人已經離開了。

黎天見此,只是微微一笑,反正這斗戰場的離開不離開,也沒什麼,三重天世界他能用聖宮的規則滅了陳家,就不在意再滅了這斗戰場。

「你們說,如果我拿出幾百萬高級靈石,會不會有人願意為我滅你們這些人滿族呢?」

平平淡淡的一句話,卻讓人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二十萬人更是感覺自己後背直冒冷汗,只是他們還不是太過擔心,畢竟黎天也不知道他們就是圍攻黎家的人。

「你們可能會有僥倖心裡,這個我能理解,但是我如果說,誰能揭發,我還賞他大量的靈石呢,到時,你們的子女,你們的親人,你們的朋友,甚至你們的僕人,都有可能,成為你們的催命符。」

眾人眼神交流,其中滿滿的都是恐懼。

怎麼就惹上了這樣一個人,陰險狡詐沒什麼,關鍵是有錢啊,那靈石彷彿無窮無盡一般。

只要他願意花費靈石,在場這些家族,將沒有一個活口。

有時候不是靈石解決不了問題,只是你給出的靈石還不夠,黎天現在這樣子,就是要告訴這些人。

只要能用靈石解決的問題,我都能解決。

「叮,恭喜宿主成功敗家一百萬高級靈石,等級提升一級,目前等級314級,魂武士四重天。」

這一會的功夫,黎天再次提升一級,心情一下好了不少,也就不願意再和他們兜圈子。

「相信你們都已經明白,按理說,你們敢攻擊我黎家,我不應該放過你們的,但是,誰叫本教授仁慈呢,今天我就給你們一個機會,只要你們給我去吧斗戰場給我滅了,我就既往不咎。」

「嘶!」

一片倒吸涼氣的聲音傳來,足以證明他們心中的不平靜。

滅了斗戰場,這個玩笑有點大啊!

終於,那些躲在人群之後的家主們忍不住了,憑藉他們這些人,確實可以滅了斗戰場,可是那樣,他們也將損失慘重。

「黎教授,您看,這斗戰場可不是一般的勢力,我們能不能換一個方法。」

「換一個方法?」

黎天雖然用的是疑問的語氣,可是這語氣中更多的是不屑和嘲諷。

「那斗戰場不是一般的勢力?我們黎家就一般了,別給臉不要臉,都想著來滅我黎家滿門了,我沒殺你們已經是網開一面,還和我討價還價。」

說道這裡,黎天的臉色已經有些陰沉,這些傢伙就是不見棺材不落淚。

「既然你們覺得對付斗戰場很難,那就是說我黎家好欺負了,那好,你們走吧。」

黎天一路威脅的話也沒說,可是眾人沒有一個離開的,甚至他們都感覺自己的後背之上,正在冒著絲絲涼氣。

汗水已經快要浸透上衣。

走~誰敢走!

他們知道,只要今天這一走,迎接他們的,將是無窮無盡的屠殺和背叛。

黎天剛剛的話還在耳邊,只要有無盡的靈石在手,這世界就絕對少不了亡命之徒。

「黎教授,您別急啊,萬事好商量!」

那家主還要繼續,卻被黎天揮手打斷。

「沒看到本教授正在敗家嗎,沒那麼多時間搭理你們,現在我只給你們一個機會,要麼去給我平了斗戰場,要麼就給我滾。」

「叮,恭喜宿主成功敗家一百萬高級靈石,等級提升一級,目前等級315級,魂武士五重天。」

這時,黎天已經將靈石覆蓋了大半的玄武島,等級再次提升,黎天也不管外面的幾十萬人,繼續他的敗家大業。

陣法之內,黎家眾人都感覺熱血沸騰起來。

這一刻的少主,真是霸氣啊。

黎勁握緊了拳頭,同樣是廢材,少主可以逆天,自己為什麼不行,而且還有少主提供的這些靈石在。

他相信,總有一天,他黎勁也可以逆襲的。

這裡的黎家人,除了幾個是歲數小的原因,很大一部分,都是天賦不高。

可是有了黎天這個榜樣,他們一個個的都突然的對未來充滿了嚮往。

總有一天,我也會這麼霸氣的。

相對來說,陣法之外,卻是一千愁容慘淡,幾個家主商議了一番,權衡利弊之下,他們竟然發現,原來相對於對付黎家,對付起斗戰場容易了很多。

「黎教授,我們答應你,這就帶人滅了斗戰場,希望您能說到做到,以後不與我們計較。」

「不計較,不計較,你們去吧。」

將最後的靈石丟下,系統提示如期而至。

「叮,恭喜宿主成功敗家一百萬高級靈石,等級提升一級,目前等級316級,魂武士六重天。」

伴隨著二十萬人的離開,黎天也完成了自己在玄武島的敗家之旅,等到二十萬人消失后,黎天連忙找到黎勁。

「快告訴我前往斗戰場最快的傳送路線。」

「少主要去看熱鬧?」黎勁好奇的問道。

「看個屁的熱鬧,這麼多人要去圍攻斗戰場,本教授實在看不過去了,必須去給人家提前報信啊。」

黎勁………………

眾人………………

太狠了,原以為是借刀殺人,現在看來,是雙向連環借刀殺人啊!

………………

ps:喜歡本書的請給糖豆一點支持,糖豆努力碼字去了,希望多寫一些,也希望各位兄弟姐妹能多多支持糖豆,謝謝! 她先去了梅苑的304,到底是風月場所,她聽力甚好,歌舞管弦樂,尤其得吵,除卻紙醉金迷的歡笑嬉鬧,還有撕扯的男女。

「早點聽話,就不用吃這麼多苦頭了。」男人語氣輕佻。

「我要告你們,我要告你們!」

女人歇斯底里。

男人們卻都在笑。

有人囂張:「去啊,去告啊。」

有人嘲諷:「我倒要看看,你這婊·子還怎麼立貞潔牌坊。」

「滾開!」

「都滾開!別碰我!別碰我!」

女人撕心裂肺地哭喊,絕望、憤恨、不甘,還有不願。

哦,是被強迫的。

口罩上都是雨水,周徐紡把口罩摘了,扔進垃圾桶里,用手背擦了擦臉,然後走到304門前,握住門把,輕輕一擰。

「咔噠!」

門開了,屋子裡,烏煙瘴氣,酒氣刺鼻,女人衣衫不整,被兩個男人按在地上,還有一個男人跨坐在她身上,中年,微胖,戴著無框的眼鏡,他皮帶松著,褲子上都是白色的濁物,被擾了好事,怒目圓睜:「誰讓你開門的?」

周徐紡將門整個踢開:「送外賣的。」

走廊里偶爾有行人路過,男人只得從女人身上爬起來,扯了件大衣遮住褲子上的狼藉,臉色極其難看:「這裡沒有叫外賣,快滾。」

地上的女人趁勢爬起來,有人拽住她,她瘋了似的推搡,咬了人,得空就跑了。

男人急了:「快!去把她抓回來。」

門口的周徐紡被撞到了一邊。

女人傷痕纍纍的,跌跌撞撞得跑不快,後面兩個人在追她,來往的路人也只是多看了幾眼,留下了目光,卻沒有停留腳步。

為什麼會熟視無睹呢,司空見慣了嗎?周徐紡想不明白,側身,避著監控從衣服上拽了一顆扣子下來,捏在拇指與食指之間,輕輕彈了出去。

追趕的男人大叫了一聲,小腿一麻,拽著前面的男人摔作了一團,這時,女人已經跑出了梅苑。

周徐紡把雨衣的帽子扣上,繼續送外賣去。

身後,男人在罵罵咧咧。

「不是讓你鎖門嗎?」

「鎖了呀。」

啪嗒一聲,那把鎖整個掉下來了。

「這鎖怎麼壞了?」

「那女人卸下來的?」

「媽的,說什麼屁話,她多大力?能把鎖扭下來?」

「那怎麼壞了?」

「行了。」男人不耐煩,「去陳經理那兒知會一聲。」

半晌后,陳經理就得了消息。

浮生居的陳經理四十來歲,是個略微豐滿且風韻猶存的女人,穿著淡紫的旗袍,步步生蓮。

「韓秘書。」

「陳經理。」說話之人西裝革履,面相斯文。

陳經理走近了,問:「小駱總在裡面嗎?」

「在。」

帝都商賈駱家,被稱作小駱總的只有一位。

陳經理推了門進去。

屋裡燈光暗,木椅上,女人側躺著,在抽煙,薄唇,單眼皮,很寡情的長相,指間一根煙,白茫茫的朦朧之後,嘴角噙一抹似有若無的笑。

駱家長孫女駱青和,除了老爺子,整個駱家,便數她權利握得大,眉眼裡有股子浸淫商場的精明與凌厲。

烈焰紅唇,她輕吐了一縷薄煙:「合同簽下了嗎?」

陳經理上前:「簽了。」

「那個新人呢?聽話嗎?」

「不怎麼聽話。」陳經理笑道,「說要去告我們呢。」

「這樣啊。」她抖了抖煙灰,拖著語調,「按照老規矩來辦。」

「知道了。」

抽完了一根煙,駱青和便起了身,整了整身上的職業套裝,將杯中洋酒飲盡,踩著高跟鞋出了房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