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蛇丸發誓,他這輩子都沒覺得有人竟能讓他如此討厭,恨不能殺之而後快! 「這個時候大蛇丸就已經和砂忍勾搭上了,準備襲擊木葉?」

陳濤一直認真觀察著大蛇丸的神情,在注意到他臉色出現變化時心裡慢慢想道,他雖然知道大蛇丸的『木葉崩潰計劃』,但畢竟不清楚具體時間,因此剛剛只不過是試探,沒想到還真被他給說中了。

「你竟然與砂忍村的高層有聯繫?」

大蛇丸疑神疑鬼的說道,他為了『木葉崩潰計劃』雖然已經準備了好幾年,但是與砂忍村之間達成協議才過沒多久,怎麼可能這麼快就被人發現?

這件事大蛇丸從來沒有跟自己的任何下屬講起過,所以只可能是砂忍村方面出現了紕漏。

「呵呵,你猜。」

陳濤笑嘻嘻的回道,他自然不能說因為看過動漫,所以能『預知』未來,只好故作神秘,令大蛇丸摸不清深淺,聽到陳濤的回答,大蛇丸也很明顯被唬住了,望著陳濤的眼神不由得更加忌憚起來。

「你還知道些什麼?」

大蛇丸目光微閃道,心裡則盤算著自己加上君麻呂兩人能不能將陳濤留下,至於陳濤身邊的艾斯德斯,大蛇丸並沒有在她身上感知到一絲查克拉,一個沒有查克拉的普通人?肯定不是忍者,所以不足為懼。

「如果鬼童丸他們今早沒有離開村子去執行任務,布下四紫炎陣,應該能有更大的把握,不過算算時間,他們應該也快要回來了。」大蛇丸盤算著自己手頭上可能利用到的所有籌碼,心裡不停的計算著。

「但還是先聽聽他的來意吧,總感覺他似乎沒有惡意。」大蛇丸最後想道,畢竟陳濤曾經的戰績還是有一定的威懾力,如果沒有必要的話,他也不想再多樹敵。

陳濤不知道大蛇丸在短短時間內竟轉了這麼多心思,甚至還產生過要幹掉他的想法,不過就算他知道,他也不會在意,因為大蛇丸殺不死他!

「木葉崩潰計劃!大蛇丸老師,這就是我來找你的原因。」

「呵呵呵呵,看來你真的知道!」

大蛇丸目光中閃爍著危險,舔了舔自己的嘴唇,蒼白的臉色中有一絲絲病態,在盯著陳濤良久后,慢慢開口,「誰知道你當年叛逃木葉的真相,誰又知道你這些年究竟去了哪裡?也許你是木葉的秘密間諜也不一定,突然找上門來說破了我的秘密,還要和我尋求合作?呵呵呵,濤君,你認為我會相信你嗎?」

「大蛇丸老師,既然我敢站在這裡,自然有說服你的自信。」陳濤開口說道,在來之前他就想到了大蛇丸的多疑,而他也確如自己所說,有說服大蛇丸的把握,因此看起來格外平靜。

「哦?哈哈哈,」大蛇丸放肆的大笑起來,若有所思道,「那就證明給我看啊!」

笑完過後,大蛇丸微微退後一步,與一直安靜待在玻璃罩內的君麻呂形成一條直線,相隔只有兩三米。

陳濤見狀微微一笑,不愧是大蛇丸,明明擁有著在《火影》中最難被殺死的生存能力,偏偏還如此謹慎,蛇叔果然名不虛傳,但他這段日子經歷的數個次元世界也不是白給的。

他已不是初到火影世界時的那個宇智波濤,而是擁有著壓倒性實力的超級強者,他之前所說的把握,自然不是靠嘴去忽悠,而是用拳頭來證明,證明他擁有著可以輕易殺死大蛇丸的實力!

這就是他的自信,而大蛇丸也很明顯聽出了陳濤的言外之意,這是兩人在剛剛短短一瞬間達成的共識。

當一個驕傲的人想要說服另一個驕傲的人時,只有用最簡單也是最徹底的方法才有效。

「你輸定了,大蛇丸老師,讓你見識一下另一種絕對的恐怖吧!那種恐怖叫做無力和絕望!」

陳濤張開手,他不準備使用【觀察者】搭配寫輪眼發動的強悍幻術,像鼬一樣使大蛇丸屈服,儘管他清楚蛇叔靈魂上的弱點。因為這樣一來的話,大蛇丸是不會心服口服的,更不會體會到所謂的無力和絕望。

何謂無力和絕望?

看不到光明,更看不到希望,無論怎樣掙扎也沒有辦法對抗,就彷彿琥珀中的蟲蟻,命中注定。

「呵呵呵呵,真是個狂妄的弟子啊,」大蛇丸舔著嘴唇,陳濤的話刺痛了他的神經,再加上陳濤此時的姓氏,更是令這種感覺愈加深重,讓他不由自主想到了某人!

總之,大蛇丸怒了,而一直待在玻璃罩內觀察著場上局勢的君麻呂,在大蛇丸發怒的一瞬間,就像是得到了什麼命令般,渾身爆發出堅硬的骨刺,隨後將玻璃罩刺的粉碎。

嘭!帶著一絲清香味道的淡綠色藥液流的滿地都是。

「屍骨脈·十指穿彈!」

散發著驚人殺意的低喝,穿過無數玻璃碎片遠遠傳來,陳濤只覺眼前一花,十枚指骨宛若十顆狙擊子彈,向自己快速射來。

「命運早已註定,我的雙眼能看穿未來。」

陳濤輕輕的笑著,好像早有防備般,腰間的【村雨】已經出鞘,不知何時已橫亘在指骨必經的軌道上。

叮叮叮叮!

君麻呂的屍骨脈能夠自由控制骨頭的鈣質濃度,經過增強,他射出的指骨比鋼鐵還要堅硬,在撞擊到【村雨】之時,不斷發出金鐵似的脆響。

將【村雨】一甩,陳濤開口道:「二對二?呵呵,自尋死路!」

「潛影多蛇手!」

耳邊忽然傳來大蛇丸的輕喝,就在陳濤說話的時候,無數條大蛇從大蛇丸的衣袖裡鑽出,每一條都有成年人手臂粗細,尖銳的蛇牙上滴著紫色的毒液,宛若一個個狡猾的獵手,朝陳濤絞去。

陳濤一動不動,只是眼睛里閃爍著嘲諷。

「凍結!」

就在無數大蛇似乎要將陳濤淹沒時,一股可怕的寒氣涌動,常溫下的秘密設施彷彿一下子來到北極,這些被大蛇丸召喚出的毒蛇雖然都帶有通靈獸的性質,但畢竟還屬於冷血動物,所以驟然面對這種低溫,瞬間變得萎靡起來,緊接著下一秒,一層藍色的冰晶乍現,這些毒蛇頓時被凍成了冰雕。

只見這些乍現的藍色冰晶還沿著這些毒蛇的身體,不斷朝大蛇丸本體蔓延而去。

咔嚓!

大蛇丸見狀連忙解除了自己的忍術,被凍成冰雕的毒蛇紛紛化為粉碎。

「大蛇丸老師,您剛剛難道沒仔細聽我說的話嗎?是二對二啊,不要小瞧我的屬下。」

陳濤依舊保持著之前的姿態,艾斯德斯則來到了他身後,一根手指正點在虛空,正是那些毒蛇涌動的方向。

「冰遁?血繼限界嗎?難道是霧隱村已經被滅族的水無月?可是那頭髮的顏色……」

大蛇丸喃喃道,望著艾斯德斯藍色的長發,皺著眉頭,幾乎所有火影的土著民在見識到艾斯德斯的寒冰之力時,都會聯想到冰遁和水無月。

殊不知,吸收了超級危險種血液,宛若一頭小型的超級危險種的艾斯德斯,她的力量強盛水無月何止十倍!

「艾斯德斯,我准許你用那個!」

陳濤淡淡的吩咐道,為了讓大蛇丸切實認識到他們之間的巨大差距,他竟準備讓艾斯德斯使用殺手鐧…… 摩珂缽特摩!

艾斯德斯結合自己帝具【惡魔之粹】開發出的絕技,超低的溫度甚至能凍結時空,堪比法則之力,或者在陳濤看來,這根本就不是凡人能夠領悟的力量!

但艾斯德斯偏偏憑藉自己的天資將其掌握,雖然一天只能使用一次,而且還有著諸多缺陷,但在第一次使出時,幾乎沒有人能夠在這一招下作出應對!

至少在陳濤看來,大蛇丸肯定不在此列,君麻呂就更不用提,陳濤認可他的實力,但比起老牌強者,他還差得遠。

「哦?竟然允許我使用摩珂缽特摩?!」

艾斯德斯有些驚訝,她絲毫看不出對面兩個人有什麼資格讓她用出這一招殺手鐧,要知道她上一次使用這一招時,還是兩人聯手擊殺近乎無解的赤瞳。

雖然不解,不過面對陳濤的指令,艾斯德斯還是只能聽從,儘管在她看來,有些大炮打蚊子之嫌。

寅-巳-戌-辰!

大蛇丸錯估了艾斯德斯的實力,本以為是跟在陳濤身邊的一個普通人,沒想到卻是一個擁有冰遁的特殊人才,不過不要緊,他依舊有著自己的底牌。

雙手快速結印合十,身上的查克拉不斷涌動。

「本來這是我為那個老頭子準備的大禮,既然濤君來了,就讓你先替他品鑒一番吧!」

「穢土轉生!」

咔咔咔咔!地面忽然震顫,似乎有什麼東西要破土而出,陳濤看到大蛇丸手裡的印式還有剛剛喊出的招數,眉頭微微一皺,不過很快平緩下來,穢土轉生之術雖然強悍,可在摩珂缽特摩凍結時空的威力之下,根本毫無作用。

和陳濤以前看動漫時的場景類似,三具木製棺材慢慢從地面升起,彷彿從異空間中被召喚而出。

「屍骨脈·八重葎之舞」

在陳濤擋下君麻呂的十指穿彈之後,君麻呂從左臂處竟直接抽出一把鋒利的骨刀,看著血腥無比,而就在大蛇丸發動穢土轉生的時候,君麻呂義無反顧的朝陳濤和艾斯德斯沖了上來。

他以前經常和大蛇丸配合戰鬥,因此很清楚自己在這個時候應該怎麼做,而且擁有屍骨脈的他,也自詡為大蛇丸最後的屏障。

穢土轉生髮動需要時間,他要確保這招禁術能夠發動成功。

連續高速的瞬身術,猶如瞬間移動,突刺速度竟堪比陳濤發動千鳥,這種超高強度的體術對身體造成的壓力可想而知,要不是屍骨脈強化了君麻呂全身的骨骼,在保持這種速度的一瞬間,恐怕就要被壓力壓成粉末。

嗤嗤嗤嗤嗤!

最後的瞬身術,君麻呂繞到了陳濤和艾斯德斯身後,全身眨眼間遍布無數尖銳的骨刺,手裡的骨刀向兩人劈去,地面也同一時間長出大量的骨矛。

下一秒,陳濤和艾斯德斯彷彿就要被君麻呂穿成刺蝟!

呼!

時間於此刻忽然變慢,好似放緩了腳步,無論是君麻呂的動作還是無數生長的骨刺都在這一剎那進入了慢動作,好像是按動了電視機里慢放鍵,變成了一幀一幀的卡頓畫面。

當君麻呂手中的骨刀距離陳濤和艾斯德斯兩人的頭頂還有幾厘米時,更是完全陷入凝滯。

空中的灰塵不在隨著氣流涌動,地上濺起的泥土飄散在半空遲遲不落,高高躍起的君麻呂彷彿凝結的琥珀,臉上還殘留著滿是殺意的神色,三具被大蛇丸通靈而來的棺材從地面中只鑽出一半,好似被某種無形的力量所壓制,而大蛇丸在這種力量出現的一瞬間竟意識到不對,臉上全部是驚駭。

「不、不能、身體完全不能動!這是什麼力量!?」

大蛇丸手上還保持著結印合十的姿勢,想要轉動一下自己的眼球都做不到,心裡驚駭莫名,彷彿見了鬼一般,望著眼前不可思議的場景,大蛇丸只覺得自己是如此渺小。

「感受到絕望了嗎?大蛇丸老師?」

寂靜的空間內響起腳步聲,整片被凍結封鎖的空間中只有陳濤和艾斯德斯可以走動,此時陳濤慢慢來到大蛇丸身邊,望著他驚駭的神色,手中的【村雨】輕輕架在他的脖頸。

「這難道是時間之力?怎麼、怎麼可能!?這個世界上怎麼會有能夠操控時間的忍術!」

大蛇丸無視了架在自己脖頸上的刀,心裡無聲的吶喊道,雖然忍界有著時空間忍術的稱謂,但一直以來都只是單指空間忍術,而能影響時間的?一個也無。

這還是大蛇丸第一次知道原來這個世界上,真的有人能夠操控時間。

這給他帶來的衝擊,不亞於有人告訴他忍界已經被統一!

這是神靈的權柄,卻遺落人間,大蛇丸在顫慄。

啪!

陳濤打了個響指,摩珂缽特摩的影響頓時解除,君麻呂此刻已被艾斯德斯暫時冰封,而大蛇丸的脖頸上則架著陳濤的刀。

時間再一次恢復了流動,泥土落地,灰塵繼續四處飄落,但有些東西卻已經決然不同了。

穢土轉生通靈出的三口棺材此刻完全鑽出了地面,但大蛇丸並沒有繼續催動,因為已經完全沒有必要了。

見識到那種完全無法抗衡的力量,大蛇丸內心的某種勇氣,一時間被摧殘的點滴不剩,但他並不感到害怕,反而是充滿了興趣。

他不會死,雖然會被擊敗,但他自信沒有人能夠殺死他,因為他還有著無數底牌,而陳濤也知道這一點,所以【村雨】也只是架在他的脖子上,而不是狠心切下去。

「怎麼樣?大蛇丸老師?感受到我的誠意了嗎?剛剛擁有那種力量的不過是我的下屬而已。」陳濤將【村雨】回鞘,威懾已經送到,他相信大蛇丸應該已經很好的接收到了。

「僅僅是下屬嗎?呵呵呵,真是難以想象。」大蛇丸的態度明顯好了許多,開口道,「我很好奇,不知道能駕馭住如此強大下屬的濤君,又擁有怎樣的實力呢?」

陳濤指了指自己的雙眼,淡淡道:「您不會真的以為我與砂隱村的高層有什麼聯繫?我剛剛不是已經說過了嗎?我的這對眼睛,可是可以看穿未來啊!」

大蛇丸猛地一愣,隨後不知聯想起什麼,瞳孔劇烈地收縮起來…… 未來遙不可知,未來不可預測。

可現在忽然有人站在自己說他能夠看穿未來,固有的認知讓大蛇丸無法相信,可看到陳濤淡然的模樣,大蛇丸沒有說話,或者說之前摩珂缽特摩殘留的震撼還沒有消散。

既然時間都可以被停頓,那麼為什麼不能有人可以預知未來呢?

「呵呵呵,濤君,你——真是有趣,看穿未來?難道是萬花筒寫輪眼的能力?」

在被宇智波鼬擊敗后,大蛇丸為了彌補靈魂上的缺陷,早就將目光轉移到寫輪眼上,宇智波的血繼擁有增強精神的能力,他也一直在尋覓合適的目標。

所以有關寫輪眼的秘密他或多或少也搜集了不少,知道三勾玉寫輪眼在進化到萬花筒以後,會獲得獨有的強大瞳術。

面對大蛇丸的疑惑陳濤笑而不語,『逆轉未來』是C.C.賦予他的王之力,與寫輪眼沒有一點關係,不過陳濤可不打算解釋給他聽。

「哼。」

看到陳濤的反應大蛇丸不滿的輕哼一聲,但沒有繼續追問,畢竟他也清楚,對於一個忍者來說,最重要的便是保持自己能力的神秘性。

或者說,不能讓人摸清自己的套路。

「呵呵呵,」大蛇丸轉了轉自己狹長的蛇瞳,最後深深的望了陳濤一眼,攤手道:「沒想到十幾年不見,當年那個還需要我教導的小傢伙竟然成長到了如此地步,要是被團藏知道你現在的實力,一定會坐立不安吧?」

「我會去找他的。」陳濤眯著眼,「說吧,你的決定?大蛇丸老師!」

「當然是答應和你合作了,濤君。在見識到你的力量后,我難道還能有其他的選擇嗎?我要是拒絕的話,你一定會第一時間殺死我吧?!」

大蛇丸似乎在服軟,不過陳濤知道這不過是他故意偽裝出來的假象,雖然大蛇丸很可能對他十分忌憚,但絕對達不到惟命是從的地步,兩者之間的關係就像他剛剛說的那樣,只是合作罷了。

而陳濤想要的,也僅僅是合作。

在《火影》中沒人能殺死大蛇丸,連六道級的力量都無法讓這個瘋子消亡,畢竟就在《火影》中的人還都迷信於忍術的時候,人家已經玩上科學了。

「大蛇丸老師,那就祝我們合作愉快。」

陳濤見已經與大蛇丸達成了共識,用眼神示意艾斯德斯將君麻呂的禁制解開,艾斯德斯微微點頭,連忙發動自身的能力,將還被凍成冰雕的君麻呂釋放。

「不需要結印嗎?還有,從始至終都沒有查克拉的波動,這到底是什麼能力?」大蛇丸這時看著艾斯德斯的身影,若有所思的想道,有一種想要將艾斯德斯架上手術台,然後認真研究一波的衝動。

大蛇丸垂涎的不是力量,而是獲得力量的知識,或者說真理。

噗通!

君麻呂因為凍結導致肌肉還有些僵硬,所以才一從冰層脫離,身體不自覺向後跌倒,長出身體外的無數骨刺慢慢縮回體內,臉色蒼白的可怕,不知道是因為剛才被凍得,還是血繼病發作。

只見他默默的從地上站起,然後慢慢走到大蛇丸身後,用警惕的目光朝陳濤和艾斯德斯望去,敵意還沒有退散。

「大蛇丸老師,如果你的部下還用這種目光看著我的話,我怕我會忍不住殺掉他。」

陳濤掃了一眼君麻呂的狀態,然後對大蛇丸警告道,君麻呂至少有精英上忍的實力,准影也不是沒有可能,這麼多成就點,陳濤還真怕自己會剋制不住。

「君麻呂,你先出去查看一下外面的傷員,濤君能這麼『順利』走到我面前,他們想必一定受到了不少招待。」

「是,大蛇丸大人。」

大蛇丸對君麻呂吩咐道,君麻呂輕輕點了點頭,直接朝外面走去。

「濤君,這下你滿意了吧?」大蛇丸沙啞著嗓子說道,「既然你也對木葉有所謀划,那讓我們來討論一下具體的計劃如何?實不相瞞,我也才和砂隱村的風影羅砂聯繫上不久,沒想到就被濤君找上門,預知未來?我真的開始有點相信了呢。」

望著君麻呂徹底離開,陳濤聽到大蛇丸的話眼中閃過一絲猶豫,隨後默默點了點頭,走到大蛇丸的身邊,只見兩人站在一起,嘴唇微微顫動,開始竊竊私語起來。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