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他們能擋得住方昊天嗎?

方昊天現在雖然傷勢未好,但已經恢復了七成,已經不是這些小嘍羅可以抗衡的存在了!

噗噗噗噗……

人影兩邊倒飛,就好像被人拋飛一樣,場面有點壯觀。

方昊天轉眼如鬼魅般的追到了謝百輸的面前。

謝百輸臉色劇變,暴退中猛地一跺腳,地面劇震,數塊土塊飛了起來。

緊接著!

"轟"的一聲巨響爆發,土塊盡數炸開。細碎的土泥彷彿暗器一樣"咻咻"向方昊天籠罩暴射。

謝百輸退得更快了,向他騎來的馬退去。暴射的土泥只不過是擋方昊天的腳步,謝百輸自知不可能傷得了方昊天。

只是謝百輸還是低估了方昊天。

嗖嗖!

方昊天完全無視暴射的土泥,根本不怕這些土泥能射傷他,直接暴沖,不等謝百輸上馬就追上。

"轟!"

魂術陡然襲擊。

"咻!"

爪影同時閃現。

這是猿族的絕世爪法,此時方昊天施展開來並沒有多少生疏感。

魂術,猿族絕學,雙管齊下,同時襲擊! 噗嗤!

一抹血箭從謝百輸的脖子處飆出,噴出去三米多遠,他的喉管生生被方昊天殘忍的扯了出來,直接扯斷。

謝百輸脖子處湧出大量鮮血,他雙手死死的捂著脖子身體開始緩緩軟下。他的眼神絕望,也有點疑惑。

他完全沒有想到他迫不及待的出來看美女居然會被殺,而且死的這麼慘。

他不明白剛才為什麼會突然頭痛而讓他出手變慢。不然的話,以他靈武境九重的實力,就算重傷在身也不應該這麼輕易就被人扯斷喉管而死啊!

同時他更不明白,眼前這個中年人出手時顯示的修為氣息居然只有靈武境七重的氣息,但實力為什麼如此恐怖?簡直不比他見過的一些二到三重的元陽境高手差。

謝百輸永遠也不會明白了。

"砰!"

對謝百輸這樣的畜生,方昊天不會留給半點情面,一腳將其踢飛。

"快逃!"

此時,李彪突然反應過來,他的第一反應不是為師傅報仇,而是逃。

謝百輸是靈武境九重的高手,如此不堪一擊的被人殺死,那人家絕對是元陽境高手,李彪怎麼可能有勇氣替師報仇?

方昊天當然不會放過李彪,當則追殺,李彪逃出不足百米就被殺死。

殺了李彪後方昊天沒有追殺其他逃跑的人,而是突然朝峽谷之頂掠去,轉眼消失在拓撥流雲等人的視線中。

此時拓撥流雲等人都在呆站著,目光都看向方昊天離去的方向。

一個個臉色獃滯,不知道是被方昊天殺死謝百輸的兇殘手段所震懾,還是因為有高人相助度過一劫高興過頭而一時緩不過神來。

也許兩者皆有。

許久后,拓撥嫣雪的嫩稚的聲音突然響起:"奇怪,我怎麼覺得好像在哪裡見過他?"

她的聲音很突兀,突兀的打破了峽谷的寂靜。

拓撥流雲內心也是微震了一下,因為她也有這種感覺。可是她如此近距離的看過那人的臉,真的不認識啊!

一會,她好像想到了什麼,她突然回頭朝方昊天乘坐的那輛馬車看去,但跟著卻又搖頭。

"你懷疑是他?"三總管也回頭看了一眼,輕聲問道。

拓撥流雲輕搖了下頭,然後問三總管:"我們現在怎麼辦?"

三總管想了想,說道:"既然天火山上還有一個神使大人,不能再往前了……繞路走吧,雖然遠了點。"

"只能繞路了。"拓撥流雲將臉轉回,盯著前面的天火山考慮了一會後說道,"既然能讓謝百輸如此巴結,那個什麼神使大人說不定是一名元陽境高手,我們更加沒能力對付。走,我們快點收拾東西退出峽谷,改走北面那條路。"

"也只能這樣了。"三總管想了想點頭,但臉色仍然凝重,"那條路雖然會讓我們多走八百里的路,耽誤不少時間,可現在我們沒有選擇了。"

兩人三兩句便決定了下來。

三總管回頭叫起:"快收拾東西,我們退回去,改走北路。小馬,你怎麼回事,怎麼跑到這前面來了,田公子沒事吧……說著時他自已先行一步,一邊吩咐車隊的人收拾東西,一邊向方昊天所在的馬車位置走去。

"田公子。"

一到馬車前,小馬跳上馬車后叫了一聲。

方昊天掀開車簾探出頭來,然後有點意外的樣子看向三總管,趕緊說道:"三總管,我沒事,你忙你的去吧,謝謝你們的關心。"

"沒事就好。"

三總管和小馬見方昊天沒事都鬆了口氣,然後三總管離開。

"幸好有個前輩高人相助,不然的話我們這一趟真的麻煩了。"小馬抓起他放在一邊的馬鞭,再度回到當車夫的角色中,說道,"只是現在那位前輩不知道真正離開了沒有,那個什麼神使大人說不定會過來找我們的麻煩,沒有高手相助,我們還是很危險……沒想到這一趟出來會遇到這事,我現在只想快點回到家裡。"

方昊天看向不斷衝天噴射火焰的天火山,說道:"你們都是好人,會沒事的。"

小馬沒有多想,輕嘆道:"希望吧!"

車隊掉頭。

一會,拓撥流雲親自過來探望方昊天,並跟他聊了一會。

最後拓撥流雲眼中閃逝過些許的失望,說道:"田公子,你確定還跟我們一起去混亂谷鎮嗎?如果你找的那個人不是很重要的話,我勸你一句,你還是先返回去,待過段時間再來吧。當然,你不要誤會,我們沒有嫌棄你的意思,只是現在我們也不知道天火山上那個什麼神使大人會不會追過來為難我們,實力如何更不知道,我們現在也是自身難保,不想拖累了你。"

她來跟方昊天聊天,言語中多番試探,她希望那個"高人"就是方昊天。可是她失望了,方昊天沒有承認,而且她怎麼看也不覺得方昊天就是那個輕易將一名靈武境九重高手殺死的前輩高人。

"他不像戴著面具……按理說他也沒必要瞞我們……"

拓撥流雲暗道。

至於那個灰衣前輩為什麼會讓大家有種熟悉的感覺,她現在覺得可能是大家都希望那位高手就是方昊天,這樣大家一路回去就安全多了。

可是世上哪有那麼多自已想當然就是事實?

方昊天自然不會就此離隊。無論如何他都要將車隊的人護送回到混亂谷鎮,確定安全后他找機會離開。

這個車隊的人真的感動了他。

既然他們在危急時候沒有拋棄他,那他也斷然不會在充滿兇險的途中舍他們而去。

方昊天堅持留下,拓撥流雲也不再勸阻。

車隊很快就退出了峽谷,沿一條往北的路繞行天火山。

"希望那個神使大人沒什麼實力,沒追過來找我們的麻煩才好。"

扭頭看了一眼天火山,小馬嘀咕著。

車隊的人卻不知道,那個神使大人現在已經不在天火山上了。

天火山半山腰的一個山寨中,謝百輸的手下個個欲哭無淚,茫然無措。

他們怎麼也沒有想到今天會是百火山寨的災難。

大王和二王剛剛被人殺死,跟著大王都要像奴才一樣恭敬對待的神使大人不但不想著替他們的大王和二王報仇,反而第一時間就將百火山寨多年積累的財富全部捲走。

當然,他們也不知道,那個神使大人並沒有走遠,他就站在附近的另一座高山之頂,看著從峽谷掉頭轉向繞行的車隊。

這位神使大人身上散發著淡淡黑霧的衣服開始變化,最後變成了全身紅衣。

"能輕易殺死謝百輸的人絕對是元陽境高手。拓撥家只有拓撥林是元陽境二重,難道他在車隊里?最近混亂谷鎮事多,他身為家主沒理由離開家族……殺謝百輸的人可能恰好路過,只是他走了還是繼續跟著車隊?不行,在不了解清楚的情況下我不能妄動,萬一他比我還厲害呢,我可不想為了謝百輸這個廢物搭上我的命……我先遠遠的跟著車隊看,若確定那人不在或是實力不如我的話……嘿嘿,那小女孩絕對是最好的玩物啊……"

神使大人念頭急轉,眼中閃爍著詭芒。

……天火山越來越遠,漸漸的在車隊的背後方向徹底消失。

"呼!"

拓撥流雲和三總管對視了一眼,都忍不住同時鬆了一大口氣。

車隊的人也忍不住發出歡呼。

拓撥流雲還是忍不住問出了心中的疑問:"奇怪,那個什麼神使大人真的就這樣讓我們走了?"

三總管說道:"可能他的實力還不如謝百輸,所以不敢,他怕那位幫我們的前輩高手還跟著我們。"

"會不會真的跟著?"

拓撥流雲突然目光四掃。她真的很想見那位前輩,很想當面說真謝謝,謝謝救命大恩。

"高人行事,神秘莫測,我們就難以猜測了。"三總管了解拓撥流雲,當則說道,"如果他想跟我們見面自然就會出現,如果不想,叫也沒用。你要是現在叫,萬一那個什麼神使大人還暗中跟著,那就暴露了我們也不知道那位前輩高人有沒有跟著我們的真相,說不定會引來那神使大人的出手。"

拓撥流雲臉色頓時變了變,然後她突然壓低聲音,問道:"三總管,田公子真不是那位高人?"

三總管搖頭道:"應該不是,年紀相差太大了,如果他戴了面具,但我怎麼看都不像……再說了,他要是這麼厲害,怎麼可能會被那隻靈妖獸傷得這麼重?他的傷並沒有假。"

"也是。"

拓撥流雲輕輕一嘆,然後抬頭看了看天色,道:"我們加快點速度,在入夜之前盡量遠離天火山,然後找地方過夜。"

車隊前行的速度快了許多。

對於拓撥流雲和三總管的對話自然是逃不過方昊天的耳朵。

他笑了笑,繼續運氣調息,修復身體。

車隊一路朝北,前行百多里后在拓撥流雲的指示下轉入路邊的一個林子中。

車隊立馬有數名好手砍樹伐木,短短一個時辰的時間裡便在林子中搭建起好幾個簡單的木棚。

方昊天看到這些木棚時忍不住暗贊,忍不住仔細觀察,以後自已在野外時可以學著這麼做,不用再餐風宿露了。

木棚真的很簡單,但將樹與樹之間的空間和配合利用的很是完美。

方昊天記性好,悟性高,很快就記了下來。

在方昊天盯著木棚看時,拓撥流雲正在他身後方向一邊幫忙檢查貨物一邊偷眼盯著他的背影,眼神仍然無法真正釋疑。 方昊天穿的衣服是小馬的黑衣,因為身材跟小馬差不多倒是無比的合身。拓撥流雲越看越覺得方昊天的背影跟那位灰衣前輩的身影很相像。

"真不是他?他這麼年輕,也確實不大可能有這麼厲害的實力……但如果不是他,那位前輩高手就這麼巧經過?"

拓撥流雲黑白分明的美眸中有著些許的漣漪波動。

一會,她還是忍不住放下手上的活走過來。

淡淡的體香入鼻,方昊天並不陌生,知道拓撥流雲走近,於是轉身打招呼:"流雲小姐。"

嗖!

拓撥流雲突然出手扣向方昊天的手腕。

身邊還有其他的人,看到拓撥流雲突然向方昊天出手,他們不明就裡,但條件反射般的變得緊張,甚至有兩個傢伙直接撥劍。

方昊天也是嚇了一跳,但下一瞬間他明白拓撥流雲要幹什麼了,老實的讓拓撥流雲扣住了他的手腕。

一道細小的氣機迅速的鑽進了方昊天的體內。

"流雲小姐……"

方昊天裝作吃驚的樣子。

氣機以一種奇特的方式在方昊天的體內迅速的走了一周后便消失。

拓撥流雲眼中掠過失望,鬆開手后指向前方的一個木棚,道:"你的傷還沒好,身體虛弱,今晚你就住那個木棚。那裡背靠大石,可以擋風。"

她這一次真的打消了最後的僥倖。

一品駙馬爺 方昊天的氣息是靈武境一重,她測試了確實是靈武境一重的修為。身體倒是恢復了不少,但感覺傷勢還是很嚴重。

"謝謝,那我現在就過去休息。"

方昊天當不知道拓撥流雲測他的修為。

拓撥流雲輕點了下頭,道:"好好養傷,我會讓他們盡量的不要打擾你。"

方昊天笑了笑,向那木棚走去。

看著方昊天削瘦的背影,拓撥流雲忍不住搖了搖頭,暗笑自已真的想多了。

"他的年紀比我還小,估計是十七八歲左右。這麼年輕,就算是那些絕世天才也不大可能成為是元陽境高手……"

……山林的夜風吹拂,讓得天火山傳遞過來的熱氣淡了許多,多了幾份涼意。

天黑后,車隊的人生起了好幾堆篙火驅趕著蚊蟲以及一些怕火的妖獸。

因為白天趕路太急,大家都很累,所以除了安排守夜的人之外,其他的人早早就入睡休息。

木棚中,方昊天盤膝而坐,體內貪婪的吸納著林中的精純能量。

距離八重的突破是越來越近了,感覺那一層膜已經到了觸手可破的地步。

方昊天有種感覺,只要他想,他今晚都能突破到八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