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人肯定不能理解什麼叫細菌傳播之類的,他不再多說,重新吩咐道:「待會兒我帶小姐離城,半個時辰后你們再出城,傍晚那四個小孩出城,我們在城外茶室等你們。老仙居就留著吧,或許我們將來還會回來,至少能有一個遮風擋雨之地。」

兩女思想一番,默默點頭,既然官天能救回小姐,就一定不會害她,事到如今,還不如賭一把。

「那公子……」

花雪欲言又止,官天擺手,苦笑道:「放心,我不會誤了小姐清白的,她與關葉林有婚約,我自不會亂動。」

蕭仙仙玉體橫陳在他三步之地他都沒見到,他的心思逐漸轉淡了,況且還有那麼多未知之事等著他去解開。

「公子,您與關葉林是何關係?」

花雪瞪眼,又起戒備之心,官天擺手樂呵呵道:「顧前輩說我是關家大少爺關天,其實我也不知道,我失憶了。」

「關大少爺不是死了嗎?」

兩女掩嘴,官天搖頭失笑,花雪緊盯他半響,驀地自言自語道:「難怪,我會覺得公子似曾相識,原來是這般?」

「對,關大公子曾給小姐送過千年老參來,說是替關葉林送來的。」

花水突然道。

官天聞言轉頭,玉筷擱置,忙道:「什麼時候的事情?」

「半年前!」

花雪肯定道,官天暗笑,難怪兩女沒直呼關天姓名,原來是這般。

「我無法肯定自己是否真是關家大少爺,但我確實是從棺中活過來的,然後記憶就這樣沒了。」

官天攤手,花雪抿嘴,小心翼翼問道:「公子,那您是什麼都不記得了?」

「嗯,全部記憶都沒有了,能活過來就已是萬幸!」

官天感嘆,花水頷首,嚴肅道:「公子您一定要隱瞞身份,關青衫那廝很不要臉,定會不罷休的!」

「是,我在鰱奇山斷了他一臂,估計這會兒他正想著法子對付我呢。」

官天實話實說,免得以後穿幫,這群人一看就是行走江湖多年的,這些小伎倆騙不過她們。

「這也就是公子為何急著離開落城,去鰱奇山之因吧?」

花雪掩嘴,官天攤手苦笑,「你倆都冰雪聰明,什麼事情都哄騙不過。」

「看來我們目標一致,可達成同盟!」

兩女默默點頭,官天心驚,急問:「什麼意思?」

「公子您就不想奪回關家大權嗎?顧前輩曾說過,關家本該是您的,卻被關家小人強奪。您父親已經故去,您母親因此失蹤,您當真就不想找回嗎?」

花雪認真問,凝望官天一眼不眨。

對於父母,官天毫無感覺。

他是師傅養大的,師傅是個盜墓的,在深山中無意撿到他,兩人以盜墓為樂盜墓為生。

他開始懷念師傅了……

見他入定般,兩女輕巧退下,不敢打擾。 ?內院,陽光斑駁,溫暖如春。

蕭仙仙嫻靜沉睡在兩驅馬車中,高聳胸脯起伏,已有規律,兩女守護在旁,低身說著閑話。

官天進了內朱門。

內院深處是顧憐生私人領地,兩女從未進去過,就連蕭仙仙都很少進去。

四處查探,植物之靈逐漸減少,火宮之靈竟有所動。

靈戒內有青銅面具,官天在里行走不受阻礙,循著感覺而去,最終在一面漆黑如墨的牆面停住腳步。

官天伸手仔細撫摸牆面,以尋找機關,踱步一番,在火宮之靈引導下,最終去了牆面角落。

「轟隆–」一聲,還未等他查探個究竟,那牆面便自動開啟,官天聞聲忙後退三步。

牆面上赫然一個小櫃,高三尺寬三尺,依牆而鑿,下三層從上到下擺放著小玉瓶,紫藍青三色各成一排,數量各不相同,從下往上越來越少。

「丹藥?」

官天凝眉,見牆面靜止不動,他抬步走過去。

隨手拿起青色小玉瓶,拔下紅塞嗅了嗅。

官天面色由好奇變為吃驚,再到欣喜。

小玉瓶中全是丹藥!

「哇塞,這下好了,我可以學習煉丹了!」

官天欣喜,挨個看過小玉瓶,做到心中有數,隨後滿意收回靈戒。

他還真怕金老把這些丹藥使用掉,要知道,丹藥師在這裡是很稀少的,尤其是煉藥師,基本沒有。

顧憐生清貧,不愛繁華,銀兩也無多,官天嘆氣,轉身離去。

見官天沉默出來,兩女忙迎上,壓抑住好奇心,花雪柔聲問道:「公子,此時城門已開,人少,出城正合適。」

官天點頭,心神一動,手中赫然出現兩個紫色小玉瓶,兩女緊盯,不知道他將作甚。

這是顧前輩的藥瓶,她們很清楚,他每次救治小姐時,拿的就是這樣的小玉瓶。

兩女對視,他果然得到了顧前輩丹藥,曾有許多人來老仙居偷窺尋找,結果一無所獲,最終卻落在官天手上,這讓兩女無語。

見他拔掉紅塞倒出丹藥,兩女以為丹藥是給小姐食用,正欲幫忙,卻見他折身去駿馬旁,一面撫摸其皮毛,一面喂其丹藥。

而且一匹馬一喂就是兩顆!

他不知道丹藥珍貴難覓嗎?

這不是暴殄天物嘛!

花雪吃驚,忙上前,急道:「公子,這些丹藥是顧前輩好不容易煉製而成的,您怎能給馬食用呢?」

先婚後愛:霸道總裁別太壞 官天頭也不抬,折身去另外一匹駿馬前,在兩女吃驚目光中,再喂兩顆丹藥。

待一切做完他才抬頭,撫手淡淡道:「這四顆是大力丹,給馬食用,它們出行不顛簸,不會讓小姐遭罪。」

「可是公子……這麼一顆九品初期丹藥價值就百兩,您這麼一做,四百兩銀子就沒了。」

花雪肉疼不已,花水點頭附和道:「就是,若是人家肯出價,給八百兩都是少的!」

看兩女心滴血模樣,他就覺得好笑,抬眉瞟了馬車內一眼,悠悠道:「小姐千金之軀,區區千百兩銀子算甚?」

兩女對視,啞口無言。

「你倆不怕顛簸,小姐可不成。」

官天順勢坐上馬車,繼而轉頭認真吩咐道:「一切按我計劃行事,小心些,別出紕漏。」

「是,公子。」

兩女深施禮,目送官天駕駛馬車緩緩離開。

「花水,我們且去準備,把蕭大他們找回來,別誤了正事。」

花雪還是不放心,恨不得生了翅膀跟著馬車一起走了,花水見她擔憂神色,不敢多言,應了一聲便裊裊去了。

馬車從內院出來,官天晃著兩腿跟兩馬吩咐,兩馬輕踏蹄步,不約而同打個響鼻,徐徐往大道行去。

在城內,他不敢讓馬車跑太快,假意揮鞭,實際上一點力氣不用。

出得郊外來,馬車緩緩進了官道,半個時辰不到已行至落城城外圍,不多時就能出城去,到了此處他不敢大意,假意揮鞭,四處查探。

一路無人關注這邊,唯有一些好事者見官天貌美似玉往這邊瞅了兩眼,官天一臉嚴肅,心卻暗喜。

此時城門初開不久,進城來的大都是些小販,挑擔賣菜的,拿著籮筐賣綉品的,扛著糖葫蘆一面叫賣一面尋早點地的。

出城的卻很少,唯有他。

見著糖葫蘆,他又想起唐唐,想起金老。

正在他把馬車慢悠悠往城門趕去時,神識之中突然出現一架馬車。

一位身著火紅羅裙的小姑娘,小臉嚴肅,沒有一絲多餘表情,一面望向城門,一面趕著馬車,見這馬車過來,行人忙讓道,不敢招惹。

眼尖的,認出這是關二老爺小女兒,關葉心。

飛揚跋扈的小丫頭,剛滿十二歲,小小年紀便已入紫霄階中期,是為落城罕見天才修仙者。

她的身份令他們不敢招惹,她的修為更讓人不敢招惹。

路人見之,皆跟見鬼似的慌忙躲避,官天勾唇一笑,心道這小姑娘裝高傲,裝得還挺像的。

官天馬車慢行,就想混在這位小姐身後出城去,小姑娘目中無人直接揮鞭,毫無顧忌往城門衝去。

官天忙動神識吩咐兩馬跟上,就在他靠近那輛馬車之時,突然一陣風吹過,對面馬車小窗露出一張憔悴容顏。

有點熟悉!

「心兒,等一等!」

卓冰心中一動,忙伸手喚住關葉心,關葉心「哎–」了一聲喝住馬車,如靈猴般跳下馬車,折身來到馬車小窗前。

「心兒,那大哥哥你看到了沒?去問問他是誰,為娘感覺他好像是你天哥哥呢。」

卓冰咳嗽一聲,以秀帕掩嘴低身吩咐。

關葉心瞟了官天一眼,見官天正望向她們這邊,她忙回神,嬌聲道:「娘,天哥哥不是早入土了嘛,這會兒怎麼會在這兒?那個人膚白如玉,天哥哥可沒有那麼好的皮膚呢。」

「你去問一問,也不費事,不差這點時間。」

卓冰咳嗽一聲,喘息似火,關葉心不放心,嬌嗔道:「可是娘,您的身子……」

「沒事,你去問問去,看樣子他也趕著出城,或許我們同路。快!莫讓他走了,萬一是呢,咳咳–」

卓冰心內激動,語速加快不住咳嗽,嬌軀如殘燭,顫抖不停,這麼小會兒便香汗淋漓。

關葉心拗不過,伸出小手注入些靈氣給母親才放心往官天那方去。

官天已聽到母女二人對話,正思慮間,卻見火紅羅裙疾步而來,官天忙回神,緊盯她移動步伐,若有所思。 ?不多時。

關葉心蓮步輕移,以很奇特的步伐來到官天馬車旁,兩架馬車距離本不是很遠。

關葉心明眸一直落在官天臉上,若有所思。

看他像是關天,又不是很像,此時的她神色複雜,小臉上表情變化多端。

官天平靜看她,以一種好奇而平和的心態。

他不能確定這二人是敵是友,他現在的任務是護送蕭仙仙出落城,眼看行人越來越多,他想駕車離去,可是卻又想留著,問個究竟。

這種感覺很奇怪!

這兩人四目相對小會兒,關葉心眨眼,睫毛顫動,低首行基本一禮,直接問道:「你是關天嗎?」

官天早把她們二人對話聽清楚,自然不會承認,聽她問話,他只是和氣搖頭,平靜道:「在下元璽,並不認識什麼叫關天的?」

「你是做什麼的?」

關葉心眨眼,不甘心的問道,語氣也沒最初的溫和。

官天不以為意,輕聲客氣答道:「我只是一個下人,護送小姐出落城去,小姐病得厲害,正急著尋找大夫。」

「是,落城都是庸醫,連我娘的病都醫不好!」

關葉心咬牙,小臉冷漠,老氣橫秋。

「那你準備去哪裡?」

關葉心繼續問,問得詳細些,也好對母親有個交待。

盲妃難為:王爺,輕輕寵 她本以為他是她的天哥哥,豈料並不是,剛燃起的心又死去,整個人變得惆悵,看她失望模樣,也不像是裝的。

「去銅錢鎮,我在那裡有一位朋友,或許可以幫忙。」

官天老實答道,誰知聽到他話語,關葉心剛失去色彩的眸子又突然放光,大喜道:「巧了,我們同路,一起吧。」

「是,那就有勞小姐了!」

官天抱拳感謝,抿唇不再多言。

關葉心報之一笑,蓮花移步往回去,突然又回眸,明眸閃閃,歡喜道:「元璽哥哥,我叫關葉心。」

「是,在下記住了。」

官天點頭微笑,見他急著趕路,關葉心也不再逗留,等關家人追過來,估計真走不了了。

想到這裡她飛快往回去,身如風,到了卓冰小窗前,母女言說一番,得知官天不是關天,她心中悲戚,忍不住一口熱血又涌了出來。

「心兒走吧,同路也好,讓為娘能有個念想……天兒去世,妹夫隨去,妹妹失蹤,唉……天兒怎麼可能會再活過來呢!走吧心兒,我們離開這個傷心地,再也不要回來了……」

卓冰綉帕掩嘴,失望吩咐。

關葉心默默點頭,失望往前去,轉頭朝官天笑笑,示意走了。

官天若有所思,朝她抱拳。

馬車一前一後往城門趕去,關葉心在前方飛揚跋扈的驅趕馬車,一步不停,遠遠的,落城士兵便見到她,無人敢上前,反而客客氣氣讓道。

到官天馬車行駛而來,士兵正想阻攔盤問,關葉心頭也不回的嬌喝道:「後面是我一位朋友,幫忙護送我娘出城的,放行,若是有什麼問題儘管來找本小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