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個小時后,茉茉進來出去玩了好幾趟,火姐也進來暗示把子肉又消耗殆盡了。

這時,白羽實在受不了了,狠狠的對冷瘋說道:「你到底昏不昏迷,你要是自己不行的話,那讓我來幫你。」

他真怕離開一會後,這老瘋子會給茉茉的媽媽進行聯繫,所以一直忍著。

冷瘋一拍腦袋:「你這一說,我還真感覺有點暈。」

白羽:「我他媽說了起碼有十次了。」

冷瘋:「哦!我忽然想起來一件事!」

白羽:「什麼事?」

冷瘋:「毒蛇那小子是我故意放跑的,本來以為我會沒事的,故意給你設了個考驗,沒想到我馬上就昏迷了。」

白羽:「你放心去吧,這裡交給我了,就是他爹了來了我也應付的了,不要小瞧一個王者的底蘊。」

「剛才我聽兩個聯邦學院的學生說,毒蛇的哥哥毒蠡已經突破到玄級,還跟了一位大人物,不排除他來找你麻煩的可能,畢竟……你才二級。」

冷瘋小心翼翼的伸出兩根手指,擺出一個v字。

白羽眉頭一皺:「卧槽,你怎麼不早說,喂喂!老瘋子!你先別昏,我給你做食療去……」

老瘋子又昏迷了,氣的白羽破口大罵,這老傢伙真是不省心,早知道自己傷勢沒有痊癒還留下一堆爛攤子。

他伸手探了下老瘋子的鼻息,又用魂能感應了一下,的確是傷勢未復引起的魂能反噬,對於這種情況白羽暫時也沒有辦法。

由他去吧,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火姐又來催了,前台食物再次告急。

白羽才反應過來:「怎麼消耗的這麼快,我剛才做的量完全能撐到下午。」

火姐看了一眼昏迷的冷瘋,小聲說道:「剛才這位前輩吃了好幾百塊,剛才還跟我說用那些三級套裝把錢抵了。」

白羽:「……」

他只好回到廚房,再次將買來的五花肉分好,按照流程製作起把子肉來。

茉茉又回來看了看昏迷的冷瘋,顯得有點擔心,白羽把實際情況給茉茉說了一下,這小丫頭才略顯放心,又趕緊回到門口安排秩序去了。

經過剛才的騷亂,前來湊熱鬧的食客越來越多,好多人都是來看玄級高手的,誰也不知道那位玄級高手留下一堆麻煩就昏過去了。

那些普通人只當有個不修邊幅的絕世高人將毒蛇等人解決了,完全沒有意識到剛才某位老闆也出手了。

但那些聯邦學院的學生可是感受的清清楚楚,許多等的不耐煩的人,此刻也老老實實的,不得不掂量一下能否承擔得起玄級高手的怒火。

整個下午出奇的安靜,就連洗盤子的眾人也老老實實的排隊,個別等不及的從隔壁挑了一桶水出來,洗完餐具后又小心翼翼的放回原處。

四色荷花三面柳,頓時清閑了很多,趁機坐下來休息一會。

早上回去的那些失足的同行又回來了,好多人感覺吃了幸福套餐之後再吃別的東西實在咽不下去。

她們看了眼長長的隊伍,也無可奈何,只好乖乖的排隊。

白荷卻端起一碗甜沫,沖著那些人深深的吸了口氣:「真香啊!一天的疲憊就為了這碗甜沫。」

「切!」

「騷蹄子!」

「什麼玩意!」

「我要是早一天認識白老闆,能輪到她在這裡嘚瑟。」

白荷彷彿沒聽到這些充滿嫉妒的話語,自個的抿上一小口,嘴上哼起了不知名的小曲。

白羽這時走了出來,覺的挺有意思,對著白荷問道:「唱的什麼這麼難聽?」

白荷:「……」

青荷介面道:「白姐唱的是咱們魂網上最近流行的曲子,挺好聽的,白老闆沒聽過嗎?」

白荷:「我感覺唱的和原版的差不多啊,白老闆覺得哪裡不對?」

白羽一時語塞,問題是他真的沒聽過原版啊,只不過聽白荷唱的又平又緩,似戲曲又不像戲曲,像通俗又不是通俗,好像是多種民間小調揉搓而成,跟眼前的魂網、飛車、高樓格格不入。

他給茉茉講故事的時候就遇到過類似的情況,茉茉反覆問他什麼是佛,什麼是道,《西遊記》講的是什麼,悟空是妖族的王者嗎,為什麼妖族能跟人類和平相處,它是唐僧的妖寵嗎……

那個時候他才意識到,這個世界不只在這五百年跟原來的地球不一樣,就連一些出名的著作也都消失了。

由於108州在現實中被妖族隔離,整個社會主要依託於魂網發展,很多文化傳統、傳統道德、古老文獻都沒有保存下來。

給白羽的感覺就是,在這五百多年的歷史進程中,這個社會呈一種畸形的、偏向武力的、另類高科技的方向發展。

想了半天他對白荷說道:「嗯,少點味道,太俗!」

白荷的臉耷拉下去,好吧,這應該就是所謂的對牛彈琴、知音難覓。

白羽又將王者飯店的前後左右看了一遍,包括人員配置、排隊等待區域、洗刷、接待、停車、禮儀等方面,做了一個大概統計,目前來說只能用一個亂字來表達目前的情況。

晚上得做個方案整改一下,必要時還得請教李珊珊,畢竟他是這裡的地頭蛇。

另外,升到二級之後,《三源經》上也有許多新的東西需要學習一下,食源需要增加一道小吃,魂源出現了幾部書籍,這些都是需要他考慮的。

卻在這時,朱大有一瘸一拐的跑了過來說道:「不好了,白老闆。」

「出什麼事了?」

「有消息說:毒蛇的哥哥毒蠡從州城趕回來了!」 歐洛微語氣不輕不重,但是卻透著一股無形的壓迫感。

要是普通人站在歐洛微面前,肯定會被嚇的不敢說話。

氣質這塊,從來都是先天性的,就算是後天練起來的,也很難達到這一定的境界。

只是坐在主位上的男人臉色並沒有什麼變化,反而還輕嘲了下:「真不知道歐小姐的父母是怎麼教育你的,沒人告訴你,在別人家,要客氣一點么。」

在聽到父母兩個字的時候,歐洛微的瞳孔猛的一縮,整個人僵硬了幾秒鐘,隨後就是抓住了男人的衣領,臉色鐵青的說道:「我告訴你,最好別提我父母,不然就算這真是你家,我照砸不誤!」

父母這兩個字,簡直就是歐洛微的禁地!誰也不能碰!誰碰,誰死也不為過!

男人輕蔑的眼神往歐洛微手上一看,微微揚唇道:「是么?如果我偏要說呢!」

歐洛微眸色一深,另一隻手迅速攥成一個拳頭,狠狠的抬起往男人臉上揍去。

男人並沒有躲,挨了這一拳頭,臉被打偏,就在歐洛微想要下一個拳頭的時候,驀然手臂被一股大力給抓住。

歐洛微扭頭看去,只見鍾圳雙手攔住了她的手臂,皺著眉心說:「LI姐,不打架好不好?」

歐洛微直接斷定的說:「不好!」

男人輕笑:「歐小姐果然如傳聞中那樣,動手打人這一塊是不分原因的。但是我提醒你一句,你要是繼續打,等下難做人的,可是我親愛的弟弟了。是吧,莫羽。」

莫羽?

歐洛微蹙了蹙眉心,順著男人的視線看去,便看到鍾圳有些手足無措的站在原地,慢慢鬆開了歐洛微的手,低下了腦袋。

收了收手,說:「什麼意思?他不是孤兒么?怎麼成你弟弟了?而且莫羽又是什麼鬼?」

男人慢悠悠的說:「啊~原來莫羽沒告訴你他真實的身份啊,其實,他真實的身份是……」

「住口!」男人的話未說出口,鍾圳便一臉怒氣的瞪著男人:「莫錦霖,我的事情,不需要輪到你給我解釋。」

男人叫莫錦霖,是這個宮殿的主人,也是鍾圳的親生哥哥。

莫錦霖聳了聳肩:「隨便你,我去公司了。至於你,你的賬,我晚上回來慢慢跟你算!」後面那句,完全就是對著歐洛微說的。

莫錦霖一走,整個餐廳就剩下了鍾圳和歐洛微,以及在一旁伺候的傭人。

他一走,鍾圳更加手足無措了,更不知道該怎麼去面對歐洛微了。

歐洛微一點也不驚訝,拉開了椅子坐了下來,淡淡的說:「原來他叫莫錦霖啊,怪不得住這種地方。還有,你真名叫真的叫莫羽?」

鍾圳微微點頭:「嗯。LI姐……」

歐洛微突然舉起了手:「不要叫我LI姐了,我已經離開了左雲門,就已經不是LI姐了,你可以叫我……微姐!」

鍾圳很是驚訝的盯著女孩滿是笑意的眼眸:「LI……微姐你不生氣?」

歐洛微不明白的一聳肩:「我為什麼要生氣?」 聽到消息后,白羽一愣:「這麼快?」

毒蛇等人回去后就被送到了聯邦醫院,幸好老瘋子下手有分寸,沒往骨頭上打,這腿是保住了,留下一個蠟燭粗細的孔洞,穿上繩子估計都能栓牛了。

跟朱大有的不一樣,白羽當時就給他抹上了肉湯,現在已經長好了大半,想要完全長好也不大可能,畢竟白羽現在的等級太低,但不會影響到正常的身體活動。

總之,毒蛇也算是廢了,任誰的腿上有個蠟燭粗細的洞,這腿上的肌肉神經早被截斷了。

毒龍聽到消息后,起初很后怕,他雖然是華山區的黑勢力老大,但實力不過是四級,也就是玄級初階。

後來大兒子毒蠡接到毒蛇的魂訊,就給毒龍視頻溝通了一下。

毒龍大張旗鼓的表明態度要為兒子報仇,這才有了朱大有接到消息的一幕。

齊州城,巍峨的城牆上空突然飛出一架飛車。

飛車速度很快,很快就達到音速,很快有飛車愛好者認出來這是玄級的雲翼飛車,就和茉茉遇襲時乘坐的飛車一模一樣。

據說這種飛車可以承受玄級高階高手的全力一擊,購買飛車時還得提供等級和財力證明,並不是有錢就能買到的。

此刻,雲翼飛車上坐了三個人,毒蠡坐在主駕駛,另外兩位是他在大人物跟前請來的幫手。

坐在後排的一人說道:「首領的計劃已經進行到關鍵的時候,希望你解決完后,不要再節外生枝。」

毒蠡恭敬的說道:「是,屬下遵命,定不會再給首領惹麻煩,十三大人教訓的是,這次之行委屈十三、十四兩位大人了。」

十四道:「不用那麼客氣,既然首領看得上你就說明你有那份能力,以後能不能成為十字輩的人,還要看你自己。」

毒蠡:「屬下明白」

十三:「還有多久能到?」

毒蠡:「大約一個小時,我希望先去看一下弟弟,希望兩位大人應允。」

十三:「也好!」

雲翼飛車噴出一道火舌,直往華山區的聯邦醫院飛去。

華山區聯邦醫院的特護病房內,毒蛇躺在病床上,護士在一旁處理燒焦的傷口。

他看著腿上孔洞,眼中迸發出深深的怨恨。

「該死的老頭子,等我大哥來了,也讓你嘗嘗腿上穿孔的滋味。」

「黃毛去看看大哥到了沒,到了就把大哥領上來。」

黃毛看了一眼自己腿上的傷口,那意思我也受傷了啊。

「讓你去就去,媽的,看見你我就煩,要不是你能惹出這樣的麻煩。」

黃毛自知理虧,心知是向老瘋子求饒一事惹得老大耿耿於懷,連忙拿過一副拐杖準備出門。

卻在這時,毒蠡三人走了進來說道:「不用了,我們到了。」

毒蛇:「大哥,你終於來了,我這腿可能廢了。」

毒蠡沒有應話,閃身讓出位置對著十三說道:「大人,您給看看我弟弟這腿還有沒有希望治好。」

十三走上前去,伸手搭在毒蛇的腿上,運轉功力查探了一番,微微搖了搖頭。

「晚了,這要是當場處理還有恢復的可能,以我的能力來說,只能替他消除火毒保證他正常走路,至於修鍊就不要再想了。」

毒蛇一聽面色劇變:「我真的就這麼廢了?」

十三:「技止於此」

毒蛇神色黯然:「大哥你一定幫我報仇!」

毒蠡也有些心有不甘,急忙問道:「大人,以您本家的能力,也不能治療嗎?」

十三瞪了毒蠡一眼,毒蠡頓時明白說錯話了,他們組織以代號相稱,毒蠡剛才的問話實在有些冒昧。

十四也過來看了一下:「三級火系妖晶手槍的貫穿傷,神經、肌肉、筋脈都被燒壞了,除非是有醫死人、葯白骨的天材地寶,否則,就是藥王也束手無策。」

黃毛此時卻欲言又止,毒蛇正是心煩意亂的時刻。

「你又想幹什麼?還不給我滾出去!」

「那個,老大我忽然想起一件事情來。」

「有屁快放,趕緊說。」

「不知老大還記不記得,那個黑鷹冒險小隊的朱大有腿上也中了一槍,但當我們走的時候他竟然能站起來了。」

毒蛇回想一遍,怎麼把這件事給忘了。

毒蠡三人驚訝不已:「竟然如此!究竟什麼事情,趕緊把經過說出來。」

黃毛接著把白羽出來后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講給了三人聽。

毒蛇問道:「兩位大人,可知是什麼樣的天材地寶才能有如此效果。」

十三微微一笑:「這世上的天才地寶何其多,這要見了才能知道,不過這一趟還真是不虛此行啊!」

毒蛇:「我還聽說,在他們那吃飯還能突破修為瓶頸。」

十三、十四眉頭一喜:「果真?」

毒蠡:「事不宜遲,咱們趕緊去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