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匪大聲要求所有旅客將值錢物品統統放入他面前的口袋中,旅客很快就紛紛上前拿出自己的值錢物品。

方凡也不例外。他走到劫匪面前,彎下腰將自己的錢包和手機放進了口袋之中,趁著劫匪用槍指向一位帶著小孩兒的母親,讓她小孩兒不準再哭時,一個閃身將劫匪的槍往後一拉,另一隻手朝劫匪手腕處重擊,迅速奪過了劫匪手中的槍。

拿到槍后,方凡哭笑不得,這個劫匪竟然拿著一把假槍,這把槍其他部分與真槍相似,只是沒有彈夾和射擊裝置。

雖說劫匪槍被方凡下了,但是其另一隻手仍然死死抓住那名空乘,伸手從褲兜里掏出一隻尖銳地牙刷,死死地抵在她脖子上,劃出一道淺淺的血痕。

劫匪知道那把槍是假的,自然不怕方凡開槍。

「都坐好了,誰敢動一下,我就扎死她。」劫匪色厲內荏的說道,手中的牙刷又往下扎了幾分,被挾持的那個空姐臉色露出痛苦的神色。

方凡指著劫匪腦袋說,「你把人放了,不然我真的要開槍了。」

自從修鍊靈氣后,方凡就可以操縱靈氣,憑藉著他對靈力槍的造詣,可以將靈氣灌入槍內,以靈氣擊發射擊。

「哈哈哈,」劫持猙獰地狂笑,「你以為老子不知道那是把假槍嗎?你開槍啊,開槍啊。」

方凡沉凝地看著劫匪,如果劫匪此時放開人質,方凡也不想多生事端。

「我是說真的,再數三個數,你要是不放開她,我真的就要開槍了。」

「你開,你開!瞄準我頭這裡打!」劫匪張狂地說,拉著空姐轉了一圈,以防背後有人突襲自己。

「砰!」一聲輕微的槍響,劫匪睜大眼睛不可思議地倒在地上,空姐趁勢逃到方凡身後,乘警很快上前將劫持雙手拷了起來。

方凡走上前查看了一下劫匪,發現劫匪只是被打暈了過去,並沒有被打死。「看來用靈氣當做子彈,射擊強度還是不夠,還是得用核能作為擊發能源。」

之前方凡所設計的靈槍,就是用微型核反應堆作為能源的,而他自己靈氣低微,一槍之下只是將劫匪堪堪打暈。

制服劫匪后,飛機上秩序恢復,受傷的空姐被送到機上醫療室進行治療。

「小美姐,這個男的都救你兩次了,簡直比彭於晏還帥。」正在替章美美包紮的同事說到。

章美美下意識的點頭。

此刻驚魂甫定,章美美腦海中全都是方凡救他的樣子。

而在方凡擊倒劫匪后,很快就有乘警找到他詢問是如何擊倒劫匪的,他們也看到這把槍並沒有彈夾。

方凡出示了一下自己的證件,乘警立刻立正敬禮。

這個證件是研究所發給方凡的一本保密證件,方凡湊巧還將證件帶在身上。

「這個我不能說,我希望你們也不要說出去。」方凡說到。

「是,領導。」

此時章美美包紮完畢,仍然堅持出來安撫機上乘客的情緒,剛好走出醫務室,就聽到乘警稱呼方凡為領導,訝異之下朝著方凡走過來。

走近方凡身邊時,章小美甜甜地一笑,「謝謝領導兩次相救。」

方凡點了點頭,回以微笑。他現在滿腦子都在想的是向小柔的事情,沒注意到章美美看向自己時那盈盈秋波,微紅的眼圈襯托出的楚楚可憐。

「你還有什麼事嗎?」方凡看章美美仍然站在自己身邊,疑惑的問道。

「你這麼年輕,項大哥就叫你領導了,你是軍人嗎?」章美美問。

「算是吧。」方凡回答到。

「那你去海島做什麼呢?旅遊嗎?」章美美又問。

「算是吧。」方凡又回了一個模稜兩可的回答。

「你叫方凡吧,我叫章美美,」章美美說到,「一會兒下飛機能不能賞臉讓我請你吃個飯?」

方凡看著章美美,微微一笑,「美女有約,本來不應該拒絕,可是我這個人不太習慣在外面吃飯,所以十分抱歉。」

章美美還想說點什麼,只聽方凡說到,「不如這樣,要是以後有機會見面,我請你吃飯吧。」

聽到方凡這麼說,章美美就知道方凡沒有什麼交談的興趣,腹誹了一句「木頭」,打消了向其索要手機號碼的念頭,微微欠身到經濟艙中去安撫乘客了。

在方凡的幫助下,此次劫機事件有驚無險地度過。

很快,飛機抵達海島機場。

方凡徑直走下飛機,打車前往預定好的住處,章美美引導乘客下飛機后,轉頭來尋方凡,卻不見方凡蹤影,只得作罷。

在章美美看來,這個兩次救了自己的年輕人,身上透露出一股神秘和獨特的魅力。

在有關部門給出的通告當中,顯示的是此次劫機事件是一名男子奪過劫匪的槍,將劫匪擊倒,湊巧是個啞彈因此犯罪嫌疑人並無生命危險,如今正在審問當中。隱去了假槍的內情。

下飛機后,方凡在海邊一所別墅住下,潛心修鍊。 第二天,方凡體內靈氣已經大概達到了鍊氣期第一層。

一整晚的修鍊讓剛踏入修真者世界的方凡覺得有些枯燥,於是決定出走沿著海邊走走。

「嘩嘩」的海浪聲帶給方凡一種韻律上的享受。

「姐,我跟你說,這次在飛機上救我的那個人你知道吧?」說話之人正是章美美。

這次航班結束,領導特批給章美美一個星期的帶薪假期,讓她好好休息,因此章美美就來找章冰冰了。

「我們飛機上的乘警叫他領導耶,那個恭敬的神情,可惜他不告訴我具體是什麼職位,」海浪漫過章美美腳背,將她腳背上的沙子沖刷而下。「但是我敢肯定,你沒見過這麼年輕的領導。」

「我在系統里這麼多年,什麼首長沒見過?」章冰冰名如其人,一臉的冰冷。「叫領導不一定是什麼大官,我看應該是個不大不小的官兒吧。」

「嗡……」章冰冰的電話在此時響起。

「冰冰啊,你準備準備,一會兒帶你去見個老朋友。」打電話來的是章冰冰的頂頭上司。「你先準備準備,一會兒我去你家接你。」

「小美,我一會兒要跟司令去拜訪一個大人物,咱們先回去,一會兒孫老就過來了。」章冰冰說。

「好吧,才剛出來就要回去了。」章美美嘆了一口氣,跟著章冰冰轉身往回走。

此時,方凡正坐在沙灘邊享受海風的吹拂和海浪擊打焦岩的韻律之美,沒有注意到從他不遠處走過的章美美二人,而章美美二人一路說話,也不曾注意到二人的存在。

大約二十分鐘后,孫老的車已經到了章冰冰樓下。

章冰冰立刻敬禮,「孫老,咱們去哪兒?」

「哪也不去,小劉你去把車停好,冰冰你跟我走。」孫老笑說,「之所以叫上你,是因為這位大人物正巧就住在你隔壁。」

隔壁?大人物住這種地方?

章冰冰一楞。雖說這裡的別墅靠海就安靜,但是生活有諸多不便,章冰冰住在這裡,也只是因為這裡距離單位較近。

隔壁本來是出租給到海島度假的遊客所用,不過自從進入旅遊淡季以來,隔壁幾乎沒什麼人入住進來了,而自己今天從隔壁路過之時,也沒有聽到任何的響動。

「咚咚咚……咚咚咚……」孫老抬手敲了兩下門,只見無人開門。

孫老眉頭緊皺,「這位不會又出什麼事了吧?」等了五六分鐘,情急之下命令小劉將門撞開。

就算是不禮貌,那也是首先要保證這位的安全。

正當小劉準備撞門之際,方凡正好轉回住處,看到有人準備撞門,揶揄地問到,「老孫,你這是要帶人入室搶劫嗎?」

孫老回頭一看,略略發福的身子站得筆直,雖說多年身居高位,孫老仍是精神抖擻,充滿了精幹之氣。

「領導好!」孫老中氣十足的大喊一聲。小劉跟著一齊行禮。

章冰冰見孫老行禮之人竟然是一個年輕人,似乎比自己還要小一兩歲,愣神兩秒后也站立行禮。

「我說老孫,你沒必要搞得這麼正式吧。」方凡笑著走到孫長平近前,回敬了一禮后說到,「上次你來京城,也就請我喝頓酒,就讓我給你當了好幾天的苦力。這次你這麼熱情親自上門,你又想訛詐我了?」

方凡是國內首屈一指的槍械專家,有一次孫長平進京開會時就特意請方凡喝酒,然後請方凡到自己單位幫忙改良了很多槍支。

雖說兩人年齡差距大,但是方凡和孫長平十分投機,因此孫長平也是方凡在京城以外地區少有的朋友,兩人一見面就開始調侃。

「屬下不敢。」按照職位來說,孫長平實際上比方凡低了半級,因此孫長平仍打趣地自稱為屬下。

說到這裡,孫長平也笑了。「這不是看你小子來海島了,我來請你喝喝酒。」

小劉將酒提上來,遞給孫長平。

「趕緊開門,屋裡說。」孫長平催促方凡,藉此機會也給方凡介紹到,「這是章冰冰,我的得力幹將,文職里最有兵樣的!怎麼樣,還有那麼幾分英豪氣色吧?」

方凡打開門后看了章冰冰一眼,只覺此人有點眼熟,卻想不起來在哪裡見過。

方凡和孫長平喝到暢快之處,不知道談到什麼,一陣哈哈大笑。

小劉在客廳負責給兩位領導倒酒,安保工作自然就交給了章冰冰負責。

「這個人這麼年輕,孫老還叫他領導,不會就是美美說的那位救美的英雄吧?」章冰冰想到,「一會兒等孫老走了讓美美過來看看。」

此時,孫長平已經不勝酒力,連連擺手認輸。

「小凡啊,既然你現在不是我上級了,那我就作為過來人說你幾句,」孫司令說道,「你這人就是以前就一個臭毛病,不願意帶警衛,結果這幾天出了兩次事了吧。」

然後孫司令將章冰冰叫到客廳,指著她說,「小凡,冰冰我就交給你了。一方面給你在南海島這段時間做保鏢,另一方面你沒事的時候多指點指點她,她在槍械設計方面還是頗有天賦的。」

孫長平不待方凡推辭,就在小劉的攙扶下坐在車裡揚長而去,留下面面相覷的方凡和章冰冰。

方凡看了章冰冰很久,實在不知道怎麼說,要說自己修鍊靈氣,章冰冰在旁邊肯定不合適,但是就這麼叫她回去,怕孫司令那邊給她壓力。

此時,章冰冰似乎明白過來,主動開口說道,「領導放心,我不會打擾首長的生活,我家就住在隔壁。」

聽到這裡,方凡算是接受了孫長平的這個安排。

忽然方凡說到,「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你?」

章冰冰聽到方凡這麼說,基本確認了這個人就是救下章美美的那個人。

章美美和章冰冰是一對雙胞胎,相貌極為相似,只不過性格迥異。

「報告,我妹妹是昨天劫機航班的乘務員,應該是您救了她,所以有點印象。」章冰冰回到。

「哦是這樣啊。」方凡恍然,「你別叫我首長,我現在已經辭去職務了。你叫我方凡吧。不然我聽著彆扭。」

「是,領導。」章冰冰立刻回到,此人如此年輕,就能夠得到司令如此重視,章冰冰內心還是十分尊敬的。

「我這裡沒什麼事了,你快回去吧。」

章冰冰思考了一下,說:「領導,嗯,方凡,你看這樣行不行,白天我還是在你樓下,晚上我再回去。」

剛才孫老可說了,方凡是槍械專家,要是自己一直待在隔壁,能學到點什麼?

「也行。」方凡說到,「沒什麼事別上來打擾我就行。」

說完方凡就往樓上去了。

用靈氣逼出酒精之後,仍是修鍊靈氣。 卻說章美美見孫老走了這麼久姐姐還沒回來,擔心出了什麼問題,就到方凡這邊查看。

看到姐姐就坐在一樓客廳沙發上看書,章美美小聲揶揄問到,「姐,你今晚要住這邊了嗎?」

「美美別瞎說,小心打擾了領導。」冰冰快速走出,輕輕帶了一下門,「這個人你肯定猜不到是誰,就是飛機上救你的那位,想不到真的那麼年輕,孫老都喊他領導呢。」

「什麼?」章美美聽到這裡,抬頭望向二樓,忍不住就想上去瞧一瞧。

「幹什麼?我現在是領導的保鏢,你別想上去。」冰冰拉住章美美,「我跟你說這位領導叫方凡,我剛才查了一下資料,他可是我們國家最厲害的槍械設計師。」

「怪不得那天他一下就把槍搶了下來。」章美美說,「姐,我也要坐在樓下,多一個人,多一份保障嘛。」

章美美嘿嘿一笑。

「你要進來也行,但是不準說話。」冰冰同意了。

「好耶。一會兒等方凡下來,我要好好謝謝一下他。」

「嗯,你能有什麼謝禮,不如嫁給他好了。年輕有為,又身居高位,不二人選。」章冰冰小聲打趣到。

「要是他能看上我,明天我就能嫁給他。」章美美小臉上揚一笑說到。

「咦,姐姐,好像我們是說好了,以後嫁人那可是要嫁給同一個人啊,要是我嫁了,那豈不是你也要嫁?」章美美吃吃地小聲笑到,「哦,我知道了,原來是你想嫁人,還要讓我來說出口,哼!」

兩女在樓下扭做一團打鬧起來。

一個小時左右,章美美還沒等到方凡下樓。

想起方凡說他不喜歡吃外面的飯菜,加上等的無聊,章美美乾脆就開車到最近的超市去買了一頓原材料,決定給這位領導做點海鮮特色菜。

中午時分,章美美已經做好一頓豐盛的海鮮大餐,冰冰上樓叫方凡下樓吃飯。

章美美一見到方凡,喜悅之情躍然臉上,「領導請品嘗。」

方凡看到章美美向自己敬禮,姿勢不標準但是也有幾分可愛,於是莞爾一笑,陰鬱的心情也有所減輕,用筷子夾了幾個菜嘗了一下。

「還不錯還不錯。」方凡又吃了一口蟹黃,「你們倆別站著,我這個人沒什麼架子,坐下一起吃。」

「是。」章冰冰說完坐下慢慢吃飯,一句話不說。

「我都等不及了。」美美則一屁股坐在凳子上,一邊跟方凡說著無關緊要的事情,一邊還給方凡夾菜。

方凡感覺自己似乎回到了跟向小柔一起吃飯的時候。

向小柔雖然看起來兇巴巴的,其實還是內心還是很溫柔的。只是當時自己竟然毫無察覺,如今想來……

算了,先不想了,等到時候找到她當面問問吧。方凡一愣神間,碗里已經被章美美夾滿了各種菜。

「別別別,吃不完了。」方凡用手擋住章美美的筷子,「你多吃點,受傷了補補營養。」

接下來的一周,白天章冰冰和章美美兩人就在方凡的房子住著,晚上則是回到自己的住處,只是章冰冰堅持睡在一樓,萬一有個響動好保護方凡。

章冰冰很少說話,多數時候是在看書,看到方凡休息之時就去詢問他一些關於槍械的疑惑,而方凡總是三言兩語就讓章冰冰茅塞頓開,對方凡的崇拜之情更勝。

吃飯的時候,章美美話就特別多,可能是憋了一整天的話全在吃飯的時候說出來了。

對此方凡也沒有不滿,因為章美美做的飯菜和向小柔做的味道,很像,很像,看著自己的樣子,也是很像很像。因此兩人之間的關係變得非常不錯。

如此一周之後,章美美依依不捨地告別,去航空公司報道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