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這一刻不光是任夏天,心裡的陰霾全部散光了,兩個人之間的陰霾好像也全部散光了,這一段時間以來的陰雨天氣,終於雨過天晴了,兩個人迎來了一個艷陽天。 海中。月千歡站在一座倒塌的石頭建築面前。這裡看起來像是一個祭台,但是因為海中洋流的變化,石頭建築東倒西歪,已經組織不出原本的模樣。

月千歡手中拿著龍珠。她拿到面前對準廢墟。

忽閃忽閃,那道光芒又出現了。但當月千歡拿開龍珠時,光芒就消失不見。

有門!

月千歡傳音通知眾人過來。她將龍珠遞給大家,「入口很有可能就在這兒。」

大家一一接過。按照月千歡的說法照做,也發現了那道光。這是他們搜遍了千島渡,發現唯一一個有可能的地方。

鳳主將冰霜巨龍丟出來,「對這裡有印象嗎?」

冰霜巨龍伸出爪子拋拉了一會。小聲嘀咕道:「好像有點印象。我記得族裡,也有一個這樣的地方。好像還有一個能放爪子的。」

聞言,霽華指向腳下的石頭建築。「你說的是不是這個?」

眾人和冰霜巨龍聽此,齊齊扭頭看來。

只見在霽華腳下。一塊橢圓形歪倒的柱子,被海帶纏繞。海帶隨波浪搖擺著,隱約露出下面一個有形狀的凹坑。

月千歡拉著霽華退開。冰霜巨龍游過來,幾爪子將柱子上的海帶撕扯開。露出下面柱子上,一個完整的龍爪凹坑。冰霜巨龍興奮,「就是這個!」

它將爪子放上去。

咔咔咔——

不知從哪兒傳來的聲音。像是機關運轉,就像是什麼動物在行走。

嗡!

以他們為中心,聲波呈現圓弧形傳盪開。剛剛跳下海的北海鮫人少女察覺到了,立馬扭頭朝他們游來……

冰霜巨龍抬頭看向眾人。「你們將手放在我身上。等會才能一起進去。要不然會被留在外面的。」

聞言,眾人紛紛伸手放在冰霜巨龍的身體上。隔著光罩和海水,冰霜巨龍的鱗片觸手給人一種冷到極致,凍結成冰的寒冷感。

嗡嗡——

顫動越發響。一道光憑空出現,像是光罩一樣將冰霜巨龍和所有人吞併進去。

北海鮫人少女見此,看的目瞪口呆。她下意識的靠近。光芒分出一縷,砰的擊中了她。

……

大海中,突然冒出來的漩渦在海面上捲起層層巨浪。海中的凶獸突然遭了無妄之災,連掙扎都沒有就被卷進了漩渦之中。

但漩渦並不是一味吞噬。啵的一聲響打開了源頭,緊接著啵啵啵!

一個個人好像豆子一樣被漩渦噴出來。頭一個滿眼小星星,還沒反應過來就砰的砸落進了海里。後面的時間多了點,給了個緩衝。歪歪扭扭的飛起來沒有摔下去。

月千歡被噴出來時,眼前都是黑的。

鼻息間聞到大海特有的咸濕氣息。月千歡掐訣,「凌天。」

咻咻!

妖藤破空。一頭扎進海底,一頭捲住月千歡。又迅速生出其他藤蔓,接住霽華他們。墨九卿墨袍飛舞,腳尖輕點站在妖藤藤蔓上。

他睜開眼,急忙尋找。看到月千歡和霽華時,嘴角浮現一絲笑意。

砰!

冰霜巨龍龐大的身軀被丟出來。砸在海面上,驚起水花爆濺。墨九卿第一時間護住了他和月千歡,霽華。

其他人可就沒那麼好運,全變成落湯雞。 女孩子大多都是感性的生物,可能大家都喜歡自由的發揮自己想象的翅膀,由冰山一角的一點點小事情去想象整件事情,她們可能連事情的細枝末節都想得很清楚,,可有的卻讓你哭笑不得,因為好多現實當中,沒有存在沒有發生的事情,在她們的腦子裡,在她們的想象中,已經發展的很平穩,甚至連結果都已經出來了,感性的人,有感性的認識,感覺來認識這個世界,來認識發生在自己身邊的事情,甚至來認識自己,認識陪伴自己的人。

她們自己感性的認識,她們相信的是她們自己的認識,自己想要的結果,就來源於自己的腦子裡,可能有的時候,那個結果並不是她們想要的,這是她們腦子裡裝的結果,大多都是最壞的結果,不好的結果,也是她們最不想要的結果,但是每一次她們想象出來的,都是那個最不想要的,這就是女孩子最讓人想不通的地方,你覺得很痛苦很難受,覺得沒有必要的事情,卻在心中久久的糾結著,不知道要怎麼去放手。

並且她們會在一個地方,自己默默的糾結很久,把一件事情在自己的心裡久久的壓住,你表面上看若她無其事,但是她內心裡壓著很多事情,女孩子的心思最難懂,可能大概就是她們心裡裝了太多的事情吧!

她們感性著自己的感情,想象著自己的結果,這些都存在於她們自己的世界里,感性的角度去想出來的那個結果,從來不會經過判斷去得出來也不會,再得出來這個結果,她們只是主觀單方面的,認識能來到結果。

、、、、、、

要是說女生是感性的認識,那個男生大概就是理性吧,可能有的時候,就是因為男生太理性,對於一個事情的認識太過於透徹,所以他們反而覺得事情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嚴重,因為他們理性的去分析了事情的來龍去脈,很理智,不會像女生一樣去主觀臆斷的,就直接去判斷事情的結果,他們會通過分析來得出事情的最終結果,但是這就是男生和女生最矛盾的點存在的地方,想想一個女生在一件事情的認識上,已經嚴重到了極點,但是男生卻是一副無所謂,感覺很不嚴重的語氣,這個時候兩個人之間的矛盾就爆發了。

還有可能就是,在女生世界里很嚴重的事情,男生也是一副無所謂,或者說,女生覺得很無所謂的事情,在男生那裡就過不去了,這就是由於不同角度的認識而發生的衝突的點。

但是不論男生或者是女生,他們都是有自己的角度出發,或是理性的去判斷,或是感性的去認識,而去得到一件事情的結果,他們都沒有充事情全面去認識事情的發展,因為男生是從他們自己理性思維去思考,女生只從感性角度去出發,他們得到的結果肯定是不一樣的,在日積月累的生活當中,肯定會發生矛盾,因為他們都是從自己單方面出發而得出的結果。

“南宮默!”顧淮澈笑了,“在微微出事後他就率先離開了法國,他那樣的人絕對不會甘心的!” 所以這就是一種提示,提示在生活中,單方面的去感覺,單方面的去想象,要適當的進行全面思考,因為有的問題只靠自己一個人的腦力,得出來的結果,不能說肯定不對,但一定不完全對,需要兩個人去進行交流,交流他們對同一件事情的不同看法,交流他們對同一件事情的不同想法,不同觀點,這樣在兩個人生活中,兩個人一起前進的道路上,才會更加的平坦,才會出現更少的分歧,兩個人最後到達終點的可能性才會增大。

如果是一味的自己獨立的思考,不去考慮別人,把自己的想法強加在別人的身上,認為自己心中所想的那個不好的結果,那個不好的由來,就是別人的不是,就是別人的心中所想,這種想法肯定是錯誤的,因為你都不了解別人的想法,你都不知道他在思考什麼,你就把你的想法強加給他,有的時候這種做法,肯定是自尋煩惱。

就像任夏天和陳宇,兩個人的世界,在最初的時候,兩個人什麼想法都會告訴彼此,有什麼話都會想說給對方聽,但是到後來慢慢的慢慢的,不知道什麼原因,開始變得沒有了交流,沒有了談話的時候,可能是到後來兩個人都變得忙了,起來吧,我到連自己的世界里還有另一個人的存在都忘記了,然後不知情的另一方就會開始自己的想象,開始自己單方面的思考,然後再把自己思考的結果認為是兩個人的想法,兩個人的結果,這個不好的想法,自己苦惱自己憂愁,然後開始影響到兩個人之間的關係。

任夏天自己主觀臆斷的想著,兩個人的世界里出現了這三個人,現在成語可能不需要自己了,想著可能兩個人已經走到了最後,兩個人的關係已經走到了盡頭,再回想起曾經兩個人一起美好的畫面,再加上自己腦海中這個凄慘的畫面,留給自己的就是無盡的悲傷了,而帶著這種情緒的任夏天,表現給陳宇的就是一副冰冷的態度。

有的時候就會讓任夏天感覺,自己還是一個人,所有的事情都要自己來看,沒有人來幫自己分擔,可能所有的痛苦都是留給自己的,那是所謂兩個人一起承擔的畫面,只是自己在小說看到的情節,在偶像劇中看到的畫面,而對於自己,什麼也沒有,唯一有的就是自己有一個堅強的心靈,還有強悍的盔甲。

而此時的男生卻什麼也不知道,大潮的性格,加上理性的思維,覺得什麼都沒有關係,所有的事情都可以商量,但是他們不知道的事,有的事情在女生的世界里,如果畫上了一個叉號,它就永遠改不成一個對號,就會由於兩個人的思維關係都不同,造成兩個人悲傷的故事。

好在後面兩個人差不多把事情都說開了,也算是重歸於好了,但是這個痕迹只是暫時的磨平了,不知道哪一天上面的這一層又會被掀開,而露出下面的疤痕。

所以無論什麼時候,都不要評論自己的主觀臆斷,去決定一件事情,自己單方面的感覺,代表不了兩個人,兩個人的世界,就算不會出現兩份感覺綜合的一種感覺,至少也要出現兩份不一樣的感覺,而不是一個單方面自己決定的感覺。 對此,他們還沒反應過來。冰霜巨龍從海里一頭撲騰出來,又鋪頭蓋臉的澆了他們一臉。

見此,月千歡腹黑勾唇。「有夫君真不錯。」

「恩恩,有爹爹真好。」霽華深有同感。

墨九卿走過去。牽住月千歡的手,又抬手摸了摸霽華的腦袋。「你娘親捨不得離開我就夠了。你?就不用粘著。」

「切,誰喜歡粘著自己爹啊?要粘著都是粘著娘親!」霽華朝墨九卿翻了個白眼。

他跑到另一頭。一把抱住月千歡,給墨九卿一個挑釁的眼神。

有娘親的娃娃像個寶,誰要跟他搶娘親的爹?

見此,墨九卿嘴角抽搐。剛剛誇他好時,霽華可不是這樣說的。

他們說話的功夫,眾人總算是緩過來了。鳳主瞅著自己濕漉漉的一身,拂袖一巴掌將冰霜巨龍拍到了海里去。黑沉著臉,一臉不快。

尤其當他們看到乾乾淨淨的月千歡三人時,這種對比顯得他們更加狼狽了。

大家看看四周。這裡也是一座海域,目光所及沒有任何島嶼。不過有區別的是,海中匆匆掠過的凶獸,都是萬年前的物種。這證明著,此處的不一樣。

這裡不是千島渡。

雲夜開口:「我們進潛龍島了?」

「但這裡並沒有看到島嶼。冰霜巨龍呢?把它找來問問。」月瀾星說。

於是,冰霜巨龍終於得以被鳳主放過。重新撈了起來。冰霜巨龍看看四周,它抬頭鼻子嗅了嗅。 緋聞成真 立馬,冰霜巨龍興奮激動起來。

「潛龍島!我終於回來了!嗷吼——」

興奮的一聲龍吼。遠處,隱隱約約也傳來龍嘯聲,似乎在響應冰霜巨龍。

潛龍島前。一頭趴在大石頭上沉睡的巨龍,睜開了眼睛。「哦,跑出去的那頭小龍回來了。還帶回來了一點禮物。」

喉嚨里滾出悶雷一樣的笑聲。巨龍舔了舔巨嘴,露出猙獰鋒利的牙齒。

它已經很久很久沒有吃過人類了。迫不及待的想要嘗嘗味道。安心等著吧,那頭小龍會把他的小點心帶過來的。

……

冰霜巨龍翔飛在空中。月千歡他們站在它的背上,遠眺大海的盡頭。

「潛龍島就在大海的盡頭。那裡有上千島嶼,我們龍族就居住在上面!」冰霜巨龍驕傲的介紹。

「冰霜巨龍,你說的那頭毒龍梟,我們有辦法避開它嗎?上千島嶼,走其他的也可以吧。」浮蹤客拍了拍冰霜巨龍的背。

引來冰霜巨龍扭頭,豎瞳直勾勾盯著他。浮蹤客心虛的立馬收回手。

鼻息噴出一股冰霜,冰霜巨龍才開口:「不能。所有的龍島,都籠罩在龍族長老的禁制陣法中。沒有龍族長老打開,我們是進不去的。」

「要是強闖,那就是跟整個龍族作對!就算你們是四族的後代,也不能跟我龍族為敵。」

玉破紅塵女兒醉 這倒是實話。

萬年前,龍族不算什麼。

但現在千座島上的龍族。而他們七個人,顯然還沒狂妄到要跟龍族群毆。雖然,他們不一定會輸!

冰霜巨龍抬頭看向前方,「看到了嗎,那裡就是潛龍島!」 有一首歌它的歌詞大致是這樣的「你永遠不懂我傷悲,像白天不懂夜的黑。」確實有的事情的存在,不可能讓世人全部理解。這句歌詞本身應該就說的很通透吧!別人的傷悲,別人不會說出口,所以你永遠不知道,如果別人將自己的悲傷說出口,你作為一個看客,你只是聽者流淚,聞者傷心,他並沒有發生在自己的身上,你並不可以感同身受,你的理解只是理解別人發生的這件事情,而並不是說,理解這件事情發生的深刻感覺;白天夜晚,兩個相對的存在,兩個永遠也不可能見面的存在,白天帶給人們的是光明,而夜晚帶給人們的是黑暗,白天和晚上,永遠相互追趕著彼此的步伐,但是他們永遠沒有相見過,這是傍晚和黎明,黎明時分傍晚時刻黑白,相互摻在一起,這可能就是黑夜和白天距離最近的時刻,但是也並不代表就能夠相互理解彼此,就像是光明永遠不能理解黑暗,黑暗照樣也不知道光明的意義。

這麼看來,世界上有很多事情的存在,都不能被別人理解,而作為觀眾,有的事情也看不懂,但是就是看不懂,因為身邊的人,有關於這個世界,有關於這世界里的人,所以有的時候才會有一些感覺吧,無論是開心的,生氣的,憤怒的,但是說到底,真正的對於,那個世界,在內心深處,還是充滿著深深的不理解。

、、、、、、、

一直說著,有錢人的世界不理解,有的時候這句話只是對於表面現象的感嘆,但是,有一天,你真正的知道,來龍去脈的時候,你還是無法理解有錢人的世界,可能大家廣為流傳的話都是至理名言吧,都是集結了眾人的智慧才有了這句話,所以一句話之所以廣為流傳,是有他的道理的。

之所以說有錢人的世界能理解,至於最近發生的一件事情,建議他們,看到新聞上說的世家子弟司喆,要和我國外著名女明星,舉行結婚典禮。

對於這個消息,任夏天她們說不上吃驚,也說不上不吃驚,說不吃驚的原因就是,因為這件事情,如果說之前是懷疑,就連算已經有他們一定要訂婚的消息,她們都還在抱著懷疑的態度,但是現在此時此刻,她們已經萬分確定了,好像司喆決定以後他的世界里,就沒有一一這個人了。

、、、、、、

回到宿舍里的四個人,大家肯定是都知道了這個消息,然後誰也沒有說話,只是很有默契的都掏出了手機,手機那一頁的頁面剛好是,關心兩個人舉行婚禮的地址,以及他們各種婚禮的消息,四人沒有商量,沒有串通,更沒有預謀,就在一瞬間同時掏出了這個頁面,幾個人看著頁面,然後也相互無奈的眼神相對,卻不知道說什麼。

任夏天在想著,這條消息,不知道遠在大洋彼岸的一一,知道會怎麼樣,也不知道這段時間她一個人生活,有沒有習慣,有沒有在那邊已經習慣一個人生活,開始自己新的生活,這個消息如果她在這個時候知道,會對她有什麼影響。

任夏天此時在心裡想的這個問題,可能就是這個時候大家集體的想法了,因為每個人在看到這條消息的時候,每個人腦子裡出現的人都是一一,她該怎麼辦?曾經的那麼瘋狂,本以為得到的是自己青春最想要的結果,過來時間告訴他,所有的所有跟自己都沒有關係,自己就像是友情客串的演員一樣,暫時的出現一下,而在結局裡卻沒有自己的結局,是短暫的一個閃現,沒有預兆,沒有結果。

「你們說這條消息一一會看見嗎?」終於還是錢寶寶憋不住了,問出了自己心中的疑問。

這個問題過了好久,都是沉默的,因為大家明明都知道答案,只是心中有一種無法忍受的感覺,她們在想在那邊獨自一個人的陰影,但她知道這條消息的時候,該有怎樣的心態去承受?

想想她當初為了這段感情付出了那麼多,現在怎麼可能輕易的說忘記就忘記呢,可能有一天她會雲淡風輕的,就像講故事一般講述出來,但是那也會是是現在,所以大家都在思考這個消息應該怎麼處理?才能對她的傷害最小,對於她有傷害,就是因為她的心裡還一直在乎著,如果她已經不在乎了,所有的傷害也就不存在了。

「可能不會吧。」施文青慢悠悠的說出了這個答案,其實他自己說出這個答案,在她自己的內心裡,她連自己都沒有說服,她這麼說出來的原因大概就是通過聲音大,更多說服自己一些吧。

其實大家都明白,消息共享的世界里,天下沒有不透風的牆,並且現在消息傳播的那麼快,肯定已經知道了。

大家也在猶豫,這個消息假設一一不知道,那她們就當從來沒有見過這個消息,還是說告訴她,這都是她們糾結的點,因為她們作為朋友來說,真的不想讓一一再傷心。

想當初一一離開這個城市,就是為了讓自己遠離傷心,而現在,把讓她傷心的事情告訴她,那麼她的離開還有什麼意義呢?所以大家選擇了默不作聲,這個消息如果通過這個時代的力量,讓一一知道了,那可能就是宿命吧,誰也逃不掉的,只要不是從自己這邊流露出的消息,讓她感覺到不開心,不快樂的途徑在自己這裡,大家就覺得是幫了一一。

「我真是搞不懂他們有錢人的世界了,你說司喆他當初對一一那麼好,現在轉身就能和別的女人結婚,現在這才過了多長時間,他就能這麼快能忘記一一嗎?真是搞不懂。」錢寶寶已經在旁邊開始了瘋狂的吐槽。

「可能是男人的心變得太快吧!」任夏天這幾天的心態一直都是處於低落的狀態,只是她表現的高興沒有讓大家發現,這是她偶爾的言語中透露出了她內心的一絲悲涼。

「這可能什麼都不怨,可能事情就應該這麼發展吧,以後的事情誰也說不準。」唐曉凡對於這種事情,從來都有自己的見解。

大家對於唐曉凡說的話還是比較認同的,對啊,以後的事情誰又能說得准呢,要是合適的人,地球是圓的,他們總會走到一起的,該相遇的人到最後還是會遇見的。 潛龍島並不是所有龍島的名字。而是千座龍島中最大的一座。就像是天塹,高大寬闊如城牆,屹立在大海的末端。

潛龍島是入口。走近潛龍島,才能進入其他龍島之中。

當放眼望去,潛龍島的龐大超乎想象。冰霜巨龍帶著他們靠近,一路上身體緊繃的像石頭一樣僵硬。

月瀾星見此,不由打趣:「你不是很興奮可以回來嗎?怎麼現在身體僵硬成這樣?」

「我當然興奮。但是毒龍——梟那關可不好過。」冰霜巨龍說著,自個聲音都在哆嗦打抖。

毒龍——梟,那可是老祖宗級別的!

它出去時,是佔了大便宜。不知道這次回去,那頭老毒龍還記不記得它?冰霜巨龍打心底想的,是祈禱老毒龍千萬要記不得它了!

然而剛剛飛進潛龍島範圍。

吼!

驚天一聲龍嘯,震得冰霜巨龍身體一歪。下一瞬,一道疾風狠狠拍向冰霜巨龍。

驚慌大吼一聲。冰霜巨龍急忙往高空飛去。但那道疾風太快了!以冰霜巨龍的速度,根本躲不開。

掛逼巨星 月千歡他們當機立斷。丟下冰霜巨龍,閃身出了疾風的攻擊範圍。剛剛立定身影,只聽耳邊傳來巨響,啪的一聲!冰霜巨龍痛叫哀嚎著摔下高空。

這麼高的高度,就是一頭龍摔下去也要摔殘了。

月千歡目光沉了沉。她並指一點,「凌天。」

凌天瘋狂生長藤蔓。妖藤將冰霜巨龍抓起來,包裹著滾落在地上幾圈。有了緩衝,冰霜巨龍幸運的只是摔了個頭暈眼花,爬不起來。

它低低哀嚎著。一隻爪子垂在龍體上,不敢著地。這才剛碰面,就斷了一隻龍爪。

轟轟!

沉重的腳步聲傳來。眾人心頭敲響警鐘,紛紛抬頭,目光銳利警惕的看去。

只見一頭體型遠遠是冰霜巨龍兩倍龐大的黑色巨龍走了過來。它的身軀龐大佔據了人們的視線。攀爬在一座高山之上。高聳入雲的山巔,在巨龍爪下不過是支撐的柱子。

頭顱猙獰,上面生著刺蝟一樣暴開的毒刺。張開龍嘴,露出猙獰可怕的鋸齒。

冰霜巨龍立馬慫成了鵪鶉,默默的往後縮。「梟。」

它就是毒龍梟!

一頭在萬年前,連風氏一族都沒有抓住征服的毒龍。龍族的老祖宗,也是看門龍。

毒龍梟只是掃了眼冰霜巨龍。它的注意力全部放在了月千歡他們身上。直勾勾盯著,龍嘴中滴落垂涎的口水。

「古老的血脈。真是不錯的小點心。小傢伙,這是你給老祖宗帶來的禮物嗎?哦,雖然很不錯。但這並不能免去你逃出龍島的罪過。」

冰霜巨龍忍不住反駁,「我不是逃出去。我是正大光明贏了賭注……」

毒龍梟一個猙獰狠辣的眼神。冰霜巨龍立馬閉上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