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隨著呼嘯聲,子彈劃破空氣而來,正中塞納的手臂,劇烈的疼痛讓塞納不由得一抖,匕首應聲落地。(未完待續。) 驚得葉寒塵和喬安同時轉頭看去。

軍用悍馬,極其囂張的停在俱樂部門前,距離他們,也不過短短三米的距離。

一看到軍用悍馬,喬安就慫了。

「不好,大西瓜來了!」

葉寒塵神色微怔,什麼大西瓜?

俊美逼人的男人,渾身帶著冷冽的煞氣,推開車門下來。

他冷厲的目光,直視著喬安,性感的薄唇緊抿成一線,昭示著他的怒氣。

「葉少,你可要救我啊。」

喬安自覺的往葉寒塵身後躲。

這一動作,幾乎激怒了怒不可遏的男人,他狹長的冷眸危險眯起,戾氣一閃而逝,「喬安,過來。」

聲音低沉,冷冽無溫。

跟以往似乎沒什麼不同,仔細一聽,又能聽出點細微的差別。

比如……此刻他帶著幾分戾氣的盯著她。

這是前所未有的。

躲在葉寒塵身後的喬安,慫了,葉寒塵清潤一笑,「靖西,我和喬小姐偶然遇上,她說要請我吃飯,感謝上次救了她。」

喬安恨不得當場給葉寒塵豎起大拇指!

合情合理,有理有據!

贊!

上次陳敏在餐廳里,差點撓花她的臉,是葉寒塵出現,幫了她。

說來,她也算欠他一個人情。

既然被慕靖西撞上了,她也沒什麼好慫的,請葉寒塵吃飯,又不是什麼見不得光的事?

這麼想著,她大膽的昂首挺胸,從葉寒塵身後站出來。

「慕少校,發生什麼事了么這麼急匆匆的來找我?」

「發生什麼事?」慕靖西冷笑,眸色瞬間冰冷,「自己過來,還是我過去抓你?」

偶遇?

真是巧得很。

喬安剛從商場里,從警衛眼皮子低下逃跑,轉眼就跟他偶遇上了。

是該說他們兩人真有緣,還是真有緣分呢?

喬安美眸轉了轉,被他抓,豈不是很沒面子?

算了,就自己走過去吧。

至少堂堂正正。

剛往前跨出一步,葉寒塵便攥住她的手腕,喬安只覺得一股力道將她往後拽,下一秒,整個人又倒退了回去。

她錯愕了幾秒,側頭看向葉寒塵。

男人清雋儒雅的臉龐,依舊帶著笑意,清潤中帶著幾分雨後青竹的高潔:「靖西,喬小姐並沒有錯。你如果不滿,可以沖著我來。」

慕靖西目光複雜的盯著葉寒塵,「寒塵,厲小姐大概不喜歡你對別的女人拉拉扯扯。」

「清歡不會介意。」

因為,他們從未在一起過。

對於他跟誰在一起,她又怎麼會在意呢?

「厲清歡不是你女朋友?」喬安脫口而出。

葉寒塵苦惱的扶額,「誰告訴你清歡是我的女朋友?」

「那你們倆為什麼整天成雙成對的出現?」

這是個好問題。

葉寒塵沉吟片刻,笑了,「你跟靖西也整天成雙成對的出現,你們是男女朋友么?」

她和大西瓜?

男女朋友?

喬安嗤笑一聲,「怎麼可能!我怎麼可能看得上他!呆板又無趣的傢伙。」

極力否認之後,還不忘吐槽慕靖西一句。

喬安覺得,這下可以撇清她跟慕靖西的關係了。 「可惡,看來精準度還是不行。」

數十米外,另一艘船的瞭望塔上,漢斯恨恨地道出一句,鷹隼般的眼睛緊盯因突髮狀況而微微愣神的塞納,片刻都沒猶豫,迅速拿起另一桿上好火藥的槍。

方才,他瞄準的是塞納的頭部,但由於槍管製造工藝還有待提高,子彈偏了那麼點。

瞧見匕首落地,鄭飛正欲擺脫控制,卻遭到塞納的一記猛擊,正中後腦勺,整個人頓時暈乎乎的,眼前模糊一片。

十幾年的殺戮生涯,練就出了塞納出色的應變能力,他用強有力的胳膊死死勒住鄭飛,根據剛剛的子彈方向,眼角餘光一掃,立刻發現了趴伏在瞭望塔上的漢斯,迅捷轉身把鄭飛擋在面前,另一隻手則是麻利地拔出另一支匕首,抵在鄭飛的脖子上。

「喔,好像是你那個精悍瘦弱的手下。」塞納嘴角輕抬,獰笑。

這一刻的鄭飛,恰如之前與斯巴達戰士決鬥的英雄騎士軍團領袖,有生以來他從未感覺到過如此強大的力量差距,塞納只用單臂就勒得他無法掙脫,如同一隻牢固的鐵鉗。

「該死!」漢斯此刻歉疚萬分,重重捶了下欄杆。

匆匆路過的小插曲,並沒有對塞納的情緒產生多大影響,他望著慌亂的水手們,歇斯底里地咆哮道:「快!逼死布拉德!」

嗖!

趁著他喊話時注意力不集中,布拉德果斷擲出飛刀,直奔他的頭顱。

塞納的眼眸中終於閃出了一絲恐懼,連忙側身一躲,飛刀扎在了他的肩膀上,深深嵌入,劇烈的疼痛使得他手裡的匕首再次咣當落地,他身上已經沒有其它備用刀具了,情急之下,他把鄭飛猛推給旁邊的威廉·哈里森控制,自己則是不顧傷痛蹲下去撿匕首。

隱居在娛樂圈 見此情形,幾十米外的漢斯即刻扣下扳機。

啞彈。

火藥受潮了。

而當布拉德摸出又一把飛刀時,塞納已經撿起匕首,憤怒地向鄭飛身上扎去。

他要給水手們點顏色看看,迫使他們趕快逼死布拉德。

一瞬間。

畫面彷彿靜止了,確切地說,是凝固。

約翰·塞納,和他手裡的匕首,再加上驚恐萬狀的眾人,構成了一副靜態的畫卷。

喔,還多了一個人,一個自始至終從未出現過的人。

也許,很多人會認為他強得不像人。

披頭散髮的、連衣服都沒顧上穿的,原始人。

方才那電光火石之間,他硬生生抓住了塞納的手腕。

感受到這股比自己更強大的力量,塞納的面容呈現得極致扭曲,在這一刻他不禁想到了十幾年前的布拉德,因為只有當初的布拉德讓他有過這種感覺。

什麼情況……他的心底冒出這麼個困惑。

迅速反應過來的他手腕一扭掙脫控制,反持匕首猛烈削向原始人,誰成想眼前這個光著上身其貌不揚的傢伙,竟擁有堪稱可怕的敏捷身手。

原始人俯身輕鬆躲過塞納的揮擊,在塞納還沒來得及收勢之前,一記勾拳正中其下巴。

極具摧殘力的拳頭,使得塞納眼球上翻連退幾步,隨後在所有人的驚愕注視下,如沙包般轟然倒地。

格鬥過程,不超過一秒,以至於大多數人都根本沒看清發生了什麼。

驚呼,沸騰,整個甲板都瀰漫在這樣的情緒之中,勒著鄭飛的威廉·哈里森面對如狼群般撲過來的水手們,立即舉起雙手投降,事發匆忙他還來不及拔刀,手裡只有一捆沒點燃的炸藥。

秒殺,就是原始人特有的格鬥技巧,他的拳頭總是恰到好處地收勢,不會把對手擊飛,卻能給予其最大的殺傷力,在他的闊別已久的故鄉,他被稱為「骨骼碎裂者」。

無論是斯巴達戰士還是誰,在搏擊訓練過程中,他們的對手都是人,而原始人的對手則是包括獅子老虎在內的,一系列兇猛無比的野獸。

他是被大自然活生生逼出來的,自從那年冬天迷路趟過結冰的白令海峽抵達美洲,他就要獨自一人面對各種各樣的艱難處境,為了生存,他必須極力抗爭,以站在食物鏈頂端為目標,在強者之路上漸行漸遠。

更何況,他本來就很強。

海風拂過甲板,拂動人們凌亂的頭髮,甲板上有一灘灘血跡,不知是誰留下的。

人們站著,塞納躺著。

塞納的瞳孔中,透著難以置信的恐懼,它來自內心最深處、最原始的部位。

我……失敗了嗎?

躺在甲板上,他感受不到絲毫灼熱或是冰冷,什麼也聽不見什麼也看不見,大概是要離開這個世界了吧。

倒地的那一剎那,他心中翻騰起一個不甘的聲音:為什麼,為什麼除了布拉德之外,我還會輸給別人?而且,輸得這麼慘?!

連對手的動作都沒能看清,就這樣糊裡糊塗地死去,呵,我約翰·塞納真是個可悲的人啊。

還有,可笑。

臨死前展望一生是幾乎每個人都會做的,塞納也不例外,他的腦海中,思緒紛飛,卻比他活著的任何時候都要清楚。

並且,再也找不到那種癲狂憤怒的情緒了,內心平靜,倒是挺舒服的呢。

錯嫁之王妃霸氣 我活在這個世上有三十一年了吧,我這輩子是怎麼度過的呢?

唔,讓我好好想想~

六歲以前,我已經記不起來了,只記得那時候家裡特別窮,聖誕節都吃不起肉,饞得實在受不了了,就跑去村莊南邊的地主家裡,聞聞那香噴噴的肉湯味兒,美美地嗅一口,那個滿足呀~

六歲那年,父親病危去世,母親為了能活下去而改嫁到遠方小鎮去了,狠心丟下了我,我忘了我當時恨不恨她,反正什麼都不懂,有幾個好心人給了我點乾糧,我就開始流浪了。

我背著個包袱,即便在嚴冬也只穿著件單薄的衣裳,我從來沒向誰乞求過什麼,總有人給我塞點吃的,但我從來沒有吃飽過。

不過現在想來,那段日子也是挺有意思的呢,我走過了無數個村莊,無數個小鎮,見到了無數個人。(未完待續。) 慕靖西耳力極佳,雖然隔著一段距離,如果不聽,從喬安的唇形中,他也能夠讀懂她說了些什麼。

呆板?

無趣?

很好,喬小姐你很大膽。

喬安突然感覺脖子一涼,循著那道冷冽的目光看去,赫然看到了慕少校冰冷至極的目光。

一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靠!

慕靖西該不會是想要了她的小命吧?

轉念一想,喬安又挺了挺胸,他敢!

僵持間,慕靖西有電話打進來。

他拿出手機,看了一眼,接起:「大嫂。」

「靖西,怎麼樣了,喬小姐找到了嗎?」林霜霜的聲音透著滿滿的焦急和擔憂。

喬安如果一旦出事,她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

再加上她身份特殊,她是萬萬不能出事的。

於焦急的林霜霜相比,慕靖西則顯得冷靜了許多,他沉聲道:「找到了,她沒事,大嫂不用擔心。」

「那就好,沒事就好。」

武動乾坤 「嗯,我掛了。」掛了電話,慕靖西邁開步伐,快步上前。

喬安還沒看清他究竟出的哪只手,手腕就已經被他扣住,猛地一拽。

身子失去重心,一個慣性向他傾倒——

男人冷冽的聲音,子啊頭頂上空響起:「喬小姐這麼急著投懷送抱么?」

靠在他懷裡的喬安,聞言抬頭,咬牙切齒:「慕靖西,你少不要臉了!」

什麼投懷送抱!

分明是他自己使詐!

說得好像誰占他便宜似的……不過,這胸肌手感不錯誒。

摸了摸,忍不住,又摸了一把。

「幹什麼?」男人眉頭緊蹙,光天化日之下,她的手往哪摸?

「人家站不穩,扶一下怎麼了?」喬安理不直氣也壯,站直身子之後,才收回手。

慕靖西薄唇緊抿,冷聲呵斥:「說人話!」

喬安梗著小脖子,「我站不穩,扶你一下怎麼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