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想不明白的是楊風怎麼可能將血連山帶到這裡。

「是不是很想知道原因?」

楊風咧著嘴,嘴角緩緩拉開一個戲謔的弧度。

「是。」

風塵公子點頭,這正是他心頭的疑惑。

如果早知道這一點的話,那他就應該暗中偷襲楊風,這樣可以悄無聲息的殺死楊風。

「就不告訴你。你在無知當中死去吧。」

楊風淡漠的看著風塵公子。

「你竟然想殺公子,你知道公子是什麼人嗎?他可是我們聖界風家的嫡系,你殺了他,你肯定就活不成了。」

魔劍法王看到楊風真的要殺風塵公子,不由的大吃一驚,連忙將風塵公子的身份給搬了出來,剛才的時候事情發展的太快,反轉的太快,他都沒有反應過來。

「呵呵,我不在乎。」

楊風淡漠的開口。

他到時候的敵人將會是整個聖界,豈會在意一個聖界風家。

「小子,你根本就不知道風家是多麼的可怕。你肯定會後悔的。你知道我是誰嗎?我是萬劫谷四大法王之一,而我以前的時候僅僅是聖界風家的一奴才,你應該能夠想象的到風家的強大。」

魔劍法王認為楊風不了解風家,因此,刻意的解釋了一番。

他相信只要將風家的強大說出來,楊風就會被嚇破膽,放棄剛才的想法,立刻放人。

(本章完) 「我好害怕。頂點更新最快」

看著魔劍法王,楊風大笑了起來。

說是害怕,實際上哪有一點點害怕的樣子。

「楊風,你的一切都在大人的掌控當中。」

「你肯定會被殺死的,來殺你的人不僅僅是我一個。」

「不要因為你有三生石就可以為所欲為了。」

風塵公子怒氣衝天的看著楊風,冰冷的眼眸帶著無限的恨意。

明明自己就要成功了,結果出現這樣的意外。

血連山那座大山怎麼就會被人隨身帶在身上呢?

這個問題他永遠都得不到答案。

「為所欲為?」

楊風瞳孔一縮,眸子當中爆射出一股冷意。

「到底是我為所欲為還是你們為所欲為?在這之前我見過你們嗎?」

「我和你們有仇嗎?結果你們卻一直對我進行追殺。」

「若蘭她因此而受到重創。你還有臉說我為所欲為,簡直可笑至極。」

「我不管你是什麼身份。今天,你必須要死。」

說完,一股強橫的血光將風塵公子包圍,隨即開始對風塵公子進行碾壓,想要將風塵公子徹底的吞噬。

但是,風塵公子的身上出現了一種特殊的光芒,這種光芒極其濃郁,正在全力的抵擋著血光的吞噬,且,最終那種特殊的光芒竟然吞噬了血光。

寵妻無度:BOSS老公惹不起 最終,風塵公子身上特殊的光芒消失,血光盡數被那種光芒給吞噬了。

風塵公子本來蒼白的臉上浮現了瘋狂的笑意。

他沒事,他一點事都沒有。

他身上的鎧甲救了他。

這是那位大人物給他的鎧甲,說關鍵的時候可以救他一命。

他剛才的時候都已經絕望了,但是,這鎧甲真的在他生死存亡的瞬間救了他一命。

「小子,想殺我,你還沒有這個實力。」

看著楊風,風塵公子狂笑了起來。

現在他感覺非常的舒爽。

楊風看著風塵公子,他也沒有想到會出現這樣的結果,這個風塵公子竟然殺不死,這就有些出乎意料了。

這裡可是血連山,自己掌握著這裡的一切,竟然沒有殺不死風塵公子。

「公子自有洪福,這小子不能將公子怎麼樣。」

劍尊者瘋狂的笑了起來。

他就說嘛,比他師傅還要強大的風塵公子怎麼會這麼輕易地死。

「我暫時不能將他怎麼樣,但是對付你應該絕對沒有問題的。」

楊風淡漠的看著劍尊者,楊風對劍尊者的恨可不一般。

小火現在都還在永恆空間躺著呢。

這一切都是因為劍尊者。

他們剛來到萬劫谷的時候就遭到了劍尊者的攻擊。

劍尊者臉色瞬間煞白,變得沒有一絲血色。

「小子,你不能殺我。」劍尊者看著楊風,朗聲的喊道。

在這血連山上,楊風可決定著他的命運的。

風塵公子有寶物護身,但是他卻沒有,剛才的時候他忽視了這一點,現在想起來,他真是後悔到了極點,自己剛才腦子抽了,所以才會一時口快,現在糟糕了。

「不殺你?那你告訴我你有什麼用呢?」

楊風背負雙手,俊朗飄逸的臉上儘是冷意。

劍尊者在小火身上留下的傷勢很是特殊,用丹藥都無法治療。

這個傢伙或許有辦法。

如果不染的話,楊風早就將這個劍尊者給滅了。

劍尊者冷汗直冒,他知道自己現在必須得給對方一個讓自己活下去的理由了,否則自己瞬間就可以被擊殺。

「我錯了,我那天只是替別人守在那裡,我那朋友對我說無論誰來都直接的出手,我不是有意要殺你們的人的。」劍尊者知道自己和楊風這些人的主要梁子就是這些人進來的時候他斬殺了其中一人。

在他想來,小火是沒救的,肯定早就死了。

楊風這群人當中沒有小火,這也很能說明問題。

「嗯?」

楊風身上的寒意更濃了。

這劍尊者好像根本就沒有聽明白他的意思。

「我那位朋友可是三皇之一,非常的強。」劍尊者強調了一下對方的身份,目的就是讓楊風有顧忌,從而不敢對自己動手。

「嚇唬我?」

楊風的聲音愈來愈寒了。

「沒有。我絕對沒有這個意思。」

劍尊者連忙搖頭。

他現在也是很疑惑,對方如果想殺他的話早就對他動手了,但是,對方卻一直都沒有動手,這說明自己還有價值,但是,他也想不明白自己還有什麼價值。

因此,他也在絞盡腦汁的想,但是卻百思不得其解。

「這麼說吧,如果被你那天的攻擊傷到,該怎麼辦?」

一道悅耳的聲音響起,歐陽若蘭開口了。

她看出來了,劍尊者是沒有想到小火還活著。

實際上,這個問題很詭異,楊風曾經問過三生石,三生石回答只有攻擊者本人可以知道答案。

三生石肯定知道答案卻是不想回答這個問題。

不然的話,根本就不用問劍尊者這個問題了。

「被我那天的攻擊傷到要害,那肯定是活不了了。我那天的攻擊有點特殊。」

「所以這個問題,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劍尊者很快的回應道,他輕輕的搖了搖頭。

沒有想到對方竟然要問這個問題。

對方是不是想著有一天的話再被那種力量攻擊到瞭然后可以及時採取措施?

「你那天的攻擊為何特殊?」

歐陽若蘭莞爾一笑,繼續問道。

問出的問題越多,對方回答的越多,說不定那邊楊風就有答案了。

有些問題不直接的回答你,可能是你還沒有達到條件,如果條件足夠,肯定會回答你的問題的。

「那天我是。」

劍尊者立刻的開始回答,在他看來,他只有老實的回答,才可能保住自己的命。

但是,他只說下了四個字,他的身體直接的爆炸了。

不僅僅如此,他體內的真神格也是發生了爆炸,直接的成了碎片。

楊風的臉色一下子沉了下去。

在這血連山內沒有人可以主動發動攻擊而不被他發現的,那就說明不是外來的攻擊,而是對方的身體裡面本身設置有禁置,只要他想說出一些東西的話,那就會死。

到底是誰?要這麼做?

而且,對方是悄無聲息的在劍尊者的身體裡面設置下這種禁置的,這人的手段也太恐怖了。 且對方到底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

為何連提一下都不讓人提呢。頂點更新最快

「這。」

風塵公子看到劍尊者突然間自己爆炸,徹底消亡,臉上也是出現了震驚的表情。

明明劍尊者已經要將一些事情給說出來了,結果,卻直接得死了。

就連他都沒有這樣的手段。

「我或許知道答案。」

魔劍法王臉色也是突然間變得蒼白了起來。

自己的徒弟就這樣死了,他的心裏面也是非常的難受。

「你說。」

楊風不由得看向了魔劍法王。

通過三生石楊風早就知道了魔劍法王的身份,正是四**王之一的魔劍法王,他的劍擁有著一種特殊的魔力,據說凡是看到他拔劍的人都死了。

修羅戰神 「因為他當時的攻擊帶有。」

說到這裡,魔劍法王的身體也是直接的炸裂了,沒有多久,所有的血肉都化為了虛無。

魔劍法王徹底的消亡。

楊風不由的咬了咬嘴唇。

這可是魔劍法王啊。

萬劫之谷四**王之一。

屬於萬劫谷站在最頂尖的那一批人。

結果,就這樣的死了。

如果楊風不是有血連山的話,楊風這些人就是使用出所有的手段在魔劍法王面前都不夠看的。

而魔劍法王竟然被悄無聲息的下了禁置,那個布置禁置的人實力該多麼的強悍。

想要醫治好小火,那就必須得找到這個傢伙。

明明就要接觸到真相了,結果,卻硬生生的變沒了。

風塵公子臉色陰晴不定。

他發現自己有點太小看這個萬劫之地了。

這裡的人物比他想象的要厲害的多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