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陽掛斷了通訊,笑著看向了門外。

來客人了啊。

是剛剛那個男人定酒的電話嗎?

蹲在門口的小隊絲毫不知道自己已經完全暴露在了敵人視野中。

「任務在這裡,不完成又怎麼能行呢。」

乾陽喚出了猶大,獰笑著走向了大門。

門外。

小隊隊長指著鐵門打了個手勢,立刻有人上前通過矢量輕易的撕開了大門。

整個過程行雲流水,配合也完全不像是混混,反倒像受過訓練的軍人。

倒是讓乾陽見到了日月港時光頭和沐建業的幾分感覺。

「希望你們所知道的不會讓我失望。」

沖著剛剛踏足屋內的敵人,乾陽毫不留情的丟出了自己的猶大。 在眼前隊伍第一人踏入屋內時。

詭異的波動自他腳下輻射向四周,轉瞬之間整個世界被染成黑色。

「怎麼回事?」

「發生了什麼,這裡是哪!」

「靠攏,背靠背!」

烈少你老婆是個狠角色 突如其來的變化使得整個隊伍騷動起來,可短暫的騷動后,在一人的呵斥下恢復如常。

也正是如此,乾陽確定了隊長。

那麼就拿你來開刀。

消失的猶大再次出現,於璀璨的光芒中變作純凈無暇的銀色刀刃。

飛身來到隊長的身後,乾陽緩緩收起了銀刃。

沒人看到他做了什麼。

女子公寓小村醫 直到刀鞘完全沒過刀刃。

乾陽一甩長發,笑靨如花。

「叮~」

櫻花散開,無數金色的細線於那人全身綻放。

只見該人猛地跪倒在地面,腰部向上緩緩向著地面滑落,最終摔成數塊。

碎肉和著血液,極為噁心的景象。

信息的散逸被乾陽一點不剩的捕捉,得知了一切後任務更新了。

【主線任務更新】:清除幫派聖徒教會。

接收了白家產業的勢力嗎?

聖徒教會?沙雕的名字。

乾陽本來對這幫派沒什麼想法,可在聽到遊戲的提示后,沖著那些面色蒼白的人微微一笑。

「魔鬼!」不知是誰喊了一句,如同點燃了篝火,所有人都用著魔鬼怒罵起乾陽。

你們見過我這麼可愛的魔鬼嗎?

乾陽懶得計較了,反正也都是四人。

「你們是這裡的第一批旅客。」

轉過身,乾陽抿嘴輕笑,甩動的銀髮遮掩了一半的臉頰。

勝似精靈的外表,說不出的貌美。

若非之前的駭人舉動,深深嚇到了眼前的人,他們大概會因為這美麗的一瞬而發愣吧。

「未來,這裡會有很多人。」

乾陽伸出手再度握住了別在腰間的刀。

「請安靜的……」

腳步邁出,乾陽緩慢的走近。

突然!

乾陽身子微微前傾,消失在眾人的視野中。

消失了?

失去目標的一眾人警覺的環顧四周。

而整個隊伍中,除去隊長外唯一的奏樂者,一對瞳孔劇烈收縮。

一柄刀在視線中緩緩接近。

快?不,那刀刃接近的速度在眼中不比烏龜快多少。

明明已經看到了,可又覺得時空被凝固,動不了,躲不開!

究竟發生了什麼?

意識徹底凝固在這一刻。

「去死!」

僅僅是一刀,卻在瞬間綻放出無數的刀光。

眼花繚亂的刀光,卻又在一瞬間化作一刀,漸漸拉長!

一束晶瑩的細線於脖頸劃過。

「噗」血液向著四周噴去,一顆頭顱滾落在地。

而在這時,憤怒的聲音從乾陽身後傳出。

「主人!」

矢量力場全開。加速!加速!

情深深,意冷冷 「給我去死啊!」

兩位少女一左一右迅速逼近乾陽,萬用粒子構成的風暴在尖嘯。

「是器嗎?」乾陽一轉刀刃,向著後方撤去。

「別想跑!」其中一位少女猛地駐足,無數萬用粒子迅速搭建起重炮。

去tm的友軍,無視了乾陽身邊的隊員,重炮毫不留情的開火了。

乾陽反手便是一刀。

刀刃斬開了空間,扯出一條裂縫,吞噬了飛來的炮彈。

穿過裂縫來到另一頭,炮彈落在乾陽身後。

全體友軍:mmp

做完這一切,乾陽抬起空閑的手,捏住了另一位少女的斬擊。

「你還差了很多啊。」

乾陽鬆開手,對著再度前進的刀鋒輕輕一彈。

指甲撞擊在少女的刀刃上,「鏘」的一聲,萬用粒子組成的刀刃斷成兩截。

「我可是海霧,用這樣的冷兵器,還不如剛剛的火炮呢。」

軍門梟寵:厲少的神祕嬌妻 不過這劍技宗師的技能還是挺不錯的。

嘛,沒有力場碾壓來的輕鬆就是了。

乾陽收回了銀刃,一直沒有展開的矢量力場,瞬間籠罩全場。

中和!

兩位器可不是新兵,近乎同時的展開自己的力場。

然並卵,兩者相撞的瞬間,就如雞蛋磕在了石頭上,矢量力場毫無意外的崩潰了。

敵我計算力就不是一個級別,怎麼可能中和。

這就是碾壓,絕望的碾壓!

乾陽借著愣神的間隔,一步跨出,軟綿綿的一掌拍在少女的小腹上。

「你也不希望主人在路上孤單對吧?」

矢量的作用下,這一掌的力道無限放大。

少女瞬間弓起身子,爆射向遠方。

之後,乾陽目視著少女的崩潰。

從身體的外表開始,一點一點的崩潰,最終化作一地銀沙飄散的在空中。

剛剛的一掌可不是簡單的打擊,而是針對其核心的攻擊。

器和海霧差不多,核心被毀如同心智模型受創,一樣都是致命的攻擊。

「下一個是你,我可以給你個逃跑的機會。」

說著。乾陽環顧向四周。

「四周的也沒必要躲藏了吧,看的出你們也沒多少忠誠心,給你們一次活命的機會吧。」

奏樂者有兩名,器怎麼可能就兩個。

「能活命,自然是再不過了。」

三位器撕裂了空間,突兀的出現在了漆黑的空間中。

能夠撕裂空間,看來是高級別的器啊,可為什麼要躲藏呢。

三位器在主人死亡的瞬間,遠不像那兩位如此激動,反而一副事不關己的躲藏起來。

或許那已經分成數個部分的的主人不是原配吧。

如果是那樣。

「器沒有自主的全力,一切都要聽從主人的,而現在一個機會擺在你們的眼前。」

乾陽站在猶大上,藉此彌補著身高上的不足。

看著新出現的三人,淡淡道:「成為海霧,成為我一樣的存在。」

「呵,不就是換個主人嘛。」三位器面露不屑。

乾陽不置可否的看著三人,隨後伸出手來高聲問道:「所以你們的選擇呢?」

「若非是主人的遺願,你以為我們現在還會站在這裡嗎?」

「可主人也說了,我們擁有選擇的全力。」

「現在,我們選擇戰。」

三位器相視而笑,乾陽聳了聳肩。

「既然如此,你們四個一起上吧。」

…………

冰島上,歐陽天德已經完成了最後的轉移。

將所有研究數據,以及兩位重要材料,皆轉移出了冰島。

接下來的計劃中,冰島將會作為犧牲品徹底消失在世界上。

所以研究基地必須轉移。

而轉移的地方則是放逐之地。

放逐之地是個危險的地方,可某種角度來說也是極為安全的地方。

近些日子傳出的傳染疾病正是出自他的手筆。

至於白家不過是個受到牽連的勢力而已。

「下界,放逐之地,現在只差個戰爭學院了。」歐陽天德坐上飛機,眼看著腳下基地一點一點的崩塌。

只待乾陽坤月如計劃中那般死亡,對戰爭學院的掌控便會開始。

之後才是對於人器合一的進一步研究。

「希望你不是在騙我。」歐陽天德冷哼一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