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時間戰場進入了最高潮,鬼族拚死反撲,死也要拉一個人族墊背,。人族為了徹底剷除後患,更是一個鬼兵也不會放過,不到半個時辰,海面上飄滿了屍體,湧起的巨浪,都被鮮血染紅。

「陛下,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即使全殲了鬼族,我們也元氣大傷。」胡五、孤鷹、張豹等人衝到冷沐風身旁,大聲說道。

「那你們有什麼辦法?」冷沐風轉身問道。

作者愛吃蘋果的猴子說:這段時間因為個人工作的原因,導致更新變慢,猴子在這裡向大家鞠躬、道歉,不論怎樣,我都會將書寫完。這本書有借鑒、模仿的痕迹,一邊寫一邊在學習,期待著第三本能寫出有自己風格的東西。猴子非常喜歡仙俠,今後會往這個方向努力,不帶色情,也許女主描寫很少(其實是猴子不擅長、尷尬),但猴子會努力寫出有我們東方古典仙俠氣息的小說,東方神話、法術,希望喜歡這類作品的能繼續支持猴子,猴子會努力寫下去,懇請大家繼續支持猴子。 「圍城必闕,不如我們放開一個缺口,放一部分鬼兵先逃出去。」胡五說道。

「對,陛下,等我們全殲了被圍住的鬼兵,再追擊逃走的鬼兵,定能一舉將鬼族消滅。」孤鷹連忙補充道。

「不行,萬一有鬼兵逃到大海中,我們很難追到它,貽害無窮」冷沐風問道,他和雲飛揚在海底躲藏多日,可是知道鬼族的水性是非常了得的。

「這、難道只能硬拼了嗎?」孤鷹皺眉問道。

「別無他法,你們跟在我和小金子身後。」冷沐風說道。

「是。」

「遵命。」

幾人心有不甘的應道,紛紛召喚暴龍軍團、復仇軍團的修鍊者,到此集結。

待聚集到數千人後,冷沐風帶領眾人殺入鬼兵之中,一時間神龍咆哮,法寶橫飛,將鬼族殺得連連後退。

各處人族修鍊者均大展神威,雖然徹底剿滅鬼族代價巨大,但沒有任何人退縮,大家都知道這是永絕後患的機會。

歐陽倩兒在鬼兵中衝殺,身邊的人族修鍊者越來越少,漸漸只剩她一人。

繞指綾從一個詭異的角度飛來,直接穿透一名鬼兵的胸膛,也將其餘鬼兵震懾住,不敢圍上前來。

歐陽倩兒鬆了一口氣,往四周看去,發現神機帝國鐵血軍團、嗜血軍團、神機軍團的戰將已經所剩無幾,只有燕飛鷹、肖延玉等數百人還在堅持。

「神機帝國是徹底完了!」歐陽倩兒神色黯然:「想不到我苦心經營這麼多年,最終還是一敗塗地。」

嘆息間,往事種種湧上心頭,歐陽倩兒忍不住看向神都方向,雙眼一陣迷離:「玉兒,師父對不起你。」

說罷,歐陽倩兒飛身向遠處逃去,她要趁這個機會離開,不然龍在天、冷沐風都不會放過她的。

她剛逃了沒多遠,十餘件法寶便向她砸來,攔住了歐陽倩兒的去路。

「和我們一起去死吧!」一名鬼將猙獰著高聲喊道,揮舞一雙巨斧劈了過來,罡風呼嘯,兩道烏光直向面門打來。

歐陽倩兒沒有答話,拋出繞指綾,曲折蜿蜒形成一個漩渦,將兩杯巨斧攔住,同時身形急速往下墜落,險險避開了襲來的法寶。

「攔住她,不要放她走了!」一眾鬼兵、鬼將鬼哭狼嚎的追了過來,要置歐陽倩兒於死地。

歐陽倩兒反手召迴繞指綾,護在身後,同時取出一柄長劍,向下方殺去。

「殺!」一夥鬼兵從下方衝來,攔住了她的去路。

「找死!」歐陽倩兒惱羞成怒,長劍疾刺,數道光芒飛出,射入鬼兵之中。

「啊!」哀嚎聲四起,四名鬼兵慘叫著跌落下去。

歐陽倩兒拼盡全力,不但沒有殺退鬼兵,反而將它們激怒,一個個不顧防守,拚命殺了過來。

鬼兵都是存著必死之心,前仆後繼的猛撲上來,歐陽倩兒修為雖高,卻還是雙拳難敵四手,很快身受重傷,被團團包圍了起來。

惹愛成婚:靳少,情深不晚 見突圍無望,歐陽倩兒慘然一笑,催動繞指綾拚命絞殺鬼兵,終於在殺死數十名鬼兵后,被一柄銅錘砸在腦後,身體晃了幾晃,險些暈厥在半空中。

附近的鬼兵趁機蜂擁而上,嚎叫著將歐陽倩兒撕成碎片,這名命運多舛,野心勃勃的女子,終於身死道消。

雄霸天在遠處看得清楚,燕無極露出自己的真面目后,他就察覺到歐陽倩兒的異常。

「既然無法遁去,也許這就是最好的解脫。」雄霸天嘆了一口氣說道。

「大首領,您說什麼?」身旁一名天譴的傭兵出聲問道。

「沒什麼,命令兄弟們不得後退一步。」雄霸天臉色一變,厲聲說道。

錦年安好 「是,請大首領放心,這個時候誰也不會心軟的。」那個傭兵急忙說道。

廣善大師似心有感應,在歐陽倩兒被撕碎之後,往這裡看了一眼:「我佛慈悲!願你來生能洗心革面,好好做人。」

說罷,廣善大師將鎮魂鍾拋了過來,疾速向這裡飛來,來到狂笑著的這群鬼兵頭頂上空,猛然變大,將它們全部包裹了起來。

一陣慘叫聲過後,鎮魂鍾內恢復了平靜,迅速變成原來大小,向廣善大師飛去,只有數道黑霧從鎮魂鍾內飛了出來。

大海上空,人族逐漸佔據優勢,修鍊者紛紛聚集到四位武神的身後,猶如四把利劍,將鬼族切割開來。

冷沐風站在神龍背上,右手龍鱗劍、左手板磚,呼嘯縱橫,專向鬼兵最多的地方殺去,將它們好不容易聚集起來的陣型,沖得七零八落。

「老大,燕王爺來了。」冷沐風正殺得過癮,孤鷹突然來到身旁,小聲說道。

「燕飛鷹!」冷沐風一愣,然後好像想起了什麼,點點頭說道:「請燕王爺前來。」

「是!」孤鷹應了一聲,躬身退下。

不一會,燕飛鷹在胡五的陪同下,來到冷沐風身旁,一起飛到小金子的背上。

「見過陛下!」燕飛鷹躬身行了一禮。

「老王爺不必多禮。」冷沐風急忙還了一禮,見胡五微微向自己點了一下頭,便對燕飛鷹說道:「王爺有何吩咐,但說便是。」

「不敢,神機帝國現在精銳盡毀,無極、無力也慘遭不幸,現在的局勢陛下也洞若觀火,老朽願舉國歸降,帶領剩下的臣民歸順古武帝國,歸降陛下。」燕飛鷹說著,就要跪倒在小金子背上。

冷沐風連忙將他扶起,同時用眼角的餘光向龍在天瞄去,好在戰場上混亂,他並沒有注意到這裡。

「老王爺開門見山,朕也直言不諱,王爺歸降可以,但需到帶領舊部復仇軍團任副軍團長,不知王爺可願意?」冷沐風問道。

「臣願意!」燕飛鷹明白冷沐風讓他到復仇軍團的用意,立即說道:「只要陛下能善待神機帝國子民,臣答應陛下任何條件。」

「哈哈,老王爺放心,朕的為人你還不知道嗎。我答應你,神機帝國的子民經此劫難,一律免稅十年,好生修養生息。」冷沐風哈哈大笑一聲說道。 「多謝陛下!」燕飛鷹急忙說道。

「你命肖延玉、雄霸天也帶人過來吧,朕知道,天譴傭兵與你們神機帝國皇室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冷沐風笑著說道。

「臣明白,臣一定會勸雄首領歸順陛下。」燕飛鷹躬身說道,雖然他還不知道天譴傭兵和他們皇室的真正關係,但他知道雄霸天是個聰明人,在這個時候選擇歸順古武帝國是最佳的選擇。

燕飛鷹飛身告退,向雄霸天混戰的方向飛去,胡五對冷沐風行了一禮,說道:「屬下和燕王爺一起去。」

「好,你注意安全。」

「是,多謝陛下。」胡五說罷,也飛身離開。

冷沐風向龍在天看去,他與廣善大師一左一右正互相配合著絞殺鬼兵,身後聚集了不少蒼龍帝國的修鍊者。

「殺,一個不留。」冷沐風突然下令,帶人殺入鬼兵之中。

慘烈的大戰持續了三天三夜,鬼族終於被全殲,一個鬼兵也沒用逃脫,下面的大海上飄滿了屍體。倖存的人族修鍊者,獃獃的漂浮在空中,沒有絲毫大勝后的喜悅。

慘勝,上百萬的人族修鍊者,還剩不到三十萬人,幾乎人人帶傷,看著被鮮血和屍體填滿的大海,有人突然失聲痛哭起來。

「我們的代價太大了。」孤鷹嘆了一口氣,在冷沐風身後說道。

「但總算將鬼族徹底消滅,我們的子孫後代不必再擔心鬼族的襲擾。」一直不怎麼說話的禿狼說道。

眾人一陣沉默,冷沐風看著隨巨浪翻滾的無數屍體,心中不由一痛。

「陛下,戰爭還沒有結束。」張豹低聲對冷沐風說道。

冷沐風轉過身來,發現龍在天、龍羽軒正向自己這飛來,明白了張豹的話,在背後悄悄打了一個手勢,隨即迎上前去:「盟主調度有方,終於徹底消滅了鬼族,保我人族萬世無憂。」

「哈哈,哪裡,若非陛下和雲前輩突然殺出,只怕事情沒有這麼順利。」龍在天哈哈一笑說道,雖然是慘勝,但畢竟徹底解決了鬼族,龍在天神色還是不錯。

「不知盟主接下來該如何?」冷沐風主動問道。

「我正要與陛下商議,我們到下面東耀郡中一敘如何?」龍在天目光炯炯的看著冷沐風。

冷沐風向四周看了一眼,說道:「也好,只是大戰剛剛結束,各軍團損失慘重,急需休整。還有傷兵無數,我們不如改到明日如何?」

「明日?」龍在天略一沉吟,看了一眼四周幾乎人人帶傷的修鍊者,不疑有他:「好,還是陛下仁慈,那就休息一晚,明日再議。」

「多謝盟主!」

龍在天、龍羽軒告辭回去,剩餘的人都開始忙碌起來,救治傷員、打掃戰場。只是沒有人注意,在夜間,有一隊人開始悄悄離開駐紮的營地,正是孤鷹、禿狼、燕飛鷹和胡五帶領的一部分精挑細選出來的復仇軍團的士兵。

復仇軍團沒有騎兵,這一點眾所周知,張豹將暴龍軍團的戰馬集中起來,在三十裡外的一個地方悄悄的等待著,孤鷹等人趕到后,一個個飛身上馬,絕塵而去。

第二天,冷沐風、雲飛揚來到東耀郡城中,龍在天連夜將一處大宅整理了出來,正和廣善大師在這裡等候兩人。

四人互相見禮坐下,龍在天開門見山的說道:「陛下、雲前輩,燕無極身死,嗜血、鐵血、神機軍團幾乎全軍覆沒,神機帝國已沒有一戰之力,不知兩位準備如何處理神機帝國?」

「盟主準備如何?」冷沐風反問道,抬頭向廣善大師看去,見大師神色平靜,坐在一旁一言不發。

「直說了吧,我和大師商議過,不若我們兩家平分了神機帝國的領地如何,給百姓一個安居樂業的環境。」龍在天顯然已和廣善大師商議好,目光炯炯的看著冷沐風說道。

冷沐風卻是微微一笑:「我們平分了神機帝國,這裡的百姓就能安居樂業了嗎?」

「陛下何意?」龍在天臉色一變問道,心中湧起一絲不好的預感。

「實不相瞞,燕飛鷹已經投靠我,攜神機帝國所有臣民歸順了古武帝國。」

「這不可能!」龍在天一驚說道:「天下大勢未定,他怎敢做如此選擇?」

「在圍剿鬼族時,燕王爺已經向我表明了心意。」冷沐風平靜的說道,此時廣善大師的臉色才有了一絲變化。

「陛下好快的動作,我們都在拚命擊殺鬼族,陛下卻已經暗中綢繆,龍某佩服。」龍在天深吸一口氣說道,他沒想到燕飛鷹會主動投靠冷沐風,失了先機。

「盟主不也是有意收留鬼王嗎?」冷沐風淡淡的說道,目光堅定的看著龍在天,此時他是寸步不讓,儘管眼前這人是靈兒的父親,古武大陸一代梟雄。

「你……」龍在天神色一變,剛要發火。

「燕王爺現在何處?」廣善大師一伸手制止住龍在天,問冷沐風道。

「大師也要參與進來,我們與鬼族的大戰剛剛結束,元氣大傷,實不想現在再起戰端。」冷沐風眉頭一皺反問道。

「就是,你們天緣寺不是不參與大陸內部的爭端嗎,難道現在改變了主意?」雲飛揚也問道,房間中的氣氛一時間緊張起來。

「呵呵,我天緣寺的宗旨自然沒有變,我只是想聽燕王爺親口說出,他是不是已經決定攜神機帝國所有臣民歸順陛下了。」廣善大師微微一笑說道。

「燕王爺已經連夜趕往高寨城,對了,他現在是復仇軍團的副軍團長,這次隨行的還有孤鷹、禿狼、胡五等人,帶領五萬復仇軍團的士兵進駐高寨城。」

「什麼?」冷沐風話音還未落,龍在天忍不住站了起來:「進駐高寨城,你怎麼不趁機襲擊了散關。」

「人族大軍聯合禦敵,冷沐風怎麼會做如此背信棄義之事,他們這次去高寨城,也是為了修葺城池而已。」冷沐風『解釋』道。

「修葺城池?呵呵,龍某佩服,現在散關空虛,蒼龍帝國內部無兵力防守,陛下何不一併取了?」龍在天冷笑一聲說道。 「盟主說笑了。」冷沐風微微一笑說道。

「哼!我是看我們人族這次元氣大傷,有心與陛下商議,共同休養生息,卻沒想到陛下已先下手為強,若陛下要戰,龍某迎戰便是。」龍在天氣沖沖的說道,說完起身就要離開。

「盟主誤會,燕飛鷹絕不會往前一步,散關還在盟主手中,我此次前來,也是準備與盟主商議今後古武、蒼龍兩大帝國如何平安相處。」冷沐風看了一眼氣沖沖的龍在天,平靜的說道。

龍在天沒有說話,繼續往外走去,冷沐風、雲飛揚也沒有攔他,靜靜的看著他的背影。

「盟主,既然冷沐風陛下有意和談,何不趁此機會談個清楚,古武大陸再也經不起刀兵了。」廣善大師見狀說道。

龍在天停了下來,現在古武大陸只有他們四名武神,廣善大師是他無論如何都要拉攏的,不敢得罪:「大師憐憫世人,在天不敢不從。」說罷,龍在天借著台階走了回來。

「盟主大義!」冷沐風一個高帽先給龍在天戴了上去,龍在天心中雖然有火,卻也無法發作,鬱悶至極。

「沒有陛下手快,大戰還未結束便著手準備後面的戰事,龍某自愧不如。」

「事情並非如此,燕王爺、肖延玉等僅存的原神機帝國將士有意歸順,我也不能傷了他們的心,修葺高寨城,也是照顧他們的情緒,並無針對盟主的意思。」冷沐風說道。

「針不針對現在我都被留在了這裡,陛下若要取散關,我也沒用辦法。」龍在天又提到了散關。

冷沐風知道他的用意,是要自己在廣善大師面前保證不會攻打散關,便笑道:「我在這裡向盟主保證,絕不會主動攻打散關,盟主放心了吧。」

「哼,為了對付鬼族,我蒼龍帝國三個軍團,有兩個來到了這裡,損失慘重,如今陛下得到了神機帝國所有的城池,開疆拓土,我該如何向麾下的將士交代?」龍在天冷哼一聲,準備向冷沐風獅子大開口。

「那盟主準備如何?」冷沐風反問道。

「燕飛鷹投降了你不假,但神機帝國的城池我要分一半,不然,朕對不起死去的將士們。」龍在天毫不猶豫的說道,說完緊緊盯著冷沐風。

「盟主的要求也合理。」出乎所有人預料,冷沐風竟然點頭贊同龍在天的說法。

「那陛下是答應了?」龍在天狐疑的問道,他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和靈兒近期準備大婚,日期還沒有確定,還請盟主和大師能選一個黃道吉日。」冷沐風突然說了一句風馬牛不相及的話。

「你……」龍在天心中咯噔一下,暗叫不妙。

果然,一直沒有說話的廣善大師聞言笑了起來,看了一眼冷沐風,目光中既是讚許,又有一分瞭然:「既然如此,盟主不妨將那一半城池作為賀禮,送給靈兒如何?」

「這……」龍在天暗叫狡猾,沒想到冷沐風竟會拿他與靈兒的婚禮做擋箭牌。

「是啊,這樣盟主也能對神龍、狂龍軍團戰死的將士們也有個交代。」雲飛揚這時開口說道,暗地裡對冷沐風豎了個大拇指。

龍在天深吸一口氣,他知道這是冷沐風給自己一個台階下,他是無論如何也不會將吃到嘴裡的肥肉給吐出來的,更何況廣善大師也開口說話了,想必他也是明白這是冷沐風給的一個借口。

「好,那這神機帝國一半的城池,便是我送給靈兒的禮物,你以後萬萬不可負她。」龍在天幾乎是一字一頓的說道。

「是,多謝岳父大人,沐風絕不會負靈兒。」冷沐風立即起身說道,行了一個晚輩之禮。

「哼,不敢當,慢走不送。」龍在天冷哼一聲說道,直接下了逐客令。

冷沐風也不以為意,躬身又行了一禮道:「沐風告退。」說完,向廣善大師又行了一禮,便與雲飛揚離開了房間。

「你為何要讓他們離開?」廣善大師待冷沐風、雲飛揚離開后,有些奇怪的問龍在天道。

「我要看看燕飛鷹是怎麼離開這裡的,為何我一點消息也沒得到。」龍在天心有不甘的說道,他到現在還不願意相信復仇軍團已經趕往高寨城。

「來人,速傳龍羽軒!」龍在天對外暴喝道。

時間不長,龍羽軒匆匆趕來:「見過陛下,見過大師。」

廣善大師微微頷首沒有說話,龍在天盯著龍羽軒半響,然後問道:「復仇軍團是怎麼離開的,五萬人,難道你一點消息也沒得到?」

「回稟陛下,昨天下午孤鷹倒是找到我,說準備帶五萬人到東耀郡北門外,建一個傷兵營地,要我也幫忙派人過去,被我以人手不足給拒絕了。」龍羽軒急忙回答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