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神聯手,天下無敵。」炎神道傲然道。

秦月身形微顫,炎神道?這兩個傢伙是怎麼混到一起的?不是被關在南方么,何凡去過南方了?

秦月感覺,有很多事情自己不知道,必須弄清楚,暫時不能帶他們去秦家了,否則,一個炎神道,差不多就能拆了秦家。

「我帶你去我居所。」秦月沉默片刻,回道。

「好,駕。」何凡再次吆喝道。

秦月雙翅震動,正要起飛,被炎神道按住翅膀:「廚神,本神覺得,陸地行走更好,有利於思考。」

你是想讓他們跑回去么?你騎著風神獸爬行,是不是上癮了?

「先找地方落腳,本神還有事情要辦。」何凡擺手道。

炎神道這才鬆手,讓秦月展翅高飛,兩個手下連忙跟上。

「何凡……」

「廚神,你應該叫他偉大的廚神,哪怕你是廚神後人,也不可直呼神名。」炎神道沉聲道:「本神就是這樣教小倩的。」

「好吧,廚神,小倩是誰?」何修問道。

「火神後人。」何凡回道:「你有何事要說?」

「廚神,東方還有很多進化者,在北方逃亡,不知廚神能否救下他們。」何修懇求道。

「這個啊,要看本神有沒有時間。」何凡摸著下巴說道:「本神來北方,是為了與北方交流廚道,順便找些食材,時間有些緊張。」

「不知廚神要找什麼食材,我在北方時間不短,可以幫忙尋找。」何修說道。

「風神獸,能找到嗎?就是給你吃的翅膀,聖祖的同胞。」何凡咽了咽口水道:「你應該體會到了美味。」

何修:「……」

你還是自己找吧,你這是來交流廚道的?你這明明是來吃人家先祖的!

秦月振翅而去,速度極快,直接飛入城市之內,落入一所宅院內。

「這裡便是我的住所。」秦月悶聲道。

「好,下鳥。」何凡一揮手,翻身下鳥。

「下虎。」

「下狼。」

三人整齊劃一,從進化者背上下來,看著宅院,感應之力擴張,沒有人監視。

「秦月,你認不認識炎玄心?」何凡看著化為人形的秦月,問道。

「不認識。」秦月搖頭。

「廚神,她騙你,炎玄心是她好友,上次還一起追殺過我,就在這城市。」何修第一時間戳穿了她。

「欺騙神,是要付出代價的。」炎神道冷哼一聲,一道火焰刀氣直接斬了過去。



秦月瞬間受創,一隻手臂落下,血水噴涌,何凡揮手斷肢重生神通,這下他相信了,炎神道比自己更不懂憐香惜玉,之前爭坐騎就原諒他了。 坐在院落之中,何凡掌中浮現佛道太極,沒入何修體內:「有本神的太極守護,除非是極強神器,否則無人能傷你,再賜你兩招保命。」

太極貢丹,一刀成湯,同時打入何修體內。

「多謝廚神。」何修大喜,連忙道謝。

「稍後,你與秦月一起,前去帶回炎玄心。」何凡淡淡地道:「還有,曾經出賣過你的人,也帶過來。」

「是。」何修應道。

「去吧。」何凡擺手道:「給你們三個小時時間,本神和火神要休息了。」

「那他們呢?」秦月指向兩位手下,一虎一狼。

「跟你們一起去。」何凡道:「現在就去。」

四人離開,院內只剩下何凡和炎神道。

「廚神,我們下一步怎麼做?」炎神道問道。

「你會黑別人儀器么?」何凡忽然問道:「比如,給你一台儀器,你能掌控別人的儀器,然後從別人儀器內竊取消息嗎?」

「應該可以。」炎神道想了想,不確定地道:「這畢竟不是本神擅長,本神最擅長的是火焰之道。」

「試試吧,你盡量尋找神器,風神族的信息。」何凡取出一台儀器說道。

「本神有。」 南風有信 炎神道取出自己的古舊儀器,開始操作,反正何凡是看不懂。

沒多久,炎神道傳來消息:「廚神,沒找到信息,倒是找到一些東西方的。」

「東西方?」何凡上前查看,是名單,記錄著各種信息,上面還有一個何凡的老熟人,臧興盛:「將這名單發我一份。」

何凡再次佩服炎神道,居然玩的這麼溜,若是不瘋,妥妥的頂級人才,南方真是腦子有坑,居然放棄了炎神道。

另一邊,秦月帶著三人前去尋找炎玄心,途中腕錶打開,編輯一條信息發送出去:「幫我調查炎神道和何凡的蹤跡。」

「小姐,何凡和炎神道已經離開南方,被東西方接走,很可能回東方去了。」一條消息傳回。

回東方去了?

你特么在逗我,你們這群傢伙是幹什麼吃的,都把我騎了,你跟我說回東方了?

「南方發生了什麼事?」秦月壓抑怒火,問道。

「小姐,南方發生的事情,你不要急著告訴炎玄心,怕他接受不了。」

「具體何事,快說。」秦月催促道。

「南方圖騰獸被何凡吃的只剩下四頭,神碑被搶,天人的特殊空間差點被拆,盟主炎無生已經瘋了,南方的元老已經出關。」信息傳回。

圖騰被吃的只剩下四頭?神碑都被搶了?天人的特殊空間,都差點被拆了?炎無生瘋了?

一個個消息,差點讓秦月崩潰,這尼瑪,禍害能力是不是太恐怖了?我該怎麼辦,很慌啊,有沒有人來救我?

「何凡的實力,有多強?」秦月顫抖著編輯消息。

「遇到之後,能跑就跑,秦家打不過。」

秦月:「……」

我完了,我跑不了啊。

「小姐,你怎麼突然詢問起何凡和炎神道了?」

「沒什麼,只偶然聽聞南方發生大事,所以問問。」秦月猶豫了下,還是沒說出去。

說出去也沒用,鬼知道現在的何凡強到什麼程度了,自身實力已經無敵了。再加上南方最強神器,別說秦家,北方全部上,也未必能弄死他,畢竟南方都毀了。

不過,有一條消息,引起了她的注意:「南方元老出關了?」

「是的,何凡鬧的太狠了,炎無生瘋了,只有元老出來,才能穩定局勢。」

「元老會為南方報仇嗎?可丟失了神碑,南方元老,怕還打不過炎神道。」秦月發送消息回去。

「小姐慎言,元老之事,可不是我們能談論的,南北兩方,明面上我們這些家族,盟主為主,暗中卻是元老在把控,能否解決,要看元老他們了。」

「當初炎神道傷的那位,也不能提及?」秦月問道。

「不能提及,等小姐通過考驗,成為神之選者,就能面見元老了,到時小姐就知道了。」

「嗯,我明白了。」秦月掛斷聯繫,將這些記錄,全都刪除。

……

「元老?當初炎神道傷的元老?」何凡看著信息,很抱歉,炎神道真的很流弊,成功竊取了秦月的信息。

「廚神,請不要叫本神之名,那樣顯示不了火神的威嚴。」炎神道不滿地道。

「這是看上面的信息,沒想到南方還有什麼元老。」何凡思索,這元老才是主人?

「一群叛神孽障,總有一天,本神會滅掉他們。」炎神道冷聲道。

「嗯,再滅掉他們之前,先找找有關元老的信息,你再找找。」何凡說道。

炎神道繼續搜尋,很快找了出來,只有一句話,但卻讓人心驚。

「最接近聖祖的進化者!」

「風神族。」何凡面色凝重下來,只有這一句話,其餘信息一點也找不出來,北方很謹慎。

「查找靈的消息。」何凡再次道。

「靈?」炎神道詢問道:「長什麼樣?」

何凡以進化之力凝聚,講道:「這靈可以變換顏色,與人共生,寄生,護體,甚至轉移寄生。」

「寄生,護體……廚神是說,靈族?」炎神道眉頭一皺,道:「本神記得,靈族是叛神餘孽的盟友。」

「靈族?你知道?」何凡愕然,沒想到炎神道會知道。

「知道一些,當初本神好像接觸過,只是本神記不清在哪裡見過,只知道是靈族,曾經很強大。」炎神道想了想,想不出來,最終化為一句:「與叛神餘孽有關的都該死。」

「廚神,火神,我們回來了。」秦月四人回來,身後還跟著一名青年:「這位是炎玄心。」

「與神說話,要跪著。」炎神道冷聲道:「跪下說話。」

「炎神道?你不是被囚禁了嗎?」青年炎玄心面色大變,驚恐地看著炎神道,又看向秦月:「秦月,你騙我?」

「跪下!」炎神道怒喝一聲,龐大壓力席捲而去,青年面色狂變,想要逃走,一道火焰手掌直接按著他,跪了下去:「廚神說過,跪下說話。」

何凡:「……」

這是在跟我學?

何修已經無法直視這兩個神了,有時感覺像那麼一回事,但堅持不了多久,人設馬上崩塌。

「炎神道,我父親是南方盟主炎無生,你敢動我,我父親絕不會放過你。」炎玄心面色大變,急聲喝道。

「你父親已經瘋了。」何凡輕嘆一聲,覺得自己不該背鍋,又加了一句:「火神氣瘋的。」

炎玄心:「……」

瘋了?我父親瘋了?秦月在騙我,你也在騙我! 何凡也沒想到,炎無生會瘋,心裡承受能力真差,看看天風霸主,老大的位置都被搶了,也沒發瘋,虧他還是南方盟主。

「你在騙,你在騙我對不對?」炎玄心不願相信,驚慌地打開腕錶,想要發送消息出去。

「不用問了,沒有騙你。」秦月低聲道:「南方盟主炎無生,你的父親確實瘋了,被火神和廚神氣瘋的。」

「與本神有什麼關係?」何凡不滿地道,不要亂說話,都是火神乾的。

「我要殺了你們!」炎玄心怒吼一聲,體內進化之力爆發,四周溫度暴漲,可惜,炎神道之前,火焰臣服。

「忤逆神,只會讓你面臨死亡!」炎神道面色淡漠,絲毫未將炎玄心放在眼裡。

火焰符文繚繞,火焰之力被壓制了,一股可怖力量席捲,炎玄心穩穩跪著,難動分毫。

「神?你不過是個瘋子,也敢稱神?」炎玄心眼中充滿了怨恨:「當初沒有殺你,就是一個錯誤。」

何凡不屑撇嘴,說的南方以前就能幹死炎神道似的。

「瀆神者,該殺……」

「火神,先別動手,神心胸寬廣,給螻蟻一次掙扎的機會。」何凡抬手阻止炎神道,漠視炎玄心:「掙扎吧,順便看看秦月,是選擇向死亡掙扎,還是選擇向活命掙扎,全看你自己。」

「秦月!」炎玄心咬牙切齒地喊道:「你背叛了盟友!」

「你也好生活著吧。」秦月嘆息,我有什麼辦法,這兩個傢伙跑過來,我也很絕望啊,不想辦法活著,難道我去死?

「背棄盟友,你永遠不可能通過聖祖考驗,成為風族一員。」炎玄心冷聲道。

「你……」

「我身為南方盟主之子,我也知道不少。」炎玄心語氣發寒,目光陰冷:「我南方不像你北方這般隱秘,只有通過考驗,才能接觸,當初定下的盟約,你也清楚,你出賣了我,風族絕不會接納你。」

「風族?」何凡看著炎玄心,淡淡地道:「看來你做出了選擇,說出來,神賜你生機。」

「廚神,火神,炎玄心不可能知道北方機密,他在胡言亂語。」秦月面色一變,連忙說道。

「神之前,亂插嘴,只會引來神罰。」何凡漠然開口,佛魔之氣震動,秦月直接跪了下來。

「看來,你的日子也不好過!」炎玄心冷聲道。

「炎玄心,有些事情不能說,他們亂了南方,我們是盟友,你不該將機密告訴他們。」秦月急忙說道。

「現在知道我是盟友了?」炎玄心面色冰冷:「是不是覺得我父親瘋了,我便不是盟主之子,可以隨時拋棄了?」

「我沒有此意,只是想讓你和我一樣,低個頭,保下性命。」秦月解釋道。

「想要知道風族的消息,秦月是你們的機會,只要他能通過聖祖考驗,就會被風族接納,成為風族的一員。」炎玄心直接說道,沒有絲毫隱瞞:「除此之外,沒有其餘途徑。」

「東西方進化者,為何必須信仰聖祖?」何凡淡淡問道。

「這是北方掌控人心的手段,只有成為信徒,才不會背叛,為他們辦事。」炎玄心道。

「嗯?本神知曉了。」何凡想到一些狂信徒,信仰這東西,何凡也不理解,一些狂信徒,能夠做出任何事來。

若是東西方進化者,來了北方,都變成了狂信徒,那基本上都不會回去了,就算回去了,也會是北方的人。

「炎玄心,你壞了大事,就算回到南方,南方也不會留你。」秦月一臉冰冷地道,內心卻鬆了口氣,炎玄心雖然說的差不多,但一些真正的機密,卻沒有說出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