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等著他們來!」音子曜擲地有聲道。

……

與音子曜同時遭到攻擊的還有蒼鷹和小葵。

因為南城青收到「幽冥燁」的紅色靈鸞后,立刻上報姨母萃顏,萃顏得知此事,直接派幽冥宗的宗主夫人萃暖過來引走幽冥燁,誰知萃暖重新查看「幽冥燁」的紅色靈鸞,發現是小葵假扮的。

南城青得知此事,本想及時攻城,卻被萃暖攔下,直到今晚暴雨傾盆時,才讓十名武宗前去郡城暗殺宮清影。

今晚既是不眠之夜,也是個充滿血腥的冷雨夜。

蒼鷹和小葵遭到十名武宗同時進攻,儘管提前做好充分準備,但對方來勢洶洶,打得起來也十分費力。

小白和劍靈地煞紛紛現身幫忙。

蒼鷹控制著千名暗影軍團圍攻其他蒙面武宗,小葵則引著一名武宗朝城主府外跑,解決完后又回來幫忙。

來來回回兩次后,又擔心被蒼鷹發現真實修為,只好故意示弱,被蒙面武宗擊倒在地。

蒼鷹見狀,急忙閃身將她救起,緊緊抱在懷中不肯撒手。

小葵自然高興得不悅樂乎,用濕漉漉的嬌軀緊貼在蒼鷹身上,使得蒼鷹煩躁不安,卻又不敢真的丟開她。

一番激斗后,十名蒙面武宗僅剩五名。

他們將小葵、蒼鷹、小白和劍靈地煞團團圍在中央,警告道:「交出宮清影,留你們全屍!」

「那也要看你們有沒有這個本事!」地煞怒聲呵斥,雙手合十,化作一把黑色的鋒利長劍朝他們迅猛攻去。

因為蒼鷹事先用十階影縛術將其悄無聲息地控制,以至於兩名武宗當場被殺,剩下三名武宗苦苦掙扎,最終也沒有逃過被殺的宿命。 十名蒙面武宗被團滅的消息,很快便傳到南城青的耳中。

南城青聽聞之後,震驚得說不出話來。

萃暖還在軍中,深知郡城中有高人鎮守,便立刻讓南城青退軍。

南城青一路倉皇而逃,齊王讓蒼鷹趁機追捕,蒼鷹卻拒絕了他,眼下他必須等宮清影回來,才能做其他打算。

齊王見蒼鷹不為所動,趁蒼鷹不留神時,獨自帶兵追趕南城青,但很快齊王便被南城青所抓成為了人質。

蒼鷹得知此事後,又是一掌拍碎一張木桌:「還真是不省心!」

小葵受傷躺在蒼鷹的床上,柔聲安慰:「你就不要跟他生氣了!他不過是凡夫俗子,根本就不知道南城青手中還有許多王牌!」

「……」蒼鷹擔心的便是此事。

南嶽國只是滄源帝國的二等附屬國,能有得起巔峰期武師已經算是了不起,偏偏人家調動了十名隱世武宗來對付曙國。

他們能調動十名武宗,就能派來更厲害的高手!

眼下養精蓄銳非常重要,偏偏齊王如此莽撞,想要乘勢追擊。

現在好了,抓不到狼,還成了狼的人質!

蒼鷹凝重的神色變得更加灰暗:「也不知道主人何時回來?要是武宗級別我還能對付,萬一是武尊級別,我就真的束手無策了!」

「別擔心,有我在,不會有事的!」小葵自信滿滿道。

蒼鷹瞥了一眼她手臂上,那道被劍氣所傷的血口,輕咽口水道:「你還是自求多福吧!」

……

北嶼地宮中,宮清影平靜地躺在白色石床上,原本劇痛的腹部漸漸緩解,甚至一點也不痛了,看來今晚寶寶不會出世了。

張氏不斷用白色抹布給宮清影拭去額頭汗水,她焦急地看著宮清影道:「主人,孩子雖然平息了,但不能保證他稍後會出世,今晚我們要特別小心,女子生孩子不是想生就生的,有時會疼一兩天。」

「嗯!」宮清影輕哼。

張氏坐在床邊,微笑看著宮清影道:「當初我生我家老大時,疼疼得我死去活來,家裡一貧如洗,又沒有穩婆幫忙,都是我老伴幫我接生的!後來生老二,老伴在擺渡沒時間照顧我,我就自己生了。」

張氏說起生孩子的事情,繪聲繪色,惹得宮清影輕笑不止:「那老大和老二現在何處?」

張氏幸福的面孔頓時陰沉下來,雙眼通紅道:「當兵戰死了!」

「南嶽的士兵嗎?」宮清影關切地問道,北嶼在南海最南端,毗鄰南嶽國,張氏的兩個兒子應該就是南嶽國的士兵。

張氏傷心地點了點頭:「南嶽皇帝總是惹是生非,不是在曙國邊境招惹戰端,就是引起新月和燕國的聯手討伐,這些年到處征戰,民不聊生,據說現在又與曙國打起來了!」

「……」宮清影一陣沉默,也不知道小葵和蒼鷹怎麼樣,現在她不敢使用影靈子傳信,就是擔心會被念心魂發現蹤跡。

不過還好,最多一天孩子就會出生,屆時她就能回去支援,只是這個孩子怎麼辦?

宮清影緊閉鳳眸,小憩了一會兒后,突然猛地睜開雙眼,她驚恐地發現,她居然一點也想不起孩子是誰的了? 宮清影眼神迷離地看著白色雲子鑲砌的天花板,喃喃自語道:「孩子的父親是誰?到底是誰?我怎麼一點也不記得了?」

張氏聽罷,疑惑不解,見宮清影一臉的困惑,解釋道:「主人,孩子的父親是幽公子啊,就是剛剛出去的那位!」

「幽公子是誰?」宮清影腦海里僅剩念心魂的面孔,對於幽冥燁和羽驚空是半點也記不起來了。

「就是您的相公幽冥燁啊!」張氏回答道。

「我的相公,幽、冥、燁?!」宮清影神情獃滯,似懂非懂地重複著那句話:「那心魂怎麼辦?他才是我的心上人啊!」

正巧,一襲紅袍的幽冥燁從外面回來:「小狐狸,我回來了!」

幽冥燁的聲音邪魅雀躍,想必是滿載而歸。

張氏坐起身,看向幽冥燁道:「主人,這位就是您的相公!」

宮清影微微皺眉,看著他興高采烈走來的樣子,想到孩子的父親是這樣一個如花美男,心中倒還算平衡,看來她的眼光也不差。

幽冥燁大步流星走到床邊,拂袖坐在宮清影面前,他身上還帶著雨後的泥土氣息,他看著宮清影鼓鼓的肚子道:「咦,還沒生啊?」

「……」宮清影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閉上鳳眸不肯理會他。

張氏站在一旁,輕笑著解釋道:「公子,生孩子不是一下子就能生出來的,有時候要等個一兩天,您就別著急了!」

「我可不著急,反正有的是時間!」幽冥燁俯首靠近宮清影圓鼓鼓的肚子,仔細傾聽,裡面傳來金色閃電滋滋作響的聲音。

想到被閃電擊中的掌心,幽冥燁忌憚地往後退了退。

「幽冥燁,你可想好孩子的名字了?」宮清影倏地陰陽怪氣道,她甚至連眼睛都沒有睜開。

幽冥燁怔了一下,笑呵呵道:「小狐狸,你確定要我取名字?」

「怎麼你不願意?!」宮清影睜開鳳眸冷冷地看著他,他敢說個「不」字,她立刻取他性命。

「當然願意!至於名字嘛,等我想想!」幽冥燁心裡很開心。

沒想到小狐狸居然會請他幫忙取孩子的名字,難道她是想通要把孩子過繼給他了?

要是這樣,就太好了!

幽冥燁苦思冥想,這個孩子不是他的,但也不能再取與羽驚空相關的名字,免得讓小狐狸觸景傷情。

經過一番思想鬥爭,他看著宮清影溫柔道:「小狐狸,你看我姓幽,又叫你小狐狸,那我就從我們的名字中,各取一字,中間加個小,幽小狸如何?」

一聽就是只小狐狸!

宮清影很不喜歡這個名字,但也沒辦法,誰讓她酒後亂性上了幽冥燁這個大美男,還留下他的種子呢?

「隨便你!」宮清影再度閉上鳳眸,準備睡覺。

「你真的同意了?」幽冥燁難以置信地看著她。

數息過後,她也沒有反駁,幽冥燁高興地站了起來,手舞足蹈:「太好了,本少終於有孩子了!」

「恭喜公子,賀喜主人,小主人終於有名字了!」張氏亦高興地跟著附和道。

幽冥燁樂不思蜀,從雲袖中拿出一個紅色錢袋子遞給張氏道:「先給你一個紅包,等本少的孩子平安出世,再給你一個更大的!」 「多謝公子,多謝公子!」張氏拿著紅色錢袋子作揖道。

幽冥燁見宮清影需要休息,便低聲讓張氏回到雲袖空間中,和擺渡老者在一起,因為密室實在狹窄,無法容下四人同住。

張氏點頭同意,但見幽冥燁春風滿面,想到剛才宮清影的異樣,思考著是否要將此事告訴他。

幽冥燁見她眼中有話,便悄無聲息地在兩人身邊布下結界道:「你是不是有話跟我說?」

張氏拿著圓鼓鼓的錢袋子,覺得不說有點對不起幽冥燁。

她壓低聲音道:「是啊,公子,剛才您出去的時候,主人突然說想不起孩子是誰的,還是我跟她說,孩子是您的,她才想起來的!」

「真的有此事?」幽冥燁非常意外,難怪小狐狸叫他取名字。

「千真萬確!」張氏緊張地看著幽冥燁,伸手指著腦袋道:「主人是不是這裡有點問題?」

「當然不是,她好得很!」幽冥燁不悅地說道。

張氏立刻噤聲,不敢再多嘴。

幽冥燁施法將張氏納入雲袖,便神色凝重地走到宮清影身邊,伸手替她診脈,體內並沒有控制的痕迹,就連陰陽劫也自動化解了。

關於陰陽劫的事情,幽冥燁最初也想不通她怎麼就能自動化解?

但得知她身懷九天神子后,他頓時明白過來,是神子的精氣將其洗滌乾淨的,難怪羽驚空一點也不擔心。

幽冥燁還是有點擔憂,拿出紅色古琴,輕輕彈起九幽琴音。

九幽琴音是他被父親幽禁三千年時所創,利用冥族至寶九幽仙魔琴彈奏,便能壓制世間所有的陰邪之毒,並能解除一切靈魂控制術。

只要小狐狸體內有邪毒或是控制術,定能立刻幫她化解。

幽冥燁纖指在九幽仙魔琴上撥弄,淡紅色的音波形成一圈圈波紋朝著宮清影席捲而去。

一曲完畢,宮清影體內並無不妥,這讓幽冥燁堅信,她可能是傷心過度而導致的暫時性失憶。

倘若真的不記得孩子的父親,倒也不是一件壞事。

幽冥燁心想,只要她將他視為孩子的父親,他就能將其帶到一個安全的地方藏起來,待事態平息,她的記憶恢復后再將孩子還給她。

幽冥燁收起九幽仙魔琴,看著玄語彤的畫像跪了下去。

他虔誠地叩首,在心中自言自語道:「岳母大人,求您保佑我和玄兒的孩子安全出生!只要孩子出生,哪怕要我付出一切代價,我也會力保他們母子平安康健!」

……

翌日午時。

天空烏雲密布,三界內仍是雷雨交加,晝夜不停的暴雨和海嘯淹沒無數村莊農田,使得成千上萬的百姓無家可歸。

各地倖存的百姓紛紛聚集在山頭,冒著暴雨敬拜上神,乞求九天上神保佑,阻止這場突如其來的大雨,但收效甚微,雨越下越大。

隨著時間的流逝,灰暗的白天被漆黑的夜幕吞噬。

黑暗中的閃電的顏色不斷更迭,變化出耀眼的七彩光芒,赤橙黃綠青藍紫,刷新了世人對閃電顏色的認知。

就在接近子時的時候,一道璀璨奪目的金色神雷穿破九天雲霄,直劈縱橫家族的逍遙台,隨之而來的是一記驚天動地的震雷。

轟~~

三界都顫慄了! 縱橫家族逍遙台。

原本被念心魂破壞的中心陣眼,變成一個深不見底的黑洞,但現在黑洞被前來獻祭的羽族用鮮血填滿,形成一汪觸目驚心的血潭。

隨著金色神雷的出現,玄門棋陣門口浮現一點金色的星光,籠罩在血潭邊的鳥兒們見星光乍現,更加奮不顧身地往血潭衝去。

真正的羽族血祭開始了……

同時,玄霄宗的掌門慕容驥帶著大批精英弟子往滄源宗進攻。

他打算趁著今夜雷雨拿下滄源宗,利用慕容芊芊找回來的寶藏,搖身成為紫邏大陸的第一武宗。

與戰魂家族聯手多少年,他等待今日就有多少天,今勝利在望,決不能輕易罷手。

玄霄宗和滄源宗大戰在即,音子曜帶著宮玄紫和血姥姥三人,紛紛持劍加入激烈戰圈。

北嶼地宮中,宮清影睡得昏天暗地,好不容易醒來,吃點乾糧,肚子便開始劇痛起來。

「公子,主人要生了,您快迴避吧!」張氏迫不及待地催促道。

幽冥燁看著宮清影痛苦的模樣,哪裡捨得離開:「我不去!我要守著小狐狸!」

宮清影難受地曲著雙腿,白皙精緻的額頭大汗淋漓。

見幽冥燁守在床邊不肯離開,知道他是在關心自己,但生孩子是女人的事情,男人在場總是有點不便:「你先出去,給我護法!」

「可是,小狐狸,萬一你……」幽冥燁急道。

「我是金紋煉丹師,不會有事的,你在這裡我也放不開!」

「那,好吧,我就在門口守著,有什麼事情,儘管叫我!」幽冥燁戀戀不捨地看著宮清影,一步三回頭地離開了密室。

宮清影看著他可愛的模樣,嘴角扯出一抹勉強的笑容,不管她是否愛他,能跟他生個孩子,也算是種福分吧。

肚子越來越痛,張氏在一旁教導宮清影如何呼吸和用力。

宮清影雖是金紋煉丹師,對生孩子還是一無所知,能有張氏在旁提點可以減輕不少痛苦,也能避免走些彎路。

宮清影經歷過萬箭穿心,魂飛魄散的痛苦,也曾被三十六根噬魂針定入致命要.穴,折磨得渾身支離破碎,沒有半點完整肌膚。

對於生孩子這點痛苦來說,真的不算什麼。

只是痛苦來自下身,那個脆弱無比之地,讓宮清影特別難為情,尤其是陣陣即將撕裂的揪痛,讓她倍感前所未有的酸爽。

神智隨著分娩的開始,時而清醒,時而模糊。

宮清影不斷看見一個模糊的紫色影子,明明看不清楚對方面孔,卻總覺得他在對自己笑,那笑容宛若夏花般絢爛,璀璨奪目。

宮清影禁不住埋汰自己,深愛著念心魂,卻為幽冥燁生下孩子,如今在分娩時又開始幻想別人,她果真是個花心大蘿蔔。

誰要是喜歡她,誰肯定要倒大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