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可不一定,藍楓煉器天賦很強,不代表煉器能力也很強,畢竟,他的年齡,比紫陽學長小了十歲……」

「別忘了,藍楓可是天級極限強者,這說明,他將更多的精力,花在了修鍊上。說到煉器,他恐怕還真不如紫陽學長。」

在藍楓、藍山兩人的視線中,一個個青年男女,從周圍的煉器室內走出,一邊議論著,一邊匆匆走向前殿。

或許是因為藍楓、藍山兩人沒有穿天驕學員的特製院服,再加上一干煉器師們急著趕往前殿,因此所有從他們身邊路過的人,居然一個也沒認出他們。

待所有人都走遠之後,藍山方才低哼一聲,替藍楓打抱不平:「哥,他們居然說你不如那個什麼紫陽。」

如果真的不如也就罷了,可藍山比任何人都清楚,藍楓比那個所謂的紫陽學長,強一千倍、一萬倍,後者根本沒有資格與藍楓相提並論。

瞧著憤憤不平的藍山,藍楓啞然失笑:「嘴長在別人身上,別人愛怎麼說便怎麼說,何必在意?」

隨著實力與煉器能力的提升,他的眼界也是在不斷地拓寬,自然不會將此等小事放在心上。

因此,紫陽是真的想服務大眾,還是別有用心,藍楓都沒興趣關心。

不過,對於所謂的公開課,藍楓還是有些好奇的,他來到一級學院后,還是第一次聽到這個名詞,因此他不介意去看一看,所謂的公開課,究竟講的是什麼。

瞥了前方一眼,藍楓笑著搖了搖頭:「走吧,反正我們也會從那裡路過,順便看一看。」

片刻后,兩人來到了前殿,只見前殿中央被包圍得密不透風,一群胸前掛著三星匠師、四星煉器師,甚至五星煉器大師徽章的煉器師們,端坐在地上,恭敬地注視著前殿中央一位微笑站立的青年。

「看來這傢伙的確有些本事。」瞧見這一幕,藍楓不由暗暗點頭。

如果紫陽沒有一點真本事,絕不可能將同為五星煉器大師的學員吸引來,如今既然連同為五星煉器大師的學員都乖乖地端坐在地上聽講,便證明紫陽是有些真本事的。

在數百道目光注視下,紫陽臉龐帶著一抹自信而又淡然的微笑,侃侃而談:「眾所周知,在煉器開始之前,我們需要做很多準備工作。譬如檢查火爐、煉器器具的狀態,挑選材料等等。而我認為,挑選材料,是其中最為重要的一點。在不計竅穴、火焰等硬實力因素的情況下,是否挑對材料,決定著煉器的成敗,以及煉製出的武器最終的品質……」 周圍眾人靜靜地聽著,一些野路子出身的煉器師,更是聽得如痴如醉。

紫陽講的這些,雖然並不是多麼高深的東西,但勝在詳細、系統,顯然是下過一番功夫的。

藍楓饒有興緻地聽著,因為紫陽所講的一些東西,他還是第一次聽說。

「幾千年來,我們的先輩,經過一代又一代人的努力,將幾乎所有常見的材料,都仔細研究了一番,並試圖尋找完美契合的材料之間的規律。經過不懈的努力,最終創出許多種辨別材料是否契合的方法,而這其中,我最推崇的是『三足平衡法』。」

前殿中央,紫陽一邊講解著,一邊從儲物手鐲中取出十多份材料,用實際行動加以佐證。

「我面前這十二份靈器材料,都是煉製靈器中較為常見的材料,按照『三足平衡法』的原則,首先,我選擇一種剛硬、耐寒的材料,譬如這一塊炎灰石,選擇了炎灰石之後,我需要再選擇一種與之柔韌、耐熱的材料,譬如這一根泅牛角,最後,為了讓兩種材料在煉製過程中更加順利地融合,我還需要選擇一種用於調節的材料,也就是它……」

紫陽端起一個小鐵盒,其中盛放著凝固的油脂一般的物體:「醇脂精。」

「『三足平衡法』很簡單,但前提是將一萬乃至十萬種常見的煉器材料記得滾瓜爛熟,不說倒背如流,至少,要一眼便認得出它們,並且知道它們的詳細性質。」紫陽緩緩將小鐵盒放下,繼續說道:「基於這樣的前提,再使用『三足平衡法』去判斷煉器材料是否契合,自然是無往而不利……」

「當然,除了三足平衡法之外,還有許多種挑選材料或者辨別材料是否契合的方法。譬如『極限平衡法』、『調劑法』等。但無論是哪種方法,想要得心應手地運用它們,都必須掌握各類常見的煉器材料的詳細性質。」

眾人微微點頭,算是認可了紫陽的說法。

或許其中有些人並不認同三足平衡法,但限於見識、能力有限,找不出明顯的漏洞。

「煉器這麼複雜嗎?」藍山聽得稀里糊塗,臉上浮現一抹茫然之色。

每次見藍楓很輕易就煉製出武器,藍山還以為煉器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煉器師也沒什麼了不起的,可聽完紫陽的敘述之後,藍山方才隱隱察覺,自己的哥哥,究竟是多麼的了不起!

「恐怕比你想象中更加複雜。」藍楓嘆了一口氣,低聲說道。

傳統的煉器師想要煉製一件武器,必須具備相應的修為,掌握該級別的所有材料的詳細性質,打通相應的竅穴,熟練掌握同級的造化手印,將一門控火之技修鍊到可以融化材料的地步,除此之外,還需要敏銳的靈魂感知,在適當的時機加熱、剔除雜質、淬鍊材料等等。

而這些要求,每一個,都不是輕易能做到的,合在一起,就更加困難了。

成為煉器師的條件本就十分苛刻,而煉器師職級晉陞又如此困難,最終也就導致一個結果——越是高級的煉器師,數量越加稀少。

到了六星高階煉器宗師這個階段,整個青州大陸,恐怕也不會超過三十個。

相比之下,藍楓無疑是幸運的,他算不上正統的煉器師,而是一個另類的煉器師,在很多方面,都存在取巧的成分。

「每一個六星煉器宗師,都值得敬佩。」藍楓面帶肅穆之色,煉器師在享受著極高地位的同時,也是付出了巨大的代價,因此沒人會質疑煉器師的地位,哪怕這地位高得近乎扭曲,也沒有人表示不服,因為那是他們應得的。

在這方面,煉丹師與煉器師的經歷頗為類似。

正在藍楓感慨的時候,一位胸前掛著五星煉器大師徽章的青年學員打斷了紫陽的話:「紫陽學長,你剛才講的這些,我們在座諸位,大部分都聽過了。能不能講點新鮮的,大家都感興趣的東西,譬如……附魔。」

頓了頓,青年學員環視一圈,笑道:「我想,大家應該都對如何附魔更感興趣吧?」

聽得青年學員的話語,眾人眼睛一亮,頓時紛紛附和起來。

「對,講講附魔吧。」

「聽說紫陽學長煉製過許多附魔凡器與附魔靈器,在附魔一道,有著許多經驗,不知,紫陽學長能不能將附魔的心得,與我等分享一二?」

「能夠煉製出附魔武器的煉器師,地位通常會高於同級的煉器師,正因為紫陽學長能夠煉製附魔武器,才能夠成為我們一級學院的首席五星煉器大師。」

「如果能夠學會附魔,那我們煉製的每一件武器,價值都將翻上數倍。」

一時間,前殿喧鬧起來,嘈雜的聲音不斷響起。

「附魔?」聽到這一個名詞,藍楓眉頭微微皺起,他並不是第一次聽說附魔,在多年前,他便親眼見過風驚雷煉製附魔武器,也曾見識過附魔武器的威力,可在他心裡,卻是對附魔武器有著一些排斥。

不過,正如周圍煉器師們所說,能夠煉製附魔武器的煉器師,地位通常會比同級煉器師高上許多。

同為六星高階煉器宗師,陸鴻只能擔任青城煉器師公會會長,而風驚雷,卻是能夠擔任萬器閣長老,擁有著前者不可比擬的權力,原因便是風驚雷是一個附魔煉器師。

藍楓神色有些複雜地看著紫陽:「這傢伙,擅長煉製附魔武器?」

不可否認,附魔武器的威力確實十分恐怖,因為武器中的器魂,具備生前的部分實力,一旦激活,器魂便會顯現,與武器的主人,聯手攻擊敵人。

只是煉製附魔武器的過程,過於殘忍,藍楓並不是十分認同。

好在,經歷了無數的戰鬥、殺戮,藍楓現在的心態也發生了一些變化,對於煉製附魔武器,也沒有以前那麼排斥了。

在某些特殊的時期,煉製附魔武器,並不是不可接受的事情。

「附魔?那是什麼?」藍山則是有些好奇地眨巴著眼,原本掛著一抹厭煩、無聊的臉龐,浮上一抹期待。

沒等藍楓回答,被眾人圍在中央的紫陽,便是笑著開口了:「說實話,我並不介意與大家分享我煉製附魔武器的經驗與心得,怕只怕,就算我說了,恐怕在場諸位,也未必能夠煉製出附魔武器……」

來自眾人的羨慕目光,極大地滿足了紫陽的虛榮感,所幸,他並沒有因此而得意忘形。

「能不能煉製是我們自己的事情,只希望你如實相告。」起初開口的那位青年學員,定定地看著紫陽。

感受到青年學員話語中夾著一絲淡淡的請求意味,紫陽心中莫名地生起一絲優越感,嘴角也是微微挑起:「行,既然你們這麼想知道,那我便講一講吧。」

頓了頓,紫陽整理了一下思緒,旋即說道:「根據我的經驗,煉製附魔武器,有三個注意事項。第一,挑選妖丹的時候,最好選擇剛隕落的妖獸妖丹,因為時間越長,妖獸靈魄便越虛弱,甚至直接消散了。當然,實力越強的妖獸,靈魄存在的時間便越長。理論上講,一些特殊的天級巔峰妖獸,抑或神級妖獸,靈魄可以存在數百上千年。」

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仔細地聽著,生怕錯漏一個字。

「第二,煉製過程越短越好,因為妖獸靈魄十分脆弱,經不起太久的折騰。這意味著,越是資深的煉器師,煉製附魔武器的成功概率便越大。高等級煉器師,煉製低等級附魔武器,成功的概率,也通常比低等級煉器師煉製低等級附魔武器更大。」

「第三,也是最為重要的一點,靈魂!只有擁有足夠強大的靈魂,才能夠鎮壓妖丹中的妖獸靈魄,防止妖獸靈魄在煉器過程中遭受不了痛苦而發狂搗亂。」

說完,紫陽環視了一圈,淡淡道:「其實最後一點,才是最重要的一點。前兩點,大多數人都能夠做到,就算做不到,通過努力,也能夠克服。但第三點,卻不是努力就可以辦到的……」

在沒有修鍊靈魂的功法的前提下,每一個人的靈魂,都是只能隨著年齡與修為的增長,而緩慢提升。

可不同的人,生來時靈魂有強有弱,隨年齡、修為增長,靈魂增強的速度,也有快有慢。

也因此,有的人天生便擁有著強大的靈魂,並且隨著年齡與修為的增長,靈魂增強的速度,也是遠超常人……

顯然,紫陽便是這一類人,或者說,天賦異稟之人。

「在座諸位之所以煉製不出附魔武器,想必多半不是妖丹的問題,也不是煉製時間太長的問題,而是……你們的靈魂不夠強大!」紫陽明知道揭開這層傷疤,會令不少人心中不滿,可他還是毫不猶豫地揭開了。

瞧著眾人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模樣,紫陽顯得十分平靜,嘴裡緩緩說道:「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我有沒有說錯,你們自己心裡有數。」

頓了頓,紫陽話音一轉:「不過,你們也不必沮喪。附魔煉器師,本就是煉器師中極其稀有的存在,可謂萬中無一。別說你們,就是那位依仗煉器天賦成為天驕學員的藍楓,恐怕也煉製不出附魔武器,因此,你們無需介懷。」

作為一級學院公認的煉器師第一天才,對於藍楓這位後起之秀,紫陽大抵是有些不服的,說這番話時,也順便宣洩出一絲不滿。

PS:求鮮花,求鮮花,求鮮花。重要的事情說三遍。 「大膽!」藍山臉色一變,當即便要衝過去。

藍楓眼疾手快,立即拉住了藍山,低聲說道:「藍山,別衝動。」

只見藍山著急地說道:「哥,他都那樣說你了,你還不教訓他?」

聞言,藍楓卻是搖了搖頭,淡笑道:「此人或許有點真本事,但格局太小,註定成不了大氣候,何須與他計較?」

「可……」藍山有些不甘,他無法容忍別人非議他的哥哥。

這時,人群中,一位青年忽然站了起來,冷然道:「我不知道藍楓能不能煉製附魔武器,但我可以肯定,你絕對不如他。」

一時間,所有人的目光,都是匯聚到青年身上。

在青年胸前,掛著一枚五星煉器大師徽章。

「這人是誰?居然幫著哥哥說話。」藍山雖然從沒見過這位青年,但這並不妨礙他對這位青年心生好感。

藍楓則是輕『咦』一聲,驚訝道:「居然是他。」

一級學院的學員成千上萬,藍楓卻只認識幾個,而這位青年,正是其中之一。

「古青岩,我認得你。」一級學院的五星煉器大師雖然不少,但這麼年輕便達到五星煉器大師級別的,卻是不多,而古青岩,正是其中的佼佼者,紫陽能夠認出他,也並不奇怪,「聽說你與藍楓一同參加過北州域煉器師青年賽,這麼說來,你應該認識他吧?」

古青岩平靜道:「藍楓在一年前便能煉製鑒定評價分數達到999分的三紋靈器,你能嗎?」

眼睛微微眯起,紫陽眉頭微皺了一下,旋即舒展開來,淡淡道:「即便是鑒定評價分數達到999分的三紋靈器,價值也及不上普通的一紋附魔靈器。」

他當然聽說過藍楓在煉器師青年賽中煉製出鑒定評價分數達到999分的三紋靈器,可即便如此,他依然底氣十足,因為,附魔靈器的價值,堪稱靈器之最!

瞧著古青岩還準備說什麼,紫陽卻是先一步開口:「行了,我紫陽的事情,還輪不到你來管。你若真有那閑工夫,還是想想怎麼把你的戀人搶回來吧。」

聖戒游戲師 此話一出,整個前殿,都是響起陣陣鬨笑聲。

「你……」古青岩鐵青著臉,肺都要氣炸了,雙手握成拳頭,死死地捏著。

這件事是他心中永遠的痛,是他內心的禁忌,可紫陽,卻是當眾揭開他的傷疤……

「看來,我不在的這段時間,古青岩身上發生了不少的事。」儘管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可看著周圍眾人那帶著嘲笑的面孔,藍楓可以猜到,那絕對不是什麼好事。

瞧著被奚落得幾乎無地自容的古青岩,藍楓皺了皺眉,終於走了過去,笑道:「古青岩,好久不見。」

藍楓的出現,將場中尷尬的氣氛,瞬間衝散。

「這傢伙是誰?」

「他難道不知道古青岩的名聲已經臭大街了嗎?這時候跟古青岩扯上關係,也不怕被人笑話……」

「奇怪,這傢伙看上去似乎有些面熟。」

正在眾人疑惑間,那位守門的青年學員,面帶一絲驚喜地走了過來,恭敬道:「藍楓!」

古青岩也是怔了怔,旋即苦笑道:「原來你也在這裡。」

「藍……藍楓?」

「他就是藍楓?」

「沒想到藍楓也在這裡,呵,這下子有好戲看了。」

「想必,紫陽學長剛才說的話,他應該也聽到了吧?」

「不知道紫陽學長現在心裡是不是很後悔,要知道,他可是招惹了一位天級極限強者吶!」

「背地裡說人壞話,卻被人抓了個現行,有趣,真是有趣……」

周圍的煉器師們,顯然沒有固定的立場。

見得藍楓出現,眾人頓時議論起來,擺出一副看好戲的模樣。

「乾坤殿不錯,多謝你之前帶路。」藍楓對青年學員點點頭,算是打過招呼,旋即才轉過頭看向古青岩,「看樣子,你最近的情況,似乎不怎麼好啊!」

豈止是不好,簡直是糟糕透了。

對此,古青岩似乎不願過多提及,他轉移話題道:「剛才的事情,你也看到了,不打算替自己正名嗎?」

「算了吧,沒興趣。」

藍楓搖了搖頭,一副渾不在意的樣子。

豪門斗:幸福悄悄到 他是真的沒把紫陽放在眼裡,一個跳樑小丑罷了,還沒資格令他正眼相看。

「你這傢伙,還是跟以前一樣。」古青岩苦笑了一聲,藍楓有多低調,他比許多人都清楚,並且深有體會。

煉器師青年賽中,藍楓便十分低調,到了一級學院后,依舊如此。

「小子,你很不錯。」 萌,是那一雙獸耳的心動 藍山很滿意地拍了拍古青岩的肩膀,一副我很看好你的樣子,「以後要是有人再欺負你,只管報上我……我哥的名字,我們哥倆罩著你!」說話間,藍山瞥了紫陽一眼,眼神中夾著一抹深意。

古青岩剛才替藍楓鳴不平的舉動,顯然十分對藍山的胃口,讓得一向不喜歡與人打交道的藍山,破天荒地誇獎了一句。

「他是藍山,我弟弟。」藍楓介紹了一句。

「原來你就是藍山,失敬失敬。」古青岩趕忙拱手說道。

藍山的人氣雖然沒有藍楓那麼高,但也是一級學院不可招惹的人物之一。

在幾個月之前,學院中便流傳著一個消息,說這藍山,疑似天級極限強者。

「這裡人多,我們去外面聊聊吧。」藍楓插話說了一句,然後對守門的青年學員笑道:「兄弟,告辭了!」

說罷,藍楓一刻也不停留,抬起腳掌,便走向殿外。

「兄弟,藍楓居然叫我兄弟。」守門的青年學員受寵若驚,一臉的激動與傻笑。

古青岩猶豫了一下,也跟著走了出去。

藍山則是環視了一圈,陰測測地說道:「我以後不想聽到有人在背後說我哥哥的壞話,否則……」露出一個威脅的表情之後,藍山冷哼了一聲,便轉身向殿外走去。

自始至終,紫陽嘴裡都沒有蹦出半個字來,眼睜睜看著藍楓幾人離開。

感受到周圍投來的鄙視般的目光,紫陽臉色一陣青一陣白,幾乎無地自容,他知道,這些煉器師雖然嘴上沒說什麼,但心裡,肯定鄙視極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