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

江寂塵的表情太明顯了,這群匪徒又豈能看不出來。

全知武神 他們剛剛還是氣勢逼人,一副哈哈大笑的樣子,但現在個個都是臉色陰沉得似要滴下水來。

那名匪徒的首領率先大怒道:「麻的,這小子竟然敢戲弄我們,殺了他,今晚就喝他的血,吃他的肉,讓他知道,我們地匪幫的口號又豈有一句虛言!」

這群地匪幫的匪徒自然知道,周圍還有很多人在盯著這裡,他們現在絕對是丟臉丟大發了。

所以,唯有以最血腥、殘忍、變態的手段才能洗刷,不讓地匪幫兇殘的聲威下降。

「我來生劈了他!」

那名大宗師匪徒再次舉起大刀,要把江寂塵生劈兩半。

刀氣涌動,刀芒如同匹練閃耀,破裂虛空,斬落下來。

江寂塵此時卻是對著劈下來的大刀彈出了一指!

「鏘!」

如同傳來金屬撞擊的聲音,回蕩空中。

然後,如匹練的刀芒潰滅,那不凡的大刀也……化成一堆碎片,散落一地!

全場靜寂,愣愣地看著這一幕。

無法相信、難以接受!

這怎麼可能?

隨意彈一指,一名大宗師境的寶刀都碎滅了,只餘一截刀柄握在他的手中。

但這還沒有完!

接著,只見這名大宗師身體更是如受雷擊,臉色剎那慘白。

「啪!」

下一刻,他的身體突然炸開,化成了紛飛的碎肉,濺了四周土匪一臉。

隨之江寂塵的聲音響起道:「既然你們已經告訴我想知道的,那麼,現在你們可以去死了!」

聲音溫和,沒有一絲的殺伐之氣,但落在眾人耳中,卻如惡魔之音在心間回蕩,心中的恐懼之意在無窮的漫延。

他是誰?

為何如此的可怕?

直到此時,他們心中才生出了這樣的想法。

看著這個惡魔般的少年,眼中只有恐懼。

「你竟敢在我地匪幫總部附近殺我幫之人,一會我幫強者趕來,你……你死定了!」

這群匪徒的首領雖是一名築基修士,但此刻面對這名先天十重境的少年時,他竟然……害怕了!

鬥志全無,只能抬出身後的地匪幫,希望能鎮住對方,再通知幫中強者來援。

但江寂塵依舊溫和地笑了笑道:「何須勞煩他們過來,一會我親自上門找他們即可!」

說話之間,江寂塵已經屈指輕彈,便有一道道金色指光飛出,如箭雨破空。

「噗噗……」

一道道血肉被洞穿的聲音在靜寂天空下響起,讓人聽得牙疼、刺耳!

然後,一道道絕望、恐懼慘叫聲回蕩天地間,傳得很遠、很遠…… ?彈指間,眾匪徒灰飛煙滅!

遠遠觀看到這一幕的眾修士不由得吸了一口冷氣。

心中無比震撼、難以置信!

這裡怎麼會出現如此可怕的一個修士,他應該是天才越階者吧?

江寂塵自然知道周圍還有眾多的修士看著。

所以,他並沒有動用以前的手段,也根本無需動用。

知道這裡是雲水城郊之後,江寂塵便不得小心謹慎,不能輕易暴露了身份。

日後,他若想行走南州,只怕以前的手段都不能輕易動用了。

不過,踏入完美道台築基境之後,江寂塵能夠動用的新手段太多了。

就算以前的靈術、武技、劍法暫時不用,也對他現在的戰力影響不是很大。

比如剛才的彈出的是殞靈指第二式雨落蒼穹。

而第一式雲消雨散指,日後則不能當眾使用了。

穿越之和妖談戀愛 四周,二十多具匪徒的屍體躺在地上,眉心、心臟、氣海等等要害,儘是前後通透的血洞,讓人看得頭皮發麻。

江寂塵看著那個唯一存活下來的七八歲小男孩道:「我要走一趟地匪幫的總部,你呢?」

他口氣平淡,剛才只似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而現在,他要殺上地匪幫總部,也依舊很隨意的樣子,彷彿也只是去做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這種氣度,這種氣勢無解也無敵!

那些遠處觀看到的人,心中發顫。

他們誰不知道地匪幫總部是龍潭虎穴,有築基圓滿境的地匪幫幫主,還有十二名築基後期境的護法,更有眾多築基境的手下。

如此可怕強大的敵人,這個少年卻只當他們是阿貓阿狗,很隨意的要殺上去。

而且還想帶著那個小男孩,問他要不要去?

左風此時還處於震撼之中,他沒想到旁邊這個少年竟然如此的強大。

那些可以輕易屠盡他們的人,此時也輕易被這個少年屠盡。

甚至他要殺上地匪幫的總部!

這一刻,左風聽得熱血沸騰,他瘦小的身體都顫抖了起來。

誰沒有年幼時的夢想?

誰沒有少年的熱血衝動?

左風他一直都想長大,變成強者。

如眼前這位天神般的大哥哥一樣,彈指間屠匪,笑言中滅敵!

以前,那是他的夢想。

現在,那是他的復仇之路!

「大哥哥,我要跟你一起去殺敵,我要變成強者,我要屠盡天下匪,為我的親人們報仇!」

七八歲的小男孩,沒有一絲的懼意,大聲地應道。

江寂塵豪邁大笑道:「哈哈好男兒,當該如此,拋頭顱,灑熱血,修道路上不畏死,唯有戰不休!」

「小孩兒,不用你殺敵,你只需跟在我身邊看著便好,有一天你也定能如此!」

江寂塵拉起左風,一步踏出,如山河倒轉,剎那間已在百米之外。

這是幽影步第四式山河掠影步,一步踏出,如重重山河倒退,剎那掠過,只余殘影。

江寂塵當前境界,僅能做到一步一掠,剎那百米外。

但也是快到在極致驚人,眾人只在原地看到江寂塵的一道殘影,真身卻早已在百米之外。

只見那少年帶著那個小男孩,很快就沒入了遠方距離此處三十里左左的那一座大山之中。

誰人皆知,那裡是地匪幫所在的山頭!

此時,便有一道聲音從地匪幫所在山頭中傳來一道怒喝聲:「誰敢殺我地匪幫之人?」

「我沒有殺人,我只是殺畜生!」江寂塵清朗的聲音響起。

「大膽,不僅殺我地匪幫之人,還開口辱罵,殺上我幫山門,你找死,我要將你」

那道聲音大怒,然而他話還未說完,便嘎然而止。

「噗、啪!」

最終,快速趕到這裡的圍觀者,遠遠地看到了一名築基中境的匪徒被那惡魔少年一掌拍爆,血肉紛飛如雨落,場面非常的血腥。

此時,江寂塵已經站立在了地匪幫大門外,往前是一座巨大的山殿,共有三層。

剛才被江寂塵拍爆的那名匪徒正是收到了通訊,正要趕出來相助的地匪幫高手。

但沒想到,對方竟然速度如此之快、膽色更是包天,直接殺到了山門中來。

隨在那名被拍爆的地匪幫強者一起的,還有兩名築基前期境的匪徒。

他們剛開始也是對江寂塵不屑一顧,一名先天十重境修士也敢殺上地匪幫山門?

那真是找死!

然而,此刻才發現,找死的不是那少年,而是他們自己。

他們築基中境的頭領都被一掌拍爆了,他們剛生出要轉身逃跑的念頭。

江寂塵已經再次手起掌落,兩人直接被掌氣切落了頭顱。

這些都是最普通道台的築基境修士,江寂塵殺之如切菜。

而守在地匪幫的那些低等匪徒,更只是小宗師到大宗師境,見此一幕,已經嚇得面無血色。

但江寂塵又豈會留手?

只從對方的口號中便可以聽出這些匪徒平時都乾的是什麼事?

哪個不是雙手沾滿鮮血,惡行累累?

所以,就算他們沒有一絲的反抗之力,江寂塵也依舊無情地將他們屠戮。

因為這些匪徒在面對沒有反抗之力的人時,也會無情的舉起屠刀。

按理說,這些匪徒自該有人去清理,比如天劍盟、比如七大世家、三大宗門但他們都沒有!

任由這些匪徒為害一方,當中必有耐人尋味的意義。

但江寂塵才不會在乎這些。

人行於世,當殺該殺之人,哪來這般多的顧忌?

江寂塵抬指輕彈,無盡金光如雨,漫布虛空,如箭雨點點,瞬間滅盡地匪山門前的數十守門匪徒。

左風跟在江寂塵身邊,小臉上的神色無比堅定,沒有懼意。

他本來已是一個死人,但現在活著,那麼他還需要害怕什麼?

「小孩兒,隨我來,帶你殺入第二層!」江寂塵傲然開口道。

「大哥哥,我不叫小孩兒,我叫左風,左右的左,風雲的風!」小男孩回應道。

「好,左風,隨我去殺畜生!」江寂塵笑了起來道。

然而,江寂塵的聲音剛落,便有一股恐怖的威勢壓落蒼穹,籠襲這方山頭。

「好膽,敢闖我山頭,殺我人,無論你是誰,都得死!」

聲音如雷聲滾滾,激蕩起天地風雲。

是地匪幫幫主來了!

眾人大驚失色,心中暗呼道。 ?♂,

地匪幫幫主,玄級道台築基圓滿境!

在雲水城各方的低層匪幫幫主中,算是出類拔萃了。

整個匪幫的實力,也絕對是小匪幫中最強大的。

這也難怪他們敢如此的囂張、無所忌憚!

只是…….築基圓滿境的修士,江寂塵在玲瓏寶塔中都不知殺了幾個?

當中甚至還有如南宮錦傑這樣偽天級道台築基圓滿境的存在!

所以,一名玄級道台築基圓滿境的匪徒在如今江寂塵的眼中…….很弱!

面對地匪幫幫主的強大威壓,江寂塵渾身激蕩起一片靈紋之光,將左風籠罩住,讓他不受到半分的影響。

而後江寂塵冷冷地開口道:「現在……還輪不到你出場的時間,滾回第三層殿廳中等著吧!」

說著話,江寂塵已經對著踏步在虛空的地匪幫幫主拂袖一揮!

「轟!」

只見風雲涌動,群山震顫,一股浩然的金色靈紋捲動而出,漫布天穹間。

地匪幫幫主臉色驀然之間大變起來,同時毫不猶豫的凝出強大的術法,要擋住向他捲來的金色靈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