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林簡因為筱若馨這話震撼了,不過很快就回過神來了,回應一聲,就站了起來。

「小姐,這個是紫嫣,負責四城的時香坊的坊主,關於擴大我們正在進行中,這個是紫魅,負責四城的食錦齋的齋主,目前還未開業,他們兩個是兄妹。」

「屬下紫嫣,紫魅,見過主子」紫嫣跟紫魅也跪了下來,給筱若馨行禮。

盜墓筆記 「起來吧,我說過了,我的人跪天跪父母,不跪任何人」

筱若馨看的出來,這兩兄妹不簡單,眼神中帶著一絲絲的悲傷,看來是有故事的人,不過既然是她的人,日後遲早會知道的。 「既然你們都準備的差不多了,玲瓏靈越,要加快速度,後山的人訓練的差不多了,這些丹藥是給你們的,記住,我不需要有二心的人,你們是靈越玲瓏找來的人,我就信,日後如若讓我發現你們背叛我,後果不是你們能夠承受的。」

筱若馨將空間里的一些丹藥拿了出來,給他們每人一顆洗髓丹,等後山那些人訓練好了,就要開始她的計劃了。

「是,屬下誓死追隨主子。」

林簡,紫嫣,紫魅,三人齊齊跪在筱若馨的面前,對著她發誓。

在靈越玲瓏沒有將他們帶回來之前,他們都是半死不活的人了,這輩子他們就算是死,都要報答這份恩情的。

他們都是被家族拋棄的人,雖然他們不是天生的廢材,但是天賦也不是很高。

好在他們肯努力,實力也不是很差,聽說以後跟隨的主子,會更加的危險,所以他們這段時間就更加的努力了。

他們拿到丹藥,沒有立即將瓶蓋打開,而是站在一旁,等著筱若馨指示。

「你們先下去,靈越玲瓏留下,那裡面有顆洗髓丹,相信接下來怎麼做,你們自己明白,去吧!」

「是,屬下告退」

林簡三人聽了筱若馨的話,很是震驚,但是沒有表現出來,都跟在李悅身後出去了。

「小姐,屬下老想你了」見他們都出去了,靈越就變回了原來那個活潑的小丫頭了。

「靈越,不得對小姐無禮」玲瓏還是那副冰冰冷冷的,一點也沒有變。

「無礙,說說最近都有什麼消息。」

筱若馨擺了擺手,不在意的說著,其實她挺喜歡靈越,那是因為在她的身上,她看見了魑魅的影子了。

「是,小姐,鳳香城,柳惲城,衡遙城的食錦齋都在籌備當中,四城的紗衣閣已經開張了,裡面的衣服都是按照小姐你吩咐的趕製做出,生意很好,特別是時香坊,我們也按照小姐你說的做了,裡面的姑娘都是自願的,基本都是賣藝不賣身,每一個都是訓練好的,底細我們都查過了,他們也收集到了很多的消息,奴婢都整理好,請小姐過目。」

玲瓏說完將自己的手中的一本本子放在筱若馨面前的桌上。

筱若馨聽了玲瓏的彙報,翻開面前的本子,裡面所有消息都有分類,做的井井有條,看得出來,做這本本子的時候,特別的認真。

「玲瓏,這是你做的?還是紫嫣?」筱若馨稍微看了一下大致的內容,發現這字跡很清秀,應該是一個女子寫的。

「還是小姐厲害,一眼就看出來了,是紫嫣,小姐,其實紫嫣跟紫魅是奴婢在鳳香城遇見的,當時他們就是在鳳香城的青樓里,似乎有著什麼過往,目前奴婢還沒查出來,不過他們都發過天道,也不怕他們背叛。」

其實這一點是玲瓏最為擔心的,雖然她這麼說,發了天道的確沒人敢背叛,不過也不是沒有人會利用這一點。 律政甜妻:墨少,你被捕了! 筱若馨聽了玲瓏的話,沒有說話,不知道在想什麼。

「小姐,如果你擔心,奴婢可以在找人。」

「不用,我不是擔心,只是有點好奇,他們的身份到底是什麼?他們絕對不簡單」

筱若馨抬起手,示意不用,她的確不擔心他們背叛,也很有自信她的眼光不會錯。

「小姐,可是他們的身份我們查不到,這樣人很危險。」

靈越開口了,她雖然不如玲瓏細心,不過做起事來還是很靠譜的。

「無礙,這個給你們,也是洗髓丹,你們找個時間閉關吧!還有這些丹藥你們就放在身上吧!」

筱若馨也給了靈越跟玲瓏一些丹藥,現在自己是煉丹師,送起丹藥來,一點也不手軟或心疼。

「謝謝小姐」

看著桌上的丹藥,靈越跟玲瓏都跟恭敬的謝筱若馨,沒有反抗。

他們知道,就算他們退回,筱若馨也會逼著他們收。

「好了,你們下去休息吧」

筱若馨滿意的點了點頭,就讓她們去休息了。

等他們都離開了,就剩下筱若馨在裡面,看著手中的東西,若有所思。

第二天

拍賣會經過一天的宣傳,讓宣天城更加的熱鬧了,裡面不乏有許多隱世家族。

筱若馨帶著靈越玲瓏走在街上,聽著周圍的人討論著。

總裁的天價丑妻 「你們聽說了嗎?今天的拍賣會有洗髓丹拍賣」

「對對對,我還聽說了,還有幾種稀有的六品丹藥拍賣」

「難怪來了今日我見到許多隱世家族的人來了,還有許多散修,看來今日的拍賣會絕對熱鬧」

聽著周圍人的議論,筱若馨在面紗下的唇角勾了起來。

「走,跟謝老匯合」

三人朝著拍賣會方向而去。

剛來到拍賣會,門口就擠滿了人,一個個看起來都是非富即貴。

筱若馨剛到,就有很多人注意到了,他們打量著筱若馨,心裡都有疑惑,都在猜她的身份。

護衛看見了筱若馨,立馬就迎了上去道「筱小姐,謝老已經在裡面了,請」

筱若馨沒說什麼,只是禮貌的點了點頭,跟在護衛身後進去了。

這一來,眾人更加疑惑了,這個蒙面女子到底是誰?而且還跟謝老認識。

宣天城誰不知道,謝老是九天學院真正的院長。

不過這些人中,也有一些認識的,比如這次被家族派來的冷氏兄妹,還有一些九天學院的弟子。

這些事,筱若馨都不知道,她跟在護衛的身後,到了拍賣會三樓里的一個包廂。

進入包廂就看見龍韓樺跟謝老在裡面坐著喝茶,桌上還放著幾碟點心。

「丫頭,來了,快過來坐,拍賣會就快要開始了」

謝老見她進來,特別熱死開口,讓她坐下。

筱若馨也不扭捏,走了過去,就直接坐下了,靈越玲瓏也跟在身後進去,現在了她的身後。

「丫頭,跑哪裡去了?」

筱若馨剛坐下,謝老就開口問她了。

「沒幹嘛,就是到處逛逛而已」

原本謝老是要帶著筱若馨一起來,可是這丫頭說她要去辦事,讓他們先來。 「沒什麼,就是有點事去處理了一下」

筱若馨喝了一口茶,跟謝老解釋、

見她不願多說,謝老也沒有開口再問,下面的拍賣會也差不多開始了。

「叩叩叩…….」敲門聲突然響起。

接下來進來了一個下人,手裡有個托盤,上面放著一本冊子,送到謝老的面前道:「謝老,這是今日拍賣會的寶物冊子,請您收下。」

「嗯,放著吧」謝老點了點頭,沒有伸手去接,讓他放在桌上。

下人聽了謝老的話,將東西放下就離開了。

筱若馨好奇的拿起那本冊子,掀開一看,上面畫著每樣寶物,也包括她那些丹藥。

「這個應該就是神器了,居然是個匕首」筱若馨翻到了神器那一頁,看到第一眼就喜歡上了。

「嗯,丫頭喜歡?」謝老點了點頭,看得出來筱若馨很喜歡這個神器。

筱若馨點了點頭,她的確特別的喜歡。

「既然喜歡,一會就拍下吧!」

「想要拍下估計有點困難,一會在說吧」筱若馨點了點頭,將手中的冊子放下。

正好下面的拍賣會也開始了。

「各位,感謝今日前來小店,接下來拍賣會開始了,今日所拍賣的都是珍品,價高者得」

台上站長一個長相妖艷,身材玲瓏有致,身穿的也很暴露,看的出來,拍賣會很聰明。

「今日第一件拍品,鹿活草,三百萬兩起」

「四百萬」「五百萬」「六百萬」

那個女子話音剛落,就有人迫不及待搶拍了。

「鹿活草,的確是一個好東西,但是如果找不到一個好的煉藥師,那也只是一顆靈藥。」龍韓樺看著下面搶著鹿活草的人說著。

最後鹿活草以三千兩被一個富商拍走了,二樓以上的人都沒有一點動靜。

接下來又拍了幾件,其中有三件被二樓的人拍走了,終於到神器了。

「接下來,拍賣的是我們拍賣會無意間得到的神器,因為特別,所以由拍賣會保管,就不拿上來給大家長眼了,三千萬金幣起」那名女子話音剛落,周圍的人就開始了。

「既然神器,為何價格這麼低?」筱若馨聽那女子說的價格,有些疑惑。

「的確很奇怪,如若是神器,那麼價格不會這般的低,是否有什麼隱情?」龍韓樺也奇怪了,神器是不可多得的東西,這價格自然就不能如此的低。

「先看看再說,或許是有什麼原因也說不定,這周圍的人都沒有人出價」謝老也開口了,看了周圍的包廂,不過看不清裡面都是什麼人,只能感應到他們實力不錯。

「這些人實力都不錯,不過這四樓似乎沒人」筱若馨也感應了一下,她發現,四樓上面沒有一點的波動。

「一億金幣」突然隔壁包廂傳出一個清冷的聲音,是個男子。

有了一個人,接著對面的包廂也開口了「一億一百金幣」

「看來他們開始了,丫頭,你要拍下嗎?」謝老聽見周圍的開始行動了,就轉頭問身邊的筱若馨。 筱若馨將茶杯放了下去,看著下面熱鬧的場面道:「在等等,不著急,還有兩個包廂的人還未出手。」

除了自己旁邊跟對面的出價了,其他兩個包廂還沒有一點的動靜,都在試探情況。

筱若馨看著放在那名女子身邊的錦盒,心裡沒有剛才那種喜愛了,反而有點討厭。

「謝老,我突然不想要了」筱若馨又看了一會兒,突然出聲。

「不要?」 別愛我小心萬劫不復 謝老有些疑惑的看向她。

「嗯,我感應不到這神器的存在,反而有些討厭,看來那不是一件好東西」筱若馨感覺到了,下面那個東西,絕對不是神器。

聽了筱若馨的話,謝老也試著感應了一下,卻什麼也感覺不到,更沒有筱若馨所說的那些。

「我什麼也沒感應到呀?三嫂,你是不是感覺錯了呀?」

「是呀,丫頭,你是不是感應錯了?」龍韓樺也試著感應了,跟謝老一樣,什麼都感應不到。

「不知道,我的感覺應該不會錯,算了,讓他們拍吧!」

因為有了兩個不知名的大家族出手,價格是一翻再翻,已經是六億金幣了。

「霍家主這是要跟我們吳家搶奪了嗎?」突然對面的包廂傳出了一個蒼老的聲音,明顯就是用玄氣故意放出來的。

「呵呵,吳家主誤會了,這拍賣會的規矩,向來就是價高者得,怎麼說是我霍家跟吳家搶呢?眾位你們說是不是這個理?」

旁邊的包廂里也傳出了一個聲音,聽起來很年輕,不過能夠開口,那絕對是霍家能夠說得上話的人了。

「你…..你們霍家是沒人了嗎?怎麼讓一個小輩開口」吳家主不願被一個小輩落了面子,及時的反應過來了。

「呵呵,我霍家主可沒有吳家主這般清閑,這種小事自然讓我們這些小輩來做咯,吳家主,如若你在不開口,那神器就歸我們霍家了。」

那個霍家的小輩也不是什麼省油的燈,一點面子也沒有給,就反駁了回去。

吳家主就算在生氣,但是神器他一定要得到的,現在不是跟霍家翻臉的時候,老祖宗還未出關,他們打不過霍家。

「六億三千金幣」最後無奈,吳家主只能接著競拍了。

「六億三千一百金幣」那個霍家小子感覺是在逗著吳家主,每次都是一百金幣一百金幣的加。

「他們兩家有仇?」龍韓樺聽著這和兩家吵著正歡,好奇的問著。

謝老他們也聽的津津有味的,搖頭道:「不清楚,沒聽說過。」

「他們兩家最近確實是出了點事情,不過沒想到那霍家居然這麼不給面前,這下有戲看了。」

筱若馨因為昨天玲瓏給的消息,知道一點兩家的事情,所以也不覺得好奇他們今日為何有這一出了。

「丫頭,你是怎麼知道?」謝老也好奇了,這事情他還真的不知道。

「也是昨天才知道的,不過具體是什麼事情,我沒有多加註意」

筱若馨的確是昨天才知道,不過他們兩家具體事情,她還真的沒有說清楚。 「算了,那既然丫頭不要,我們也不就不湊熱鬧」謝老點了點頭,安靜的看著熱鬧。

筱若馨發現了一個很有意思的現象,那就是霍家根本對那柄神器沒意思,卻非要跟吳家作對,看來兩家的仇結的挺大的。

又過了一會,最後那柄神器由吳家以七億黃金拍走了。

看來這些世家還不是一點點有錢這麼簡單,七億金幣不是小數目呀!吳家還真的是下血本了。

接下來就是筱若馨提供的丹藥拍賣了,那些丹藥分成兩顆一組進行拍賣,先拍賣的是美顏丹,雖然是六品,但是卻不是很多人拍,也只有女煉丹師拍,想拿回去作為研究,最後被一個女煉丹師以三千萬兩拍得,價格不高。

「各位,今日的丹藥不止是美顏丹,還有凝血丹,在場的每一位,不需要如煙解釋,也知道它的價值,所以起價一千金幣」

對了,那個主持拍賣會的女子,叫如煙。

如煙的話音剛落,周圍都轟動了,原本他們是就聽說了,今日拍賣會會拍賣六品丹藥,可是剛才美顏丹的出現,讓他們都誤以為今日的六品丹藥就是美顏丹,卻沒想到還有凝血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