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實力太差了,在我的手上,應該是撐不下三百回合。」只看到那修士一臉不屑的看著霍起。

霍起那裡受過這種眼神,當即一副暴怒的模樣。

「那我就看看你能不能與我進行三百回合吧!」霍起聲音落下之後,直接對著對方就是一道猛烈的攻擊。

並且還將自己的靈器給祭了出來。

但是,對方那修士卻並沒有拿出武器的意思。

好像對方是在說,你現在還沒有資格讓我使出我的武器,你對我來說,實在是太差了。

只看到那個修士此時眼眸中的大概透出的就是這種意思。

此時末軒也來到了這裡。

但是此時他並沒有出手的意思,因為他想看看,對方的戰鬥力究竟有多麼強大。

經過幾分鐘的觀察,末軒發現,霍起要是想戰勝這個傢伙,確實是有些困難。

因為對方是在用靈陣恢復靈氣。

這種手段也從側面證明了,對方也是一個銘文師,同時也是一個武修的修士。

能同時有這兩種能力在身上,難怪對方會過來炫耀。

第一次來試探,他們碧泉宗這一邊,到底是什麼情況。

要是實力太低的話,不用這個修士,對方就能收穫一個大的名聲。

要是對方宗門有一個更強的修士,那麼他們第二次就帶人過來,將這個強大的修士打敗。

這樣他們玄罡宗就能踩著碧泉宗了。

果然這是很有心計的事情。

如果上一次他們發現有些修士十分強大,他們沒有本事面度的話,那麼這一切就只能是推遲發生。

因為這種事情,要是碧泉宗這裡出現更強大的人,他們過來也沒意思,那不是自己找自己打臉嗎,所以他們基本上是不會做這樣的事情的。

除非出門的時候,腦子被門縫夾了。

此時,兩人戰鬥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

之前還是盛氣凌人的霍起,此時已經隱隱有一些落敗的跡象。

因為此時的霍起,本身前面的那一股銳利的氣息已經用完了。

此時他發現,對手的實力確實是強。

自己靈氣在耗損,對方的靈氣就好像從來沒有的缺失過一樣,一直還是跟以前一樣。

末軒嘴角帶著淡淡的笑容,至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末軒早就在預料之中了。

因為這種事情,是肯定會發生的。

昨夜情話,轉身天涯 「第二百八十個回合,你還有二十個回合。」只聽到那修士冰冷的聲音響了起來。

就好像是來自地獄靈魂的宣判一樣。

「天啊,就連霍起師兄也是不行嗎?」一些弟子見到這一幕,眼中露出十分不可思議的神色。

要是真的是這樣,碧泉宗這邊可是沒有什麼人了。

這樣碧泉宗可就是被這些人給踢館子成功了呀。

一些的弟子的臉上都是擔憂的神色。

因為宗門被踢館子,這是他們完全不想看到的事情。

一個宗門要是被踢館子,這種事情說出去會是一種十分丟臉面的事情。

並且對方在招人的時候,往往也會寫上這樣的一些話語。

比如什麼什麼時候,碧泉宗被他們玄罡宗打敗了。

假如我輕若塵埃 碧泉宗的年輕一輩在玄罡宗的年輕一輩之中,完全沒有任何招架之力之類的。

…………

(未完待續…….) 139章銘文師的陰謀

這種話對他們碧泉宗的人來說,簡直就是污點。

之前玄罡宗一直被碧泉宗打壓,但是這兩年,對方突然崛起了,連續好幾次過來準備討點面子。

但是前面的那幾次,被他們反擊了回去。

這一段時間又出來了。

這些弟子都是他們玄罡宗精銳的弟子,帶過來就是為了展現他們玄罡宗的底蘊。

之前這麼多次,都被打敗了,這一次要是給他們勝利了,以後碧泉宗的名聲必定會受到一定的影響,這對碧泉宗可不是一個好消息。

他從地獄里來 這對碧泉宗來說,絕對是一個超級不好的消息。

要是高層知道這一件事情,很有可能下屬的長老會被處罰都不一定。

此時,碧泉宗這一邊的長老此時也是一副焦急的神色,要是霍起真的輸了,那麼碧泉宗的聲譽必定會受到影響,這對碧泉宗來說絕對不是一個好消息。

這種消息對碧泉宗的這位長老來說,很有可能就是一頓處罰。

畢竟這種情況,在碧泉宗很少出現被外邊宗門踢館子成功。

而此時,隨著一陣騷動,秦嫣也來到這裡了。

崖長老,你怎麼在這裡,我找了你很久了。

此時秦嫣看著一臉焦急神色的老者,疑惑的問道。

今天她有一些事情要跟這崖長老進行彙報,但是找了半天,愣是沒有找到這長老在那裡,後來經過一番打探之後,末軒知道了,此時對方是來到這裡來了。

並且是出戰面對玄罡宗的弟子們進行的挑戰。

當然,美名切磋學習。

但是誰都知道,這學習的份量到底有多麼的重。

所以此時崖長老才這麼一番焦急的神色。

「秦嫣長老,那件事暫且放一放吧,等這裡戰鬥結束之後再說。」長老看到秦嫣來到,微微一笑。

隨後臉上又是滄桑的神色。

對方此時臉上也是十分鬱悶的表情,對方什麼時候招到了一個這麼強的小子。

「你輸了!」只看到那修士冷冰冰的盯著霍起,對著霍起說道。

「還有兩個回合,你確定你能贏我?」只看到霍起對著那修士說道。

說實話,他現在還有一張底牌沒有施展出來,對方能三招之內讓自己出局還真的是有些困難。

畢竟自己手上還握著一張底牌呢。

「我說過,你撐不過我的三百回合,那你就絕對撐不過我的三百個回合的。」那弟子眼中帶著傲氣,和一種前所未有的自信。

「要是我擋下你說的三招,那你又怎麼說。」

只看到霍起繼續說道。

不是他在故意激將法,是他實在是不相信,對方能這個樣子。

畢竟在他看來,對方想要將自己打敗,至少要等自己施展自己的底牌出來,並且破了自己的底牌,難道對方知道自己有什麼底牌,居然這麼有信心嗎?

「這個簡單,要是我三招之內,你沒有倒在我的手上,那麼這一場戰鬥,我將退出。」只看到那修士臉上都是十分自信的表情。

「此話當著,王兄,你那邊不會找我們碧泉宗找樂子的吧?」

那崖長老聽到這句話,就彷彿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一樣,看著那對面的長老。

名門隱婚1001:炮灰萌妻逆襲記 要是真的跟對方說的那樣,那麼他們這一邊,也不是完全沒有勝利的希望。

畢竟在他們現在的戰鬥力看來,這霍起撐三招的可能性還是非常大的。

對方可是霍家的人,應該是有能力和有一些底牌的。

這種底牌,只要對方肯施展出來,應該是沒有什麼問題的。

只要對方沒有一些超級變態的東西。

「既然你說三招,那我就擋你三招試試看,我看你還有什麼好說的。」

只看到霍起對著對方冷冰冰的說道。

「這傢伙未免也太囂張了吧,居然說出這樣的話來。」一些弟子紛紛感到不可思議。

因為這種情況,在他們看來,根本不可能出現,要知道,霍起師兄可是霍家的人,對方身上難道沒有一點保命的手段嗎?這根本是不可能。

對方的身上,至少有一種或者多種報名的底牌。

這種保命的底牌,對他們來說,就是一種十分強大的底牌,因為能保住自己的性命,必定是強大的底牌。

對方居然說出這樣的話。

這確定不是在自己找打臉。

「該說的我已經說了,接下來就看你能不能接下我的三招的攻擊了。」只看到那修士冰冷的聲音響起之後,對著霍起說道。

此時霍起的手中閃現出一道白色的光芒,那正是他的底牌之一。

而此時,霍起對面的修士嘴角揚起一道冷笑。

不知道對方此時究竟是在笑些什麼。

但是從對方的樣子看來,笑得居然是那麼的陰險,陰險得堪稱可怕。

只看到末軒微微的搖著頭,作為銘文師,末軒當然知道,此時對方到底在做些什麼。

對方地上已經施展了一個陣圖。

那一個陣圖如果沒有錯的話,對方應該是準備直接朝著霍起的背後捆去了。

這是一種比較高級的戰鬥辦法,一般施展在速戰速決並且對方不知道自己身份的基礎上。

除了這種基礎之外,其他的就是出其不意了。

對方之前並沒有展現出自己的身份,因此此時對方根本沒有人知道他是銘文師這個身份。

所以對他來說,這個就是他的優勢。

要是此時霍起沒有一點點防備的話,那麼不用三招,一招霍起就已經要完蛋了。

這是絕對會發生的事情

只看到此時兩人身上都散發著一種十分強大的氣息,這一種氣息讓人有一種強大的壓迫感。

下一秒,兩人紛紛進行了攻擊。

這種攻擊出現之後,頓時光芒萬丈。

此時的霍起只感覺到自己的身後,好像有什麼東西困住了自己一樣。

自己藏在身後的底牌,根本沒有任何辦法施展出來,先前的那些,在這個時候,也沒有辦法施展出來。

也就是說之前他準備的一些東西,在這個時候,已經完全沒有任何的辦法了。、

因為自己的手根本動不了,就好像被什麼人困住了一樣,十分的痛苦。

…………

(未完待續……) 140章四個神一樣的師兄

於是,他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對方對自己進行了一道攻擊。

這一道攻擊,直接打在了自己的身上。

緊接著只看到此時霍起的身體像是斷了線的風箏一樣,直接飛了出去。

這怎麼可能。

長老和弟子們此時都看呆了,而此時秦嫣也有些發愣。

但是秦嫣發愣的原因不是因為別的,而是因為此時秦嫣發現,對方居然還是一個高等級境界的修士。

這種高等級境界的修士,也就是說對方本身也是一個銘文修鍊的強者。

為什麼秦嫣會知道這樣的一種情況呢,其中很大的一個原因就是她本身自己也是一個銘文修鍊的強者,這種銘文修鍊的強者,甚至比她此時對符籙方面還要高。

本身作為符籙方面的修士,秦嫣自然也是看得出的。

不知道末軒在那裡,要是對方在這裡,肯定是一眼就看得出來了。

畢竟自己的符籙方面的學識,都是這個傢伙傳授的,若是對方本身的銘文方面的學識也是非常的強大,因此末軒若是想要看穿對方手段的話,應該不是什麼難的事情。

對方不是說了,要過來看看嗎,怎麼這麼長的時間,都沒有看到對方來到這裡呢。

秦嫣朝著周圍看了一下,但是沒有發現末軒此時在哪一個地方。

這裡的人確實也是太多了,根本不知道此時末軒在何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