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牧,牛郎,候大壯,三人心事重重,酒菜飯香,美女過往,皆無法引他三人目光,沉默無言踏進甲子樓。

一路登樓,不少人對道牧指指點點,直言已確定道牧落榜。

「不是還有天賦試嗎?」道牧眼睛掠過那些不懷好意的目光,對於先天道體,他很有自信,「他們怎知我鐵定落榜?」道牧的眼睛最終定格在女侍者身上,正是上次為他開啟死斗台的女侍者。

「公子,黃榜已出,此次招新千餘人。獨留公子一人,歸為待定。」女侍者語氣不無恭敬,微微鞠躬,有些不平與憤慨,「按照往屆慣例,待定者均為最末。公子位於金榜第二,歸於待定,實屬罕見。諸人都言公子已經落榜,實屬妒忌罷。」

「待定……」道牧恍然,血眸灼光,「莫家觸角,已如此粗深。只怕日後,織天府也如奕劍門這般,成莫家一言堂。」自個兒天賦,自個知。於各個考測當中,自個兒頭角崢嶸。按理來講,應該眾人爭搶才是。

「嘁!」一人嗤笑,「我莫家貴為豪門望族,再怎麼講,也是正派。 火影:從雙神威開始 殺你紅狗,亦不用花費如此大代價。更別說,一一打點織天府諸位,德高望重的牧師,僅僅以此打壓你。」

「哪來的齪物,真看得起自己。」另一人附和嘲諷。

道牧循聲望去,卻是莫林,此刻莫林意氣風發,竟有些發福,臉又圓潤幾分。道牧莫林,二人相視,道牧淡然自若,莫林微笑而視,針尖對麥芒。

「上樓。」道牧付之一笑,率先登樓,「走吧,餓著呢。」見牛郎與候大壯架勢,勢要打上一架。

畢竟非常人,牛郎與候大壯跟上腳步。

「呵呵……」莫林舉一杯玉露,一飲而盡,睨視身邊一眾。「我說什麼來著?」

「林哥,為何這紅狗,不張嘴咬我們?」身邊一莫家外門,站起身,畢恭畢敬給莫林斟滿酒。

「哼!」莫林冷哼一聲,面目瞬息變得猙獰。「我們眼中,人家是條瘋狗。人家眼中,我們何嘗不是瘋狗。」

砰,說到激動處,莫林手上酒杯握成粉末,無畏刺痛,鮮血從指縫滴落。一股血腥味,隨著酒香一起瀰漫四周。「他算什麼東西,那孤高眼神,讓我犯嘔。」

「林哥,何必跟一條狗慪氣。」一莫家人上前,抓住莫林受傷的手,往傷口灑落白色藥粉。數息間,傷口癒合如初。「林哥,這不像平時的你。」

「如若你們見到莫墨的死狀,怕是跟我一樣。」 噬天狂尊 莫林怒視對方,抽回手,眾人,「大家都是自己人,我也不窩著。莫墨死後,未見莫一三兄弟一點動作。

反倒莫淡大哥和莫增成族叔,不顧織天府法則,要為莫墨報仇。」兩手緊握,咔咔作響,骨關節泛白,指甲深陷掌肉。「奈何此子,命硬若斯!」咬牙切齒,頗有兔死狐悲之意。

「林哥,此子已經落榜,待他出了牧牛城。咱們要玩死他,不就跟玩死一隻螞蟻那般簡單。」莫林對面一人,一邊夾菜送口,一邊漫不經心,一副運籌帷幄模樣。

「當初,莫墨亦是如你這般想。」莫林忽如泄了氣的皮球,身體被掏空,癱坐在椅子上,「他,已不是我能夠招惹。唯有把希望寄托在莫淡大哥,還有莫一三兄弟了。」語氣有氣無力,充滿絕望。

「莫白呢?」

「呵,莫白……」

織天府邸。

不過門面大小的告示牌,聚集萬餘人,一圈圍一圈,水泄不通。

「織天府還真怪,往屆比誰都重視天賦試,而今直接取消。」

「道牧這種人,本就不配拜入織天府。」

「一介劊手屠夫,妄想棄劍從牧,何不放下屠刀,遁入空門?」

「……」

你一言我一句,嘰嘰咋咋,比鵲幕還吵雜。不少人,你推我搡,紅眼脖子粗,差點動手。

驀地,黃榜流爍金光,璀璨閃閃,引得他人,矚目凝神。

「道牧,織府,牧劍山弟子。」 金光方過,道牧竟從待定欄消失,立即轉為正式弟子。

霎時間,周圍一片死寂,人們都石化在當場,腦子一片空白。所有人都認為道牧,無疑已經落榜。以致從一開始,無時不刻都在嘲笑諷刺道牧。

然,半天沒過,道牧奇迹般從待定欄消失。下一刻,立馬成為正式的織天府弟子。這突如其來的反轉,近乎把所有人的臉打了個遍。

「不公平!」其他考生,頓時炸鍋,人潮再度鼎沸。

外圍的人,瘋狂往告示牌穿,只為親眼看見字眼,才能說服自己。

未曾有過金榜第二,被歸入待定欄,未曾有過有人從待定欄,再歸入正式弟子。年年招新,趣事多,就獨今年趣事成怪,且特多。

「道牧,織府,牧劍山弟子。」

每一個親眼面對告示牌的人,都忍不住念出口。每一字每一句,都如一把刀,一巴掌,扎人心,打人臉。

「諸位,可曾有聞過牧劍山?」此話一出,又引來更大一波聲潮。

奕劍府邸,走出一出塵仙女,赫然是李慧雯。與此同時,織天府邸亦走出一仙女,竟是童婕。人未到,氣先行,氣場壓制下,人潮退讓,自行給二女讓開一條道。

二女於告示牌前碰面,「師姐,你先請。」童婕抬手謙讓,報以微笑,心中生疑,李慧雯並非好事者,怎也同自己這般,耐不住性子。

「師妹,連你都不知其果,著實讓我驚訝。」李慧雯一言一笑,婉柔淑慧,她姐姐李雯詩則冷艷孤高。兩姐妹同出一父一母,卻生得兩個極端性格。

童婕聞言,面露些許苦意,「一言難盡。」

「此道牧,可是那日飛茶於我的翩翩公子?」李慧雯對道牧印象極為深刻,那豐朗俊逸臉上,一雙紅瑪瑙的漂亮眼睛。

李慧雯有些耳聞,自道牧出世,做下不少駭人之事,他人罵他紅狗,紅眼定是其一原因。

豪門重生之暖愛成婚 「嗯,正是他。」童婕實不相瞞,心覺李慧雯也不過明知故問罷。內心疑惑更甚,總覺李慧雯話語中帶有些許關切。

「道牧能以你為友,只怕外界傳言,當不得真。」李慧雯得童婕肯定,對道牧就愈加好奇。

總覺道牧與自己有某種因緣,那雙紅瑪瑙的漂亮眼眸,清澈無暇的眼神,至今清晰銘刻於她腦海中。

「一言難盡。」童婕笑得比哭還難看,想到道牧,一個頭三個大,就一個磨人的妖精。

李慧雯頷首含笑,美眸水波漣漣,定在黃榜前茅,玉筍指划榜,「牛郎,織府,脈承杉牧師。道牧,織府,牧劍山弟子。候大壯,織府,脈承樊牧師。」

李慧雯念到此處方罷,美眸中奇趣更濃,「牧劍山?」李慧雯回眸,正與童婕相視。「可是那個牧劍山?」

「織天府,沒第二個牧劍山。」童婕笑容尷尬僵硬,又是開心,又是複雜。

懂的人皆知,牧劍山不知將多少天才拒之門外。她哥哥童伯羽都被無情拒絕,任何人勸說求情都無用。

「師妹,恭喜恭喜。」李慧雯輕拍童婕僵硬肩膀,笑容顯得現些許曖昧。

童婕聞言,環顧左右,此刻萬眾舉目,卻萬籟俱寂,氣氛寂靜沉悶。童婕自知多事不可外傳,遂縴手環抱李慧雯玉手,「師姐,你我進屋閑聊一番,如何?」

近日無事,李慧雯也就沒拒絕,跟童婕走進織天府邸,路上卻忍不住傳聲,「師妹,何事讓你心跳,如此不穩?」李慧雯不認為自己稍微曖昧的話,會給童婕造成這般反應。

「師姐,小妹總覺道牧認識你姐姐李雯詩。」童婕迫不及待拉著李慧雯深入織天府邸。

「師妹,何出此言?」李慧雯本就覺道牧與自己有某種因緣,聽童婕這般說詞,更起了興緻。

「我爹爹如是說,道牧所使升龍劍絕,有鳳翎劍的影子!」童婕一腳踹開貴賓間,二女進入后,玉手一揮,房門自行閉合。

童婕亦不放心,兩手捏印,打入虛空,整個房間被一層薄膜覆蓋。

「鳳翎劍,概不外傳。我兩姐妹,親密無間,都未曾得其一觀。」李慧雯皺眉搖頭,自個拉開座椅,緩緩坐下。李慧雯本能不相信,自家姐姐怎會把引以為傲的劍訣贈予他人。

童婕端來一金盆,盆中盛有半余鏡水。晶瑩透則,卻渾然成一體。形似果凍,又比果凍更柔軟靈動。

唯見童婕劍指點印眉心,拉出一條記憶長河,如銀河那般璀璨。最神奇的事情發生,隨著記憶長河出現,空氣中瀰漫一股如果糖花香那般的甜蜜氣味。

李慧雯朝童婕曖昧一笑,童婕臉頰泛起紅暈,將記憶長河拘入金盆。宛若瀑布狂泄,激得鏡水漣漪蕩漾不絕,那堪稱傳奇的奇迹事件,於金盆再現。

……

「什麼?!」

「不可能!」

「你再說一遍,我沒聽清楚?」

相似的話,於牧牛城不斷上演。各門派弟子在他人艷羨目光中,拍案離去。

內城中,未卷包袱離開的考生,心中竟有僥倖之意。參與織天府考核的,沒參與織天府考核的,亦朝織天府邸而去。

已經離開內城的考生,唯有艷羨他人,只得從他人口中描繪,腦海自信幻想。

道牧,這個充滿話題性的人物。招致看過的人,原地逗留未走。沒看過的人,不斷湧入街道。無論考生,亦或其他門派弟子,無不好奇。

「道牧,織府,牧劍山弟子。」好似每個人都要親臨告示牌,親口念出這麼一句,方覺舒心。

「牧劍山,織天府有此脈承?」人人都有明確的牧師脈承,就獨道牧一人,掛上牧劍山弟子名號。

「難道,牧劍山是個人?」這個觀點一拋開,惹得無數人議論,連織天府弟子都加入其中。

奕劍府邸。

繼璇璣方從奕劍門聖地走出,正欲尋李慧雯議事。耳朵微動,外面嘈雜清晰入耳。

「來人!」繼璇璣步伐大開,人未出,靈識已探全街道,被人潮震得疑惑叢生。

未等繼璇璣細探,一外門弟子急匆匆,迎面小跑而來,恭敬行一禮,「恭迎,繼長老。」

「嗯。」繼璇璣看都未看他一眼,從他身邊走過。外門弟子只覺身邊生風,帶著特殊濃香,旋即抬頭,轉身跟上繼璇璣。

「外面何事,如此吵雜,人涌人潮?」繼璇璣語氣平平淡淡,不似詢問,更似審問,久居上位者特有氣息,於周遭蔓延開來。

「啟稟長老,眾人是為道牧而來……」外門弟子身體微微向前躬,只為更靠近繼璇璣。

先從清晨,織天府告示牌突現黃紅二榜說起。織天府取消天賦試,直接錄取金榜千餘人,道牧被歸於待定欄。才過半天,道牧從待定欄直接轉為正式弟子,因此招來很多非議。

外門弟子眼見繼璇璣步伐減緩,卻一直沉默不言,「繼長老,您可知織天府有個牧劍山?」

繼璇璣驀地停住步伐,腦海浮現兒時一幕,不由喃喃自語,「從前有個牧劍山……」道出一句外門弟子撓頭霧水的話。

外門弟子開口正欲問個詳細,繼璇璣回眸一望,頓時讓他將疑惑愣生生吞咽下肚。「李慧雯呢?」

「李師姐被童婕邀入織天府邸,方才進去不久。」外門弟子彎腰作答,不敢與繼璇璣對視,「長老,是否派人喚李師姐回來?」

「算了。」繼璇璣眉目生疑,李慧雯與童婕沒過多交集,且對織天府沒半點好感,以李慧雯性子,本該婉拒才是。「你且退下。」

話落,繼璇璣如煙消散,沒了蹤影。

「從前有個牧劍山……」外門弟子站直身,嘴巴大咧,嘻嘻笑出聲,「看來牧劍山有點來頭,卻不知是人,亦還是座山。」外門弟子急匆匆而來,興沖沖而去。僅這一句話,足可換來不少好處。

精英閣,甲子樓。

道牧三人酒後飯飽,心情也好些許。道牧起身,正欲打開房門,房門便自行打開。女侍者迎面而來,面有喜色,抬頭就見道牧,有些語無倫次,「公子,你已成為織天府弟子!」

「嗯?!」道牧歪頭不解,吃飯前才說自己落榜,內心也沒什麼在意。吃完飯又說自己已是織天府弟子,內心反倒掀起波瀾。

「脈承何人?」

「植牧,還是獸牧?」

「以我在實牧試的驚艷表現,獸牧該是沒任何問題吧?」

道牧迫切想知道自己脈承獸牧,亦還是植牧。並非他不喜植牧,看低植牧,欲習獸牧,牧星鎮是主要誘因。

「公子,我也不知。」女侍者笑容凝固,身體僵硬,頗為尷尬,「聽其他顧客說,黃榜上公子一欄寫到『道牧,織府,牧劍山弟子。』」

「牧劍山?!」

道牧,候大壯,牛郎三人異口同聲,三人卻神情各異,語氣各異。

「你二人,知道牧劍山?」道牧轉身,見候大壯熊眸瞪大,抬手虛指,顫悠悠。 重生之夫榮妻貴 牛郎嘴巴大張,僵硬在原地,煙槍落地,也不自知。

呼,牛郎化作一陣風,將女侍者拉入房間,房門再度關上。

「從前有個牧劍山……」 陸胤讓公關部的經理,到會客室一趟。

掛了電話,又吩咐秘書帶她去會客室,讓她跟經理親自談。

林沁兒擺擺手,一副「我熟得很」的表情,「不用帶,我自己過去就行。」

「那就看你的了。」陸胤眉梢微挑,她有這個自信,很好。

林沁兒拍著胸口,向他保證,「放心吧,保證交給你一個完美的答卷。」

「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林沁兒轉身,離開總裁室。

踏進會客室,她看到了公關部經理,一個斯斯文文的男子,戴著金絲眼鏡,文質彬彬的站在模樣。

看到她進來,經理顯然愣了一下,沒想到是總裁夫人親自過來。

他立即站起身,不卑不亢的問好,「總裁夫人,您好。」

「你好,請坐吧。」

林沁兒示意他坐下,兩人坐下后,經理便問她打算怎麼處理這件事。

他列舉了幾個方案,一,走法律程序,二,讓營銷號公開道歉,並停更一個月。三,讓博客官方直接封號。

林沁兒沒想到,還有這種操作,於是,她果斷決定,「那就封號吧。」

她實在不想看到這些造謠的事,滿天飛了。

事關陸胤的名譽,她絕不姑息。

「好的,您稍等。我這邊讓人聯繫博客的工作人員。」

經理顯然是經常處理這一類的事情,處理起來,遊刃有餘,他吩咐下去之後,很快便得到了答覆。

官方已經對造謠的博主,進行ID封號處理。

「夫人,您看一下,還有哪些賬號需要封號的?」

林沁兒拿起手機,看了一下,造謠的營銷號,所屬公司旗下的所有營銷號,都轉發了造謠的微博。

「如果全都封號,會不會……有難度?」

經理微微一笑,「並不會,封一個號,和封十個號,操作都一樣。不存在難度大不大的問題,這一點您可以放心。」

「嗯。」林沁兒十分滿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