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話似乎已經認命了,似乎接受了黑暗的生活。

這對一個十八歲的少年來說,是多麼的殘酷。

溫尋說出這些話的時候,沈傾能意識到,溫尋的心裏面還是在渴望。

渴望著一切改變,渴望著看看外面的花花世界。

儘管或許有危險,但是對於只能生活在黑暗之下的人來說,這些都不值得一提。

「謝謝你/」

這是溫尋開口說的第四句話。

也是沈傾這幾個時辰內聽到屬於溫尋的奇迹。

也許是沈傾說的話奏效了。

小公孫和小兔子回來的時候,小兔子便看到溫尋完好無損的站在那裡。

並沒有坐在輪椅上,而是站在黑暗與陽光的界限上。

似乎在想什麼。

只是他整個人的氣色,要比之前好了太多。

表情雖然很平淡,但已經不是之前的木訥。

整個人散發著一種生氣,簡而言之就是活著的氣息。

小兔子很是感激的看了沈傾一眼。

隨後將一個東西砸向沈傾。

聽著呼呼而來的聲音,沈傾一把抓住,卻發現是一個蘿蔔。

兔子果真是偏愛蘿蔔啊!

沈傾感嘆道。

「這個小蘿蔔送給你作紀念,還有這個小蘿蔔裡面封印有我兔族的精魂,或許可以幫你找到你的小兔子。」

原本還打算笑著說的沈傾,一聽到這話,立馬就把蘿蔔放入空間戒指之中。

藏有兔子驚魂,那對粉色小兔,肯定是有點作用。

即便作用不大,沈傾也不願意錯過。

許是站立了許久,溫尋轉過身。

俊美的眉眼此時溫潤了不少,雖然氣色還是過於白皙。

卻也看著讓人舒服了許多。

「我們回去吧。」

「主人你上來,我推你回去。」

小兔子看著眼前的輪椅。

「你主人我現在可以走路了,不是之前被你服藥后不能動的樣子了。」

溫尋調笑的看著小兔子。

小兔子低了低頭,眾人這才知道為什麼溫尋之前的狀態那麼不對勁。

分明不願意來,還坐在輪椅上來了。

原來,根本就是身不由己啊。

小兔子跟在溫尋的身後,返回。

涼先生寵妻無度 沈傾和小公孫也一路同行。

「沈傾,你說這溫尋到底是不是人,為什麼無法出現在陽光下呢?」

小公孫很是不解,避開了小兔子和溫尋,低聲的問著沈傾。

「我也不知道呢,我對這些世界的熟悉度,遠遠低於你。」

其實小公孫的這個問題,沈傾也在疑惑。

「我看我們還是早些離開吧,然後救了那個人,去找千里,到時候我們又在一起了。」

「你不是一直想要留在這裡嗎?那麼多的寶物……哦……」

沈傾笑嘻嘻的看著小公孫。

「拿到寶物就走,我總覺得這個地方太奇怪。」

一行人回去之後,溫尋很明顯活潑了不少。

很多東西,主動拿出來和沈傾分享。

包括介紹後院里種植的那些藥草,其中有許多是小公孫都沒有見過的。

「這一株只長一片葉子的是青蘆,它從種植生長到死亡,都只有這麼一片葉子,也只有在極陰之地才能生活,這個地方還必須在這裡。 將軍的美味娘子 它的作用,是能讓人在昏迷狀態瞬間醒轉,不管是什麼樣的昏迷,是中毒抑或是受傷,醒轉之後,一切身體上的傷痕都會消失。但是他有一點,必須是外力造成昏迷之後,才能使用。」

「這一株紫色的是涼竹,它有溫潤養魂的功效,如果魂魄受傷,使用涼竹,可以在一周內讓魂魄恢復原樣,甚至魂力更進一層。」

「這一株黃色的是洛希,它可以讓你契約的魔獸在短短的時間內,功力提升一層,僅僅針對魔獸有效,如果是人服用了,便是劇毒,大羅神仙都難救。」

溫尋細細的為沈傾介紹了十幾種藥草,溫尋在說藥草的時候,整個人的氣質便如同是更上一層樓一般。

讓人覺得他整個人的狀態非常的和諧,非常的契合大道。

言念君子,溫其如玉。

愈是這樣的時刻,愈讓人覺得命運的無奈。

溫尋在講解完之後,每一種都給沈傾帶了三株,小心的用特定的盒子裝起來。

「沈傾……姑娘……」

「叫我沈傾吧。」沈傾很是爽快的說。

「好,沈傾。」

「溫尋真的很開心,能夠認識你,往後要是有機會,歡迎你再來。」

溫尋說這話,沈傾便意識到自己該離開了。

儘管有好多地方,小公孫還沒有去過,但是目前的情形,小公孫還是得跟著沈傾一起離開。

「我們真的可以再來?」

小公孫似乎很開心。

「對。」溫尋說著,貶低給了沈傾一個小小的如同鑰匙大小的腰牌。

「這腰牌可以帶你瞬間來到這裡,哪怕是被追殺的過程中,都可以。不會有人能看得出來這個腰牌的功效。

沒有說多餘感謝的話。

溫尋直接通過腰牌,將沈傾和小公孫送了出去。

兩個再出現的時候,還是在山谷之中。

「沈傾,你怎麼不開口多留一會呢?說不準還有其他的寶物,我們只要探測一下就知道了,而且我的預感非常的准。」

小公孫很是惋惜的說。

「溫尋既然說了那話,那便是讓我們離開了。畢竟她這麼短的時間內經歷了這些,我覺得他有許多事情要處理,所以不好意思去打擾他麻煩他了。他這人性子急,有事也不會一直拖著。」

「那我們只能下次再去了,他的那些藥草,真的是無價之寶啊!」

小公孫覺得失去了幾個億一般,心裏面很是痛惜。

「我從來都沒有想到,真的有人是活在陰影之中。」

沈傾坐下來的時候,開口說道。

「聽你這麼一說,我都對他抱有同情了。」

「算了,我們先找一下柳青青吧。」

趙無極的護衛和柳青青在的地方很是顯眼,或許是怕沈傾回來之後找不到他們,所以這地方但凡是有些風吹草動,就可以吸引人的目光。

「沈傾,你回來了!」

柳青青看著沈傾,大喊道。 溫尋看著面前的小兔子,似乎很乖巧,又聽話。

按理來說,這樣的生活,該滿足了。

只是溫尋突然間皺了皺眉,然後伸出修長的手指,撫平自己的眉心。

「小兔,往後若是沒有我的准許,不允許任何人接近這裡。」

小兔子渾身一顫,「好。」

「也不允許透漏我們所在的地方,給任何人。」

「好。」

「你或許不知道,咱們這裡是禁地,這禁地存在了數千年,才有我這樣被詛咒的人存在,但是這裡面的寶物若是被外人知道,那麼我們這裡幾千年來的平靜,都會毀於一旦。」

「主人,這些你從未和我說過。」

小兔子睜著一雙眼睛,很是濕潤的看著溫尋。

「知道只能是徒增擔心罷了。」

溫尋如同一個小大人一般,背著手,被挺得筆直。

站在那裡,莫名讓人覺得這小小的身軀之下,藏有一顆滄桑的靈魂。

「你或許也不知道,我已經幾百歲了,卻一直都是這副模樣。」

站立了許久的溫尋,長嘆一口氣,說出這樣的話。

小兔子聽著卻是抖了抖。

自己喜歡的主人,不是才十七八歲嗎?

怎麼突然間告訴自己幾百歲了?

小兔子雖然這麼想,但是轉眼之間,便覺得主人還是主人啊。

幾歲,十幾歲,幾十歲,幾百歲,有什麼關係?

主人的身份沒有變。

「主人,不管你多大,是什麼樣,你一直都是我的主人,我對你的愛從來都不會變。」

小兔子告白了,嚶嚶嚶。

溫尋聽著這話,不可覺的抖了抖,沒有說話。

陪吃是長情的告白 只是在這似乎是人造出來的極陰之地,莫名的多了一層屏障。

除非是得到了主人的允許,否則不再有人能進來這裡。

……

柳青青一臉笑容,討好般的看著沈傾。

如此大聲的呼喚,生怕大家聽不到一般。

「沈傾,那個會說話的小兔子怎麼沒有和你一起回來啊?」

果然,隨著柳青青的聲音,有不少的目光看向了沈傾這邊。

似乎有不少人,悄悄注視著這邊的動態。

沈傾笑了笑,面對著柳青青的笑意,「小兔子回家了,它本來就是自由的。」

「可是小兔子明明說了跟你的。」

「小兔子也說了自己有主人。」

「小兔子的主人在哪裡?家在哪裡?是不是有好多寶貝?」

柳青青眼睛發著光,問著這些問題。

眾人一聽這話,頓時便豎起了耳朵。

這柳青青的心思啊,沈傾如何能不知道。

無非是要給自己找點麻煩,最好能讓她脫離出來。

一路上不停的作妖。

「是啊,不少寶貝。」

沈傾順著柳青青的心意,笑著說道。

「那我有份嗎?」

柳青青虛情假意的似乎有些害羞的問道,聲音低了幾分,很是契合當前的情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