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變化告訴百里涵媛「該出手時就出手」,要贏得人們的點贊,沒有幾把像模像樣刷子是不行的。

「主人媽媽,我尋百里姑娘有事相商。」靈寶突然飛至對柳仙姑這樣說道。

「哦。」柳仙姑走到百里涵媛跟前幫她整理了一下有些零亂的前額留海后說:「去吧!」

百里涵媛深情的看了一眼柳仙姑,因為柳仙姑剛才的動作她實在是太熟悉了,她媽媽胡躍進每次她去上學臨出門之前,總是少不了要幫她整理一下前額留海的。

她又回過頭來微笑著掃視了一下全場,意思是說,我先告辭了。

這就是禮貌也是應該有的禮數,

別以為有天帝身邊親近的人罩著就不可一世地傲慢,

那樣就會把自己孤立起來陷於非常被動的境地。

「靈寶,是不是帝俊哥哥找我?」

百里涵媛迫不及待地想知道浩天帝俊找她是什麼重要的事,還是就是想見見她。

自從前次天帝約見未果之後,她的腦海里無時無刻不在想著,天帝什麼時候能再約見我呀。

「不是你的哥哥尋你,難不成我來尋你?」

靈寶把哥哥倆字說的特別重。

靈寶犯酸了,

去!沒來三天便哥哥長哥哥短的,叫得如此肉麻想幹嘛?

我跟主人成雙成對出生入死地時至今日還不敢放肆地叫聲哥哥呢!

你倒好,在來的路上才見過一面就把哥哥叫的震天響,

真是不知道天有多高的俗物凡胎。

「靈寶,你忙嗎?」

百里涵媛聽出來靈寶那賴的理你的口氣,可又不知靈寶氣從何而來。

總裁老公很悶騷 她心裡不斷地告誡自己,眼前此人不僅不能得罪而且非得給她留下個好印象才行,所以就無話找話地這樣問了句。

「時下不忙,也便是做些跑腿傳詢之類。」

靈寶見百里涵媛並未她不愛答理的態度計較,也就緩和了心情。

想想也是自己小肚雞腸的不是,人家呼主人為哥哥關你何事,你喜歡的便不許別人也喜歡,天上哪有這般道理。

「哦,那也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天上若少了靈寶這樣跑腿傳訊的,不就成了瞎子眼睛聾子耳朵了啦?」

話雖這麼說來著,可百里涵媛心裡卻在想,你一個天帝身邊的寵物,還不就是幹些狗腿子的勾當,難不成還想著喚日驅月呀。

狗腿子,這話有點損人了,

她畢竟是帝俊哥哥的寵物,怎麼說也是至高無上的寵物。

「那可不?想當年要不是我在主人面前擋著點,主人就差點給沙鳴陣給吞噬。」

趙公子 靈寶聽百里涵媛說自己做的事情非常重要,心裡很是受用,天帝跟前非我莫忠非我莫用的優越感油然而生。

「真的嗎?靈寶,你快給我講講,講講你那些英勇無畏,戰魔捉鬼,力挽狂瀾,驚天撼地的英雄事迹,好嗎?」

百里涵媛經過幾次接觸后,她知道靈寶是一位非常純粹,但自視度極高,優越感極強的人物,

如果是順著撫摸,全身毛絨絨的挺溫順的,

如果要是倒著撥弄,一身尖刺就挺扎人的。

你讓她講她的「英雄事迹」肯定是樂不可支的了,

講她的自然就帶著講了帝俊哥哥的故事了。

百里涵媛現在最想聽到的就是有關浩天帝俊所有的事,

哪怕是浩天帝俊晚上睡覺之前愛不愛刷牙,早晨起床之後愛不愛洗臉呀,她都想知道。

靈寶一聽百里涵媛讓她講講她的英雄事迹,興奮的心情就再也按耐不住了,

早已把「你去看看百里姑娘有閑否,若有,請其來我這裡一趟」的交代丟置腦後,

呼的一下就跳上路邊的一塊巨石之上,

面對著飄飄而流的雲瀑席石而坐,又要開始了她那激情四射的故事敘述。

(親們:這幾天在走程序,過幾天就可以上架了,還望你收藏收藏,天氣熱,晚上早點休息啊) 百里涵媛很想知道浩天帝俊的往事,就說讓靈寶講她的「英雄事迹」,靈寶的激情一下子給調動起來了,面對雲瀑席石而坐。

靈寶歪著腦袋想了半天,突然臉泛紅雲。

百里涵媛一見靈寶這情景,就好奇地問道:「靈寶,你怎麼臉紅了?」

天上還真有你想不到奇怪的事,天帝也有寵物,天帝的寵物還是位美女,美女寵物竟然會有情感。

靈寶聽百里涵媛這樣一問,就毫不掩飾地說:「我主人對我可好了。」

靈寶講,她的主人揮動鴻蒙聖劍毀了鬼王鬼母的原身後,馬上變換了場景,眼前出現風清氣爽,天藍地綠,一派祥和之景象。

「我們這是又到哪了?你不是說鬼冥堂是在地底二十層之下嗎?」浩天帝俊疑惑地問靈寶。

「嘿,誰知道,我也是道聽途說的。」靈寶言語中有些底氣不足:「深與淺、近與遠、有與無,在神魔界這些老手們的心目中還不是一念之間的事?你若執著追究起來,那便沒完沒了了。」

「說的有些道理。」

「我說的大多是正理,離真理也便是一絲之間。」 冷麪少校王牌妻 靈寶的口吻又回到萬事通的自信上來:「看來我得出來透透氣了,快把我給憋尿尿了。」

「那你的快出來,要尿尿在我耳朵里,此不倒大霉了?」

鮮綠鮮嫩的小蟲從浩天帝俊的耳朵里爬出來,站在厚墩的耳墜之上,伸展著懶腰,眯著眼看了看天空。

「你還是快下來吧,磨磨蹭蹭地還想賴在我耳朵里不走?」

「猴急啥?你當我真願意呆在你這黑不隆咚,酸不拉嘰,粘粘乎乎的油耳里呀,我早就想脫離苦海,遠走高飛了。」言語罷,靈寶便一曲一伸地降落到草地上。

這些天來,有靈寶在身邊,事情都方便穩妥了許多,知己之未知,防己之不慎,浩天帝俊已經習慣了有靈寶的日子。

「你還是回耳朵里去?少拔些毛我便不覺得你在裡面難受了。」浩天帝俊蹲下身子看著靈寶這般央求似地道。

靈寶在地上抬起小頭,瞪圓了眼睛看著浩天帝俊的臉,她明顯感到了因為「遠走高飛」的話惹浩天帝俊不舍之情流露,好像有兩顆晶瑩的小淚珠清晰地從她的圓眼中流出。

「你真的捨不得我走嗎?」

「別走行不?你還是進我耳朵里呆著吧,看你這麼個小不點。」浩天帝俊伸出手指撥了撥靈寶嫩綠的身軀道。

就在浩天帝俊撥弄的當口,靈寶慢慢地長高長大,長得跟浩天帝俊齊肩般高時,活脫脫地變成了一個綠衣少女。

「我這樣還能進你耳朵不?」

「這??。」浩天帝俊讓眼前這個亮麗無比的綠衣少女給驚呆了。

「我漂亮不?」

「當然。咋是女的?」

「女的不好?」

「我帶著個女孩,這??。」

「男女搭配幹活不累呀。咯咯咯!」

靈寶拉起浩天帝俊的手,咯咯地笑著翩翩起舞。

面對這麼個天真無邪的美少女,浩天帝俊的心都給融化了。

綠樹環繞,草青花香,俊男倩女,舞動青春,放飛夢想,風兒吹笛,鳥兒歌唱。

青春不是夢,

夢中擁有你,

青春就有了翅膀,

天地間放飛浪漫。

青春不是夢,

夢裡你相隨,

青春就有了力量,

心靈便有了主張。

青春不是夢,

夢裡你歌唱,

青春點燃了希望,

我的步伐更鏗鏘。

「咯咯!咯咯咯!你來追我呀。」靈寶鬆開浩天帝俊的手,咯咯大笑著蝴蝶般向前飛跑,翠綠的衣衫舞起一道撩人的符號。

浩天帝俊張開雙臂,擁抱著風兒,擁抱著美景,擁抱起眼前的所有,欣喜若狂,一路奔跑。

靈寶飛累了,嬌柔地卧在青草中。

浩天帝俊跑乏了,俊綿地躺在靈寶身旁。

天空湛藍湛藍的,那就是心靈的港灣,白雲淡淡的飄飛,那就是心緒的流淌。

「你還要走嗎?」浩天帝俊不無擔心地問道,當他發現美麗后那種再也無法割捨的情懷油然而生,靈寶的出現催發了他埋藏在心底里太久太久的情感。

「你不想讓我走嗎?」靈寶的胸部起伏得非常明顯,她一個蟲體,形單影隻地度過了千秋萬載,她有的是默默地守候等待歸宿的日子,而今知道,從此往後她便是他生命中的一部分,他卻因為一句「遠走高飛」對她如此不忍割捨,這能不令她心潮洶湧?

「傻帽,我從此不走了。」

「真的?!」浩天帝俊情不自禁地車過身一把摟住了靈寶。

「真的。」倆雙清澈透明的眼神凝視在一起。

靈寶伸出她那纖細玉手,輕柔的抹去浩天帝俊臉頰上的汗漬。

她心語道,這張臉多俊啊,這顆心多純潔啊,擁有你我便擁有了全世界!

可是你我註定是主人與奴僕的關係,又有誰能改變這種命運安排呢?

想著思著,兩行熱淚便汩汩而流。

「好好的,咋又哭了?」

「不,我是高興。」靈寶破涕為笑坐了起來道:「主人,往後你就叫我靈兒,好不好?」

「主人???」浩天帝俊讓靈寶這神情突變給弄蒙了。

「我是你的寵物,你是我的主人。」

靈寶從地上站了起來,她極力掩飾內心的苦楚。

「靚女為喜己者容。」靈寶說道:「我把我最美的一面展示給你了,今後的日子裡你記住靈兒今天的模樣好嗎?」

說著說著靈寶就抽泣著並不顧一切地朝前奔跑,跑著跑著,就消失在樹林之中。

「這??。」浩天帝俊一時不知所措,「靈寶??,靈兒,你慢點跑!」

靈寶和浩天帝俊穿過樹林之後卻跑進了一望無際的杳無生機、滿目荊榛、月黑風高的大沙漠。

「靈兒,這是到哪?」

「我有點懵了,一時想不起來。」

能不懵嗎,寵物竟然暗戀主人,好像還沒有聽過這樣的橋段。

他們艱難地爬上一座沙丘,展現在他們面前的又是連綿起伏的沙丘。

凝望著時,左右兩邊的沙丘突然好像有巨獸在沙下蠕動,起起伏伏一直向前快速推進,不到半柱香的時辰,便有一條沙牆將他們所在的沙丘和前面所有的沙丘都圈圍了起來,而他們面前一望無際的眾多沙丘,被圈圍之後,好像突然有了生命一般,不斷地變換著位置與形狀。

「我們被圍了。」

「哦,我知曉了。此是死亡之城,也稱沙鳴陣。此陣便是風巫金甲吳作崇。以風為力,以沙為實,以蟲為體,入此陣者,遇風暈厥,遇沙窒息,遇蟲血崩,極為兇險。」

靈寶言罷便轉身化為蟲形,長約丈余,身下百足,昂首大睜圓眼,頭頂三尺觸角一對,尾翼如剪高高舉起。

「靈兒,你咋變如此?」

浩天帝俊見靈寶如此變形,禁不住噗哧一笑。

「此形管用??。」

倆人言語未完,起一陣狂風,颳起沙塵,鋪天蓋地襲來,狂風過後,倆人已經給埋於厚厚的沙堆之下。

靈寶從沙堆下鑽出頭來,蠕動著身軀,挖出沙坑一條,才得以脫險,抬頭左右看看不見浩天帝俊的影子,又蠕動身軀和揮動百爪,將身子再次陷進沙里,不一會,浩天帝俊騎其尾翼從沙堆中被拽了出來。

「啊哧,差點把我憋死了。」

「風沙一起來,接下來便是蟲咬了。」

語音剛落,前面沙丘下便鑽出一排又一排,排列齊整的黃褐色甲蟲。

蟲體碩大,足有七八尺長短,高舉著一尺多長的觸角,嘴呷不停地張開鉗攏,發出咔哧咔哧的聲響,背上兩爿厚甲下有翅膀在不停地煽動著,併發出嗞嗞嗞的聲音。

甲蟲隊陣向前推進,掀起沙塵陣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