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對大長老的信任,還是有所察覺?

如果是後者,那他這樣做的意圖是什麼?

讓大長老暴露謀奪宗主之位的陰謀?

於是乎方昊天閉關的第二天,大長老那幫人便召開了一個秘密會議。

「不管他是什麼想法,這都是我們的好機會。」

「這樣更好,等他出關時宗主大權已經完全被架空,到時他一出關,我們找人將他刺殺除去也不會引起宗內大亂。」

這是大長老這幫人最後的定論。

……

秘室中,方昊天並不擔心大長老這幫人會有什麼動靜。

他將宗門大權交給大長老,自然能想到對方會趁機架空他的宗主大權。

但又如何?

只要他的實力能夠鎮壓一切,宗主之位誰也搶不走,被架空的大權也會重新收回來,大長老如果真的異心,方昊天就能夠讓他一切努力都白廢。

當然,前提就是方昊天的實力能夠鎮壓一切。

他閉關,是要密修義父臨走前他的「萬星魂仙術」。

「怪不得義父能夠成為大淵國最年輕的頂尖強者,此術果然神妙。」

方昊天越參悟越覺得萬星魂仙術不可思議。

修鍊此術,直接在靈魂中構造魂星,每構造出一顆魂星,就能夠與虛空上一顆星辰取得聯繫,就能夠直接從那一顆星辰中吸取可以轉化為靈魂力的星辰之力。

但此術雖然強大,可是很難。

薛應龍告訴方昊天,他修鍊了這麼久,也只是成功構造了三顆魂星,距離萬星差得太遠了。

但就憑這三顆星辰,就已經讓薛應龍成就了今天的實力,如果給他足夠的時間,薛應龍有很大的信心超越國主,成為魂界真正的巨頭。

可惜薛應龍遭遇神秘人暗算,所中奇毒就連魂界最神秘最強大的先生都無解,無奈之下只好進莽神山做最後的努力。

「轟隆隆!」

方昊天的靈魂突然轟鳴震動。

一個月的時間,方昊天就成功構造出第一顆星,一下子與一顆星辰聯繫了起來。

磅礴的星力從冥冥中灌注而下,方昊天利用萬星魂仙術進行煉化。

靈魂力簡直如同江河入海。

「魂帝第二重!」

方昊天本身就雄厚的積累馬上得到了突破。

「第二顆星……」

方昊天鞏固第一顆星后便開始構造第二顆星……

時間流逝。

「嗯?」

一直沉迷於萬星魂仙術修鍊中的方昊天突然睜眼。 別看東方豪宇說的這麼雲淡風輕,其實他最擔心的還是秦菲的安危。她現在失憶了,跟他哥還沒有破鏡重圓,甚至還被那麼多混賬虎視眈眈地盯著。

雖然秦菲自始至終都表現的若無其事,可是東方豪宇還是覺得秦菲被驚嚇到了,只不過她想息事寧人,不想讓東方玉卿小題大做罷了。

秦海像是在說服東方豪宇,又像是在自我安慰:「秦菲只要不走出這個海邊別墅,應該是安全的。」

聞聲后,東方豪宇顯然有些哭笑不得,他真心懷疑就以秦海的智商是怎麼遊刃有餘地幫秦瓊管理影視公司的。

顯然沒有掩飾內心的真實想法,東方豪宇不吝打擊道:「呵,有種你明天把這個話原封不動地說給我嫂子聽,看她怎麼回應你?」

饒是秦海再好的脾氣,此刻也綳不住了:「我操,你別不識好歹,我這完全是為你的安全著想。」

「你別好了傷疤就忘了疼,要知道早在幾年前楚銀南就想幹掉你哥……你現在跑去招惹他,確定不是去送死的?」

「哼,敢要老子命的人還沒有出世,走了。」東方豪宇瀟洒地揮揮手后,邁步離開。

情急之下,秦海牢牢地拽住了東方豪宇的胳膊:「我說這黑燈瞎火的,就算要走,也不用著急這一時半會吧?」

「放手,別跟個娘們一樣磨磨唧唧的。我好心提醒你不要做讓我反感的事,我哥正心煩著呢,你就裝作不知情。」

東方豪宇等於是變相地警告秦海,不讓他去通風報信。

秦海欲言又止,抓著東方豪宇的手臂也莫名地加重了力道:「可是我不能眼睜睜地看著你……」

此刻的秦海就猶如熱鍋上的螞蟻,腦袋裡快速運轉著,希望能快點找到阻止東方豪宇離開的理由。

東方豪宇眉頭微蹙,自然是明白秦海的心思,所以說話的語氣也比之前顯得溫和了幾分:「可是個屁!老子還要回來找最性感的女人跟我孕育下一代,不會有事的。」

東方豪宇嬉笑地說著,將秦海的手掰開,然後頭也不回地走出了客廳。

秦海茫然地看著東方豪宇離開的方向,莫名有種不好的預感。

可是他也清楚地知道一旦是東方豪宇決定了的事情,輕易不會改變。

翌日,龍鳳胎早早就被送回了海邊別墅。

東方王妃吵著嚷著要見秦菲,卻在準備抬手敲響東方玉卿卧室的時候被東方王子抓住了手臂。

幾乎所有的客房都找遍了,依舊沒有發現秦菲的蹤跡,所以兩個小傢伙大概是篤定他們的漂亮媽咪被某人拐進了他的房間。

東方王妃不解地問道,「哥哥,你抓我幹嗎?」

小王妃氣呼呼的表情看上去呆萌可愛,就連一直跟她形影不離的東方王子都晃了神。

東方王子眉頭微蹙,意味深長地凝視著東方王妃的眼眸,然後低聲解釋道:「還是先不要打擾他們休息。」

短暫的愣神后,東方王妃跟著東方王子的步伐向頂樓走去。

東方王子原本想要來閣樓的儲物間找個繪畫工具,卻不料看到兩抹熟悉的身影。

大概是因為東方王子猛然間停住了腳步,所以低著頭走路的東方王妃直接撞到了東方王子的後背上,還發出一個令人始料未及的低呼聲。

不等東方王妃反應過來,東方王子就抬手捂住了她的嘴巴:「閉嘴!別吵醒他們。」

「唔……」東方王妃怒視著東方王子,順著他的視線也看到了一個讓她大跌眼鏡的畫面。

東方王妃怔愣片刻后,才鬱悶地推開東方王子的手,然後眼底快速閃過一抹狡黠。

東方王子站在原地沒動,但是東方王妃卻是忍不住好奇,屏住呼吸躡手躡腳地走上前去,後知後覺地發現那個穿著寬鬆家居服的女人果然是她要找的媽咪。

當然,也只可能是他們的媽咪。

視野中的媽咪就那樣優雅地躺在頂樓的長毛絨毯上,亞麻色的捲髮柔軟地鋪散開來,閉著眼睛睡得正香。

網游之無限戰場 而他們的爹地,頭竟然枕著媽咪的胳膊,姿勢顯得那麼滑稽?

秦菲的左手還搭在東方玉卿的俊臉上,睡得可謂是昏天黑地。

咦,倘若不是自己親眼看到,東方王妃絕對不會相信他爹地還有這麼悶騷的一面。

怪不得他爹地拋下他們不管,有美人在懷,能顧得上他

們這兩個拖油瓶才怪!

其實早在兩個小傢伙快要走到頂樓的時候,東方玉卿就

察覺到了,所以他才故意枕在了秦菲的胳膊上,還小心翼翼

地將秦菲的手放在了他的臉頰上。

說實話,有那麼一瞬間他還真的有些擔心東方王妃把他女人給吵醒了,幸好被東方王子給忽悠走了。

想必面對如此尷尬的睡姿,勢必會讓秦菲更加的生氣。

大概是擔心壓的久了秦菲的胳膊會痛,所以東方玉卿猶豫著準備調整個睡姿,卻不料對視上了秦菲的眼眸。

東方玉卿一時愣住了,獃獃的看著睡眼惺忪的秦菲,而秦菲顯然也沒有想到他會突然出現在自己的視野中,整個人緊張的手都不知道該放哪裡好了。

等等,她的手好像有地方放。

秦菲後知後覺地意識到她的一隻手臂正被東方玉卿壓在腦袋下,而另一隻手則是撫摸在他的臉頰上。

很快就聽到了來自於秦菲的咆哮聲:「東方玉卿,請你給我解釋一下怎麼回事?」

有那麼一瞬間,東方玉卿願意承認,他絕逼是被秦菲的河東獅吼功給震懵了。

然而他的身體卻是比他本人淡定多了,幾乎是出於本能地將秦菲摟抱在懷裡,貼近她的耳廓意味深長地嬉笑:「老婆需要老公解釋什麼?」

秦菲的手臂撐在東方玉卿的胸前,阻擋他進一步的靠近,「我怎麼會睡在地上?我的手又怎麼會放在你的臉上?」

話說昨晚秦菲從餐廳回來后不久就直接躲到了閣樓這裡。她想讓自己靜一靜,免得和東方玉卿爭吵起來。

如果沒有記錯的話,她是躺在這裡的搖椅上閉目養神的。

誰能告訴她,究竟發生了什麼? 「竟然三十年了。」

最強無敵熊孩紙 就連方昊天都很驚訝,這一次閉關,他竟然閉了三十年。

這跟他原本的計劃有很大的差距。

原本他以為像義父一樣最多構造三顆星就會遇到了瓶頸,幾個月或是一兩年就能出關。

沒想到他修鍊萬星魂仙術似乎沒有瓶頸,幾乎每一個月都能夠構造出一顆星來,讓他情不自禁的繼續構造下去。

僅是一閉眼,竟然就過去了三十年的時間,他竟然構出了三百六十顆星。

有三百六十顆星辰給他灌注星力,所煉化的靈魂力之強大他自已都震驚了。

今天之所以突然醒來,是因為他感覺到他如果再繼續下去,他的腦海無法再承受如此雄渾的靈魂力了。

他終於到了瓶頸,不是構造魂星的瓶頸,而是境界上的不足。

他現在已經是魂帝九重巔峰。

除非他能夠突破到混沌境,否則的話他再松造魂星,他的腦海會撐爆。

「太快了!」方昊天知道這是他進步太快的原因,他現在要做的就是靜下心來,擴充腦海,徹底穩固自已的魂武修為。

「我的法相無劫身玄武修為是仙帝七重,魂武是魂帝九重,在大淵國也就那位國主是我的對手了。」

方昊天決定出關,該拿回屬於他的宗主大權了。

方昊天相信義父沒有看錯人,既然讓他小心大長老,大長老應該就有問題。

給了大長老三十年的時間,大長老應該認為完全掌控靈星宗了。

當然,他也給了大長老三十年活命的機會,如果大長老在這三十年沒有異動,那就代表大長老沒有問題,忠心可嘉。

「義父,你放心,靈星宗將會在我的手中更加耀眼,絕不讓你失望。」

方昊天踏出秘室。

「宗主。」

三十年如一日,每天都來秘室前候著的總管林千候看到方昊天出關,大喜若狂,雙眼中竟然已經老淚縱橫。

三十年啊,他堅持了三十年。

三十年裡,發生了太多的事。

日月變遷,人心圖變。

然而他的忠心沒變。

方昊天見到林千候如此,見到林千候一個人在這裡候著,心裡暗嘆,內心中最後的僥倖沒有了。

大長老,真有異心,他這個宗主殿完全被孤立了。

「其他人都走了吧?」方昊天臉色平靜,「這些年,辛苦你了。」

「這是小的本份,」林千候老淚縱橫道,「他們走,是他們不忠,但也怪不得他們,現在的情形……但不管怎麼樣,我身為總管卻留不住他們,是小的沒用。」

「不怪你,」方昊天伸手在林千候的肩膀拍了拍,「一切,都會好的。現在我想好好吃一頓,你幫我張羅吧。」

「是,是。」

林千候趕緊去準備。

一頓豐盛的飯菜很快就張羅好。

方昊天讓林千候一起坐下吃。

林千候愛寵若驚,但也暗喜自已怕是守得雲開見明月了。只要宗主還在,他這個宗主殿大總管的位置應該丟不了。

但他也很清楚,這一切,都要建立在他對宗主一如既往的忠心才行。

「喲,宗主出關了啊?」

一道陰冷又帶著些許輕佻蔑視的聲音傳進來。

只看到一個神色陰厲的青年男子帶著十幾人未經允許,徑自進入宗主殿中。「宗主。」林千候臉色微變就站了起來。

「吃飯。」方昊天淡然道。

林千候略微遲疑再度坐下來,隨之輕聲道:「是段之軒,大長老的大兒子,不知道有了什麼奇遇,十年前實力突然飛猛進,現在已經到達帝境五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