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一代殺神,葉天比誰都清楚人的性命是多麼的脆弱,修行也只能壯大人的力量,強健筋骨,增強壽命,卻不能讓人不死不滅。

凌破和音司緩緩走來安慰道:「葉天,你先隨我們回北冥雪域吧,冰皇答應你會幫你想辦法的。」

葉天有些惆悵地應了一聲,活要見人,死要見屍,即使這無極魔淵下面有什麼神靈居住,葉天也要下面闖一闖。

此時已經是凌晨時分,狼族大山裡漆黑一片,祭台四周點著大大小小的火堆和火把,音司抱起聖女,跟著冰皇返回北冥雪域去。氣氛有些沉重,冰靈族人一路無話,路過離落屍體那裡的時候,冰靈族人過去將離落和新月皇妃的屍體帶走了。

原來新月皇妃路過這裡的時候看到離落死了,便撲在離落的屍體樹榦痛哭,心痛無比,她居然也跟著自殺了。畢竟是冰靈族的人,將他們的屍體扔在這裡也不合適,只好帶回去好好安葬。

離落皇子和新月皇妃犯下的罪行還會清算,不過這都不重要了,冰皇依舊是那副冷冷地樣子,不知道心裡作何感想,很快,他們便再次回到了北冥雪域冰靈族的結界里,音司那次說葉天離開這裡之後就再也沒機會進來了,沒想到這麼快,他就又回來了。

這一次葉天作為冰靈族的客人,被冰皇安排住在冰雪神殿之中,冰皇也立即派冰靈族中的族老商量尋找進入無極魔淵的方法。

無極魔淵是狼族的一塊聖地,但是誰也不知道下面到底是什麼,冰靈族的人也在查閱自己族中的記載,尋找進入無極魔淵的辦法。兩天之後,葉天被冰皇召到了上次見冰皇的冰殿之中,大典之中,除了冰皇,音司,凌破,木秋,還有其他幾個白鬍子老頭,他們貌似商量出了結果。

葉天一來,音司便向他們介紹道:「這位是葉天,這是我們的族老北辰,伊始,還有辛格。」

https://tw.95zongcai.com/zc/18796/ 葉天點點頭,看向他們,一個白鬍子老頭便先向葉天說道:「冰皇命我們尋找進入無極魔淵的方法,現在有了一個辦法,我們特來告訴你。」

葉天迫不及待地說道:「快說!」

那老頭慢悠悠地說道:「無極魔淵是在一百多年前突然形成的,那時候地面忽然裂開,形成一道這樣額深淵,狼族人認為是神靈向狼族人的賜福,所以每年都會舉行白月祭,向深淵下面投放祭品。」

「那些繚繞在上面的黑雲很是奇怪,會阻擋很多東西進入無極魔淵里,狼族人的很多祭品都會被卡在那裡,除非是死物或者女子才能順利進入無極魔淵,但是那些被扔下下的女子祭品也從來沒有再次出現過,所以誰也不知道下面有什麼,下面是什麼,我們冰靈族的典籍里也沒有記載。」

葉天有些不耐煩了,說了這麼多都是廢話,那老頭又繼續說道:「所以想要從上面汲取是不可能了,所以你可以從其他方向進去,那道裂縫綿延幾百里,一直到東面的一個地方,那裡地勢極低,叫……」

葉天回答道:「嶺北古礦!」

「對,就是這裡,你可以從那裡進入無極魔淵下面,再去尋找你的朋友。」

葉天點點頭,立即說道:「多謝了!我現在就動身!」

冰皇忽然說道:「好了,你們都退下吧!葉天留下。」

其他人紛紛說道:「遵命!」便一起走出了冰雪神殿,葉天對冰皇說道:「怎麼了?冰皇大人!」

冰皇起身輕輕一飛,落到了葉天身旁,緩緩說道:「你和你的朋友對冰靈族有恩,我冰靈族不是忘恩負義的人,況且所有事情的由頭都是因我冰靈族的人而起,你這次前去嶺北古礦,那裡修士眾多,魚龍混雜,我本應該派人隨你一同前往,但是冰靈族人的體質與他族有異,不能隨意離開北冥雪域,所以只能讓你一個人去了。」

葉天淡淡地回答道:「不必了,我一個人獨來獨往慣了,不用其他人幫我,那嶺北古礦我也去過,不會出事的。」

冰皇搖搖頭,說道:「我教你一樣東西,讓你保護自己,也算冰靈族人略表心意!」他伸手在葉天眉心處一點,一道武技忽然那在他的腦海里開始展示,那是冰皇那次施展的冰球,威力可怕,但是冰皇教他這個幹嘛呢,他的殺魂不是寒冰之心,根本沒有修為可以凝出這樣的東西。

「這是冰棱破,我族的玄階上品武技,我教給你,用來給你保命。」

「可我不能用……」

「我知道。」冰皇手裡忽然出現一道手掌大小的寒冰之心,一掌打進了葉天的體內,「這是從我好撒混上分出的一小塊寒冰之心,放在你丹田裡,可以讓你擁有寒冰之力,但是這個東西會慢慢融化,大約一個月後便會消失你每日用丹田滋養它,可保證它一月不化,並且為你提供寒冰之力,記住,它每日提供的寒冰之力只能讓你施展一次冰棱破,所以不到危急時刻你不要用它。」

「我懂了,多謝冰皇大人!」葉天謝道。

「去吧!」冰皇交代完了,便回到了自己座位上,葉天緩緩離開了冰雪神殿,丹田裡傳來絲絲冷意,那是寒冰之心的效果。

葉天心裡不由得有些驚喜,居然可以使用冰靈族的武技了,而且還是那招威力巨大的冰棱破,冰靈族的武技其實都不差,無論是極寒冰刃還是此時的冰棱破,威力都是巨大的。 雖然寒冰之心只能存在一個月左右,但是這次去嶺北古礦和進無極魔淵就多了幾分保障,冰皇這樣也是兩全其美,既表達了冰靈族的誠心,又能保證冰靈族的武技不外傳,走出冰雪神殿外面,一名拄著木杖的老者正站在外面。

聽到葉天出來得聲音,那老者緩緩轉過身去,葉天一看,是上次的木秋長老,「葉天少俠,冰皇命我在這裡等你。」木秋緩緩說道。

葉天想了想,說道:「冰皇叫你把我送走?」

木秋笑道:「對啊,這裡距離嶺北古礦還有很遠的路要走,冰皇命我用法陣送你一程。」

「那就有勞了!」

木秋點點頭,拿著木杖在地上刻起了陣紋,或許是這次傳送的距離很遠,木秋刻陣紋花了不少時間,終於,木秋說道:「好了,進來吧!」

葉天走進木秋刻好的陣紋里,腳下陣紋緩緩亮起,兩人陷入短暫的黑暗之中,周圍的黑暗很快的退去,眼前的景色又換了一番。皚皚白雪變成了荒涼的戈壁灘,木秋辨別了一下方向,指著東面道:「從這裡一直走下去,便是嶺北古礦了。」

「葉天抱拳說道:「多謝,後會有期!」

「後會有期!」木秋目送葉天漸漸走遠,他在地上又重新刻畫返回的陣紋,葉天走了幾步便放出了九紋虎,九紋虎自從那晚被大巫師的法陣弄暈之後一直有些迷糊,此時出來地面上忽然變得清醒了,或許它也不太喜歡地上厚厚的冰雪,反而是這些灰色的戈壁灘,讓它感覺更束縛一點。

「小紋,往東走!」葉天命令道,九紋虎踩著久違的泥土上,奔向了東面。嶺北古礦戈壁灘中的一塊區域,這裡的地下埋藏著各種礦石,當初葉天發現的一小塊火靈石礦便能讓葉家的財力迅速提升,這裡的大礦所蘊含的財富自然不用多說。

但是這裡環境惡劣,荒無人煙,也並不屬於天印帝國境內,所以這裡十分地混亂,有利可圖的地方就有人,有人就會有爭鬥,那些在這裡開礦的人也漸漸形成了自己的勢力,這些勢力交織在一起,便形成了如今的嶺北古礦。

葉天身為殺神之時,一直生活在大羅神域之中,對大陸上的一些著名的地方都有所了解,甚至也都去過,比如北冥雪域,比如嶺北古礦,除了那道近百年來才形成的無極魔淵。葉天之前來那裡的時候已經是很早很早以前的事情了,那按理說已經是前世的記憶了。

他不知道如今的嶺北古礦變成什麼樣子了,之前的那裡每個礦主手下都有幾百人的手下負責挖礦,地下十分危險,那些忙在地下的源石、礦石並不是俺么好開採的,再加上礦主們的瘋狂採掘,淺一點的都已經挖空了,現在已經不知道挖到了什麼深度。

那些勞工也都是冒著生命危險在幹活,他們大都是大陸上一些窮苦人家的人,為了錢這裡賣命干,還有一種便是其他國家的死刑犯,逃離了本國來這裡避災,不過很多人來了就回不去了,或許是因為礦洞坍塌而掩埋地下,或許是被礦下面的東西殺死了——地下埋藏的不光有礦石,還有其他危險的東西。

地面之下危險重重,地面之上也是明爭暗鬥,為了搶礦殺人的事情在這裡已經屢見不鮮,而隨著大陸上的其他勢力介入,那些礦主們又不得不尋找其他大勢力做依靠,所以這裡更加亂了,有些礦是某些大門派暗中支持的,有些礦則是某個國家暗中支持的,再加上這裡完全沒有人管理,所以這裡差不多算是大陸上最亂的地方了。

九紋虎帶著葉天在戈壁灘上狂奔著,在他們的不遠處便是那條無極魔淵,無極魔淵沿著地表蔓延到這裡,而且還一直蔓延向遠方。葉天望著這深不見底的深淵,他需要到了嶺北古礦進入到這深淵下面,再去尋找林天雪,或者尋找林天雪的屍體。

這個看似瘋狂愚蠢的,但確實現在唯一可行的辦法,葉天坐在九紋虎身上,靜靜地看著身旁,那是林天雪每次坐的位置,如今空蕩蕩的。葉天嘆了口氣,有林天雪陪伴在身邊已經是一種習慣了,一下子少了她,便沒有人陪自己說話,陪自己鬥嘴……

一人一虎一直走到天黑,那道巨大的深淵在夜幕下露出一種危險的預兆,彷彿一隻巨大的獸嘴,隨時會吞噬這裡的一切,葉天讓九紋虎停了下來休息,一人一虎生起一堆篝火,葉天坐在火堆旁練起了功。

冰皇給他的寒冰之心在他丹田之中,葉天嘗試調動那股寒氣,果然手上便升騰出一股寒氣,葉天緩緩蓄勢,就像冰皇在大殿之中教他的那樣凝出一顆冰球,冰棱破這道可怕的武技必須得熟練運用才行,不然危機關頭使不出來那就白學了。

葉天將他冰球緩緩向前一拋,冰球便飛快地放大,葉天及時地調控體內的寒氣,冰球之上緩緩刺出一道道冰錐,但是很快,冰球便碎了,因為葉天沒有控制好。葉天嘗試再次凝出一個的時候,寒氣已經沒有了,果然,那小小的寒冰之心只能然他每天用一次。

葉天決定每天都堅持練習,一定要把這招運用熟練了,他忽然又想起冰皇說的另外一句話,寒冰之心在你體內一個月左右邊會化掉,自己如果將它放入半神格里會怎樣呢?一個月後它會化掉嗎?

假如不會的話,這就意味這葉天可以永久使用這冰棱破了,儘管每天只能用一次,但是那一次的殺傷力也足夠應對很多事情了。葉天立即將那寒冰之心放入了半神格里,半神格和他的身體想通,就像丹田一樣大,但是半神格卻能裝各種丹田不能裝的東西。

這寒冰之心是否會融化,就得看一個月後的樣子了,葉天弄完之後便靠在九紋虎身上睡了起來,奔跑了一天了,他累了,九紋虎也累了。 第二天一早,葉天迎著朝陽又出發了,一路上的風景依然是那般無聊而荒涼,一路無話,傍晚時分,坐在九紋虎背上的葉天中古看見了遠處的萬家燈火,那裡便是嶺北古礦。

遠遠望去,遠處四周全是各種荒涼的礦場,那些礦場的中間已經已經形成了一座小鎮,那些明亮的燈火便是從那小城裡傳來的,而那道深淵則蔓延到了一處礦場內,隨即逐漸變淺消失了,葉天看到了希望,九紋虎載著葉天朝著那小鎮奔去。

進入小鎮裡面,葉天嫌帶著九紋虎不方便,便將九紋虎收了起來,他獨自來到了小鎮的客棧里,客棧被風沙吹了已經有數年之久,十分破舊,葉天決定先住進客棧里,再想辦法打聽無極魔淵的事情。

葉天走進客棧里,接待人的並不是一名機靈的小二,而是一個滿臉兇相的大鬍子,要不是他過來問了一句打尖還是住店,葉天還以為這是一家黑店。

影帝夫人是只貓 「我要住店,不過先給我來點吃的吧,有什麼拿手菜,上幾個吧。」葉天隨意地說道。

那大鬍子低沉地說道:「好,等著!」

很快大鬍子送來幾個菜,十分砢磣,好在葉天也沒指望吃多好,不過鄰桌的人的談話倒是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聽說了嗎?這鎮上最近一直有人神秘失蹤。」一人拿起酒碗說道。

另外一人隨意地飲了一口酒,說道:「這鬼地方什麼失蹤了,指不定惹了什麼人被人給暗地裡做了。」

「不是不是,我問過了,失蹤的都是修士,前前後後的有三十多個了。」那人神秘地說道。

葉天假裝吃著菜,耳朵則專心聽著他們的談話,「修士?修士怎麼會失蹤?都是些什麼修為的修士?」

「各個境界的都有,這裡肯定有人在搞什麼鬼,你我兄弟二人不該來這裡。」

「好了大哥,別自己嚇唬自己了,你我都是殺皇境界的修士,走到這大陸上哪裡也不敢小瞧咱們,要是有人敢向咱們動手,就是打不過也能拉個墊背的。」

兩人將酒喝完,便走上樓去,破舊的老樓梯嘎吱嘎吱地響,他們也是住在這店裡的。葉天邊吃便猜測著他們說的事情,這裡確實是一個鬼地方,失蹤了那麼多人也沒人會在意。

聽他們兩個的意思,貌似有人在這裡抓修士,居然還有人會對修士下手?來這裡的人無非是兩種,一種是那些平常人,他們來這裡的目的無非就是為了當苦力,討生計,有些修為的人便會在這裡投奔那些礦主,給他們充當打手。

在這裡要是有礦工之類的失蹤,那是很平常不過的事情,但是居然有人打修士的主意這就很反常了,畢竟修士絕對是能夠自保的,失蹤那麼多修士,背後肯定是大勢力。葉天吃完菜,便也走上樓去。

來的很不是時候,他可不想成為這裡的失蹤人口,剛剛的大鬍子已經告訴他了,他的房間就在樓梯上的第一間,推開門進入屋子裡,一盞昏暗的小油燈,四周陳設都十分破舊。葉天反身將門窗關好,坐在床上開始練功。

沒多久,外面忽然傳來敲門聲,「噔噔噔!」葉天睜開眼睛問道:「誰啊?」

「我,店小二!」外面傳來那大鬍子的聲音,葉天起身打開門,大鬍子端了一壺茶站在門口,「你的茶!」大鬍子說道。

透視小野醫 儘管葉天確實有些口渴,但他還是皺著眉頭問道:「我沒有點茶啊!」

無效妻約:老婆,咱不離婚! 大鬍子說道:「這是客棧里免費送的,每人晚上都有一壺,您要是不喝,我拎走便是。」

葉天說道:「要!為什麼不要,放我桌子上。」

葉天讓開門,大鬍子走進來將茶壺送到了桌子上,葉天攔住他說道:「我能跟你打聽點事情嗎?」

大鬍子點點頭,說道:「問吧!」

葉天問道:「你們這裡有一條無極魔淵通過來,你知道怎麼能進去那裡面嗎?」

「無極魔淵?」大鬍子愣了愣,說道:「你是說那條死人淵!」

「死人淵?」葉天也愣了下,說道:「應該就是你們這裡的那條深淵。」

大鬍子輕描淡寫地道:「沒錯就是那裡,我們這兒叫他死人淵,那條深淵裡只有女人和死人能下去,但是從來沒有人活著從裡面出來過,所以我們這裡只要是殺了人或者死人了,都往那裡面扔,毀屍滅跡,沒人能找到屍體。」

「小兄弟,你是想下去那裡面?」

葉天點點頭,又問道:「我看到那條深淵通向了某個礦場,能不能從那個礦裡面進去那深淵裡面?」

大鬍子搖搖頭,說道:「不知道,不過有人說那個礦里有人進過死人淵下面,可惜外人想進去礦下面是不可能的,除非你是干苦力的。我勸你別打那礦的主意,而且那可是神龍教的礦,進去了就再也沒有活著出來的機會了。」

葉天抱拳說道:「好,多謝了,我知道了。」

大鬍子轉身走了出去,葉天倒了一碗茶出來,拿出銀針小心地試探了一下,茶水裡沒有毒,他將茶杯在油燈下仔細檢查了一番,確定沒有問題后才大大地喝了一口,這地方有口水喝真的很難得。

儘管大鬍子提醒他那是神龍教的礦的,但是既然那裡可以進入無極魔淵下面,葉天就必須要試一試。

夜半時分,一聲輕微的響動忽然驚醒了葉天,葉天猛地睜開眼睛,,響聲不是來自於自己的房間里,而是從隔壁的房間里傳來,葉天猶豫著要不要過去看看那,隔壁房間里忽然傳來一聲低喝:「什麼人?」

緊接著便是兵器交接聲,葉天只當是仇家尋仇,翻了個身繼續睡去,打鬥聲很快就停了,葉天不在乎誰贏睡輸,已經沉沉地睡去了。

第二天一早,葉天便聽到了隔壁傳來了吵鬧聲,「又有人失蹤了!這……」

葉天推開房門,來到了隔壁房間,大鬍子正在那裡收拾破爛的傢具,他似乎早已經見怪不怪,反正這些人住店都交了足夠的押金,店家肯定不會吃虧,倒是他身旁的來兩人十分不淡定。 「二弟,看到沒,就是這樣,這人你我昨天還見過的,一晚上機就這樣失蹤了,你看她的包袱佩劍都還在,人沒了!」

這兩人正是昨天的坐在葉天身後的兩人,葉天順著屋子裡看去,果然包包袱什麼的都在,就是人不見了。

葉天昨晚自然聽到了這裡的動靜,但是他想到既然屋子的主人已經發現了刺客,他就沒必要多管閑事了,但是看這樣子,屋子的主人貌似被人劫持走了,因為地上沒有血跡,只有他的佩劍掉落在地上。

葉天不理會他們二人,今晚自己要小心了,他獨自走出客棧,朝著神龍教的礦場走去,這裡的礦區十分寬闊,葉天走了很遠,才來到了這裡,無極魔淵便延伸進他們的礦區里。但是還沒走近那裡,葉天忽然感受到一股濃重的殺意鎖定了他。

似乎有強者鎮守在這裡,剛剛的殺意便是在警告他,不要靠近這裡,這裡的地面光禿禿的,沒有任何東西阻擋視線,葉天的身影實在是太明顯了,葉天緩緩退去,尋了遠處的一個隱蔽茶樓里,這裡可以看到神龍教的礦區全貌。

無極魔淵恰好延伸進礦區中間而消失,葉天一邊品茶一邊尋找哪些地方時隱藏的暗哨,神龍教的礦區里修建了許多房子,還有圍牆,這些都是石頭修起來的,只要能進去礦區裡面,便能利用地形躲藏,然後趁機,進入礦井之下,再想辦法進去無極魔淵里。

葉天一腳下定主意,今晚要夜探這神龍教的礦區,離開茶樓里,葉天回到了客棧,他從空間戒指里取出一身夜行衣,便開始謀划自己的行動。

夜晚終於來臨,葉天從睡夢中緩緩醒來,養足精神,今晚行動,外面的天色已經黑了,葉天打開窗戶望去,礦區那裡只有零星的幾盞火把照明,他立即換好夜行衣,從窗戶上翻了出去。

這裡一到晚上便沒人了,因為很不安全,沒人會在大晚上來外面散步,這和找死沒什麼區別。葉天走在街道上,借著陰影穿行向前,好一會兒才來到了神龍教的礦區外,葉天的眼神掃視過去。

礦區那些房子投下一大塊的陰影,葉天順著陰影緩緩接近了礦區之外,快要接近之時,葉天忽然停了下來,前面的地方似乎布下了結界,葉天若是觸碰了那結界就會被發現的。果然這種地方即使是到了晚上,也不是任人進入的。

好在葉天機敏過人,他立即停下來,飛快的祭出了自己的殺魂,他輕輕走過去,手指輕輕向前伸去,一道結界立刻亮起,葉天的兩道殺魂同時刺出,在結界亮起得而瞬間就將結界擊碎了。

「呼!」葉天舒了口氣,翻身越近了礦區之中,經過白天的勘測,葉天一腳知道了這些暗哨都可能布置在哪個地方,他已經想出來一條路線,可以完美地避開所有的哨卡,進入到最裡面的地下入口。

葉天穿著夜行衣,在黑暗之中飛快地穿行,藉助這鬼影步的力量,葉天輕鬆地來到了地下入口,這裡便是那些苦力們去地下挖取源石的通道。

葉天飛快地穿過入口,沿著牆壁向下面跑去,這種礦場即使晚上也會有人在下面開採源石,奔跑中,下面忽然傳來說話的聲音,有兩個苦力迎面走來,葉天毫不遲疑地一掌打在他們兩個的脖子上,兩個庫里悶哼一聲便暈了過去。葉天將他們丟在牆角,繼續向著下面跑去。

地下的隧道十分錯雜,葉天記著那無極魔淵的方向,盡量朝著那個方向奔去,走入地下漸漸深了,除了剛剛打暈的那兩個人,其他的苦力都沒有見到,葉天猜測或許這邊的源石已經挖空了,所以他們的人都在另一個方向。

葉天一邊走,一邊急著自己來時的路,這裡的隧道好像迷宮一樣,要是待會兒被發現了,跑不出去就尷尬了,地下的隧道也十分昏暗,每隔一段距離才會有一盞油燈,勉強能夠看清腳下的路。

葉天漸漸放緩了速度,安靜地隧道之中只能聽到葉天一個人的腳步聲,感覺到自己越來越接近那無極魔淵的方向,葉天便有些竊喜,但是剛剛走過前面的隧道里,葉天便恍惚聽到「唔唔!」的掙扎聲。

葉天停下來腳步,想著這一處的隧道里望去,這條隧道一片漆黑,沒有任何火把油燈,十分奇怪,而那些嗚嗚地聲音便從這裡面傳來,葉天思索了一下,拿起火摺子往隧道裡面走去。

聽那聲音似乎有人是在求救,火摺子照出一片微弱的光亮,葉天漸漸看見了牆壁上的油燈,他猶豫了下沒有點亮油燈,而是繼續像前面走去,那掙扎的聲音漸漸清晰起來,而切那聲音還多了起來,似乎前面有不少人。

終於葉天看到了眼前的情景,這條隧道里兩旁捆著許多人,他們雙手和雙腳被捆在身後,猶如一個個粽子,嘴上捆著一根布條,讓他們無法說話,只能不停地發出嗚嗚得而聲音。

葉天吃驚地看著他們,他們的衣衫整齊,不像是那些苦力,葉天急忙點亮了牆壁上的油燈,去解他們嘴上的布條。

見到葉天要救他們,他們立刻掙扎著起來,讓葉天角開,葉天拉斷一人的布條,問道:「你們是什麼人?怎麼會被關在這裡?」

男人一取掉布條立刻喘著粗氣說道:「我是來這裡歷練的修士,被一幫人抓到了這裡,我也不知道他們是誰。」

葉天又角開他背後的繩子,那人活動著自己手腳,身旁的人紛紛湊來,想讓他幫忙角開,男人趕緊幫身邊的人解掉嘴上的布條,幫他們角開繩子,一群人手忙腳亂地互相解救。

葉天忽然吹滅牆上的油燈,對他們噓道,他們急忙安靜了下來,外面的隧道里,傳來腳步聲,啪嗒啪嗒,朝著這裡走來。

葉天輕輕地又幫他們幾個人角開繩子,然後輕輕地問道:「抓你們的人是什麼修為?」 周圍一人低聲回答道:「都是殺尊巔峰的高手,而且我們現在身上的修為都被封住了!」

「我身上的修為也消失了!」

「是他們給我們吃了丹藥……」

葉天一驚,這些人沒有了修為,那在這裡豈不是已經廢了?葉天本來還指望他們自己聯手便能逃出去,但是現在看來,自己差不多是在這裡浪費時間了。即使放了他們,他們也未必能逃離神龍教的礦區,但是葉天很納悶,神龍教抓這些修士來幹什麼呢?

外面的腳步聲漸漸近了,葉天剛剛進來的時候便注意到這裡是一處死胡同,要想逃出去就必須從前面出去,但是外面的腳步聲告訴葉天,他們顯然不止一個人,帶著一群沒有修為的人和幾個殺尊巔峰的人打,勝率低的有些渺茫。

不過既然已經摻和進來了,現在拋下他們開溜也不是葉天風格,他們互相角開自己身上的繩子,很快三十多人便全部恢復了自由,可惜沒有任何修為。

腳步聲越來越近,同時照過來的還有一縷火光,他們似乎拿著火把過來的,他們一起窩在這隧道里,葉天小聲說道:「待會兒他們一過來一擁而上!」

其他人紛紛點頭,這是他們唯一的機會,若是能成功,便能逃出去,要是失敗了,就得被繼續困在這裡,等待他的不知道是什麼。

那些人輕輕地活動了一下手腳,便紛紛靠在兩邊,隨時准撲向來人,黑暗之中安靜的只剩下他們自己的心跳聲,隧道外傳來他們的談話聲。

「今晚出去又抓了兩個回來,離教主交代的人數差不多了。」一人竊喜道。

「是啊,想不到咱們幾個堂堂殺尊巔峰的高手,教主會派咱們去幹這種事情……」

「哎……說話當心點,小心隔牆有耳……」

「是是!這人可真重!」

火光漸漸放大明亮,他們過來了,火把出現的一霎那,葉天的刀殺魂已經飛了過去,領頭男人忽然喝道:「小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