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著走著,江寂塵忽然聽到一道聲音傳來。

這聲音非常細微,若非是江寂塵,絕對無法能聽到。

而且,江寂塵還能確定是來自樹妖根部空間的中心。

於是,江寂塵繼續向前走去!

很快,他便來到中心處,遠遠看到,一處由樹根纏成的高台上,躺著一個一絲不掛的絕美女子。

她膚若凝脂,雙眼緊閉,只有嘴唇微微輕顫。

那救命之聲,顯然就是出自她之口。

這個絕美女子的狀態很奇妙。

在她的身上,有一株樹妖幼苗在生長著。

而顯然,這一株樹妖幼苗在吸收著女子身上的能量,進行著成長。

江寂塵對這一棵妖,沒有一絲的好感。

所以,他直接走過去!

他一靠近,那一株樹妖幼苗便顫抖起來。

顯然,江寂塵身上散發出來的虛無之力,讓它感到無比的恐懼。

不過,這時候,江寂塵卻收起了虛無之力。

因為,這虛無之力,若是接觸到那絕美女子,對方必然也會化作虛無。

不過,江寂塵現在已經對虛無之力,掌控自如了。

所以,他伸指輕輕一點,一縷虛無之力,飛向絕美女子身上的樹妖幼苗。

這一切,樹妖顯然都能看到了。

它看到樹妖幼苗有危險,便萬分焦急起來,一片根須,不顧一切的纏來。

但當然都是徒勞了,遇到虛無之力,便化作虛無。

不過,被它的一片根須這麼一擋,那一株樹妖幼苗已趁機遁走,從這名絕美女子身上離開了。

江寂塵沒有理會遁走的樹妖幼苗。

他要的,本就是這個結果。

近身妖孽兵王 想要救醒這個絕美女子,就必須先把樹妖幼苗趕離她的身體。

至於事後,自己再要殺樹妖幼苗,那是輕而易舉之事。

現在,還是救這個絕美女子要緊。

江寂塵此時也不管對方現在是一絲不掛!

畢竟,達至了他如此境界,很多東西,都可以看淡了。

當然,他也不得不承認,絕美女子的身體完美無比,胸口兩座挺立山峰,很有吸引力,讓人忍不住想握在手中把玩。

江寂塵此時直接伸手,按在了上面。

當然,他不是拿來把玩的,而是給她輸送生命之力。

此時,江寂塵一眼可以看出,絕美女子的生命狀態,非常不妙,隨時都要命絕身亡。

若是換作別人,對此絕對是回天乏力了。

但是,江寂塵卻是擁有生命法則的人。

要救回尚有一息者,並非難事。

江寂塵伸手按著絕美女子的左山峰,然後,往她的心脈處,打入一道生命法則。

同時,江寂塵也不忘為她輸送龐大的生命之能。

過了一陣子,絕美女子的嬌軀突然一震,然後,她身上的生命氣息不斷地在恢復著。

直至最後,緩緩睜眼。

此時,她還有些迷糊。

但是,她很快看清了,自己正在赤身躺在樹床上,而一個男子,一隻手握著她的左山峰。

見此一幕,絕美女子驀然驚醒過來。

她便要掙扎著起來。

但是,江寂塵看著在她,淡淡地開口道:「若想活命,你最好不要亂動。」

「我正在用生命法則,為你續生機。」

「你若再動,生機斷絕,那就誰也救不了你了。」

聽到江寂塵的話,絕美女子才再也不敢亂動。

只能靜靜地躺在那裡,任由江寂塵施為。

而她仔細感應,果然發現自己體內,本已生機絕滅。

但現在,在這個陌生青年人的相助下,絕滅的心脈,如枯木逢春,再次煥發出生機。

(本章完) 時間流逝,一個時辰后,江寂塵終於收回了手道:「好了,你的生機,已經暫時續上,但還是很微弱。」

「所以,短時間內,你還不能動用仙力,需要慢慢恢復。」

最後,江寂塵還進行告誡道。

絕美女子此時果然感覺到自己的生機雖然已經恢復,但確實很微弱。

一旦劇烈運動,只怕就會斷滅生機。

不過,絕美女子更關心的是她現在一絲不掛的樣子。

剛剛,被一個陌生的青年男子,不僅看光了她的身體,更是握著她的左峰很久一段時間。

所以,想起此事,她便感到萬分的害羞。

但好在,這時候,江寂塵轉過了頭去,沒有繼續看她。

於是,絕美女子迅速的穿好衣裙,從樹床上站了起來。

然後,她才看向江寂塵處。

她發現,江寂塵正在凝望前方某一處。

「公子,多謝救命之恩。」

「小女子姬雨柔,不知公子尊姓大名。」

這時候,絕美女子姬雨柔走了過來,輕柔地開口道。

對於剛才之事,她儘可能隻字不提。

江寂塵轉頭看了一眼滿臉羞紅的姬雨柔,淡淡地應道:「我叫江寂塵!」

「對了,你是怎麼被抓進來的?」

最後,江寂塵開口問道。

被江寂塵這麼一問,姬雨柔開始回憶了起來,然後,她緩緩地開口道:「我乃是頂級仙界神朝仙宮的公主,隨同三大至尊勢力的弟子,一起進入虛空仙域,進行歷練。」

「當時,我們神朝仙宮是一隊人,一起在虛空仙域中歷練。」

「對了,我們神朝仙宮的領隊之人,乃是我神朝仙宮大長老之子。」

「也正是他帶我們來到這裡的,不知道,他有沒有被樹妖吞了?」

江寂塵此時開口道:「我是剛入頂級仙界,對頂仙界勢力,了解不多。」

「所以,你說的那些,我都沒有聽說過。」

姬雨柔倒是愣了一下道:「原來寂塵公子是初入頂級仙界的啊?」

「那雨柔可以先跟你講講頂級仙界的情況可好?」

江寂塵點點頭道:「自無不可!」

「因為,我要破開這一片樹妖空間,還需要一些時間。」

「所以,你倒是可以給我講講頂仙界的情況。」

江寂塵畢竟是初入頂級仙界,對這裡的情況,了解有限。

現在有姬雨柔為他講解一陣子,倒也不錯。

於是,江寂塵一邊在樹妖空間中,構築傳送陣,一邊聽著姬雨柔講起頂級仙界的事。

「頂級仙界,有三大至尊勢力,分別是天運聖地、上古道宗、神朝仙宗。」

「這三大至尊勢力,強者無數,佔據了頂級仙界九成修鍊資源和氣運。」

「而我就是神朝仙宗的公主!」

姬雨柔開始介紹起頂級仙界的情況。

甚至,此時還特別的強調了一下自己的身份。

本以為,江寂塵知道自己乃是神朝仙宗的公主,必會驚訝震撼一翻。

之前,江寂塵不知道神朝仙宗也就罷了,現在聽過了她的解說,那總該知道,神朝仙宗有多麼的牛逼了吧?

然而,讓姬雨柔很受打擊的是,江寂塵的神色依舊一片淡然,沒有一絲變化。

事實上,正常情況下,任何仙界之人,若得知她是神朝仙宮的公主,必會被震撼當場。

但是,江寂塵是何等人物?

曾是高等仙界之主,更是天使界女聖皇的男人。

如他這等人物,便是頂級仙界之主來了,他也依舊能夠淡然平靜的面對。

何況乎,區區一個神朝仙宮的公主!

看不到江寂塵想象中的反應,姬雨柔只能繼續講起頂級仙界的事。

通過姬雨柔的講解,江寂塵確實了解到了很多。

比如,十八地仙尊之一的劍痴仙尊,就是屬於上古道宗的。

而劍痴仙尊,乃是飛劍的師父。

飛劍乃是江寂塵必殺之人,當初,阻他進入頂級仙界,數他最積極。

還有蒼穹仙尊,乃是天運聖地的太上長老!

江寂塵沒有想到,這些與自己有生死之仇的人,竟然與頂級仙界的兩大至尊勢力,都有關係。

「好了,我們馬上便可以出去了。」

「你不是說,要看看你的隊友們,有沒有死在這裡么?」

「他們雖然化成了枯骨,但身份玉牌必然還在。」

這時候,江寂塵開口提醒姬雨柔道。

姬雨柔尋找了一遍,聲音沉重地道:「他們的身份玉牌,我都感應到了。」

「不過,唯獨不見仙宮大長老之子的身份令牌?」

「難道,他逃出去了,沒有被樹妖吞食?」

「他若是沒有被樹妖吞食,那應該也會通知我父親來救我才是?」

「可是,我被困在這裡那麼久,都沒有人來此救我?」

姬雨柔聲音中,充滿了疑惑。

聽到姬雨柔的話,江寂塵便開口道:「你若想知道答案,待回到神朝仙宮,那不就知道了?」

「現在,我們還是離開這裡先吧!」

「嗯,待我出去,再滅了這樹妖,竟然連我也敢吞食,簡直找死。」

此時,江寂塵身上,自有一股強大驚人的霸氣。

姬雨柔站在一邊,竟然感受到很大的壓力。

要知道,她乃是神朝仙宮的公主,極少人能給她這樣的壓力。

這種霸氣,似乎也只有她父親,神朝仙宮宮主才能與之相提並論。

這一刻,姬雨柔在暗暗猜測著江寂塵的身份。

她實想不出,一個初入頂級仙界的青年人,會擁有這等氣度。

「我們,出去吧!」

這時候,江寂塵拉過了姬雨柔的手,然後一步邁入空間傳送陣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