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歡三人頓時無語,紛紛盯著韓正。

「呃……」韓正正要組織語言。

「拿出來。」洛未央道。

韓正把玉盒打開,裡面出現三朵白色的花。

「咦?韓正,這花不是入口邊上的那茶樹的茶花嗎?你採集幹嘛?」猴子說道。

「就是,韓正你喜歡茶花……呃……快看!」溫柔尖叫。

這時候,朝陽還在,鬼臉花再次被陽光罩住,就顯化銀色,露出鬼臉。

「怎麼可能!」許歡掩住小嘴,只覺得不可思議。

「你是怎麼做到的?」洛未央道。

「邊上採集的。」韓正道。

「我是問你,為何會知道,邊上有鬼臉花。」洛未央道。

其餘三人也是滿臉震驚。

這一刻,韓正覺得,是時候展現一波真正的技術了。

「鬼臉花很陌生,所以,我的想法是,先儘可能的搜集關於鬼臉花的信息,再集中各種消息進行對比、分析和猜測。」

「正所謂謀定後動,知己知彼,百戰百勝。」

「所以,我查閱了大量的資料,得知鬼臉花平常並非銀色而是白色,而且有好幾種說法,說是鬼臉花在在朝陽照耀的時候,被朝陽之中蘊含的陽氣牽引,顯化銀色,露出鬼臉。」

「我又查閱了靈央山的地方,赫然發現,我們所在的山谷名為朝陽峽谷,其名稱的來源,正是朝陽落在峽谷入口。」

……

「綜合上述信息,我發現,入口的那類似茶樹的白花就是鬼臉花。」

這種手段,對於前世的不少人而言,簡直是小菜一碟。前世信息大爆炸,處理各種信息的確有各種科學法門。

但這個武道世界,武者為尊,實力為尊,講究的是一路碾壓,這種策略分析還是少見,或許那些大勢力有專門的情報機構,但在靈央縣城這種小地方肯定沒有。

所以,之前的那一番表現,落在猴子幾人眼中,堪稱一波天秀!

連洛未央都妙目連連,這種手段,簡直和她當年見過的最厲害的幾個勢力的暗部的高手的分析方法如出一轍!

這個臭小子,真正是不簡單呢。

「韓正,我十六年來,是不是活到狗身上去了?」猴子被打擊得不輕。

「猴子,請你不要侮辱狗!」韓正打趣道。

「麻麻批,早知道你要裝、逼,帶我一波啊。」猴子滿臉鬼畜的模樣。

溫柔則是長大嘴巴,瞬也不瞬的盯著韓正,痴痴道:「韓正,你吃什麼長大的?三年來,明明沒有歷練經驗,為何表現得比我們還老道?」

「吃奶。」韓正一本正經的盯著溫柔的大凶波。 現在是大大的回顧時間,瑩瑩小時候的確叫夢雨,但到了葉家以後就改名字了,在孤兒院的的時候是院長給瑩瑩取得名字,在葉家是葉軒給瑩瑩取得,當時慕晨已經去了美國。慕可被葉軒的父親安排住在了現在的那所公寓中。

慕晨在美國接受了康復治療,但一去就去了那麼多年,高瑩瑩也改變了,成為了葉軒的保鏢。葉軒小時候受過傷,又體弱所以讓高瑩瑩保護他,那是的高瑩瑩不喜歡對陌生人說話,葉軒也不知道她的名字,於是就叫她瑩瑩了姓是因為葉軒家的管家姓高,然後就讓她跟管家一姓了。葉心比高瑩瑩小兩歲,葉心很喜歡瑩瑩,就這樣她們一起長大一起學習。

瑩瑩和千璽認識的就更有趣了,那時瑩瑩才到葉家時,除了見過葉家的人之外就沒見過其他人了,有一段時間千璽的父親和葉軒的父親要談生意,於是千璽就在葉軒家住了幾天,瑩瑩見千璽的那天是看見葉軒和千璽在『打架』,其實就只是在玩兒而已,可高瑩瑩倒好上去就把千璽撩倒了。千璽傻愣愣的看著眼前的這個女孩,當然幸好千璽沒有受傷不然瑩瑩就慘了。

後來千璽就喜歡上了她,當然也遠還沒有給她改名字,也只告訴了千璽她的名字,其實她不想跟他說話,是受到千璽的威脅才說的,後來時間到了兩年前,她那時還想著王俊凱,可她失憶了,還是選擇性失憶,她忘記了自己的過去和名字,也忘記了千璽和王俊凱,千璽從那以後就在沒見過瑩瑩了,王俊凱從小時候就和瑩瑩分開了,所以瑩瑩也忘記了那段時間。其實本不想讓瑩瑩失憶的,可我不知道怎麼寫了,所以,,,,

後來也沒人告訴她過去,所以也沒去想,不然怎麼可能不記得千璽和王俊凱,至於夢璃的父母對千璽和源源說了什麼呢,話就長了,我覺得夢璃還是不想起來的好,反正她現在已經選擇了小凱了,如果在想起過去,那她又會怎樣選擇?小凱還是千璽呢,與其這樣還不如不想起來呢!到誰也說不準,也許她真的能想起她們所經歷的和快樂。

回顧完了,有繼續正文吧!下次有時間大大有陪你們一起回顧一下,要開學了,唉! 「呸!」溫柔連忙雙手抱肩,一臉怕怕的樣子,轉過身去,偏偏還略微側過臉,用眼角餘光瞟過韓正。

「韓正,不論是戰鬥力還是經驗,你比我更適合當洛小隊的隊長。」

許歡則是神色黯淡道:「洛老師,隊長這個職責,應該交給韓正!」

「不好。」韓正搖頭。

「不!韓正,我並非意氣用事!半個月後就是歷練大比,三個月後就是武考!你帶領我們,才更有希望!」許歡道:「本來還有些不服,只是認為你天賦比我們強,現在我服氣,你真強!」

「韓正,你怎麼看?」洛未央道。

提及歷練大比和三個月後的武考,韓正認真了,他當仁不讓道:「那麼,我試試?」

「那行,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洛小隊的隊長。」洛未央一錘定音,道:「把三朵花交給我。我給你九百塊元石。因為是你一個人找到的,元石屬於你一個人。」

洛未央雷厲風行,收下鬼臉花,把九百塊元石遞給韓正。

韓正大喜。

現在,加上之前從張千哪裡搶來的五百九十塊元石,他身上有一千四百九十塊元石,堪稱巨款!

再聯想到城外那數不盡的鬼物。

他看到了希望!

只要有源源不斷的元石,他就能不斷變強。

「既然你們完成了任務,那麼任務獎勵也給你們。」洛未央鄭重其事的拿出四枚玉簡。

「韓正,你是隊長,神動十二重的精神力,這門一品黃階精神武學——大破之術,適合你。」

「許歡,力量達到了九重,速度也不懶,這門一品黃階力量武學大蠻之術,適合你。」

「溫柔,這門大玉之術,專攻防禦。」

「猴子,這門大風之術,專攻速度。」

「第一次極限特訓結束,你們好好熟悉一下得到的武學,並且參悟一下,並且對接下來的訓練,根據我的指點,做出規劃,準備相應的修鍊材料,晚上,未央山谷集合。」

……

中午的時候,韓正進入各種靈物店鋪,購買修鍊武學的各種材料。

修為和戰鬥技能,能憑藉元石提升,但武學只能通過勤修苦練來掌握,這一點走不得捷徑。

「修為方面,今晚上進階鍛體六層,並且每五天,進階一層。」

「四大戰鬥技能目前不提升,先修鍊幾門武學,並且提升戰鬥經驗。」

「狂龍掌是一品地階武學,能融合力量、速度和防禦,這是重點要修鍊的。以我現在的神動十七重的精神力,增幅的悟性,配合五百塊元石購買材料,十天小成。」

「一品黃階武學嘯月刀術,主攻力量,一百塊材料足夠,三天小成。」

「一品黃階武學,瞬影步,主攻速度,兩百塊材料足夠,三天小成。」

「一品黃階武學,大破之術,主攻精神,竟然要四百塊元石購買材料,五天小成!」

參悟之下,韓正發現,大破之術居然有些不凡,但具體是何處不凡,他並不知曉。

經過研究,大破之術是一種將精神力變化各種形態,從而進行偵查、窺探破綻、感應等等,而凝聚各種形態,則是對精神力的應用和升華。

韓正先是花費七百塊元石,購買了修鍊三門一品黃階武學的材料,簡直心疼。

然後他又花費五百塊元石購買了狂龍掌修鍊所需要的材料,只覺得心在滴血。

此刻,他身上還剩下三百九十塊元石,除卻今晚提升一層修為需要的一百塊元始,剩下兩百九十塊。

「好窮。」韓正吐槽了一句,傍晚的時候,回到未央山谷,找到自己修鍊的密室,進入其中,便將各種修鍊材料拿出來。

「大比還剩下十二天,四門武學想要小成,必須要二十一天。時間不夠。」

「先將三門一品黃階武學練成,再修鍊狂龍掌,狂龍掌是底牌,不能輕易動用。」

「我精神力強大,不知道能不能同時修鍊三門一品黃階武學,若是可以,那再好不過。」

想到這裡,韓正頓時將大破之術、瞬影步和嘯月刀術三門玉簡拿出來,十七重的神動精神力全開,參悟起來。

武學包括運轉元氣的法門、招式以及配合葯浴、丹藥和融合材料的各種方法。

「一品武學比較簡單,招式也簡單,關鍵地方我已經參悟。若是三門同時修鍊,只需要用精神力進行細微的操控,而細微操控,正好是修鍊大破之術的方法。」

韓正深吸了一口氣,開始熬製藥浴,這葯浴是修鍊嘯月刀術補充力量的葯浴,若非沒有足夠的藥力補充,很容易練傷。

熬製藥浴的時候,他已經服用了輕體丹,這是修鍊瞬影步所需要的丹藥,能錘鍊且轉變元氣的運轉方式,讓自己變得更輕盈,速度更快。

清神丹則是提供且溫養精神力的一種丹藥,最貴,韓正也服下。

服下兩種丹藥之後,韓正頓時將精神力按照大破之術的運轉法門,先嘗試化作觸網一樣的形狀,控制自身全身的細節。

並且利用觸網狀的精神力,引導體內的元氣,以狂風的形態,融入雙腳之中,並且在腳底炸裂,頓時身形如同影子閃爍。

「碰!」速度沒控制好,撞在牆上,若非防禦強,腦袋都要破碎。

「再來。」

「不好,崴腳了。我的速度本來就達到浪擊九重!現在瞬影步是要在浪擊九重的速度前提之上,轉化內氣,讓浪擊九重的速度變得如同瞬影一樣!」

「對了,武學就是戰鬥技能的延伸和轉變加升華。」

「哎呀,元氣不足了,吃溫氣丹!」

「葯浴好了,麻麻批,痛就痛,怕什麼。」

……

深夜,月上中天。

韓正結束了修鍊。

身心疲憊,不得不好好靜養了一會兒,才走出了密室。

晚風有些冷,吹過來,神清氣爽。

「只是修鍊了半天,三門武學就已經理解了比較深了,應該是精神力強大的緣故。按照這個進度,四天時間,三門武學應該能達到小成。」

正思忖著,洛未央已經站在了他的面前。 時間轉眼到了期末,夢璃也回來了,可卻不像以前一樣愛笑了,第一學期就這樣結束了,夏穎夫妻依舊放不下夢璃,他們知道她恨他們,可知道事情經過的卻也只有夏穎夫妻和千璽、源源了,夢璃、葉軒、慕可和俊凱只剩最後一個學期了,「放假了,去哪裡玩呢?我還沒想好怎麼玩兒呢!你們有什麼好主意?」慕晨問道,「還有作業呢! 讓我們將友誼升華一下 先把作業寫完,然後在想去哪裡玩。」夢璃對慕晨潑了一盆冷水。

暑假的炎熱無法阻擋學生們的歡樂,又一學期結束了,夢璃她們里畢業越來越近了,可她卻還沒想好考哪所學校,清華和北大離她太遙遠了,王俊凱一定是選音樂學院,葉軒要去美國深造,慕可只要是一線學校就可以了,這時最好的期望了。「先去吃飯吧!我請客,怎麼樣?」王俊凱提議到,幾人點點頭表示同意。

他們選了一家生意還不錯的餐廳,幾人走進了最裡面的位置坐了下來,隨後服務員就走了過來,「請問幾位要吃點什麼?」女服務生很有禮貌,這時女服務生認出了三隻他們,「王俊凱?」女服務生驚訝的叫了起來,隨後整個餐廳的人都將目光投向了三隻他們,幾分鐘后王俊凱他們就後悔了,許多人都沖向了這家餐廳里來要簽名和拍照。

三隻手都抽筋了,但依舊微笑給粉絲們簽名、拍照,「對不起借過一下,我離開一會兒。」說完就拉著慕可離開了,(洗手間里)「夢璃,快說吧,怎麼脫身?」慕可問道,「從後門離開,你去告訴他們,我先去後門看看有沒有人,你們也要抓緊時間離開!」說完就先離開了,隨後慕可又去找他們了。好不容易逃離了餐廳,又被粉絲髮現了就都跑散了。

「喂,千璽你們在哪裡?」王俊凱問道,「我們回公寓了,你們現在在那裡?」千璽回答道,「那我們現在就回來。」王俊凱說就掛斷了電話,王俊凱、慕可、夢璃三人在一起,慕可就是一個十足的電燈泡,一路上俊凱和夢璃都從未說過一句話,慕可實在看不下去了於是對他們兩說到:「你們這樣尷尬了一路,都沒有跟對方說過一句話,明明都很關心對方,可誰也不願意去面對彼此,我告訴你,夢璃,過去的已經過去了,為什麼一定要耿耿於懷呢?

你可以選擇忘記啊!王俊凱從來就沒有離開過你,還有我們呢!不管你是什麼身份什麼人怎麼樣,你只要記住你還有我們就可以了,我告訴你啊!你要明天還沒和王俊凱和好的話就別怪我不認你這個閨密。」說完轉身上樓,「我覺得慕可說的對,上次沒有看到我們的演唱會,這次我向你發出邀請,希望你能去看我們的巡迴演唱會,可以嗎?」

夢璃笑笑說:「當然,你是我的偶像,能看到你們的演唱會是我的榮幸。那天?我們一定去看看。」偶像?難道不是男朋友嗎?你還是沒有解開心結對嗎?夢璃是你,瑩瑩也是你,都是我愛的人,可為什麼呢?「怎麼了?不開心嗎?」夢璃看王俊凱久久沒有回答自己,想事想的那麼出神以為王俊凱忘記了日期了。「明天一天都有我們的節目,我希望你陪我們一直到結束。」夢璃點了點頭表示可以,可她不知道小凱話里的另一層意思。 「開始修鍊了武學?」洛未央從韓正身上感應到了逸散的元氣和丹藥的味道,問道。

「是的。」韓正道。

「修為能提升嗎?先提升修為,再修鍊武學。」洛未央道:「你已經足夠強!目前要做的就是提升修為,增強戰鬥經驗,修鍊武學。」

「是。」

「放心,我會好好操練你。」洛未央有些不懷好意的說道。

韓正忽然有些怕怕的感覺。

遠處,猴子正在負重奔跑路過,口中含著幾顆補充元氣的丹藥,雙腿之間,有元氣閃爍。

「猴子! 重生之嫡女傾國狠動人 記住,極限訓練,才能不斷提升自己的潛力!

想要在半個月之內,將速度提升到九重,有沒有可能?有!

只要你按照我的指點!」洛未央這時候打氣,朗聲道。

「記住了,洛老師。」猴子道。

「既然記住了,那你為什麼少背了兩塊石頭!背負四鼎的石頭,你別偷懶!」洛未央道。

「嘿嘿,不小心掉了。」猴子連忙有加了兩塊石頭,頓時如烏龜在爬,但咬牙堅持。

「溫柔,你的防禦達到了黑鐵九重,你的重心就放在修鍊大玉之術上,爭取半個月之內,達到小成。當然,速度最好也提升一重上來,精神和力量你只不過是四重,也要爭取提升一重。」

「許歡,不要急!大蠻之術並非單純的蠻力,而是剛中有柔!你武學悟性很高,十天應該能小成!」

「至於韓正,來,先和我大戰一個時辰,單純的用戰鬥技能,你可以嘗試用不同的戰鬥技能進行組合來攻擊,或許會有收穫!」

……

兩個時辰后,韓正渾身是傷。

洛老師不是人,故意打得他渾身是傷,就像虐菜。

好氣哦。

「洛老師,三年之內,我肯定會比你強,到時候我也要……」

「也要什麼?!」洛未央眼神不善。

「也要努力修鍊,不驕不躁。」韓正打了個寒噤,連忙改口。

「滾!」洛未央一腳踢過來,韓正精神反應足夠快,但還是慢了一步。

遠飛,落地,身體抽搐。

「四大戰鬥技能,並非獨立,而是相互關聯,因為,戰鬥技能本來就是武者修鍊元氣之後,元氣在體內孕育而誕生的力量,原本,應該是一體的。」

「只不過武者悟性不夠,或者元氣並不足夠強,或者身體並非無漏或者其他原因,導致四大戰鬥技能割裂了。」

「天階武學能將四大戰鬥技能融合,正是彌補了人體缺陷,所以才珍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