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這人不把自己的病藏著掖著,完全配合她就好了。

不過她知道,他這樣做,是怕她擔心。

或許,他也在擔心……

蘇歌不想再去想那麼多事了,抓過手機,打開手機瀏覽器,忽然又想起什麼。

溫立心的孩子莫名胎死腹中,她的直覺,一定沒這麼簡單。

那些癥狀……

蘇歌立馬又在瀏覽器搜索。

可是查了半天也沒查到什麼有用的東西。

扔下手機,蘇歌又嘆了口氣。

現如今的瀏覽器,還有一點用嗎?

什麼東西都查不到。

蘇歌在床上翻了個身,忽然又想起什麼,眼睛微微一亮。

蓁蓁一直在長青醫院的特殊部門,應該見過很多特殊病例。

或許,可以問問她。

蘇歌拿過手機,當即給慕蓁蓁發了個信息過去。

……

次日,榮錦醫院,容城第一高級私人醫院。

蘇歌和慕蓁蓁,一起出現在了醫院門口。

二人剛出現就吸引了無數目光,二人對視了一眼,眼底齊齊閃過一道光芒,然後大步流星的往醫院裡面走去。

「您好,我們找周醫生。」

兩人剛出現在前台,前台那裡就引起了一陣騷動。

一道道驚艷的目光投來,似乎從未見過如此靚麗的風景。

二人問清楚之後,直接往電梯口去。

直到二人進了電梯,前台這裡的騷動才勉強靜下來。

周醫生的辦公室就在三樓,蘇歌和慕蓁蓁剛出電梯門,驀然撞上一人,二人齊齊愣了下。

男人一身黑色長風衣,一對英挺的劍眉渾如刷漆,細長的黑眸蘊藏著深不可測的銳利,修長高大卻不粗獷的身形,宛若黑夜中的鷹,邪冷孤傲,盛氣凌人。

這樣突出的男人,就如同在人群中同樣突出的她們一樣,讓人無法忽視。

兩個女生同時看著男人,而男人的目光則在蘇歌臉上淡淡掃了一眼之後,落到她身旁弱柳扶風的女生身上。

大概是他那雙眼真的太過於銳利了,這麼近距離的對上,慕蓁蓁竟被嚇得下意識往蘇歌身後走了一步。

甚至就連慕蓁蓁也不知道她自己在怕什麼。

就第一感覺這個男人,太危險了。

她應該遠離他。 唐管家準備離去前,將周都督交予他的書信收入納戒中,正準備啟程的時候,卻又被周都督攔住了。

周都督對疑惑不解的唐管家說道:「且慢動身,等到了黎明時分,人的防備之心最薄弱的時候悄悄啟程,不要讓任何人發現了,除了眼下在營帳內的自己人之外,誰都不能知道你這次的行動!明白了么?!」

在座的人全都是周都督的親信,除了周都督自己的手下之外,也就是兩大管家,所以在這個營帳內一切機密,全都不可能被外界知道。

這次周都督所設下的局是他決定性的一局,如果聶甄他們真的是卧底的話,說不定他們就能一錘定音,攻下百霜城了,所以周都督對這次的行動十分重視。

營帳內所有人同時對周都督拱手道:「周都督放心,我們一定會小心行事!」

周都督點了點頭,滿意道:「這段時間裡,你們一定要聯手演一場戲,就假裝我不在大營內,離開去求援去了。一切都要偽裝成我不在這裡的樣子,如果那三人當中有人想要離開或者逃跑什麼的,你們要配合他們,讓他們離開,明白了么!」

同時,周都督叮囑朱管家道:「朱管家,你不用特意去提防他們,更加不要去試探,一切順其自然,只需要讓他們覺得我並不在大營內就可以了,明白了么?!」

「屬下遵命!」朱管家領命道,然後想了一下,又說道:「周都督,如果這三個人不是百霜聶氏的卧底怎麼辦?」

周都督自然地說道:「如果他們不是百霜聶氏的卧底,對我們也不會有什麼損失,頂多也就是做了場戲罷了。」

就在周都督暗中部署一切的時候,聶甄他們離開中軍大帳之後,表現十分低調,來到朱管家管轄的區域,稍等片刻后,看到朱管家朝他們慢慢走了過來。

朱管家看著聶甄他們,淡淡說道:「這一帶都是我管轄的區域,你們在這裡安營紮寨吧,到了我的麾下,和肖管家那邊的原則一樣,必須要服從我的號令,不得有異心,否則我定軍法從事!明白了么?!」

聶甄等人回答道:「屬下明白!」

「嗯,聰明。好了,時辰不早了,你們趕緊安營休息吧,記住要小心提防,說不定敵人什麼時候就來偷襲了,另外你們要記住,之前在中軍大帳內聽到的軍情,不得有半分泄漏。」

「朱管家請放心,我們不是那種不識時務的人,不會給您添麻煩的。」聶甄略帶一絲諂笑的回答道。

朱管家並不像肖管家那般多疑細膩,交代了聶甄他們幾句之後,就直接回自己的營帳去了,而聶甄他們安營紮寨之後,也回到了帳內休息。

進入帳內后,墨麒麟就對聶甄傳音道:「聶小哥,看來周都督這廝是離開了罷?」

聶甄微微一搖頭,淡淡傳音道:「未必。」

「這廝不是說要速戰速決嗎?還說要去請外援,照這麼看來,他應該是越快出發越好咯?」

聶甄體內的玉麒麟淡淡傳音道:「老墨,我問你,如果你是周都督,突然有三個逃兵跑回來,你會怎麼想?」

墨麒麟想了一下,說道:「如果是我的話……你們幾個廢物!這點小事都辦不好!臨陣退縮還有臉回來,我鄙視你們!從今往後,你們給我去掃廁所去吧!」

「……那那個周都督有這麼對我們么?」聶甄看向墨麒麟問道。

「沒有啊,這個周都督好像一點都沒有為難我們,反倒是那個朱管家,好像對我們的態度不是很痛快。」墨麒麟想了一下,回答道。

聶甄笑道:「呵呵……這個朱管家,我看無非就是為了討好周都督而已,或者是為了在周都督的面前表現一下自己,這個人比起肖管家來差得遠了,相對來說,肖管家的心思最為細膩,也難怪之前周都督把吸引敵人注意力的任務交給了肖管家,如果是朱管家來擔任這個任務,恐怕會把事情全部搞砸,相比較肖管家,這個朱管家真的是不足為慮!」

玉麒麟接著聶甄的話補充道:「我們接下來重點提防的對象,其實不是朱管家,而是他背後的周都督。」

「廢話!周都督這個人是元境六段強者,我們自然要提防他了!」墨麒麟白了玉麒麟一眼道。

「誒……頭腦簡單的傻子就是幸福啊……」玉麒麟長嘆一聲道。

聶甄見墨麒麟不明所以,笑著解釋道:「周都督簡直比肖管家還要麻煩,肖管家雖然心思細膩,但疑心病重,成天懷疑來懷疑去,而且還不加掩飾,相比較起來,周都督就更加可怕了,你別看他在大帳內對我們並沒有過分指責,但我們可以肯定,這廝早就懷疑我們了!」

「懷疑我們?懷疑我們是逃兵?」

聶甄搖了搖頭,道:「我們是不是逃兵,對大局根本就沒有半點影響,照我看,周都督他已經在懷疑我們到底是不是百霜聶氏的卧底了!」

「不會吧?!我們並沒有露出什麼破綻才對啊!」墨麒麟傻眼道。

玉麒麟解釋道:「就是因為我們什麼破綻都沒有露出來,所以這個周都督更會猜疑,其實正常情況下,遇到這種事情都應該有一些懷疑才對,可這個周都督卻表現得絲毫沒有疑心,這才是這個人可怕的地方。」

墨麒麟瞠目結舌道:「聶小哥啊聶小哥……你們人類實在是太可怕了,這套路一個接一個啊……大家就不能多一點信任,少一點套路么……」

墨麒麟真的覺得自己的腦子不夠用了,如果不是聶甄和玉麒麟在這邊分析,它根本不可能猜得出來這個中門道。

「那老大,我們現在怎麼辦?!」鬼鬼連忙追問道,如果周都督真的懷疑他們的話,那他們現在的處境就十分危險了。

聶甄目光一凝,無比鎮定地說道:「我們現在什麼都不用做,就是等!」 「等?!我們需要等什麼?」墨麒麟和鬼鬼異口同問道。

「等戰機,等我們把所有線索全都掌握了,然後就是決戰的時候。」聶甄鄭重道。

「不過,這個周都督會給我們這個機會么?」墨麒麟皺眉道:「如果是我的話,一旦懷疑某個人,上手就把他給滅了,哪裡會給他們坑自己的機會?!」

玉麒麟與聶甄,對墨麒麟的話露出無奈的笑容。

玉麒麟幽幽說道:「老墨啊老墨……有些事情以你的智慧真的很難理解啊……說真的,如果你不是遇到老大的話,這本書你活不過三章知道么……」

墨麒麟十分不解地問道:「又怎麼了?!難道我說的不對么?!」

鬼鬼也表示不明白,它倒是覺得墨麒麟的說法並沒有什麼不妥。

聶甄朝著墨麒麟笑道:「老墨,你再仔細想想,如果你是周都督,並且你已經懷疑我們了,你會當著我們的面,說他會離開去請外援之類的重要機密么? 陸總,求婚請排隊 像這種事情,一般都是越少的人知道越好,他還特地當著我們的面說?」

墨麒麟立馬說道:「道理是有的,只不過這也有可能是他一時大意了呢?」

玉麒麟無語道:「這是周都督被黑得最慘的一次……老墨,這種疏忽放在你的身上是十分正常的,但周都督那種梟雄一樣的人物,他怎麼可能犯下這種低級錯誤呢?更何況,從我們離開中軍大帳之後,他們又聊了一陣子,之前周都督說話聲音洪亮,可等我們出去后,營帳內卻沒有什麼聲音了,我就算用靈識查探都沒有聽到,他們肯定是用了傳音的手段。」

墨麒麟撅著嘴不爽道:「這事兒怎麼放在我身上就很正常了?!還有,他們說不定是在商量什麼機密軍機呢?這使用傳音來溝通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啊,不過……你說那個周都督不會犯這種錯誤也有道理,而且我記得,他好像說得還特別詳細,連離開多久就說了,快則半月,慢則一月時間。」

玉麒麟聽到墨麒麟承認,頓時仰天長嘆道:「蒼天吶!大地啊!麒麟一族的列祖列宗們啊!這個木頭腦袋終於開竅了啊!它終於發現事情並沒有它想象中那麼簡單了啊!」

「去死去死!用得著那麼誇張嘛?!另外,這件事情還是沒有搞清楚啊,就算那個周都督懷疑我們,為什麼不直接把我們給斃了,反而還把我們安排到朱管家的麾下?」

聶甄淡淡笑道:「這點正是整個事情中最複雜的一點,的確如老墨所說,殺掉我們是最穩妥的方法!但卻並不是最實用的辦法。」

「最實用的辦法?」墨麒麟皺起眉頭,這讓它十分費解。

聶甄點了點頭,笑道:「不錯,老墨、鬼鬼,你們想想,如果我們是百霜聶氏的卧底,那麼周都督殺掉我們,頂多就是殺掉了兩個實力不是特彆強大的卧底,對大局並沒有起到什麼作用,但如果不殺我們呢?那豈就可以大做文章了?」

「做什麼文章?」墨麒麟雖然還是聽的雲里霧裡,但從心底裡面已經開始認可聶甄的這種說法了。

聶甄冷笑一聲,說道:「可以做的文章就多了!你想想看,如果我們是百霜聶氏的卧底,周都督告訴了我們,他這幾天會離開去外面求外援,那麼我們身為卧底,會不會把這個消息送到百霜聶氏那邊去?」

「那當然會啊!這可是個好機會!」墨麒麟點了點頭道。

聶甄循循善誘道:「那如果這其實是一個假消息,周都督其實並沒有離開,這麼一來,百霜聶氏就得到了一個假消息,萬一到時候派人來偷襲,豈不是正好落入周都督的陷阱里了?殺了我們和放了我們之中的差別有多大,你明白了么?」

墨麒麟頓時嚇出一身冷汗來,驚嘆道:「哇啊!這個畜生原來打的是這種主意!都說你們人族是諸天宇宙最狡猾的民族,果然名不虛傳啊!照聶小哥你這麼說的話,一旦這個是假消息,而且我們還把它傳遞給百霜聶氏了,那就真的會落入周都督的圈套里了!人類果然很可怕!」

玉麒麟淡淡道:「現在你終於想通了吧?不過有一點你錯了,不是人類太狡猾,是老墨你真的太愚蠢了……這場戰鬥,註定了是計謀與智慧的較量,老墨,這片戰場不適合你,對了,後面的廁所好像還沒打掃,不如……」

「滾!小玉,你仗著在聶小哥的體內,嘲諷老子嘲諷得很高調嘛!要不現在你出來一趟,咱們好像好久沒有來比賽摔跤了!」從一開始,玉麒麟都對墨麒麟的智商進行了一系列降維打擊,這讓墨麒麟感受到了玉麒麟毫無保留的羞辱,現在恨不得立馬和玉麒麟來一場摔跤比賽,好好把玉麒麟按在地上摩擦一下。

「誒……罷了罷了……好人怕潑婦……我不和你計較,誰讓我是靠腦子吃飯的呢!」玉麒麟也不會讓墨麒麟得逞,自己擅長靈魂攻擊,可不像墨麒麟那般皮糙肉厚。

鬼鬼這時候詢問聶甄道:「那老大,既然這樣,我們到底要等多久呢?」

聶甄淡淡道:「不用等太久,理論上我們只需要觀察三五天時間就可以了,如果所有的情況,在我們的眼裡都顯示是周都督已經離開了,那麼這肯定就是周都督的計謀,在算計我們!如果並沒有明確顯示周都督已經離開了,那麼這反而說明,周都督並沒有懷疑我們。」

「好!那我們就好好觀察三五天!」

到了第二天,天剛剛亮了,朱管家的一名從屬例行巡邏的時候,來到聶甄他們的營帳,還特地對聶甄他們叮囑道:「你們三個聽著,這幾天你們不要離開營帳,更加不要對外說三道四,待會兒朱管家會親自來巡營,你們都給我精神點,別落了朱管家的臉面,知道了么?!」

聽到此人的話,聶甄頓時心中冷笑,此人的話,更加確定了聶甄他們之前的判斷!

作者燕山城主說:今日還有兩更! 蘇歌察覺到慕蓁蓁的舉動,再看著這個男人,莫名覺得這個男人有些熟悉。

這種氣息,分明似曾相識。

可她確信,她和這個男人從未見過面。

「我們走吧。」

蘇歌回頭看了慕蓁蓁一眼,二人越過男人身邊,直接離開。

夜幽夙站在電梯口,電梯下去了又上來,他一臉玩味的看著那兩個遠去的身影,唇角慢慢揚起一抹邪氣入骨的笑意。

這,算是偶遇嗎?

「蓁蓁,剛剛那人你認識嗎?」

二人走出很遠,確定後面的男人聽不到她們說話了,蘇歌才開口問道。

「不認識。」

慕蓁蓁回答得非常肯定,眼底卻也隱隱閃過一道疑惑。

雖然不認識,可有種莫名相識的感覺。

這才正是她害怕的地方。

那個男人給她的感覺,太危險了。

「我也不認識。」

蘇歌看了慕蓁蓁一眼。

二人目光對視了一下,皆有些複雜。

「您好,請問您就是周醫生嗎?」

蘇歌和慕蓁蓁走進一間辦公室,二人剛進去,蘇歌直接就反鎖了門。

裡頭一位四十幾歲的男醫生注意到她的舉動,扶了扶眼鏡。

再定睛一看兩人,眼底立馬浮現出了驚艷和痴迷之色。

他甚至直接從辦公椅上起來,色眯眯朝兩人走來,「沒錯,我就是周醫生,你們兩,是來看病的嗎?」

他做婦產科醫生這麼久,還從沒遇見過這麼漂亮的女病患。

這麼漂亮的兩個女人,也不知道是便宜了什麼男人。

不管便宜了什麼男人,既然來了他這裡,就讓他好好佔佔便宜。

也不枉他白活這麼些年。

蘇歌聞言朝慕蓁蓁遞了個眼色。

慕蓁蓁立馬柔弱的垂眸,有些害羞的開口,「是我來看病。」

「哦?」周醫生的目光立馬定定的看著慕蓁蓁,看著如此嬌羞柔弱的女人,實在口乾舌燥的緊,「那你快跟我進來,我幫你檢查一下身體。」

辦公室里有道帘子,帘子裡面隱約可以瞧見一張病床,顯然是檢查病人身體用的。

慕蓁蓁悄悄看了蘇歌一眼,然後輕輕朝周醫生點了點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