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色小兔也是心裡一個咯噔,沒想到梅花鹿爺爺嘴裡的大人,居然會問她,難道是要報復?

「大人,小兔年幼無知,如果她有什麼地方冒犯了大人,希望大人可以不計較她,她實在是無心的,她是很善良的一隻小兔子。」

「你的話太多了。」小白冷冷的說。

沈傾突然間覺得,這小白是有了霸道總裁的既視感啊!

「小…小的知錯,小兔子並沒什麼大人能用到的天賦,她只是可以再被任何東西束縛住的實話,掙脫而出。」

「千里,你喜歡哪一隻?」小白沒有回應梅花鹿的話。

「小白哥哥,我也不知道,我看著覺得都可愛,尤其是小兔子。」

粉色小兔突然間跑到單千里的面前,「小少爺請你放過我,我真的不是無心冒犯你們的,求求你放過我。」

粉色小兔這話說的梨花帶雨的,看的單千里是一陣心疼。

「我只是想帶你回家,和我們一起玩。」

「啊? 相醫戰紀 你不是我殺我?你們不是要殺我?」粉色小兔覺得腦容量不夠了。

「不會呀,你這麼可愛,我怎麼會殺你,我真的很喜歡你,所以才想帶你離開。」單千里紅撲撲的小臉蛋盯著粉色小兔子,如同遇到了好玩的玩伴一樣。

「離開?我們真的可以離開嗎?」粉色小兔似乎有些詫異,覺得實在是不可思議。

「為什麼不可以,難道你們沒有出去過嗎?」沈傾問了出來。

「從來沒有人出去過…」粉色小兔的語氣有些沮喪,然後轉身看向梅花鹿。

「梅花鹿爺爺…」

梅花鹿嘆了一口氣,「各位大人,我們是出不去的,我們一直以來都只能在這一片地方生存,離開了這裡的陰氣,我們是無法生存的。從我出生開始,便是這樣,如今已經過去五百年了。日復一日,年復一年。」

「你們這麼厲害的異能,居然無用武之地,實在是可惜了。」

「傾姐姐……」單千里拉著沈傾的手,搖了搖。

「它們無法離開這裡,那我們也沒有辦法帶它們出去。」沈傾很是惋惜。

單千里聽著沈傾的話,頓時鬆開手,跑像小兔子,一下子就把粉色小兔抱在懷裡。

「我喜歡她,我想帶她離開這裡。」

單千里似乎不願意接受它們無法離開這個事實。

「梅花鹿爺爺,我想起來了。」粉色小兔對著梅花鹿興奮的說。

「咱們這裡不是一直有個傳說,說是會有一個擁有陰魂之氣的人,來到這裡,只要他願意,便可以帶我們離開。」

絕版萌妻太搶手 「小兔,爺爺知道你想要離開,可是那只是傳說,傳說不一定是真的,更何況即便是真的,我們要去哪裡找這個擁有陰魂之氣的人?我們連離開這裡都做不到。」

梅花鹿如同一個老人一般,讓人覺得滄桑極了。

「陰魂之氣的人,可以帶你們離開?」沈傾非常詫異。

「大人,那只是傳說,我們從來沒有見過有人擁有陰魂之氣。」

「梅花鹿爺爺…這位小少爺似乎就是那個人…」粉色小兔滿是欣喜的語氣,帶著小小的不確定。

「小兔,你別鬧了,讓各位大人離開吧。」

「小兔說的沒錯,我們的確可以帶你們離開。」沈傾定了定神說。

「大人,你說真的?」梅花鹿的語氣有些激動。

「還需要測試一下。」沈傾頓了頓。「你們可願意?」

「願意。」許多小動物異口同聲。

「就由我來測試吧。」梅花鹿首先前進了一步,如果出事,起碼能保護它這裡的其他小動物。

「你們無法走出的是哪個區域?」沈傾還是要確定一下。

梅花鹿嘴裡突然吐出一物,那一物一下子便飄到了小兔子第一次出現在沈傾他們面前時的位置。

「大人,就是那裡。」 沈傾看著那個位置,隨後轉身,「千里,你跟我來。」

單千里跟在沈傾身後,走到稍遠一些的地方。

返回來的實話,單千里臉上都是欣喜。

「小兔子,成功了的話,我就可以帶你離開這裡啦。」

沈傾拉著單千里的手,單千里騎在梅花鹿的身上,一步一步向著那個界線走去。

沈傾有些緊張,單千里也有些緊張,梅花鹿也很緊張。

離界線之處越來越近,越來越近了。

只有一步之遙的時候,梅花鹿突然停了下來。轉過身遙遙望著它的這些孩子們。

它是這群動物離年齡最大的人。

如果有人需要犧牲,毫無疑問,它會第一個站出來。

此時的梅花鹿,如同一個即將離去的來人一般,望著它的孩子們。

心裏面的感覺,或許只有它自己知道。

沈傾並沒有催促它,而是靜靜的站在這裡,等著它。

直到梅花鹿轉過身,沈傾能看到梅花鹿的眼中有水珠在打轉,只是沒有落下來。

梅花鹿這次義無反顧的托著單千里,向界線走去。

以往每一次,它們碰到界線的時候,必定會被界線所傷,然後修習十天半個月。

已經受傷許多次的梅花鹿知道,它能夠承受的次數已經不多了。

梅花鹿一隻腳緩緩的從界線內向著界限外伸出。

梅花鹿的腳剛好踏在界線上方的時候,他們頭頂的天空,頓時轟隆隆的響了起來。

梅花鹿嚇了一跳,一隻腳便縮了回來。

總裁的盛寵小甜妻 沈傾看著它,沒有說話。

梅花鹿定定的站在那裡,許久后,再次伸出了腳,似乎是做出了某種抉擇。

正在悲壯的赴死一般。

轟隆隆的聲音再次響起來,梅花鹿卻連抖都沒有抖動一下,義無反顧的垮了出去。

跨出去的梅花鹿,此時疲軟的卧倒在泥土之上。

沈傾看向單千里,卻發現單千里此時牙關緊咬,整個人面色慘白。

沈傾頓時便將單千里抱在懷中,將自己的元氣向單千里身體內輸入。

只是為了沈傾輸出的元氣一直在被排斥,沈傾越來越著急了。

情急之下,不知道為何,身體里造化珠所在的位置,突然間出現了一條絲線,隨著沈傾的心念,直入單千里身體內部。

單千里的面色這才恢復了過來。

「傾姐姐,我成功了。」單千里第一句話便是它。

沈傾有些生氣了,冷著臉看著單千里,「千里,你為什麼要硬撐著,如果你有個三長兩短,你讓姐姐怎麼向你族人交代!」

「傾姐姐,我這不是沒事嘛,你就別生氣了。我還可以帶小兔出來。」單千里似乎完全不記得他剛才經受了什麼。

「沒事?你身體內部的氣息差點抽空,你還沒事?我不允許你再這麼做了!」

單千里低著頭,委屈的不再說話,只是一直那麼低著頭,可憐兮兮的小模樣。

「小少爺,真是謝謝你,要不是你,我們可能一生都沒辦法出來。」梅花鹿站了起來,似乎已經恢復了不少。

單千里眨巴著眼睛看著沈傾,似乎在說,你看,我們這是做好事,我很開心。

沈傾望著單千里喝梅花鹿,嘆了一口氣。

「最多只能在進行一次,否則你來這裡的修為會全部潰散。」

沈傾心裏面默默的說,你如何能對抗天道啊。

「好,只要能帶小兔出來,就好了。」單千里笑逐顏開。

梅花鹿就站在這裡,看著沈傾和單千里,一起再次走入它們生存的地方。

然後同樣的帶著小兔,唯一不同的是,它出來的時候是它馱著單千里,而小兔出來的時候,是單千里抱著小兔。

單千裡帶著小兔成功出來之後,便昏倒在地。

沈傾再次依照第一次的辦法,將造化珠之氣度了一絲給單千里體內,可這次卻始終無法成功。

沈傾只能和小白就這麼看著單千里,靜靜的躺在那裡,呼吸均勻,只是有些昏睡。

小兔子躺在梅花鹿的懷裡,在恢復之中。

「各位大人,我和小兔,願意追隨你們。」梅花鹿做出了決定。

聽著梅花鹿的話,沈傾很開心,原本她也是這麼想的。

梅花鹿的異能,對她來說簡直是神助攻!

讓她可以清楚的知道,哪些人在動她和單千里的念頭,哪些人想要她的命!

所有其他沒有出來的人,只能站在界線之內,望著他們。

一天之後,單千里才醒了過來。

睜開眼,單千里便看到出現在自己面前的粉色小兔。

單千里頓時便將小兔抱了起來。

「我終於可以帶你回家了。」

「謝謝小少爺。」粉色小兔很有禮貌的說。

「喊我哥哥,你可以喊我小少爺。」單千里十分討厭這個稱呼。

「千里哥哥。」粉色小兔很是乖巧的叫著。

「真乖。」單千里摸了摸兔子的小腦袋。

心裏面默默的說,原來是這樣的感覺。

「各位大人,我知道這裡有一處地方,對大人一定有用。」梅花鹿既然表明了追隨沈傾,自然要立一次功勞,用實際行動來表明。

「什麼地方?好不好玩?」小白率先說道。

「是一處陰靈之地的葯園,裡面的神葯是隨機出現的,這要看進入者有沒有哪個機緣。這些我也是聽我的父親曾經告訴我的,父親說如果我有朝一日可以出來,便可以去那裡找一株神葯,讓自己脫胎換骨。。」

「一點都不好玩。」小白抱怨了一聲。

沈傾確沒有搭理他,而是看著梅花鹿,「那就有勞鹿爺爺,帶我們走一趟了。」

「各位大人,你們對我和小兔有再造之恩,老鹿我無以為報,只能說這些這樣的地方,希望可以幫到大人。」

梅花鹿說著,便想著一個方向走去。

「我父親還說,那裡有些奇怪,希望大人們機緣在身,能夠順利進去。」梅花鹿一邊走一邊說道。

走到一處一人高的小土堆面前,梅花鹿停了下來,「就是此地。」

「你確定?」小白看著面前的小土堆,覺得這實在是荒唐極了。

「大人,就是此地。」梅花鹿十分確定的說。 沈傾繞著這個小土堆轉了好幾圈,卻依舊沒有發現端倪。

「鹿爺爺,你祖上沒有留下來其他話,比如怎麼進入此地嗎?」

梅花鹿搖了搖頭,顯然是有些沮喪。

原本以為可以立個功勞,算是自己的報答,卻沒想到會是如此,希望落空的場景。

「要不要我把這堆土打散?」小白舉起手就要行動的樣子,被沈傾阻止了。

小白撓了撓頭,訕訕的笑了一聲。

單千里站在那裡,肉嘟嘟的小臉此時也是一籌莫展。

唯有粉色小兔,突然間蹦跳起來,「咦,我發現了。」

粉色小兔一跳,便站在了沈傾的肩膀上。

「發現什麼了?」沈傾看著小兔子,內心難免有些波瀾。

「我好像看到那個小土堆下面有根蘿蔔…」粉色小兔低聲說道,好像是發現自己在這個時候做出了不恰當的事情。

蘿蔔!

兔子果真在哪裡都愛蘿蔔!

這個時候該想的是蘿蔔嗎!

我的老天啊!

沈傾的內心再一次受到暴擊,說好的突然發現的希望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