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了那一天的時候,沐添香作為主家,自然得早早出去迎接客人們。

來的人都很多,不管是給她面子還是給霍陵川面子,來的人都不少。

劉大美,張蓉兒,吳念情,這些和沐添香交好的小姐們都來了。

當招娣公主來的時候,沐添香就有些驚訝了,因為從她的馬車裡下來的不只她一個,還有一個女子。

那女子身姿輕盈,沐添香細細一看,這才認了出來,原來是清元公主。

這位公主極少出宮,自從上次在宮裡為難過沐添香后,二人就再也沒有任何交集了。

如今她突然出現,沐添香倒是心中一驚,一想到她曾經也是喜歡霍陵川的,沐添香就覺得渾身難受。

不過該有的禮數她不會失,「二位公主裡面請。」

清元沒說話,只是仰頭高傲的往前走了進去,招娣公主在她身後白了她一眼,「哼,沐姐姐我來陪你。」

沐添香心中感動,拉著招娣公主的手問道,「怎麼和她一起來?」

這兩個公主向來不和,當然……招娣公主根本就沒有必要和清元公主比,她已經是這京城裡除了太后最尊貴的女子了。

說到此,招娣公主嘟著嘴不開心的道,「哼,我才沒想和她一起來,不過她到了母后那裡,說自己想來,母后便讓我們一起來了。」

「原來如此,我還當你轉了性子呢。」沐添香調笑了一陣子。

誰知,招娣公主竟然抱著她的腰撒嬌道,「不嘛,我就喜歡沐姐姐,其他姐姐我可不需要。要是沐姐姐是我親姐姐就好了。」

她這般小孩子模樣讓沐添香心中一陣柔軟,她伸手摸摸招娣公主頭上的烏髮,安慰道。「我是你義姐,我們還是姐妹。」

在她懷裡的招娣公主點點頭,「對!我們永遠是姐妹。」

招娣公主一直陪著沐添香,待客人們都來齊了,二人才一同進去。

宴會上,眾人圍坐在霍老夫人面前,齊聲祝賀著老人家。

清元公主更是站出來為其舞了一曲,她舞的是桃花舞,她身姿輕盈,一身一群完美的展示了她纖細的腰身。

舞畢的時候,她手中灑出一把桃花,而她就站在其中,接受著桃花的沐浴,彷彿一個仙子。

眾人發出熱烈的掌聲,可唯獨招娣公主說道,「皇姐果然好風姿呢,不過你這舞……怕是母后都沒看過呢。」

招娣公主話中帶著諷刺,一時間場面安靜了。

清元公主面色通紅,她握緊雙拳,恨不得現在就能讓招娣公主閉嘴。

「招娣可別胡說,母後知道也不會怪我的。」清元公主仰著頭,努力裝出一副堅強的樣子。

可她柔弱的姿態卻還是讓在場的許多男子心中憐惜。

招娣公主最煩她這副德行,以前他們姐妹鬧矛盾,她遇誰都是一副「我受了委屈,可是我不說」的樣子,讓招娣公主從小便十分厭煩這個白蓮花姐姐。

「哼,陵川哥哥好福氣,剛剛我皇姐可一直在看你呢。可惜啊,皇姐不肯坦露心思,若不然,安然王妃的位置可就不保了呢。」

聞言,兩人都十分氣惱,一個是又羞又惱,另一個則是憤怒了。

楊然放在桌下的手緊緊的握成一團,便連指甲陷進了肉里也沒有知覺。

憑什麼?憑什麼清元公主若是嫁給王爺,她楊然就沒位置了,該沒位置的是她沐添香才對,她明明才是名正言順的忠信王妃,可是到了最後,卻是任何人都能騎到她頭上去了。

「招娣,不許放肆。」霍陵川冷冷道,若是讓他的小王妃知道,她該生氣了。

招娣公主吐吐舌頭,不再說話,可有心人卻都看見了,招娣公主說的不假,怕是這清元公主對忠信王的心思不簡單。

一時間,眾人都各懷心思,不再說話了。

霍氏卻是瞧上了清元公主,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再怎麼樣,這都是個公主,若是娶了清元公主,她兒子就是駙馬了。

到時候,她就不用再受王府的規矩,忍受楊然和沐添香了。

霍氏心中想的極好,她幾乎就做上這種美夢了。

可是她沒想到,楊然的安排會讓她美夢成真。

童珍珍提前一天就和劉昌平打好了招呼,她負責給楊然下藥。

所以,此時童珍珍特意過來向楊然敬酒,「王妃姐姐,這一杯是珍珍敬你的。」

楊然心中冷笑不已,真當她是啥子,王府在她的鐵血手段之下,她早就抓到了那個流言的源頭。

原來就是童珍珍!

她說呢,誰這麼關注她啊,劉昌平前腳剛來給她送花,下一秒,這王府的流言就出來了……

楊然心中冷笑,然後伸手接過了那杯酒,藏在嘴裡,待她走後又吐了出來。

隨後,她找到了清元公主,她正因為剛剛的事情而生氣,看見楊然自然是沒好氣。

「你來幹什麼?」

「公主累了吧。」楊然輕笑道。

「哼,要你來好心,本公主讓你滾開。」這清元公主也是個急性子,她除了招娣公主得罪不起之外,對旁人也是不客氣的。

而楊然卻絲毫不生氣,笑著道,「既然公主不需要,那本王妃就去找王爺了。」

「嗯?」

看清元公主來了興趣,楊然勾勾嘴角道,「剛才府里姨娘告訴我,王爺在東屋那邊等我,我我這就過去。」

說完,她就要離開,可是後面的清元公主卻動作迅猛,撲上前打暈了楊然。

楊然昏過去的最後一秒,清元公主卻忽視了她嘴角的一抹微笑。

接下來的事情便水到渠成的發生了,童珍珍騙楊然,楊然卻又算計了清元公主,最後……便宜了劉昌平。

待進行到差不多的時候,童珍珍突然開始大喊,「安然姐姐去哪了?怎麼這麼久沒有見她了。」

她這麼一說,眾人倒是也開始懷疑了起來。

這時,一個小丫頭突然跑過來道,「不好了,東屋那邊……好像鬧鬼了。」

那小丫頭跑的匆忙,現在已是滿頭大汗。

她這麼一說,沐添香當即就笑了,秋月有些不解。

「王妃笑什麼?」

「嗯……笑馬上就要發生一出好戲了。」 秋月有些不解,不過她還是相信他們家王妃的話。

鬧鬼這種事情在現代或許引不起太大的問題,畢竟現代人從小就接受恐怖片洗禮,可這放在古代就不一樣了。

當即,霍老夫人的臉色就變了,這種話十分不吉利,今天是她的壽宴,王府里卻出現鬧鬼這種非比尋常的事情,這不是變的花樣兒的詛咒她嗎?

那小丫頭一說完,童珍珍就立刻站起來,義正言辭就罵道,「說什麼不吉利話,今兒個老夫人壽辰,便是天上的八方神仙也是要保佑的,什麼鬧鬼,一定是有人故意在搞鬼。」

她語氣很是凌厲,她這麼一說,那小丫頭當即就縮了縮身子,不敢再動了,只是一味的低著頭。

這事本就讓人心生疑惑,如今童珍珍這麼一說,眾人更是紛紛迎合,沒看見霍老夫人的臉色有多麼糟糕嗎?

不順著童珍珍的話的說,那就是真的認為霍老夫人是個不詳之人了。

「那……我們就如珍姨娘說的,去查看一番吧。」就在眾人議論紛紛的時候,沐添香突然站起來斬釘截鐵的說道。

她這一番話無疑是給眾人了一個定心骨,他們紛紛點點頭稱是。

童珍珍倒是沒想到沐添香會這麼幫自己的忙,當即便奇怪的看了沐添香一眼,她心中思索,莫非……她是知道了什麼?

想到這,童珍珍又搖了搖頭,怎麼可能,她的計劃保密功能還是不錯的,沐添香不可能知道什麼。

有了他們二人的帶頭,霍老夫人也輕輕點了點頭,只不過面色還是不虞,任誰在自己生日這一天出亂子也是不高興的。

霍陵川倒是面無表情,他還不信有什麼鬼怪之說,他母親也不可能不詳,唯一的可能就是有人作怪罷了,至於是誰?他大概的掃了一眼王府里的女人們,大概猜出了是誰?

待眾人到了東屋的時候,裡面傳來一陣尖叫聲。

「啊!!」那女子尖細的聲音傳的極遠,幾乎讓人振聾發聵。

童珍珍心中得意,吩咐自己身邊的侍女推開門。

本以為會看到楊然和劉昌平卿卿我我的畫面,沒想到卻是清元公主渾身*的模樣。

她躲在一旁瑟瑟發抖,「你……你不是王爺……」

劉昌平身上只著褻衣,顯然兩人之間並未發生什麼,不過……顯然現在的氣氛有些尷尬。

剛剛清元公主那一句話,倒是讓不少人都將目光放在了霍陵川身上,又加上剛剛被招娣公主點破的事情,大家很自然就將兩件事結合在一起。

只見霍陵川神色微變,聲音中帶著戾氣,「敢問清元公主何出此言?」

被當事人這麼一提,清元公主才感覺到大事不妙,連忙捂住了自己的嘴。

她此時才感到驚慌,根本不敢多說一句話,霍陵川連招娣公主都敢收拾,那她一個小小的公主又算什麼。

「平兒,你在這兒做什麼?」霍氏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本來是來這裡看王府的好戲的,可是現在卻告訴她,她兒子也是裡面的一個演員,這讓她如何能接受。

「娘……娘……我……」劉昌平心中正是驚慌,見到霍氏如同見到了主心骨一般,立刻鎮定了下來。

他快速的掃了對面的清元公主一眼,腦子裡飛速運作。

當時,他原本是在屋裡等著楊然來的,童珍珍給她下了葯,按照他們的計劃,只要楊然來了,他劉昌平就自然不會讓這個女人離開。

童珍珍還特意讓他裝做霍陵川的樣子,如此一來,便也是報了當初失貞之仇。

沒想到……楊然沒有來,可是清元公主卻來了,她一進來便開始大膽的脫衣服,一邊脫一邊訴說著自己對王爺的一片痴心。

等她只脫到身著肚兜時,劉昌平忍不住開了口。

「美人……」

便是這一句話讓清元公主聽出了端倪,發出了那聲大喊。

「娘……王妃,老夫人,我……都是我的錯。」劉昌平眼珠子一轉,突然跪在地上。

然後對著自己的臉左右開弓,一口一個不是道,「都是我的不是,我與公主兩廂情願,剛剛公主那一舞被招娣公主誤會了。」

「哦?誤會?那你說,我皇姐那一舞不會是為了你吧。」招娣公主面帶嘲諷道。這種哄三歲小孩的鬼話,她招娣會信嗎?

「正如招娣公主所說的!清元公主那一舞是為了草民……」劉昌平一副看見知己的模樣瞧著招娣公主,倒讓招娣公主險些忍不住將自己頭上的簪子插進劉昌平的腹中。

「呵呵……」招娣公主冷笑一聲不再繼續說話。

劉昌平又繼續道,「我知道,在場的諸位肯定會疑惑公主為何會這般,我們都是情難自禁啊,我害怕太后瞧我只是一個草民,既不像哥哥那樣有世襲的王爺之位,也不像王妃嫂嫂那般有本事,我便求公主偷偷來見我一面……」

他說著說著就哭了,眼眶紅紅,好像一副情真意切的模樣,好似他真的和清元公主真心相愛一般。

聽完他的話,清元公主一愣,驚的連話都說不出來,便連自己雪白的後背和若隱若現的渾圓已經被人看光了也不知。

「那當時那鬧鬼一事又是如何說起?」突然,沐添香提出了一個至關重要的問題,若是他們兩情相悅,現在在這屋裡互訴衷腸。

雖說兩人都脫了衣服,可他們都不是傻子,在這種沒發生任何事情的情況下,怎麼可能會被小丫頭聽見鬧鬼的聲音。

童珍珍心中慌亂,咬牙看了自己的貼身婢女一眼,只見那婢女微微點點頭,這才讓童珍珍懸著的心又重新落回肚子里。

果然……沐添香派回的人回來稟報道,「回王妃,那丫頭已經死在了屋子裡,看樣子……是自殺。」

這話一出,沐添香的表情冷了起來,這件事她不會多管閑事,那清元公主如今和劉昌平的婚事是跑不掉了,一下子解決掉兩個她討厭的人,便也是好事。

豪門虐戀:總裁妻子的祕密 只是童珍珍做事太過於狠心,那丫頭不可能是自己自殺的,唯一可能的不過是童珍珍早就留了一手,將她給親手殺死罷了。

這種把戲她在電視劇里見的多了,想到這,沐添香就一陣子惆悵。

想當年,她是坐在台下的觀眾,而如今,她卻成了戲中人,此中滋味也只有她這個穿越人士才能理解了。

「好了,公主在我母親壽辰之上與我王府之人互訴衷腸,想必是愛的緊了。此事,本王會像皇上討個說法。」

說罷,霍陵川轉身離開,見他走了,連著一些看戲的人也一起跟著離開了。

只有招娣公主和沐添香站在原地不動,待眾人都走光以後,她走上前拿起一旁的衣服扔在清元公主頭上,語氣不冷不熱,很是平淡,「皇妹以為,皇妹當年對陵川哥哥就夠轟轟烈烈了,沒想到,皇姐不愧是本宮的姐姐,青出於藍勝於藍,只是可憐陵川哥哥和霍老夫人被人當了靶子罷了。」

說完,招娣公主便轉身離開。

沐添香微微一笑,「但願這是公主自己選的路。」

說完,她也選擇離去。

第二天,清元公主的醜事便在整個大虞上流圈子裡傳了個遍,人人都道清元公主是個沒眼光的,竟然瞧上了王府里養的一個廢物。

而她本人也完全不能出來解釋,只能吃了這啞巴虧,一來,她當時喊出那句話本就惹人懷疑,若是她親口否認劉昌平的話,那不就證明她心大瞧上了霍陵川,結果人家還根本不稀罕她。

這簡單滑天下之大稽,比起這一點,兩情相悅似乎她還能留幾分顏面。

二來,所有人都瞧見了她光著身子的模樣,她若是不嫁給劉昌平,那也無人會娶她了。

只是這事,她和楊然,沐添香的梁子卻是已經結上了。

果然,皇帝對此事大怒,有如此一個不知禮數的公主,簡直是讓皇家丟盡了臉面。

太后本就慈善,得知此事也是萬般惱怒,在怒問了清元公主一番后,給他們定下了婚事。

如此一來,劉昌平卻得了一個侍郎的職位。

無論清元公主是否受寵,她都是皇家公主,皇帝和太后怎麼也不可能讓她嫁給一個普通人。

當聖旨下來時,霍氏整個人都懵了,這種喜從天降的事情就如同一個天上掉的餡餅,硬生生的砸在了她的頭上。

她當即就高興的拉著劉昌平的手道,「我的兒,你出息了。你不僅給我們劉家長了臉,你還成了駙馬。」 莫靖 香妻如玉 雖然這個公主不那麼受寵,不過好歹也是皇家出品,怎麼也不會差勁的。

劉昌平也是高興的不得了,他沒想到,童珍珍的一次算計雖然讓他失去了楊然,可卻得到了那麼一個公主,他現在還有了職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