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多武士,齊齊的吶喊,一些早已按耐不住的武士,更是第一批衝出來,腳掌在地面之上踏過,整個大地,都在微微震動。

「轟隆隆!」

足足五千七百人,一同行動,腳掌踏在大地上的聲音,極其沉重。

眾人奔騰而去,氣勢洶洶,每一個人的身上,靈力都在瞬間迸發開來。

一道道光芒,從他們的身體之上,散發開來。

各色光芒匯聚在一起,形成一種妖異的紫色光芒。

每一個血靈城的武士,都將自身的靈力,運轉到了極致。

吶喊聲,嘶吼聲,不斷傳來。

血靈城武士,愈發接近。

「城主,我們當如何?」

城牆上,一名統領向安泰和請示道。

「第一批,先不要啟動陣法,我們的武士與之廝殺最好,等到匯聚的人越多,我們在啟動陣法,對敵人的殺傷力越大。」

安泰和沉著應對。

「莫急。」

斗笠下,鹿羽目光微微閃爍,輕聲道:「我先去滅一滅血靈城的威風。」

自從進入凝魄境之後,鹿羽還從未真正施展過自己的戰鬥力,現在有現成的活靶子,自然願意舒展一下筋骨,看看自己的真正戰鬥力,究竟如何。

「嗯?!」

「什麼?!」

聽聞此言,在場眾人,都是同時聳然一驚。

這雲先生話裡面的意思,是想要下去,與血靈城的人進行一番廝殺不成?

王爺只要我查案 這未免有些託大了啊!

「雲先生,下方第一批足足五千多武士,你要慎重考慮啊。」

安泰和凝重的說道,沖著鹿羽微微搖了搖頭,他覺得雲先生託大了。

要知道,五千多武士,便是他,在亂軍之中雖然能殺死,但也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若是只是與武士戰鬥,便是十幾萬人的戰場,雲先生要進去,他也不會有絲毫的阻攔。

可是現在,下方還有著足足三名凝魄境的人虎視眈眈。

一旦有任何的不慎,就有可能被人永遠的留在下面,身死道消。

「無妨,我自有分寸。」鹿羽揮了揮手道,讓安泰和放寬心。

他有信心,下去之後,還能回來。

「好吧……」

沉吟了一下,安泰和也覺得,雲先生不是那種莽撞的人,便是點頭道:「既然如此,雲先生一定小心。」

「嗯。」

點了點頭,鹿羽緩步走到城牆的圍牆旁邊,目光向著下方望去。

此時的血靈城武士,已經兵臨城下,足足五千七百人,奔騰之間,帶起身後一片黃塵,若是在給他們三個呼吸的時間,他們便能進入藍月城之內。

「吩咐下去,先靜觀其變。」安泰和對著那下達命令的統領低聲說道,旋即便是將目光放在了鹿羽身上。

「是!」

那統領低頭應道,便去部署命令了。

雲先生要殺一殺對方的銳氣,啟動陣法或是派遣武士的事情,可以暫緩。

而此時。

站在城牆之上的鹿羽,緩緩的呼出一口氣,體內靈力瞬間流動在全身的四肢百骸之中,一抹光芒,自身軀之上出現。 「嗡!」

一抹光芒,緩緩閃爍,由內而外的綻放開來。

腳掌在地面之上,輕輕一踏,一抹碧青色光芒,自腳底下倏然閃過。

《踏星步》!

「嗖!」

誘妻入懷:帝少心尖寵 剎那間,鹿羽的身影,宛如一抹流光一般,對著那下方的諸多武士,飛掠而去,身在空中,手掌向後一探。

「刷!」

手腕一抖,潮汐劍直接被抽出來,緊握在掌心之中,散發這淡淡的碧藍色光芒,其上波光流轉,一股股靈力,從四肢百骸之中流淌而過,爾後順著手臂,直接湧入進入了潮汐劍之中。

「嗡!」

頓時,潮汐劍之上,碧藍色光芒綻放開來,劍柄之處,那鑲嵌著內丹的地方,九元凝魄境的內丹,猛地震動起來,其上有著一股莫大的氣息,直接注入了潮汐劍之中,令得潮汐劍微微的嗡鳴起來。

「轟!」

一股恐怖的氣息,自鹿羽的身上,驟然爆發開來。

與此同時。

「他在做什麼!」

「要以一己之力,對抗我們足足五千多武士么?!」

「哼!我看他是在找死!」

「簡直是不自量力,一己之力,也敢如此託大!」

血靈城之中,諸多武士,望見此幕,都是瞳孔一縮,駭然的驚叫起來。

誰能想到,這種情況下,竟然還有人敢衝過來。

「殺!」

而那些已經闖到藍月城城門口的五千七百名血靈城武士,望見此幕,都是怒吼一聲,渾身上下,靈力暴漲,面色猙獰,殺意衝天而起。

已經到了這一步,他們唯有戰!

「找死!」

此時,鹿羽的目光一凝,手腕猛然而動,潮汐劍在手掌之上,猛烈的抖動了數下。

「刷刷刷……」

頓時,天空之中,似是有著一道道的殘影,凝聚而出。

那些殘影,毫無疑問,都是鹿羽的身影,手持一柄劍,做出了各種各樣的持劍或是出劍的姿勢。

殘影之上,都是有著兇猛的靈力,在不斷的波動著,煞是恐怖。

「倏!」

而那些殘影,在剛剛出現不久,便是倏然的歸入到了鹿羽的身體之中。

於此同時,鹿羽的眸子之中,驟然閃過一抹光芒,其內彷彿有著一道道身影,在不斷的舞劍一般。

巔峰天武學《孤影九劍》!

「刷!」

手腕瞬間抖動開來,潮汐劍猛然的在空中劃過一抹絢爛的弧度,劍意縱橫開來。

「刷刷……」

接著,鹿羽不做停歇,手腕連續抖動,劍舞梨花,身影也在不斷的變換著各種各樣的姿勢。

空氣之中,響起一道道空氣被切割開來的聲音。

接連九道聲音!

同時,足足九道劍光,從潮汐劍之上,猛然的迸發開來,一道比一道強橫不說,還連綿不絕,宛如潮水一般,一道接著一道。

進入凝魄境之後,這巔峰天武學《孤影九劍》,也可以發揮出來其最強大的威勢,並且,對鹿羽靈力的消耗,也並不算太大了。

畢竟,凝魄境與化形境之間,乃是一個大境界的差距。

「刷刷……」

連續九道劍光,宛如閃電一般,飛快的斬去,所過之處,令得空間都是微微的波動了一下。

「噗噗噗……」

那些血靈城的武士,有心想要抵擋,但鹿羽的劍光,實在太快,而且威勢實在太大,他們的身影剛剛一動,便是被劍光,無情的穿透而去。

一抹抹絢麗的血花,從他們的身上,迸濺開來。

場面凄艷。

「嘩嘩……」

那些血靈城武士的身上,都是穿著防禦力極強的盔甲,但是在鹿羽的巔峰天武學《孤影九劍》之下,卻也不能阻擋分毫,瞬間便是被那劍光斬過。

一劍光寒十九州!

劍氣如光,似電,直接穿透而過,所過之處,諸多武士,直接被一劍斬成了兩半。

鮮血在空中飄灑。

殘肢斷臂,或是一顆顆頭顱,或是半截身軀,都是在不斷的拋飛而起。

大地被鮮血染紅。

整片天空,都彷彿是變成了一片殷紅之色。

此時的天色,已然逐漸發亮了,東方第一抹陽光照射下來。

晨曦下,入眼之處,滿是殷紅!

凄艷的場景,凄慘的狀況,凄厲的怒吼。

場面一片血腥。

短短一瞬間,鹿羽便是將《孤影九劍》盡數施展了出去,那等威勢,堪稱恐怖!

「不好!」

望見此幕,那蒼雲海面色一變,顯然是沒有想到,鹿羽一劍,竟然如此恐怖,當即,身影一動,便欲阻止鹿羽。

「嗖!」

然而,在《孤影九劍》施展完畢的瞬間,鹿羽身影一動,在空中一個詭異的扭轉,直接化作一抹流光,飛掠到了藍月城的城牆之上。

「刷!」

手腕一抖,潮汐劍直接歸鞘。

而那蒼雲海,此時只能憤怒無比的等著鹿羽,咬牙切齒,這個雲先生的戰鬥力之恐怖,已經超過了他的預料。

而且,他看那雲先生的武器,極其眼熟。

「噗噗……」

劍光仍然在眾人之中穿梭,越來越多的血靈城武士,倒在血泊之中。

足足數個呼吸,劍光方才是緩緩的無力下來,直至徹底的潰散。

而那些血靈城的武士,足足五千七百人,已然無一人倖免,盡數死亡,成為了屍體,而且,還是死無全屍那種。

「嘶!」

望見此幕,那金銀夫婦兩人,同時倒吸一口冷氣。

「這人究竟何等實力,竟然如此強橫!」丈夫面色駭然的道,他明明從那雲先生的身上,感受到了一元凝魄境的靈力波動,可為何這等戰鬥力,卻是如此強橫,甚至遠超自己。

要知道,那些武士們,可都是穿著盔甲的!

他自認,自已絕對無法一件將五千多名武士,盡數誅殺。

但那雲先生做到了,並且做的風輕雲淡,殺完人之後,還飄飄然回去城牆之上,簡直恐怖!

「一劍破甲五千七,無一人倖免,無一人全屍,這人竟然恐怖如斯!」那妻子的眸子裡面,也是閃過一抹震驚。

這一刻,她忽然覺得,自己幫助血靈城,或許是一個錯誤的決定。

這種實力,委實恐怖,更恐怖的,是那雲先生表現的如此雲淡風輕,根本無法揣測有沒有全力以赴。

若是沒有,那未免恐怖的太令人難以置信!

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與名。

這已然是極其瀟洒一幕,可鹿羽的表現,更加瀟洒,他甚至都沒有十步殺一人,只是身在空中,手腕抖動,劍光四射,爾後瀟洒抽身而退,飄飄然站立城牆之上,令敵人目瞪口呆。 整個場間,一片寂靜,落針可聞。

足足十幾萬武士,都被這一幕,震驚的目瞪口呆,瞠目結舌,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