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小靈在一邊實在看不下去了,頓時說道:「林寒師兄,馨月師姐他服用下你的靈丹,雖然將傷口處的主要毒素清除了,但是剛才因為消耗太大,根本沒有力量再去將那些擴散到全身的毒素殘留,而我修為太低,也沒辦法幫馨月師姐驅除那毒素殘留,所以想讓林寒師兄你幫忙。」

「驅除擴散到全身的毒素殘留?」

林寒看著楚馨月那裸露的大片雪白肌膚,不由有些猶豫。

雖然林寒不是什麼自命清高之人,但楚馨月畢竟是自己的同門師妹,自己要是出手驅除其渾身毒素,肯定要接觸她整個身軀。

這對於一個清清白白的少女,好像,有點不太合適。

「如果林寒師兄覺得馨月身份低微,不願意出手,馨月也是不強求了…」看著林寒面容上閃過的一絲猶豫,楚馨月突然輕聲呢喃道,美眸之中,閃過一絲黯然。

「我不是這個意思。」

林寒無奈一笑,隨即看著楚馨月那雪白肌膚上彌散的黑氣,若是再不出手運功驅毒,恐怕,楚馨月日後的武道之路,會留下後患。

「如此,那在下冒犯了。」

林寒點了點頭,既然這楚馨月都不介意,那他也不是什麼優柔寡斷之人。

嘶拉!

林寒閃身過去,將楚馨月腹部傷口旁的衣衫撕裂開來,隨即一隻手掌,凝聚罡元,直接按了上去,開始朝著全身移動。

「唔……」這個時候,感受著那手掌在自己腹部摩擦,甚至是朝著全身其他地方移動,縱然知道林寒是在幫自己療傷驅毒,楚馨月也是忍不住輕輕呻吟出聲。

楚馨月雖然平日里清冷,但畢竟是個青春少女,她此刻被一個異性如此撫摸,自然是忍不住身軀的本能反應。

對此,白小靈這小丫頭在一旁偷笑,至於林寒,雖然也是有些尷尬,但現在驅毒要緊,他面不改色,運轉體內的罡元。

幸好小雀陷入了沉睡中,不然現在恐怕又要對林寒進行一番調侃了。

此時,楚馨月面容紅潤到極點,不過,她微微抬頭,看到了林寒那純凈無暇的深邃眸子,極為認真,她不由也是微微沉靜下來。

甚至是,這個時候,楚馨月心中出現了一種前所未有的感覺,那是一種欣喜,驚慌,亦或是甜蜜?

而就在這個時候,遠處突然傳來一陣響動。

是余世龍,此時他趴伏在不遠處冰山的一角,看到了遠處雪地上林寒和楚馨月的旖旎一幕,頓時心中嫉恨到極點。

楚馨月,自己這個未婚妻,自己都沒有碰過哪怕一根手指。

但現在,她竟然主動讓林寒過去給她如此療傷?

看著遠處那一幕,余世龍目光閃過一絲極端暴戾。

嘭!

但就在下一刻,一顆小石子突然從遠處飛射過來,正好擊中了余世龍身旁的一塊玄冰。

是白小靈。

她看著余世龍的方向,頓時冷哼一聲道:「走遠點,不許偷看!」

「你!」

余世龍心中妒火燃燒,面容都是開始猙獰起來。

但他不敢說些什麼,只能悻悻離去,因為,林寒的實力,太恐怖了,他沒有任何反抗的心思。

「狗男女!」

余世龍神色露出一絲猙獰。

吼~~

而就在這個時候,不遠處的某個冰雪山谷,傳來了一陣若有若無的獸吼聲。

那是一些冰雪魔猿的吼叫聲,雖然相隔甚遠,但卻是充滿了無邊的煞氣。

「有了!」

余世龍陰狠的眼神突然一亮,他看向冰山另一邊的方向,嘴角陡然劃過一絲猙獰的殺意,「這一次,我看你們怎麼死!」

……

半個時辰過去了,冰山另一邊。

此時,楚馨月重新傳好了衣衫,和白小靈站在一起,看著面前盤膝而坐的青衫身影,美眸都是露出一絲迷離之意。

此時,林寒正在盤膝調息。

就在剛才,林寒已經將楚馨月,包括白小靈身上的毒素都是驅除了。

而談話中,林寒也知曉了,原來,楚馨月三人來此,是得到了一位師兄的地圖,來此尋找一處密藏。

不過他們沒想到,剛剛進入這地底遺迹中,便是遭遇了十幾個黑衣大漢的圍攻。

此時林寒如此幫助她們,兩女自然是將所有事情奉告,甚至是邀請林寒一同前行。

對此,林寒想了想便答應了。

反正與刀飛揚約定的半個月後在中心地帶碰面,還有著不少時間,正好自己不知去哪尋找機緣造化,不如和楚馨月她們一起,看一看那密藏。

說不定,就能夠碰到一些大造化。

不過,在出發之前,林寒準備先盤膝調息,將狀態調整到巔峰再說。

縱然藝高人膽大,但自小養成的謹慎習慣,讓林寒隨時隨刻都是將自己的狀態調整到最好,以防一些可能突然到來的危機。

此時,林寒盤膝端坐雪地之上,周圍飄零的大雪,在他周身形成了一個個氣旋。

一共七個吞噬旋渦,此刻被林寒全部激發,瘋狂吞噬周圍的天地靈氣,為自己所用。

這一幕,讓身旁站著的楚馨月和白小靈都是美眸露出震撼。

這是什麼功法?

竟然如此霸道,直接掠奪天地靈氣?

她們此刻對林寒崇拜的同時,也是帶上了一份敬畏。

傳聞不假,這位林寒師兄,就如同一個永遠也無法解開的謎,隱藏著無數讓人不可思議的秘密。

「看來林寒師兄來此,也是為了接下來的外殿大比。」白小靈小聲說道。

炮灰逆襲手冊 「肯定的呀。」

楚馨月點點頭,美眸露出一絲憧憬,道:「林寒師兄半年前才一個小小的記名弟子吧,不過地罡境初階修為,這短短的半年內,已經快要問鼎外殿,成為內殿弟子,實在是讓人感到不可思議。」

「或許,這就是傳說中的妖孽奇才。」白小靈嘿嘿一笑,略帶俏皮道。

https://tw.95zongcai.com/zc/62932/ 「外殿大比,我想林寒師兄,到時候恐怕會再一次一鳴驚人,他身上的氣息深沉可怕,面對林寒師兄時候,我就像在面對宗門那些靈動境的長老一樣。」楚馨月也是深以為然地點了點頭。

而就在下一刻。

嗡!

林寒突然睜開了雙目,站起身來。

不過,林寒目光此時卻是緩緩望向冰山的另一邊,帶著一份冷意,道:「看來,有人想要借『刀』殺人啊。」

「借刀殺人?」

楚馨月和白小靈都是神色疑惑,但下一刻。

吼!

吼!

吼!

一道道充滿無邊煞氣的嘶吼聲,卻是猛地從不遠處響起。

「冰雪魔猿?」

楚馨月和白小靈都是神色猛地大變。 冰雪魔猿的吼聲!

這一刻,無論是楚馨月還是白小靈,都是神色帶著一份蒼白之色。

冰雪魔猿,這可是冰雪大地上最為兇殘的一種妖獸,天性喜歡吃人,而且與荒原蒼狼一樣,每次出沒,絕對都是群體出沒。

不過,這種冰雪魔猿,一般不去惹它們,根本就不會遭受它們攻擊的,更別說群體出動去主動殺人的。

這,簡直是聞所未聞。

不過此時楚馨月和白小靈聽到了林寒口中的「借刀殺人」,她們微微思慮后,便是有所猜測。

難道?

「余世龍!」

楚馨月和白小靈對望一眼,都是從對方的眼神中,看出一股怒意。

余世龍!

絕對是余世龍將那些冰雪魔猿引過來的。

不過,就在兩女都是神色驚怒的時候,巨大的危機終於降臨。

隆隆!

隆隆隆!

遠處,蒼茫的風雪盡頭,黑壓壓的一片冰雪魔猿,面目兇殘,紛紛踏步而來,帶著一份滔天的煞氣。

「最少都有著五千多頭冰雪魔猿。」

楚馨月和白小靈神色驀地變得蒼白。

她們看著背後冰山,那是一片死角,根本沒有逃走的路途。

也就是說,她們現在,只能面對那五千多頭凶煞強橫的冰雪魔猿。

「怎麼辦?這每一頭冰雪魔猿,體內都是傳承古老魔族的血脈,普通刀槍根本難以破開它們的皮毛,更別說傷害到他們了!」

「這一頭頭魔猿,觀其氣息,最少都有著天罡境初階的修為,怎麼辦?怎麼辦?」

這個時候,楚馨月和白小靈,都是陷入了惶恐之中。

縱然林寒在身旁,但對面可是五千多頭殘忍狂暴的冰雪魔猿啊。

五千頭天罡境初階的魔猿,黑壓壓的一片,讓這本就是冰冷的漫天大雪空氣,顯得更加肅殺。

「哈哈哈!你們這些狗男女,今日,我讓你們全部都要死無葬身之地!」余世龍突然出現在了一頭高大無比的冰雪魔猿肩膀之上。

他此刻瘋狂大笑著,看著站在那裡的三人,神色帶著一份猙獰,殘忍笑道:「哈哈哈,沒想到吧,我雖然實力沒這林寒強大,但是我乃是一位隱藏的御獸師,這五千冰雪魔猿都已經是我的麾下了,哈哈哈!」

「余世龍,你這是忘恩負義!要不是林寒師兄救了我們,你早就葬身於那十幾個黑衣大漢手中了!」

「沒錯,余世龍,你實在太可惡了!」

此時,楚馨月和白小靈都是紛紛怒斥道。

不過,自始至終,林寒都是站在兩女身前,背負雙手,目光淡漠,看著那遠處黑壓壓的一片冰雪魔猿。

「林寒!」

此刻,余世龍神色滿是猙獰和小人得志,他盯著站在楚馨月和白小靈身前的青衫身影,眼神中滿是嘲弄,道:「林寒,你不是強大的很嗎?你剛才不是對我呼來喝去嗎?現在繼續啊!」

話落,林寒沒有出聲,神色無波無瀾,就淡淡站在那裡,長槍般的身軀挺拔無比。

「林寒,怎麼不說話了?你怕了?」

余世龍神色滿是得意之色,他看著林寒,猛地道:「林寒,看在你我乃是同門的份上,只要你現在跪在我的面前,我可以饒你一命。」

話落,余世龍再次看向林寒背後的兩女,目光帶著一份貪婪和***,冷森森笑道:「還有你楚馨月和白小靈,你們只要現在離開這林寒,到我身邊來,我就可以饒了你們!」

此時,余世龍說著,仿若一尊高高在上的王,掌控著一切。

「余世龍,你這個小人,我和馨月師姐就算死,也要和林寒師兄死在一塊!」白小靈此時雖然小臉被嚇得慘白,但卻是死死咬著粉嫩的嘴唇,頓時嬌喝道。

楚馨月沒有出聲,但她卻是蓮步輕移,站到了林寒的身旁,美眸帶著一份堅定和視死如歸。

顯然,楚馨月用行動,表明了自己的立場。

看到這一幕,不遠處一臉狂笑的余世龍,面容狠狠一僵,隨即便是鐵青一片。

「你…你們!」

余世龍顫抖著雙手,神色驚怒到極點。

「哼,余世龍,別以為所有人都和你一樣,貪生怕死!」楚馨月終於出聲了,美眸中滿是厭惡。

「好好好!很好!」

余世龍終於不再壓抑自己心中的戾氣,他面容猙獰一片,猛地吼道:「既然你們都這麼不識好歹,那就別怪我狠辣無情了!」

轟隆隆!

轟隆隆!

話音落下,余世龍猛地控制五千頭冰雪魔猿,轟然朝著林寒三人的方向衝殺而去。

「吼!」

「吼!」

「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