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竟,他平日里接觸的貴族們,個個都是老奸巨猾、唯利是圖。難得有這麼一個率性而為,行事又全憑個人喜惡。能夠在相處之時,無需他時刻小心之人存在。

兩人來到樓外后,肖恩吩咐菲爾跟著溫諾上尉去辦理手續。而後就示意其他人跟上兩人,一起前往校場觀看,他和卡洛斯少將之間的切磋。

數分鐘后,在心情亢奮的卡洛斯少將死拉硬拽下,兩人終於踏入了軍營內的大校場。隨後兩人就各拿一把訓練用的木劍,面對面的相隔十數米站定場中。

「哈哈…肖恩,就讓我們來痛快的打一架吧…」眼冒興奮光芒的卡洛斯少將,大笑著對面前的肖恩說道。

「樂意之至…」話未說完,肖恩就抬手有些倉促的,用木劍擋住了卡洛斯的偷襲。

「哈哈,小心了…」「長官,也請您多小心…」面對面說完,兩人各自向後退出一步。

一陣風忽然掠過,揚起校場上塵土的同時,也讓兩人的視線略略受阻。但這卻對肖恩絲毫無礙,只見他身影微微一晃,人就跨過數米的距離出現在卡洛斯身側。

肖恩手中木劍順勢斜斜斬出,下一個瞬間就聽一聲『碰』的巨響,同時伴隨著難聽的『吱呀』聲中,兩人手中的木劍頓時破碎成數截。

「MD,換真傢伙?」卡洛斯將手中的斷劍,恨恨的甩向校場的一側,同時眼神不甘的看向肖恩。

肖恩知道剛才其實是卡洛斯輸了半招,不過他也並不在意對方繼續的想法。於是點頭說道:「換長兵器吧…」

「托爾,把我的長槍給我…」見卡洛斯聞言後點頭,肖恩就朝校場邊的托兒喊道。

這世界也有諸如長則強,短則險的道理,故此肖恩提出使用長兵器,就立刻得到了卡洛斯的同意。畢竟兩人僅僅只是切磋,而並非進行生死決鬥。

隨著肖恩的話音落下,托爾立即小跑著將長槍送到他的面前。而卡洛斯則指使周圍看熱鬧的幾個士兵,去把他的長柄武器扛來。

而此刻在校場的周圍,已經漸漸聚集了大量的軍官和士兵,他們或是偶然路過校場,或是聞聽之前那聲巨響,被好奇心吸引而來。之後就見自己的將軍正與人交手,故此才駐足圍觀。

「那個小子是誰啊?」見兩人停手對峙,圍觀之人紛紛驚訝的打聽起將軍對面之人。

「MD,誰知道是從那裡冒出來的…看,將軍的戰斧來了…」被問之人,漫不經心的回答著同伴的問題,但話才出口,他就被場中新的變化吸引,於是連忙提醒同伴道。

聞言,開口詢問之人忙扭頭看向場中。只見原本對峙的兩人,此刻已經化成了兩道黑影,在校場中央快速的騰挪轉移,同時伴隨著武器撕裂空氣的尖嘯聲,和一聲聲『啊…』『哈…』的吶喊聲。

肖恩面對卡洛斯手中,那猶如風車般快速轉動的沉重戰斧,不願採用硬碰硬的戰術,而是選擇了利用自己的速度優勢,圍著他快速轉圈的同時,尋找可能存在的破綻。

但卡洛斯也並非易與之輩,憑藉他豐富的對敵經驗,立刻就洞悉了肖恩的意圖。於是他借著武器沉重的優勢,試圖迫使肖恩與他在力量上分出勝負。

長柄戰斧發出撕裂空氣的尖嘯聲,追逐著肖恩身影的同時,也一次次擋住如毒蛇般刺來的長槍。轉瞬兩人就交手了十數招,各自都沒能佔到絲毫的便宜。

見狀,肖恩放棄了原本游斗的打算,手中長槍猶如毒龍出洞般,與對方的武器重重的撞在一起,濺出點點火心的同時,也伴隨著聲聲震耳欲聾的撞擊聲。

這連連的撞擊聲,猶如一個個手雷在場中爆開般,震的圍觀兩人的那些軍官和士兵們,紛紛痛苦的捂住耳朵。讓他們驚叫出聲的同時,心中也不由的暗罵,『TMD,這兩個怪物…』

「MD,後面的別推我,該死的…」隨著圍觀之人越來越多,不可避免的產生了推搡和擁擠。位於內圈的軍官和士兵們,不由滿臉驚恐的對著身後喊道。而後看著逐漸迫近自己的戰圈,他們恨不得立刻長出一對翅膀,飛離眼前這恐怖的交戰之地。

正在這時,場中突然傳出一聲巨大到讓人牙酸的撞擊聲,在震的內圈之人紛紛踉蹌的同時,也讓外圈原本好奇探頭張望之人不禁縮起了脖子。

「哈哈…痛快…」兩人停手后,卡洛斯大笑著出聲,而後隨意的將戰斧扛在肩上,同時看向緩緩調整呼吸的肖恩道:「明天繼續…」

聞言肖恩眼神平靜的輕輕點頭,而後手中的長槍一轉,一聲尖嘯聲響起的同時,長槍閃電般的飛過十數米的距離,深深的插在托爾面前的地上。

這突然而又驚悚的一幕,嚇得靠近之人紛紛心驚膽戰,而後本能的向後退出一步。

但還沒等他們心中抱怨,見肖恩的動作后,視線轉向周圍的卡洛斯少將,就大聲的咆哮道:「TMD,都給老子安靜…」吼完,就見周圍之人立刻安靜了下來。

「這是溫切斯特騎士,他以後就是第一營隊的指揮官了…」說著卡洛斯環視在場的眾人,威脅道:「溫切斯特騎士以後會很忙,很忙…所以,老子不希望聽到,還有人敢炸刺…都聽明白了嗎?」

「是…」眾人聞聽卡洛斯少將的威脅,無不大聲應是。而後就用崇拜的目光,看向之前與將軍正面交戰的肖恩。

聞言,肖恩對著卡洛斯少將點點頭。明白他所謂的『很忙』,就是指陪他打架。而後他又環視周圍眼露崇拜的人群,滿意的微微點頭后,就帶著托爾等人離開了校場。 帝國曆1158年5月29日,周日,帝都西城區,肖恩所居住的別墅內。

自肖恩正式上任以來,轉眼又過去了一個月的時間。在這一段時間內,他除了周日返回別墅休息外,幾乎所有的時間都是在軍營內度過。

而憑藉之前卡洛斯少將的話,和肖恩自身的正式騎士實力,他所指揮的第一騎兵營隊,上至軍官下到普通的士兵,無不對他恭敬有加、唯命是從。

不過,這也並不奇怪。因為在冷兵器時代的軍隊中,對於強者的崇拜本就理所當然。何況還有主將發話,更是無人敢有絲毫的怠慢和不服。

而肖恩也樂得清閑,在將營務交給幾個副手處理,並讓菲爾暗暗監視和監督后。他就每天陪著卡洛斯少將切磋,有時一天就會打上3、5場之多。

軍營內的士兵們,也從最初的驚訝和好奇,慢慢的轉變成習以為常。在他們的心中,卡洛斯少將不僅是他們的主將,同時也是一頭強大的人形暴熊。

但這遠遠沒有肖恩那異常年輕的外表,帶給他們的衝擊來的巨大和徹底。甚至於顛覆了他們原本的認知,而將肖恩從普通人類之中排除,歸類至恐怖而又妖孽的非人範疇。

這樣的傳聞在軍營內一經傳出,就猶如巨大的洪水般一發不可收拾。

很快,沒用幾天。關於肖恩那恐怖的實力,和他那妖孽般的天賦傳聞,就傳遍了整個軍營。而後又在他與卡洛斯少將的戰鬥中,被圍觀之人徹底的證實。

肖恩也不以為意,反到樂見其成。沒見他手下的士兵們,看他時那越來越崇拜的目光?和上級軍官們,面對他時越加親厚的態度嗎?

這讓肖恩在軍營內混得如魚得水,很是有些樂不思蜀的感覺。但他還是會經常返回帝都,不為其他,就只為了應付威廉王子對他的拉攏。

自他上任之後的這一個月內,威廉王子幾乎是日日給他送禮。但這禮物並非是什麼貴重物品,可以讓他輕易的尋到借口推卻,而是一些精美的手工藝品,和一些外地送來的特色食材。

正所謂禮輕、情誼重,這世界也有類似的名人名言。用一些價值不高,但十分費心的物事來維護私人之間的友情。雖然這並不新鮮,但卻異常的管用。

同樣送到肖恩手中的,還有各式各樣的宴會邀請函。依舊被他用上任之初不宜分心為理由,婉拒了威廉王子的邀請。

為什麼要說是『依舊』呢?這是因為他在兩人初次見面時,就用即將上任的理由,婉拒過威廉王子想要在第二日,為他舉辦歡迎宴會的提議。

當時,見他提出這不容忽視的理由,威廉王子只得按下原本的打算。但如此就想讓他輕易的放棄,那就未免有些低估他的韌性了。

畢竟,只有當肖恩出現在他舉辦的宴會上,才能讓同樣出席的貴族們,誤以為肖恩已經進入了他的圈子中。於是他緊接著又提出,等肖恩熟悉了自己的職務后,再給他補辦一場的提議。

同時也將藉機把他介紹給帝都的權貴們,並幫助他儘快適應全新環境的理由,詳細的對著肖恩道出。如此合適又恰當的理由,同樣也不容肖恩拒絕,故此兩人就此做出了約定。

而之前約定的時間,正是今天的5月29日。故此當天下午3點左右,肖恩就身穿乾淨整潔的少校軍服,腰中斜掛著佩劍『紫電』。然後搭乘馬車,在托爾等人的護衛下,前往威廉王子的莊園。

約莫一個小時后,肖恩的馬車緩緩駛入了奧卡利湖畔的莊園內。而後在威廉王子的親自迎接下,一起步入了莊園的主樓內。

「肖恩,你看著黑了不少啊…」威廉看著肖恩那略顯古銅色的皮膚,心中卻暗暗有些羨慕。隨即就笑著說道:「不過,也更顯出你的…健壯。」

「沒辦法…現在這時節的太陽,也已經能把人烤糊了…」說完,肖恩無奈的聳聳肩,而後又接著說道:「倒是殿下您,白白凈凈的…是要去約會哪家的小姐…」

「哈哈…肖恩你這可就說錯了…」聞言,威廉邊笑邊搖動著手指,「現在的貴族小姐們,可不喜歡陰柔,而是十分迷戀…強壯的男人…」說著,他還對著肖恩擠擠眼,露出了一個男人都懂的表情。

「不是吧,她們這麼的…饑渴?」說著,肖恩驚訝的揚了揚眉毛。

見肖恩露出驚訝的表情,威廉十分確定的點頭。而後才笑著打趣道:「所以在舞會上,你一定會非常受『她們』的歡迎…到時可別光顧著自己享受,把我這個朋友忘到了腦後…」

「這…一般來說,4、5個我還是能應付的來…就不勞殿下您為我操心了…」聞言后,肖恩語氣略顯為難的回答道,但他的眼中卻透著一股笑意。

老公太妖孽 「呃…哈哈…」威廉不禁一愣,隨即就大笑了起來。

時間,就在兩人愉快的閑聊中慢慢的流逝。而後在晚餐之後,威廉與肖恩兩人來到花園內散步,邊消食邊隨意聊些感興趣的話題。

與此同時,在莊園主樓外的廣場上,已經停下了數十輛華麗的馬車,而往莊園大門的方向望去,依舊能夠看到一輛輛馬車,正在陸續的緩緩駛來。

在莊園管家的指揮下,僕人們忙上前為這些賓客們引路。只見這些賓客們,或是威嚴的中年男子,舉手投足間都帶著一股權利的氣息。或是一些自信的年輕男子,結伴而行中彼此優雅的談天說地。

當然,任何貴族舞會,都少不了高貴而又風韻猶存的貴婦,和美麗中帶著滿滿活力的小姐們。她們同樣也在僕人的帶領下,前往舉辦舞會的莊園大廳。

隨著賓客們越來越多,大廳內漸漸洋溢著一股輕鬆歡快的氛圍。眾人天然的分成了幾個團體,彼此互相熱情的聊些奇聞異事。

當肖恩跟在威廉王子的身後,邁入富麗堂皇的大廳時,就見眾人彷彿以年齡和性別為基準,互相圍聚在一起輕鬆聊天的這一幕場景。 「諸位尊貴的先生、女士,以及美麗而又高貴的小姐們,歡迎你們蒞臨我的莊園…」在眾人的注視下,威廉王子來到了大廳中央,語氣抑揚頓挫的高聲對眾人說道。說完,在眾人呼應的熱烈掌聲中微微鞠躬,身姿優雅的感謝了來訪的賓客們。

「在此,我十分的高興…同樣,也祝願諸位能有一個美麗的夜晚…」起身的同時,威廉王子繼續對著眾人高聲道。

「最後…」威廉王子頓了頓,等廳內的掌聲稍稍收斂,「我還要為諸位,介紹我的一個新朋友…」說著,他抬手指向有些意外的肖恩,「來自南荒地區的肖恩.溫切斯特少校…」

隨著王子的話音落下,意外的就不再只是肖恩一人,還有著廳內絕大多數的與會賓客們。他們愕然的扭頭看向肖恩,目光中有著疑惑和意外的同時,還隱藏著一絲不屑和不以為然。但還沒等他們在心中腹議,緊接著又傳來了王子的說話聲。

「同時,他也是帝國自成立以來…最年起的一位正式騎士…」說完,威廉王子眼神快速掃過全場,不出意料的在眾人臉上,看到那疑惑瞬間轉變成震驚的可笑表情。

話音剛落,大廳內就頓時響起了一陣『嗡嗡』的議論聲,這議論聲一直持續了良久,卻始終不見眾人真正的停息。

同時他們看向肖恩的目光中,也立刻顯得親切和柔和許多。甚至有些小姐們更是肆無忌憚,用露骨的眼神打量起他的身材來,而後又與周圍同樣如此的小姐們,嬉笑著小聲的竊竊私語。

自威廉王子道出實情后,肖恩對於賓客們的轉變就有了心理準備,但面對這些小姐們,那毫不掩飾的赤裸裸目光,還是讓他感覺一股寒意直透身心,忍不住額頭直冒冷汗。

『我靠…朗朗乾坤、眾目睽睽之下。難道她們已經在商量著,之後要怎麼吃了我…』未等肖恩在心中腹議完,大廳內又傳來了威廉王子的聲音。

總裁退散:我,與你無關 「現在…讓我們有請溫切斯特少校,來給大家做一個簡單的自我介紹…」威廉王子的話,不僅打斷了肖恩心中的吐槽,同樣也打斷了眾人的竊竊私語。

「呃…」肖恩驚訝的與威廉那帶著笑意的目光對視,而後頗為不爽的撇了撇嘴。隨即有些無奈的上前一步,「諸位尊貴的先生們、女士們,晚上好…」說完,按照禮儀對著眾人微微躬身。

「眾所周知的原因,我只是一個來自鄉下的窮小子…」伴隨著廳內眾人含蓄的掌聲,和看著他那專註的眼神,起身後的肖恩緩緩開口道。

隨著他的話音落下,原本廳內眾人那習慣性的笑容,不由的齊齊一愣。但隨即他們的臉上就是一松,而後低低發出一片善意與理解的笑聲。同時響起的還有比之前,更加熱烈和真誠的掌聲。

「諸位…諸位可不要聽信了溫切斯特少校的胡言亂語喲…」正當肖恩想要繼續開口時,威廉王子笑著上前一步,俏皮的搶先對眾人說道。說完,他還笑著對面現疑惑的肖恩,露出了頗有深意的笑容。

「諸位…想必諸位都聽說過香水,唔…這麼一個絕妙的好東西吧…」在眾人有趣的眼神注視下,威廉王子意有所指的問道。而後就見眾人紛紛心領神會的對他點頭,哪怕有個別臉上露出了迷茫,也很快在身邊之人的低聲解說下,恍然大悟般的明白了過來。

見狀,威廉在廳內眾人怪異的低笑聲中,繼續說道:「香水,這是一種完全為了匹配和襯托我們那高貴的身份,而誕生的一種最不可思議的美妙事物…」說著,他轉身指向肖恩,「而為我們創造香水的,正是溫切斯特少校本人…」

話畢,眾人不由發出了一聲,混合著驚訝和意外的驚呼聲。隨即他們看向肖恩的目光中,有著迫切的同時,更有著一絲熾烈的火熱,刺的他不禁冷汗連連。

「由此可見,他話語中所謂的窮困…顯然並非實話…」隨著廳內的驚呼聲,威廉王子笑著最後總結道,而後他就扭頭對著肖恩,露出一個『我儘力了』的表情。

見此,肖恩暗暗在心中苦笑的同時,也實沒想到威廉王子為了拉攏他,竟然給他搭建了這麼一幕閃亮的舞台。讓他能以眾人矚目的姿態,出現在帝都的上流社交圈內。

想必今日之後,不僅香水會立刻受到貴族們的追捧,就連他這個香水的創造者,和他那出色到恐怖的天賦,也必然會成為貴族們津津樂道的話題。

「咳…」在眾人的矚目下,肖恩略清了清嗓子,「對於王子殿下的指控…我本人供認不諱…」

「但我必須說明一點…那就是面對在場如此多的,身份高貴而又舉止優雅的先生、以及女士們。請你們諒解一個初來咋到,沒見過什麼世面的鄉下小子,那一點點的尊敬與敬畏之心…」

肖恩那略帶磁性,而又抑揚頓挫的話語聲,配合著他的手勢,回蕩在整個大廳內。說完后,他又帶著淡淡的迷人微笑,用異常優雅的姿態對著眾人躬身行禮。

眾人聞言,又見他如此,無不心中歡喜的同時,報以熱情而又鼓勵的掌聲。

「諸位…既然溫切斯特少校說的如此情真意切…那麼,我們不妨諒解一下他的苦心…」見肖恩話語中隱隱恭維了在場所有人,並得到了他們熱烈的響應后。威廉王子適時的上前,笑著為肖恩的完美出場劃下了句號。

而後在聞言的眾人,臉上顯出滿意的神色后,「現在,該是音樂響起的時候了…請諸位盡情的享受,這美好的夜晚…」說完,威廉扭頭對肖恩露出了一個神秘的笑容。

正當肖恩見狀,心中暗道不妙之際,又傳來了威廉的說話聲,只聽他笑著說道:「雖然諸位原諒了溫切斯特少校…但作為舞會的主人,我還是要對他做出懲罰…」

稍頓了頓,見眾人紛紛露出感興趣的神色后,「這第一曲,就請溫切斯特少校來為大家領舞…不知有哪位美麗而又善良的小姐,願意主動幫助我們這位受罰的少校呢?」

隨著他那俏皮的話音剛落,就見在小姐們組成的圈子內,立刻產生了一陣騷動,同時又見數個滿臉躍躍欲試的小姐,眼神柔情中帶著期待的看向肖恩。

而此時的肖恩,則完全陷入了苦笑中,同時心中深深的後悔,不該誤交損友。但面對眾人矚目的目光,他也只得硬著頭皮上前。

而後在威廉王子隱晦的眼神暗示下,他徑直走向了其中一個15、6歲的貴族少女。

只見她明眸皓齒,肌膚白凈中帶著點點的粉紅,一頭金色長發柔順的盤在腦後,凸顯了她那美麗而又修長的脖頸。她身上穿著淡黃色連身淑女裙,掩不住她那青春美好的豐潤,因其低胸的款式,鼓鼓的上緣毫無遮掩的暴露而出,讓人有種直欲埋首其間的衝動。

見肖恩緩緩向她走來,她那天藍色美麗雙瞳中,透出一抹羞澀的同時,也夾雜著些許的期待。

「美麗的小姐…請原諒我,已經無可救藥的拜倒在您的魅力之下…並衷心的期待著您的允許…」肖恩在對方那白色的手套上輕輕一點,而後起身的同時,如朗誦詩歌般的開口說道。

「尊敬的少校,能夠得到您的讚美,同樣也讓我感覺無比的歡欣…」少女巧笑倩兮的回答道,而後她任由肖恩抓著她的手,並同時向前輕輕的邁出一步。

肖恩見狀,立刻微笑著將手慢慢舉過肩膀,而後就緩緩引領著少女,在眾人的注視下來到大廳中央。隨即大廳內就響起了舒緩,而又美妙的樂曲。

在本世界的貴族禮節中,女子如果想要拒接男子的邀請,通常會收回原本行吻手禮的手,以此來表達其拒絕之意。 帝國曆1158年5月29日,周日晚,奧卡利湖畔威廉王子的莊園內。

肖恩帶著少女來到大廳中央,伴隨著響起的美妙樂曲聲翩翩起舞。很快眾多與會的年輕男女們,也逐漸的開始加入兩人的行列。轉瞬間在大廳的中央,就滿是不斷旋轉的男女身影。

十數分鐘后,當原本舒緩的樂曲轉為輕快,肖恩也在同時放開了摟著少女腰間的右手。而後兩人各自微微一禮,在禮貌的互相感謝了對方之後,就一起離開了舞池中央。

之後面對少女的同伴們,那赤裸裸的嬌俏調笑,肖恩不得不接著與她們分別共舞。直到半個多小時后,他才略略滿足了這些小姐們的興緻,而後才在她們滿意和回味的目光中,有些狼狽的落荒而逃。

當肖恩回到威廉王子的身邊,就立刻對著滿臉微笑,彷彿看了場好戲的王子低聲抱怨道:「殿下,您可把我害苦了…」說著,還不由整了整略顯凌亂的衣物。

「怎麼…不行了?」威廉王子聞言不由挑了挑眉毛,而後看著匆忙整理衣物的肖恩,臉色古怪的打趣道。

「男人不能說不行…」肖恩違心的脫口而出道,而後在威廉王子微微發愣中,回想起之前那讓人尷尬的共舞情景。

那與其說是在跳舞,還不如說是肖恩被這些…非禮更為恰當。這些經常流連於交際場的貴族小姐們,調戲起如他一般,既有前途又英武強壯的美少年,可謂是無所不用其極。

僅僅言語**也就罷了,可借著共舞時身體接觸之際,雙手暗暗在肖恩身上瞎摸亂逛,彷彿是要摸遍他的全身般,讓他不得不分出心神,防備著她們的偷襲和暗算。而她們也絲毫不在意,反倒是笑吟吟的連連誇他『強壯…』。

幸虧此地確實人多眼雜,否則哪怕肖恩的自制力再強,也不保證就一定不發生些什麼。不過,就算他願意做出某些保證,這些『飢餓』的貴族小姐們,也未必就會放過到嘴的『美味』…

「哈哈…看來你是吃了她們的虧…來找我算賬了…」見肖恩做出回答之後,就露出一副痛不欲生的表情,威廉王子哪還能不明白,之前究竟發生了些什麼。於是他笑著說道:「呵呵,我道歉…那麼作為補償,就讓我來為你介紹些朋友…」

聞言,肖恩輕輕點了點頭,隨即就平復了之前躁動的心緒,同時臉上也掛上了溫和卻又虛偽的笑容。之後他就隨著威廉王子的身後,遊走於整個舞會場中。

約莫一個小時后,在肖恩臉上的笑容都顯得有些僵硬之際,兩人終於結束了與眾賓客間的互動。而後就尋了個僻靜之處休息,緩解著之前那緊繃的神經。

「殿下,謝謝…」肖恩揉了揉兩邊的臉頰,語氣隨意的對威廉王子說道。

肖恩的話語雖然簡短,語氣又十分的隨意,卻聽著有一股真誠的意味蘊含其中。威廉王子長於交際應酬,自然能夠輕易的聽出,「呵呵…我們是朋友…」

「伊莎貝拉公主殿下駕到…」正在此時,突然從大廳門口,傳來了僕人高聲的唱名聲,打斷了兩人閑聊的同時,也吸引了他們的注意力。

「呵呵…父皇最寵愛的小公主來了…」威廉王子聞聲后微感意外,隨即就見一個12、3歲粉妝玉琢的小蘿莉,蹦蹦跳跳的在侍衛的護衛下,滿臉好奇的進入大廳。

「走吧…我們去打聲招呼…」說著,威廉王子就朝著小蘿莉走去。肖恩見狀輕輕點頭的同時,也立刻移步跟上王子的腳步。

「我親愛的妹妹,歡迎你…」幾步之後,威廉王子就滿臉熱情的開口說道。頓了頓后,又略顯凝重的問道:「這麼晚了…你是不是偷偷溜出來的?」

「才不是呢…人家是出宮遊玩的時候,聽說威廉哥哥這裡好玩…所以就來了嘛…」小蘿莉聞聽威廉那凝重的詢問,立刻不依的連連嬌嗔道。而後見威廉滿臉不信的神色,小眼珠狡猾的轉了轉,瞬間就一臉泫然欲泣的表情,哽咽的說道:「壞哥哥…人家好不容易才能出宮一次,你還不歡迎人家…5555555」邊哭還邊錯開手指,偷眼打量威廉的神色。

「好吧,是我錯了…都是我不好,別哭,在哭就不漂亮了…」見狀,威廉王子無奈的連連苦笑,明知小蘿莉是在演戲,而且還演的漏洞百出,但他還是不得不出言哄對方高興。

「嘻嘻…人家才不會不漂亮呢…」聞言后的小蘿莉,立刻轉嗔為喜,而後就用那對好奇的大眼睛,打量著四周那些恭敬目視她的眾人。

「對了…這位是我的朋友,肖恩.溫切斯特騎士…」威廉王子壓下了心中的無奈,開口對面前的小蘿莉介紹道。

「殿下,見到您很榮幸…」聞言,肖恩上前一步,恭敬的行禮問好道。

小蘿莉見肖恩對她問好,僅僅只是極快的掃了他一眼。隨即就扭頭對著威廉撒嬌道:「威廉哥哥,你這都有些什麼好玩的…快帶我去看看…」說完,迫不及待的拉起威廉的袖子,半是撒嬌半是催促的連連搖晃。

「殿下,您快去吧。我出去透透氣…」面對威廉歉意的眼神,肖恩低聲對他說道。

說完,他就對著兩位殿下微微行禮,同時淡淡的道了聲『失陪』。而後就轉身朝著大廳門口走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