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寂塵開口道。

然後,帶著小灰,飛向天骨聖山。

天骨聖山此時被一層神秘的光幕籠罩其中。

江寂塵和小灰,穿過光幕,便來到了一片陌生的世界。

只見四周星辰閃爍,圍繞著一座巨山。

巨山之巔,一座古殿屹立其上。

「哥哥,古殿有一股力量,與我生出了感應。」

這時候,小灰開口說道。

「走,我們去看看。」

江寂塵沒有猶豫,帶著小灰,飛向天骨聖山之巔。

很快,他們就降落在古殿前。

此時,古殿大門已經被推開,顯然,瑤嫣和冥靈族第一天才高手,已經率先進入了其中。

「江公子,我被包圍了,處境很危險,快來救我。」

然而,就在這時候,江寂塵的腦海之中,傳來瑤嫣的聲音。

之前,江寂塵有交給瑤嫣一顆自己的神念傳音石。

所以,瑤嫣可以傳音給自己。

「我馬上來,你那裡具體什麼情況!」

江寂塵極速沖入古殿之中,同時,傳音問道。

(本章完) 「我拿到了血脈天骨,但是,被冥靈族第一天才高手與冥靈族的一群強者圍住,已無路可退。」

「但好在,我有一件秘器,暫時可以守護我,只是無法支撐多久。」

這時候,神念之中,傳來瑤嫣的聲音。

江寂塵心中一動,開口問道:「你獲得了血脈天骨,難道不能催動它的力量么?」

瑤嫣回應道:「血脈天骨上的封印,我無法解開。」

江寂塵已明白那裡的情況,他道:「你再支撐一會,我馬上就到。」

江寂塵沖入了古殿之中,但是,一進入古殿之中,他就愣住了。

他發現,古殿竟然無比巨大,並非如他想象的那麼簡單。

因為,古殿之中,一片昏暗,淡霧飄渺,更是巨大無邊,根本不知出口在哪裡?

而且,江寂塵可以感應到兇險藏於淡霧之中。

不僅如此,江寂塵發現小灰已不在身邊。

「小灰,你在哪裡?」

江寂塵神魂傳音問道。

小灰回應道:「哥哥,這古殿有古怪,似乎,每一個人進入其中,遇到的場景不同。」

「不過,都是在這一座古殿中,所以,我們能相互神魂傳音。」

原來如此!

看來,自己想要快速到達瑤嫣處,那是不可能的了。

「小灰,我這裡是迷霧飄渺,怨靈暗藏,你那裡是什麼情況?」

江寂塵這時繼續問道。

「哥哥,我這裡有一口神秘骨棺。」

「不好,那神秘骨棺生出一股吸力,我無法抵擋,啊……」

接著,江寂塵聽到小灰那邊傳來如此聲音。

江寂塵大吃一驚,神念傳音大喊道:「小灰,發生了什麼事?」

「小灰……」

然而,無論江寂塵的神念如何大喊,都聽不到小灰的回應。

甚至,連江寂塵的神魂,也斷了與小灰之間聯繫,彷彿,小灰已進入了另外的時空。

「骨棺,吸力!」

「莫非,小灰被骨棺吸了進去,進入到了另外的時空?」

江寂塵心中生出這樣的想法。

而現在,也唯有如此的推測了。

「若如此,小灰應該會暫時無事,甚至,這還有可能是一場機緣。」

江寂塵輕輕自語道。

最終,江寂塵決定,先去找瑤嫣。

然而,就在此時,江寂塵心中忽生兇險,然後,他毫不猶豫的極速橫移。

轟!

接著,他原來所站處,被一片慘白的煙霧淹沒。

這是怨靈的攻擊,若被擊中,想要擺脫,只怕很難。

此時,煙霧幻化成一張臉,陰冷的聲音傳來:「外來者,你出不去的,你是我的食物。」

而這聲音一落,虛空突然一顫,江寂塵四周出現一團團怨靈,幻化成一張張臉。

「你是我的食物!」

「你是我的食物!」

……

它們同時在叫起來,霧臉越發的猙獰可怖。

而且,江寂塵四周出現怨靈風暴,卷殺向他。

這是怨靈控操的力量!

江寂塵根本無處可逃。

而且,怨靈是無形之物,肉身、靈修的攻擊對它們無效。

江寂塵神色一陣凝重。

「唯有以神魂之道,與之對決了。」

面對這一切,江寂塵不得捨棄道身,動用神魂之道。

「江公子,我快要支撐不住了。」

這時候,神識之中,又傳來瑤嫣的聲音。

江寂塵皺眉。

眼前的情況,自己只怕無法及時趕到瑤嫣的身邊。

「瑤嫣,你先把血脈天骨,交給對方。」

江寂塵傳音道。

「這……」

好不容易拿到血脈天骨,一下子就要交出去,瑤嫣自然猶豫,心中不甘了。

江寂塵淡淡地道:「先交出去,進行保命!」

「一會我趕到,再幫你搶回。」

「血脈天骨是你,跑不了,只是讓對方幫你保管一下而已。」

聽到江寂塵的傳音,瑤嫣最終回應道:「好,我相信江公子。」

此時,瑤嫣其實就在古殿最中心處的祭台上。

在她四周,圍著一群冥靈族的強者,其中是以一名中年男子為首。

他的修為,已達至了六品仙君中期境,身上散發出的氣息,非常的強大驚人。

他就是冥靈族第一天才高手,冥超!

他此時冷冷地盯著瑤嫣道:「瑤小姐,再給你十息的時間考慮,再不交出血脈天骨,我便出手了。」

「我若出手,你的下場,只怕很慘。」

瑤嫣道:「我願意交出呢?」

冥靈族第一天才高手冥超傲然一笑道:「不傷你分毫!」

重生八零最佳再婚 瑤嫣道:「好,我願意交出血脈天骨。」

說罷,瑤嫣就把血脈天骨交給了冥超。

冥超接過血脈天脈,臉上一喜。

血脈天骨,晶瑩潔白,如同一根白玉短棍,上面流轉著神秘的秘紋,散發出恐怖的氣息。

一看,便知其非常不凡。

「很好,有些血脈天骨,我便可以打造無敵本命仙器。」

「到時,除卻老祖仙君,誰是我對手?」

冥超此時得意非凡。

而瑤嫣秀眉一皺道:「血脈天骨已交給你,那麼,我現在可以離去了吧?」

說罷,瑤嫣走下祭台,便要離開。

但是,冥超一閃身,便已擋住了她的去路。

本以為,冥超這時候得到了血脈天骨,會放自己離開,沒想到,對方竟然擋住了自己。

「瑤嫣姑娘且慢!」

冥超這時候卻微微一笑,目光意味深長地掃落在瑤嫣身上,開口說道。

瑤嫣神色一冷道:「莫非堂堂的冥靈族第一天才高手,也要悔約?」

冥超悠然地回應道:「我自不會悔約了。」

瑤嫣冷聲質問:「那為何攔我去路?」

冥超道:「我只答應過,不會傷害瑤嫣姑娘,但我可沒有說過,讓你離開。」

芸檀傳 瑤嫣臉色一變道:「那你想怎樣?」

瑤嫣沒有想到,冥超竟然如此無賴。

冥超看著瑤嫣,一副吃定了她的樣子道:「瑤嫣姑娘身為醉風樓的聖女,應該聽過我的傳言。」

聽到冥超的話,瑤嫣臉色瞬間慘白。

色中之魔冥超!

對此,瑤嫣又怎能不知?

但凡落在他手中的女人,從不能倖免。

看到瑤嫣的臉色變化,冥超繼續道:「如瑤嫣姑娘這樣的絕色,你覺得,如此情況下,我會放過么?」

(本章完) 答案是:自然不會!

而冥超沒有再給瑤嫣說話的機會,直接出手,輕鬆的禁制了瑤嫣。

沒有了秘器防身,冥超要禁制瑤嫣,是輕而易舉之事。

畢竟,瑤嫣的修為境界相差冥超太多了。

而且,單憑血脈,瑤嫣與冥超也根本沒有可比性。

「嘿嘿……瑤嫣姑娘,待出了埋骨荒地,我會好好疼你的。」

冥超淫邪一笑道。

這次,他心情非常愉快,因為,不僅得到了血脈天骨,還有一個如此絕色的女人落入手中,任他褻玩。

而瑤嫣此時心中只希望江寂塵快些前來救她。

她現在處境非常不妙,力量被禁制,連神識傳音都被限制了。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