桀魔尊到現在才知道,他們一群人是被誰搞了。

他的內心充滿了不甘。鹿羽看起來不過是一個人族少年,修為氣息也並不是很強,但是他們十三個魔尊,卻敗在了少年一手策劃之下。 「所有魔族,當殺無赦。」

鹿羽冷冷的說道,他的臉色中不帶任何的表情,他的眼神中充滿了堅定。

他深知魔族之邪惡,對於魔族,他不會有任何的留情。

他先將桀魔尊身上的那一袋魔核給拿了過來。

「一共是一百零三個,這只是這一個聚集地的魔核,森羅古戰場可不止這一點屍體,其他的魔核呢,你們放到哪裡去了。」鹿羽沉聲問道。

這森羅古戰場中,起碼有上千個魔靈族人死在這裡。

桀魔尊卻是猙獰的笑著:「其他魔核早就分批送了出去,這最後一次來到森羅古戰場,沒想到會栽在你這個人族小子的手裡。不過這並不影響我們的魔族大業!人族小子,你為何奪取我們的魔核,快和本尊交代!說!」

桀魔尊絲毫沒有作為俘虜的樣子,反而是一副嚴厲質問鹿羽的樣子。

然而他這話還沒有嘶吼完,忽然就見到鹿羽刺出了一劍,直接將他的一個耳朵給砍了下來。

「啊!」

桀魔尊緊緊捂住了傷口,劇烈的慘叫著。

「吱呀,吱呀。」

旁邊飛著的蒼冥血鴉叫了兩聲,帶著一種憐憫。它是最了解鹿羽的,鹿羽可是最殺伐果斷的輪迴帝尊,桀魔尊居然想要和鹿羽叫板,真是可笑。

鹿羽冷笑,說道:「你們魔靈族人要這些魔核做什麼,那離魔君前去那什麼死亡之地,又是要拿什麼重要的寶貝?還有之前,你在明心城旁的雲起山脈中,奪取聖玉,又是為了什麼?」

「當然是為了我們的魔族大業!我們天魔皇在我們的幫助下,不久之後將破開封印!重臨於世間!我們魔族一統天下,指日可待!」

桀魔尊忽然嘶厲的吼著,他雖是身負重傷,但內心的火焰卻在澎湃著。

尤其是提到「魔族大業」時,他整個人都變得無比的狂熱。

鹿羽一字一頓的說道:「作夢吧!萬年前,你們魔族全盛時期,尚且顛覆不了人族。如今你們更不可能顛覆得了! 殊女伊北 你們想要掀起一場新的浩劫,那我們人族將開啟新的滅世大戰,將你們徹底粉碎!」

桀魔尊卻笑的更為張狂了:「想要徹底粉碎我們魔族?不可能!萬年前,你們的輪迴帝尊都做不到!你們哪裡知道,我們魔族在這個世界是永遠不會滅的!永遠不會消亡的!在每個合適的時機都將奮起,掀起一場腥風血雨!天武大陸,終將掌握在我們魔族的手中,這是不可更改的宿命!」

桀魔尊這一番話,在鹿羽的內心颳起一陣狂潮。

他想起了很多事情。

一萬年前,一些知道內情的人都疑惑,為何滅世大戰人族勝利之後,他輪迴帝尊為何只是將天魔皇和那些高級的魔靈族人封印在天魔域,而沒有趕盡殺絕。

別人不知道的是,不是他鹿羽手下留情,而是魔靈族根本沒辦法徹底覆滅!這本來就是當時難以解釋的難題。

他當時沒有將魔靈族不可覆滅的真相說給其他人,只怕人族會因此喪失信念。

但這個疑問,一直存在他的心中。

直到萬年後的現在,得知那不可能破開的封印中,逃出一個又一個的魔靈族人,他埋藏在心中的那個疑問頓時成洶湧之勢,更加的強烈了。

卿本佳人 魔靈族,為什麼就徹底殺死不了!

桀魔尊那一句「魔靈族永遠不會消亡」回蕩在鹿羽的腦海中。

鹿羽的直覺告訴自己,桀魔尊這絕對不是一句隨便說說的大話。

桀魔尊說的很有可能就是事實!

神秘的魔族,到底是怎樣一個種族?他們為何就殺不死!

這個疑問,又讓鹿羽聯想到了另外一個疑問。那就是,魔族到底是從何誕生的?

天古時代,世界上只有人族一個智慧種族,並且那時的文明遠勝於現在。從地底古城,還有鈺之戒指上,就完全可以看的出來。

是從後世有記載的上古時代開始,魔族、龍族、石人族等其他種族才忽然出現的。

在天古時代那個神秘的時代,在這後世沒有任何古籍記載的史前文明,到底發生了什麼?

天古時代,又是為什麼悄無聲息的滅亡?

鹿羽摸了摸胸前那自天古寶地中得到的輪迴聖玉,陷入到深深的沉思中。

而這個時候,桀魔尊忽然七竅流血,身體重重的倒下。

他是自斷經脈而死。

他寧願自殺,也不甘當人族的俘虜。

鹿羽回過神來,一把拉住了桀魔尊,卻發現桀魔尊已經死的透徹。

他本來還有很多問題要問桀魔尊,但是這個時候桀魔尊卻給他切斷了所有的後路。

至於魔靈族的起源和秘密,那都不是一時半會能探查清楚的事情。現在關鍵的是,他要弄明白,天魔域那邊的情況到底怎樣了。

現在到底有多少魔族潛入到了人類世界!

他知道,這些魔靈族人搜集魔核,搜集聖玉,去死亡之地搜集寶貝,都是為了魔族大業!

魔族大業,一切都在準備中。當準備就緒,天武大陸將迎來一場新的浩劫!

絕對不能讓魔族得逞!

這次他將桀魔尊等人挖掘的這上百個魔核給截下來,但是根據桀魔尊所言,顯然離魔君去死亡之地爭奪的寶貝,要重要得多!

現在當務之急,是阻止離魔君!

鹿羽將死去的十三個魔靈族人身上的魔核挖了出來,並沒有做任何的停留,馬上就乘著蒼冥血鴉,離開了森羅古戰場。

不斷深入到星落域的腹地,但是鹿羽卻犯了難。因為他根本不知道那「死亡之地」是哪裡。

萬年前,星落域這裡似乎並沒有什麼死亡之地。死亡之地,應該是這萬年之間才出現的地方。

「吱呀,吱呀。」

蒼冥血鴉詢問著鹿羽先前往哪裡。

鹿羽沉吟說道:「先一路飛過去,我看看在哪裡落腳。要找星落域當地的武者問問才知道,不過這死亡之地非同小可,一般的武者怕也是不知道的。」

蒼冥血鴉就這麼帶著鹿羽一路飛行,穿梭過平原,穿梭過山脈,也經歷了一座又一座的城池。 在看到一座高聳的山峰,鹿羽忽然叫住了蒼冥血鴉,讓蒼冥血鴉停了下來。

這座山峰非常的奇特,一山有著兩座山峰,就像是駱駝背一樣。

萬年前,鹿羽曾來過這裡,他對這山峰還有著印象。

這個山峰叫做雙子峰,乃是一處特殊的苦修之地。

雙子峰並非是洞天福地,周圍環境中的天地靈氣十分的稀薄,還不如尋常的地方。

但是正是在這個苦修之地,卻誕生過一個偉大的宗門。

「沒想到過去這麼多年了,絕名劍宗還在。」

鹿羽已注意到了,雙子峰上聳立的那一座宗門。

那絕對是絕名劍宗,不會再有第二個宗門,會將自己門派建立在這個靈氣稀薄的地方。

「一萬年過去了,劍晨老傢伙肯定早就死了,卻不知道絕名劍宗現在傳承的怎麼樣了。」

想到劍晨,鹿羽淡淡的哼了一聲。

這勾起了他的一些回憶。

劍晨本來不叫劍晨的,只是因為追求劍道若狂,所以後面專門改了劍晨這個名字。他希望自己能像是劍中清晨一般,永遠朝陽。

一開始劍晨不過是個落魄的劍客,他去天劍宮想求教劍帝尊,上百次都無果。就在劍晨心灰意冷的時候,有幸碰到了他。

劍晨沒想到自己能見到更為強大的輪迴帝尊,當時劍晨無比狂熱,想要得到他的指點,一路追隨,虔誠無比。他本來是沒功夫指點人的,但是最後卻也被劍晨的虔誠給感動了。

他破例讓劍晨做了他三個月的隨從,那三個月對劍晨來說,乃是天大的造化。正是在那三個月的追隨中,劍晨見識到了他一輩子都沒有見識到的巔峰層面。在天帝宮的耳濡目染之中,劍晨奠定了以後突破至尊境的基礎。

他更是帶著劍晨,前去見證過劍帝尊和刀劍尊的刀劍之爭。在那場持續了無數年,有關刀和劍誰才是萬兵之祖的鬥爭中,劍晨悟出了屬於自己的劍道。

鹿羽曾來過一次劍晨所創立的絕名劍宗,曾踏足雙子峰這裡。因為劍晨曾有一件天大的事情懇求過他前來幫忙。

無論如何,劍晨都做過他三個月的隨從,他對劍晨都有些感情。而且他比較欣賞劍晨虔誠追求武道的精神。所以當時他還是答應了劍晨,前來幫了劍晨那個天大的忙。

如今,一萬年後的今天,他再次來到這裡。

絕名宮似乎沒有什麼變化,這讓他感覺有些親切。

「劍晨傳承的苦修精神不滅,絕名劍宗絕對不會平凡的,他們在星落域應該有自己的一席之地。從絕名劍宗這裡,應該可以問出死亡之地的事情。」

鹿羽的眼中閃過一抹異芒。

他將蒼冥血鴉收回了懷中,朝著雙子峰緩緩走去。

到了雙子峰才知道,這幾天正好是絕名劍宗招收弟子的時候。

從山腳下那裡開始,一路排到山峰,都是長長的隊伍。

大概看了一下,起碼有十萬人來雙子峰報名。

而且看這些弟子的氣息,都沒有弱的,顯然都是星落域的精英。有些弟子更是英氣逼人,氣質非凡,應該還是世家大族的子孫。

從這裡就可以看出來,絕名劍宗在星落域的地位絕對不低。

這讓鹿羽緩緩點了點頭,如此看來,他這一趟沒有白來。絕名劍宗在星落域地位不凡,應該有資格知道死亡之地的事情。

鹿羽登上了雙子峰,直接朝著山峰行去。

他這個行為,引起了所有考核弟子的不滿。

「那個誰,快過來排隊!我們都還等著排隊參加劍心湖的考核,你怎麼徑直跑到我們前面去了。」

「快點滾到後面排隊去!不可壞了規矩!」

然而面對眾弟子的催促,鹿羽卻是充耳不聞。甚至壓根就沒有搭理,仍舊是我行我素,徑直爬向山峰。

這下子,排隊的弟子可就不是不滿了,而是謾罵。

「這個人是哪裡來的弟子,莫非是散修?真是一個什麼都不懂的鄉巴佬,這般不遵守規矩,絕名劍宗肯招收他為弟子才怪。」

「哼,大家看著好了,等會這小子就要讓執法堂的師兄們給轟下山來。我呸,就這種貨色,也好意思來參加考核。他難道不知道,絕名劍宗的考核是最難的嗎。」

排隊的人群中,罵聲是越來越難聽了。

但是鹿羽卻仍舊是不改分毫,就是不遵守規矩。

不過正如大家所希望的那樣,不久之後,便有四個執法堂的弟子前來教訓鹿羽了。

「哪裡來的小子,居然敢不遵守規矩排隊,速速下去!」

執法堂弟子呵斥著鹿羽。

如果是普通的考核弟子,見到這架勢,肯定要被嚇得面無人色。

執法堂在絕名劍宗中的地位很高,裡面的弟子都屬於內門弟子。要是得罪了執法堂的內門弟子,後面就算是進了絕名劍宗,那以後也肯定沒好日子過。

一眾考核弟子,也都等著看鹿羽的好戲。

在他們看來,鹿羽這是不見棺材不掉淚。如今被執法堂的師兄盯上,那肯定要搞的屁滾尿流。

但是他們沒有等到鹿羽屁滾尿流,卻等到了鹿羽的一句話。

鹿羽說道:「你們還沒有資格和我說話,速速讓你們現任宗主前來見我。」

這話一出,使得全場都嘩然了。

「這小子不是瘋了吧,居然讓曹楠宗主來見他?曹楠宗主是何等尊貴的身份,還能來見他!他將自己當作誰了? 緋聞總裁,老婆復婚吧 當作是至尊境的人皇嗎?」

「這個小子好大的口氣,年紀不見得多大,膽子倒是大的很!」

「我還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囂張狂妄的少年!這小子能見到絕名劍宗的一位執事大人,就算是祖墳上冒青煙了,居然還想要見曹楠宗主!」

眾人感覺今天真是奇了,這考核的好日子,居然碰上鹿羽這種傻子。

就連向來囂張的四個執法堂弟子,也都被鹿羽給搞蒙了,他們呆了一呆,才回過神來。

他們也是從來沒見過像鹿羽這樣來參加考核的弟子。

「混賬!你敢對我們宗主不敬!該當重罰!」 四個執法堂弟子豈能容忍鹿羽這種狂妄之人,其中一個叫做林佳魚的弟子已是對著鹿羽出劍。

「看劍!」

林佳魚一劍揮舞,非常的有氣派,周圍劍光閃耀,在統一時間赫然有七十二道劍芒密布。

他施展的,乃是他們絕名劍宗的一門厲害劍招。

看他這樣子,是打算讓鹿羽身上掛點彩了。

鹿羽這小子敢那般羞辱曹楠宗主,在他看來,這樣懲罰一下並不為過。

「平沙落雁劍法怎麼被你施展的這麼爛。」

鹿羽一看就看出了林佳魚施展的劍法。

這平沙落雁劍法乃是劍晨所創,其實是改良於劍帝尊的秋水三波劍法。

當初劍晨在他的攜帶下,有幸觀看劍帝尊和刀帝尊的刀劍之爭,劍晨見到劍帝尊施展秋水三波劍法,默默記在心中,後面回到宗門中,便自己推演出了平沙落雁劍法。

因為劍晨並不知道秋水劍法的心法,只是根據招式外表來推演,所以平沙落雁劍法遠不如秋水劍法玄妙高級,但是給門下弟子來修鍊,卻是再好不過了。

劍晨曾在他面前施展過自己諸般改良的劍法,對於這平沙落雁劍法,他記憶還比較深刻。因為當初他看完劍晨施展平沙落雁劍法之後,曾批評過劍晨,說平沙落雁劍法被劍晨改的一塌糊塗。

如今,這平沙落雁劍法施展在林佳魚手中,更是讓鹿羽看得連連搖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