桀桀桀桀,「可以啊,這世界上還沒有我不敢去的地方!」

「好的,拉著我的手,我帶你去!」

「拉你的手?你不會想抓我吧!」

呵呵,「要抓你,我還用拉著你?要不你試試,不拉著你,你能不能從我手下逃走?」

桀桀桀桀,「試試啊!」

只見長舌蝠開始分身,然後朝不同的方向飛去!

林辰嘴角一扯,「嘿嘿,既然想作死就不怪我了!」說完林辰直接使用自己的魂環威壓,頓時只見長舌蝠本體和所有分身都趴在地上!

分身全部消失,只見長舌蝠本體正在努力想飛起來,不過這幾十萬年的魂獸威壓可不是好玩的!

撤掉威壓,林辰說的,「嘿嘿,怎麼樣,我都說了不用拉著你我就能抓到你,現在相信了吧!」

桀桀桀桀,「好好玩兒啊!你這突然出現的壓力真有趣!」

「走吧,我帶你去萬界交易城!」說完林辰就拉著長舌蝠進去了交易中心!

嘿嘿嘿,「看看這兒怎麼樣,這兒就是萬界交易城了,而我是這兒的城主,怎麼樣,要不要做我的代言人,幫我做生意!我可以給你好處哦!」

長舌蝠好奇的大量著周圍,林辰讓系統把交易規則傳輸給長舌蝠!

知道交易規則后的長舌蝠桀桀桀桀的笑到,「當然可以,不過賺的錢我要分一半!」

穿越從氪金開始 卧槽,不愧是長舌蝠啊,林辰看中的就是長舌蝠的口才和貪財的這一點,才想著請它給自己當代言人的!

嘿嘿嘿,「既然你心這麼大,那就不怪我了!」

系統,強行給長舌蝠打上主僕印記!居然這麼貪心!嘿嘿嘿,現在你就免費為我打工吧!

「主僕印記注入成功!」

只見長舌蝠一臉獃滯,過了一會兒才恢復了正常,然後恭敬的趴在地上,「主人!」

「嘿嘿嘿,長舌蝠啊,以後你就幫我管理萬界交易城吧!」

「是,我的主人!」

「系統,給長舌蝠副城主的交易許可權。然後把蕭炎和白小飛給我弄過來,剛好讓長舌蝠試著和他們交易。」

許可權賦予完畢,交易通道已打開!

這時候,突然被拉進萬界交易城的蕭炎一臉懵逼!他正在和熏兒談情說愛,正準備更近一步呢,怎麼轉眼就到了這裡了,腦海中回蕩著的聲音讓他知道這兒是萬界交易城!

不過在蕭炎的印象中萬界交易城不是只有一座交易樓(小屋)嗎?怎麼成為一座城池了!

不過一想到是林辰搞的鬼,害自己沒能和熏兒更近一步,蕭炎就一臉殺氣的朝著交易城走去!

一進城就看見了第一間店鋪門前的林辰,蕭炎怒氣沖沖的走了過去!

「林城主,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把我弄到這裡來了,不知道我有自己的事情嗎?」

「嘿嘿嘿,蕭炎啊,是不是打擾到你了?嘿嘿,對不起,我給你道歉了,不過你也得謝謝我!不是嗎?」

「謝謝你?你打擾我的好事兒我還要謝謝你?」

「嘿嘿,蕭炎啊,你別看你現在實力達到了斗靈,你想一下啊,古族有很多年輕才俊估計都到斗王甚至是斗皇了,對吧!」

「你說你要是在斗靈實力把熏兒給拿下了,如果這個消息傳到古族,就算熏兒他爹不拿你怎麼樣,你覺得古族那麼多青年才俊能放過你?」

「嘿嘿嘿,到時候一堆斗王,斗皇的追殺,嘿嘿,是不是想想都刺激啊!」

蕭炎聽完林辰的話,沉默了!

這時候白小飛也滿身是傷的走了過來!

「林城主,多謝你了,我正被一個會說話的人形喪屍追著打呢!要不是你,我估計就掛了!」

「好了,沒什麼關係,這個是長舌蝠,以後他就是我的代言人了!想要交易的時候如果我不在,它可以代表我和你們交易!」

然後拿出兩張萬界通行卡,交給了蕭炎和白小飛,「這是萬界通行卡,可憑著這張卡進去萬界交易城,而且可以滴血認主,到時候就會融入你們的體內,沒人能搶走!也可以在關鍵的時候就你們一命!」

而就在這時,屍兄世界的最終boss龍右正站在白小飛消失的地方,一臉驚奇的看著剛剛交易通道出現的地方,呢喃了一句「好強大的空間法則啊,這到底是誰?」

萬界交易城裡,林辰繼續給蕭炎和白小飛解釋,「萬界交易中心升級后就成為了萬界交易城,擁有了眾多的閑置商鋪,你們可以租賃或者購買店鋪使用許可權,每個月的交易利潤上交百分之五就行了!」

當然,前5間店鋪免費,每人限購一間哦!嘿嘿嘿,怎麼樣,有沒有興趣啊!

還有,蕭炎啊,你們世界的納戒可是稀缺貨哦,有很多世界都沒有儲物的東西的!

至於白小飛嘛,你的世界有很多神秘的東西,價值不菲,你可以去搜集一下,那些道具的價值並不低!

還有最容易獲得的估計就是藥劑了,你可以先販賣藥劑,然後不斷地提升實力,再去收集那些神秘的道具!

好了,我要去和我媳婦兒度蜜月了,接下來你們就和長舌蝠交易吧!

說完林辰就退出了萬界交易城,至於交易嘛~嘿嘿嘿,長舌蝠不扒下他們一層皮才怪!

回到隊伍里,告訴其他人長舌蝠已經搞定,莉雅拿著精靈地圖,找到了出口,一群人繼續前進!又朝著黑龍山谷進發了! 「青桃恭迎少主來到萬里桃源!」青桃也歡歡喜喜過去行禮。

紫桃用眼角餘光看到青桃傻乎乎的盯著墨九卿看,頓時心中不滿。嫌棄的拉了青桃一把,又朝墨九卿露出甜美的笑容故作歉意道:「少主,青桃年幼不知禮數,還請少主見諒。」

墨九卿只看了她們一眼。收回目光看向月千歡,墨九卿勾唇寵溺:「歡歡我們到了。」

紫桃聞言悄悄的看了眼月千歡。這一眼,紫桃身體都僵硬了!

聽說少主早有妻子,沒想到居然這麼美麗絕色!心中難掩妒忌,紫桃咬了咬嘴唇。又聽耳邊青桃天真的沖月千歡露出笑臉,「您是少夫人吧?真漂亮啊!青桃也恭迎少夫人!」

「你叫青桃。這萬里桃源可是爹娘他們的住處。」月千歡看向青桃問。

她起先看到先過來打招呼的紫桃。哪怕紫桃再三掩飾,也被她一眼看穿的不安分的心思。月千歡挑了挑眉,眼底一陣戲謔鄙夷閃過後,再朝青桃詢問。

青桃點點頭正要說話,卻被紫桃搶先了。紫桃說:「少夫人,這裡只是主人他們在十三王尊領地的一座領土。主人他們的住處是在九尊天呢!」

引以為豪沒什麼,但不可一世沾沾自喜的模樣頗為讓人討厭。月千歡皺了皺眉,這紫桃是在挑事嗎?

墨九卿握住月千歡的手,他也看向青桃詢問:「我爹娘在何處?」

「主人他們……」

「少主!主人他們不在萬里桃源中,他們」凌厲傲慢的眼神,一眼將紫桃凍僵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墨九卿冷笑殘忍,「沒有問你話。如此話多,是不是要割了你的舌頭才能清靜點?」

紫桃驚恐捂住嘴巴,噗通跪下瑟瑟發抖。

她顯然沒想到,未見面的少主竟是有著堪比主人的氣勢。 修仙之王者歸來 同樣無情殘忍,不是她可以拿來賣弄的。

青桃被嚇了一跳。正惶恐時見月千歡淡笑看著她,「繼續說。」

「是!兩位主人前去深淵谷,暫時未回。主人吩咐,若少主您還有貴客們來了。請先入住萬里桃源,等他們回來即可。」

墨九卿:「前面帶路。」

「是。」青桃乖乖點頭,轉身走前面給他們帶路。後面紫桃想要站起來,卻發現自己肩膀上好像壓了一座大山,動都不能動一下。她可是六級武皇!青桃臉色慘白。

她不懂自己怎麼惹怒墨九卿了。想要辯解,現在這裡也沒有人能聽她解釋。

走出山谷后,一抬頭視線內都是開的燦爛的桃樹。青桃告訴他們,萬里桃源就是真真有萬里的桃花樹。這裡陣法籠罩,桃花月月都開,是一座名副其實的桃源仙境。

青桃引路帶他們到萬里桃源中的宮殿住下。

一屁股坐下,風欲先吐槽:「墨九卿。剛剛那紫桃有點意思,只是個婢女卻要裝出主人的架勢來迎接我們。而且我看她一雙眼睛直勾勾盯著你,該不是對你有點意思吧?」

墨九卿皺眉,他沉吟開口:「你說的不錯,我該將她眼珠子挖出來!」 一個小小婢女有什麼心思,墨九卿沒那個閑工夫去管。但他不喜紫桃看月千歡的眼神,墨九卿有些後悔了。剛剛不該呵斥,應該挖了她的眼睛給一個狠狠的教訓!

這次換月千歡按住他的肩膀,勾唇開口:「無需管一個婢女。我好奇爹娘他們去深淵谷做什麼?」

巫靈清和墨衍的事,按理說月千歡不該太逾越過問的。可她冥冥之中有一種感覺,這個感覺告訴她,巫靈清他們去深淵谷做的事和她有關!

月千歡抬頭,她和月瀾星目光撞上。雙生子的感應,讓他們有同一個想法。

這就奇怪了!

是什麼事,會和她跟月瀾星都有關係。突然間腦海中一道靈光閃過,月千歡和月瀾星再次對視,他們兩齊齊臉色變了。

大家都看到了他們的變化,霽華搶先問:「娘親怎麼了?」

「會不會……」月千歡回頭看向墨九卿,又看向霽華和大家。她張張嘴,震驚又一時不敢確定。還是月瀾星說出口,「會不會是和我們爹有關?」

月江離也在中三重,這是已經確定了的!

巫靈清和墨衍去辦的事,他們直覺是跟他們有關。在月江離和月帝陵墓的鑰匙之中選擇,他們憑直覺更相信是找到了月江離。

霽華說:「娘親,舅舅你們先別激動!等爺爺奶奶回來我們就知道了。現在著急也不能確定的。」

「歡歡,霽華說的不錯。你們別急,我這就傳信去問他們怎麼回事?」墨九卿抬手握住月千歡的手,他們十指緊扣纏綿又親密。霽華握住了月千歡另一隻手,目光灼灼望著月千歡。

看到這一幕,月瀾星立馬咧嘴朝雲夜伸出一隻手。「雲夜嘿嘿……」

雲夜:……

一臉冷漠,並且無視掉月瀾星!

他們在萬里桃源中住下時,另一頭陰陽雙侶中的女子神魂穿過蜃珠中的陣法。經過漫長的道路終於回到了血修羅大殿之中。

血修羅谷方候還未回來。女子渾身是血,神魂虛弱的趴在大殿的石梯上。很快有人走過來,居高臨下的看著女子。女子抬起頭顫顫巍巍開口,語氣充滿了怨恨。「月千歡他們逃了!他們還殺了我男人!」

「沒用的廢物,成事不足敗事有餘。滾下去修養吧,再給她找個新身體。抓他們我會另外派人去。」來人開口,一抬手直接讓人拖走了女子的神魂。

原地留下他垂眸深思。身後有人小心翼翼開口:「楽大人,是否要稟告血修羅大人?」

「不。大人最近因月帝陵墓鑰匙一事已經勞心費神。區區月千歡等人不用勞煩,等抓到了他們問出另一把月帝陵墓鑰匙,再稟告也不遲。」

「是!」

抬頭,被稱呼為楽大人的男人半張臉黑色,半張臉純白。他雙眼如野獸一樣豎立成一條線,男人開口:「跟月千歡在一起的那個男人,叫做墨九卿的。去調查一下他跟墨衍夫婦有沒有關係。」

「墨九卿?」

「不錯。他是魔族,能到中三重一定會聯絡他們!說不定他們還關係匪淺。」 走了沒多久,眾人就走出了迷失古道,映入眼帘的是一片連綿的大雪山!

林辰兌換了一輛雪地摩托,嘿嘿嘿,傻子才走路,一幫凡人!

帶著兮兮坐上雪地摩托,往前飆出去了好遠,後頭看著眾人還在一腳深一腳淺的走著,停下車對著眾人說到,「咳咳,你們走快點啊,怎麼這麼慢,要不是我不認識路我早到黑龍山谷了!」

一行人瞪了林辰一眼,鹹魚小子說到,「師傅,你也給我們弄個這什麼東西啊來騎一下啊!」

其他眾人連忙點頭,看樣子一幫人都看上了林辰的雪地摩托車了!

林辰笑著說到:「嘿嘿,我這東西造價不菲啊,有點小貴!」

由於林辰基本用不上雪地摩托車,所以這次兌換的是5兌換點一輛的普通雪地摩托車,附送一箱汽油!

「嘿嘿嘿,你們有什麼好東西和我交易的嗎?先說好我可不要金幣,那東西對我沒用!」

眾人無語,什麼時候了。還要交易東西,你這也太…………

看著眾人想吃人的眼神,好吧,林辰最終兌換了5輛雪地摩托給他們,沒有收取兌換點!給鹹魚小子,巴爾納,傑蘭特,奈爾文,特拉瑪依,分別兌換了一分初級車輛駕駛技術!

因為林辰給他們的安排的是,鹹魚小子和莉雅一輛,巴爾納體型太大一個人一輛,傑蘭特和貝斯柯德一輛,奈爾文和阿爾傑塔一輛,特拉瑪依和卡拉秋一輛,嘿嘿嘿,接下來老司機飆車了!

正準備發車,結果莉雅說什麼都不讓鹹魚小子開,她就要做駕駛員,鹹魚小子也沒啥辦法,求助的看著林辰!無奈之下,林辰只得給莉雅兌換了一份初級駕駛技術!

林辰呢喃道,「又一個女司機,但願鹹魚小子的主角光環好好保佑他,對於女司機的駕駛技術,林辰可是深有體會,前世林辰出過兩次車禍,都是女司機搞得鬼!」

可看見莉雅騎車后,卡拉秋不淡定了,也死活的要開車,唉~給卡拉秋兌換駕駛技術后,林辰心裡默念,「鹹魚小子,特拉瑪依,但願一會兒你倆都沒事兒,也但願神會保佑你們!」

一切準備好了以後,一行人開始了異界的第一場賽車比賽!

沒一會兒,林辰就把所有的車全甩在身後,嘿嘿,林辰車神的稱號可不是白叫的,就對付這幫新人菜鳥,林辰只想說。嘿嘿,決戰大雪山,不好意思,你們能看見我的尾車燈算我輸!

不一會兒林辰就帶著兮兮到了大冰山的前面!而後面那幫菜鳥連影子都不見!和兮兮無聊的坐在車上等著後面的一幫菜鳥!

等了好一會兒,才看見後面的菜鳥們慢吞吞的騎著雪地摩托跟了過來!

嘿嘿,走在第一的居然是奈爾文,第一個異界女司機啊!精靈公主,未來的精靈女王,哈哈,看著狂野的騎雪地摩托的奈爾文,林辰就想笑!你能想象一個優雅高貴的精靈,狂野的騎著雪地摩托在大雪地里狂飆嗎?

緊跟後面的是卡拉秋和莉雅,而最後的是傑蘭特和巴爾納,至於巴爾納就不說了,體型太大了,雪地摩托車都被他壓得深入雪地,能騎著走就算不錯的了!

至於和卡拉秋坐在一起的特拉瑪依,臉紅的拉著卡拉秋的衣角!不像和莉雅一起的鹹魚小子,正很沒節操的抱著莉雅的腰肢,一臉享受!

看著到來的眾人,林辰感慨道,「女司機開車不可怕啊,就怕女司機開車沒腦子!」

終於,眾人全部到達了大冰山的下面,林辰把他們的雪地摩托車全部收了,嘿嘿,裡面你們可不能騎車了,要不然傑蘭特和阿爾傑塔怎麼去覺醒龍魂啊!

隱婚甜如蜜:首長,晚上見 在冰山前面找了半天,傑蘭特終於找到了入口,激動的走上去扒著被冰雪覆蓋的標記!

看著傑蘭特一臉激動,阿爾傑塔喊到,「哥哥!」

卡拉秋直接說到,「這種粗活就交給我吧!」說完朝著冰壁釋放了一個火焰魔法!

火焰席捲過後,冰壁上出現了一個大大的三龍之戰的印記,下面是一個特殊的解封印記!

傑蘭特伸出手打開大門后,眾人就走進了冰山之中!

而林辰騎著雪地摩托車靠近傑蘭特,悄悄的說到,「嘿嘿,傑蘭特,覺醒龍魂的時候小心一點哦,雖然說就算你不用覺醒龍魂,我也能夠幫助你消滅黑龍,不過我和我媳婦兒是來度蜜月的,不是來打架的,所以還是看你自己的了!」

傑蘭特瞳孔一縮,「看來你知道我的身份了,你不殺我嗎? 以爲自己是女人的男人 人類和龍族可是死敵啊?」

「殺你?我為什麼要殺你,我是來度蜜月的,不是來殺人的,再說了,人族和龍族是死敵只是你們這個世界而已,外面很多世界是萬族共同生活的!你的眼界還是太小了!」

就在這時,眾人突然被攻擊了,看來是龍魂守護者發現了眾人,開始了攻擊,林辰騎著雪地摩托車載著兮兮就往前走了,至於其他人,嘿嘿,主角光環的籠罩下,不會有問題的!

開著雪地摩托跑出龍魂谷以後,林辰就把車停下了,然後給系統兌換了一包瓜子,和兮兮開始吃了起來!

過了好半天,林辰才看到鹹魚小子踩著鍋蓋抱著莉雅飛了出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