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什麼美味佳肴令群鬼全然不顧及食相瘋狂到如此程度?

百里涵媛很是好奇,再豐盛的酒宴她不是沒見過,就是有名的宮廷御宴滿漢全席她也曾親睹親嘗,也沒見過這樣喜出望外、食不顧相的熱鬧場面。

百里涵媛低頭看了一眼自己面前的青石桌,那堆滿桌面的數十個盆盞碟都打開了蓋子。

我的皇天!都是活蹦亂跳的蟲子!

白的、黑的、綠的、黃的,什麼顏色都有。

長角的、有毛的、帶殼的、全身是足的,什麼樣子都有。

百里涵媛只認得那些個頭巨大的蒼蠅、蚊子、蟑螂、壁虎、毛毛蟲、百足蟲幾種,其他的叫不出名稱來,可能凡是叫作蟲的東東都有了。

百蟲宴,何止是百種蟲蟲啊!

百里涵媛見此情形,感覺胃裡翻江倒海,噗嗤一聲,剛才喝進的鬼酒噴口而出。

「不勝酒力,百里姑娘不勝酒力。」

鬼王鄖鷙見狀連忙幫百里涵媛解釋。

「百里姑娘吃幾個蟲蟲寶寶解解酒呀。」

鬼母繇姬嗲聲嗲氣的這樣說,不會是她看出來百里涵媛見蟲子噁心反胃吧。

百里涵媛又狂吐不止,這次可不是鬼酒,是酸味沖鼻的胃酸分泌物了。

「大王!大事不好!」

武士裝扮的黑鬼頭跌跌撞撞地從大王殿外急呼而來。

「何事驚慌!」

鬼王鄖鷙大聲訓斥道。

「大王殿被圍困!」

「豈有此理!我冥界何時發生過這等荒唐之事!」

咣當一聲,鬼王鄖鷙將手中酒爵狠狠地摔落於地上。

剛剛還鬼酒喝的滿臉通紅,蟲蟲塞滿了腮幫子的鬼頭們,在鬼王鄖鷙摔爵的同時,呼地一聲全都消失了。

空空蕩蕩的大王殿內只剩下鬼王鄖鷙、鬼母繇姬、霸王項羽和百里涵媛。

「龍且、英布何在!」

項羽朗聲叫道。

長細瓜龍且、大冬瓜英布呼啦一聲出現在跟前。

「霸王有何吩咐!」

「大王殿前護駕!」

「得令!」

龍且和英布又呼啦一下消失了,可能是又要在大王殿前擺下「黑白兩道」。

「無須這般,我便不信敢在我鄖鷙面前造反。登樓,看看是誰連鬼也不想做了。」

百里涵媛隨同他們登上了大王殿頂的樓亭閣走廊上。

原來就灰濛濛的鬼城,現在更是陰霾四布,暗無天日。

已經看不清鬼城遠處的城堡宮樓,而大王殿前卻是明顯的鬼頭竄動,數不勝數。

「誰不想活了?!」

鬼王鄖鷙大聲訓斥。

古了怪了,在這看似非常空曠的鬼城上空,回蕩起鬼王鄖鷙的聲音,由近及遠,波浪式地消失於遠方。

這是在冥界的緣故,還是萬里傳音,百里涵媛搞不懂。

「大王是我等五位,前來討個說法!」

有鬼在大王殿門前大聲回答。

五鬼?不用講,肯定是奈何橋主楊廣、分屍殿君宇文化及、鐵釘山王竇建德、計死殿主簿處羅、枉死城判頡利五鬼。

討個說法?肯定是翻舊賬來了。

百里涵媛暗喜,死鬼婆這下有的對付了,有了這檔子事兒,她還能顧及來算計我索要骷髏戒指嗎。

這才叫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日子未到。

「楊廣!你給我上來!」

鬼王鄖鷙怒不可遏,誰敢在老子面前討說法,活得不耐煩了!

「大王,你別為難我了,我上去不就找滅嗎?要滅大家一起滅,你看看吧,我們已經把大王殿用柴禾堆起來了,你要是不給我們一個合理的說法,我們就放火!」

說話的肯定是楊廣,中氣十足。

「放點火嚇唬誰呀!」

「我們知曉這個燒不著你,可總有人跑不了。」

憑鬼王鄖鷙和鬼母繇姬的能耐,放火燒大王殿還真奈何不了他們什麼,等你把火燒起來,他們化陣煙早就沒影了。

霸王有沒有這個能耐就不知道。

反正百里涵媛我是沒這個信心飄出大王殿去。

看來楊廣等五鬼也真不是泛泛之輩,生前爭江山搶龍椅的主角不是白演的。

幾千年前的怨案到今天來翻,還算計到我百里涵媛的頭上來,不能不說楊廣他們逮到百蟲宴和我百里涵媛在場這個機會,還真拿捏的恰到好處。

鬼王鄖鷙聽到他們這樣說,眼神就移到百里涵媛的身上。

百里涵媛看得出鬼王的眼神非常複雜。

想想也是,你百里涵媛是什麼角色,他鬼王鄖鷙會為了你這八杆子打不著的學生妞讓人裹協嗎。

就像他說的,在天庭里晃悠幾天就以為自己是神仙了,什麼狗屁天使欽差,要是真的有人追究,她自己掉落冥界失身於大火之中遇難,一句話就打發了。

「當家的,跟他們閑扯作啥,下去滅了他們不就得啦。」

鬼母繇姬自從百蟲宴開始到現在為止,都是一言不發冷眼旁觀,可能她一直在謀划著下一步如何把骷髏戒指整到手。

鬼母繇姬這個時候可能已經嗅出楊廣他們為何而來的味道。

鬼母繇姬說完話就要飄去對付楊廣他們。

她一出手,滅了楊廣他們五個還不是喝一爵酒的功夫。

「且慢!」

鬼母繇姬這一舉動反而抹去了鬼王鄖鷙原先飄惑不定的眼神。

鬼王鄖鷙眼神的變化,讓百里涵媛突然明白了眼前一個現實,鬼母繇姬飄下去滅了楊廣他們五個不難,難就難在誰也阻止不了楊廣他們準備已久的放火舉動。

到時候在大火中被燒烤的就是我百里涵媛。

鬼母繇姬一箭雙鵰這招還真毒。

「哈哈,繇姬!你還想滅了我們?今天就是沖著你來的!」

楊廣在底下大聲說話,聽的出這話雖然聲音響亮,但底氣不足,明顯是怕鬼母繇姬真的下去滅了他們,只好先聲奪人。

「此話怎講!」

鬼王鄖鷙感到意外。

「別聽他們閑扯,我這就去滅了他們!」

鬼母繇姬說著話又要飄了起來,鬼王鄖鷙伸手把她一把拉了回來。

「聽聽何懼?」

「大王你一直被蒙在鼓裡吧,蕭愍皇后就是她害死的。」

「胡說,我夫人待蕭愍親如姐妹,此為我親眼所見。」

鬼王鄖鷙明顯不相信楊廣說的話,但他捏著繇姬的手沒放鬆,而且更加使勁,手指明顯掐進了繇姬的軟膊之中。

「我們手上有證人。」

說這句話的應該不是楊廣,聲音明顯蒼老些,中氣沒有楊廣那麼足,百里涵媛猜度這可能是宇文化及,或者是處羅,這兩鬼死時年齡偏大些,但處羅說話肯定帶著

漠北口音,此人宇文化及無疑。

「誰?」

「就是先前繇姫放在蕭愍身邊的佣女雞婆。」

「又聾又啞的女人能證明什麼?」

「你就沒發現蕭愍滅后,雞婆才被繇姬毒聾啞的?」

百里涵媛馬上想到了在地牢里見到過的,又聾又啞的菜色女傭,長長的下巴細小的嘴,現在想起來也真有些雞形嘴臉。

「你們胡扯!」鬼王繇姬嗲聲有些歇斯底里。

「你怕什麼?我還能信雞婆而不信你?」鬼王鄖鷙還是掐著鬼母繇姬不放手。

「我們還知道會說話的其他證人。」

鬼母繇姬設計害死蕭愍皇后的事,看來大白於冥界為時不遠了。 楊廣等五鬼說出了鬼母繇姬設計害死蕭愍皇后的事,還說有菜色女傭聾啞雞婆可以證明。

鬼王鄖鷙明顯不信,一個又聾又啞的女鬼能證明什麼,當年鬼母繇姬為蕭愍端洗腳水,跪求不要將蕭愍碾碎屍骨的事,歷歷在目,記憶猶新,單憑你們這幾位生前爭搶蕭愍上床的五鬼幾句話,拿一個又聾又啞的雞婆說事,鬼都不信。

「大王還記得你招來伺候蕭愍的倆妖,黑龜和菜花嗎?」

又是大王殿前的分屍殿君宇文化及這樣大聲說道。

「與他們何干?」

「你不是怪罪他們沒伺候好蕭愍而要碾碎他們,後來呢?」

「逃匿無處尋找。」

「能逃出大王手掌心,你不覺得奇怪嗎?」

「少在這啰嗦,有屁快放!」

鬼王鄖鷙極度不爽了,看得出來,要不是百里涵媛在身邊一直用眼睛盯著他,他可能早就暴漲二丈八尺高了。

「大王可往鳥不拉斯荒島上帶回此二妖便會知曉一切。我們便是無能為力來往於該島。」

鳥不拉斯?百里涵媛驚愕不已,黑烏龜和菜花蛇是鬼母繇姬害滅蕭愍的見證人?

那倆妖不是連繇姬是誰也不知道嗎。

他們還說「王母娘娘」是他們的救命恩人呀。

這裡面好像遺漏了什麼章節,故事情節不連貫。

嗤!遇上鬼母繇姬這樣的上古幽靈,在倆妖身上做點手腳,你還能看出什麼破綻嗎。

「我去去便回。」

「你錐我為何?」

鬼王鄖鷙一分為三,分身一左一右將鬼母繇錐在原地,真身呼地一下就消失了。

鬼母繇姬給錐在原地動彈不得。

肉坨坨一會兒變漲一會兒縮細,

紅眼圈擴散到了耳根,

紅嘴唇又開始吹喇叭了。

「死當家的,竟信胡言。」

鬼母繇姬的自言自語,聲音極低,可能自知紙已經包不住火,嗲聲也沒有了。

「楊廣!宇文化及!竇建德!處羅!頡利!平日里小瞧了你們,竟敢跟老娘作對,活膩了!」

鬼母繇姬發怒了,

還沒見過鬼母發怒這麼可怕,

眼睛睜得大大的像對牛卵子,呲著一口獠牙,

要不是給鬼王錐著動彈不得,可能楊廣等五鬼早已成灰。

「夫人,我等並非要跟你作對,你滅蕭愍這麼久,今日也便是想弄個清水,為什麼輪迴轉世的機會也不給她。」

大王殿前的五鬼也不甘寂寞,聽到鬼母繇姬的怒吼,竟然出口辨解。

說話的帶有濃厚的漠北口音,大概是枉死城判頡利在說話。

已經鬧到這個地步,還解釋什麼有用嗎。

百里涵媛聽著他們的相互怒懟,腦子裡卻在思考著接下來的劇情會如何發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