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他說話之間,也同時暗中向楊忠傳音道:「莫急著,待調查清楚這小子底細之後,今日之辱必會奉還給他。」

聽到父親楊落的話,楊忠冷靜了下來。

但是,江寂塵卻在斗戰台上,冷冷一笑,嘲諷道:「楊忠,莫非你只會躲在你父親的屁股后受保護么?」

「這跟廢物、垃圾又有何區別?」

此言一出,本是剛剛冷靜下來的楊忠,心中的怒火,再次爆發。

「誰是廢物?」

「小子,你既然急著找死,我成全你。」

說話之間,楊忠直接衝上了斗戰台上。

連楊落想阻止都來不及了。

而上了斗戰台,便表示已經接受了對方的挑戰。

想要退下已經不可能,只能分出成敗。

楊落看到楊忠上了斗戰台,臉色變了一變。

「糟糕,楊忠中了對方的激將之法。」

「這小子,既然敢如此刺激楊忠,必然有過人手段,只怕,縱然是三品仙師初境,也非那小子敵手。」

楊落心中轉過這樣的想法。

但是,事已定局,他想阻止已經不可能了。

只能,看著江寂塵與在楊忠在斗戰台上,戰上一場。

「這一場,不是賭鬥,點到即止。」

「不可死,不可廢,不可……」

楊落顯然是要說不可傷的。

但是,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幽雲族族長幽明已經淡淡地開口,打斷他的話道:「斗戰台上,拳腳無眼,豈能無傷?」

「何況,熱血男兒,自該痛快一戰,流血流淚皆不算什麼。」

「所以,此戰,只要不死不殘,其餘皆隨意。」

幽雲族長幽明的話,讓邪雲派掌門楊落臉色一陣難看。

「幽明,你……」

來之時,楊落可是意氣風發。

無限武者道 但是,現在卻處處受制。

一切,都只因江寂塵的出現,逆轉了局面。

「楊落,廢話少說,好好觀戰吧。」

「哼,今日你們邪雲派上門挑戰,被我幽雲族的一個一品小真仙外援打得落花流水。」

「此事傳出,必然可轟動這片星雲世界了。」

幽明此時可謂是心情大好。

不止他,幽雲派所有子弟,都是心情喜悅。

尤其是幽蘭,沒想到,江寂塵竟然能幫了她幽雲一族如此大忙。

同時,她心中不禁對江寂塵生出了好奇之意。

她看到的,彷彿只是江寂塵的冰山一角。

而江寂塵已給她一種深不可測的感覺。

斗戰台上,江寂塵此時與楊忠對立著。

楊忠面容扭曲,雙眼通紅,殺氣騰騰,怒意衝天,一副恨不得把江寂塵生撕吞吃掉的樣子。

江寂塵與之相反!

他一臉淡然,神情自若,目光平靜,微微一笑地看著楊忠。

「既然這裡不能死、不能殘,那我只能吊打你一頓了。」

江寂塵的話,說得理所當然。

彷彿,楊忠在他的眼中,就是一個任意拿捏的對象。

「狂妄!」

「我倒要看看,誰吊打誰!」

傾世將軍,獨孤貴妃傳 「殺!」

楊忠怒喝著殺出。

他三品仙師初境的力量,完全爆發出來,可怕的氣息,席捲天地間。

他手中,握著一把古老的仙劍,一劍斬出,萬千劍光,隔空飛來。

面對這樣的攻擊,江寂塵亦不敢大意。

哪怕他擁有五品仙將的靈魂,可以感應到這些攻擊的軌跡。

但是,這些攻擊太快,太強。

不是輕易可以閃避,也不是輕易可以抵擋。

所以,此時此刻,江寂塵直接喚出本命法器。

霸天之劍手中握,封蒼鎧甲身上披!

江寂塵一邊閃避,一邊揮劍抵擋,然後,他一步一步的向楊忠接近。

鏘,鏘,鏘!

一道道劍影,被江寂塵擊碎。

總裁的危情女人 楊忠可怕的第一擊,根本沒有傷到江寂塵分毫。

而江寂塵,反而慢慢的靠近他。

一個一品小真仙境的修士,為何能擁有如此逆天的戰力?

這個時候,連楊忠心底都一陣驚顫。

一直以來,他都以為自己在同階之中,戰力足夠的驚人強大了。

但是,現在才發現,在這個陌生小子面前,同階之下,他的戰力,被秒得連渣渣都不剩。

「邪氣凜然!」

第一擊無果,楊忠立刻變幻仙法。

此時一擊,是邪雲派的絕學之一。

邪氣凜然,萬靈臣服!

剎那之間,以楊忠為中心,無盡邪靈之氣,凝成一道道妖劍,向前斬去。

這些妖劍,充滿了邪性。

哪怕隔著斗戰台,一些修士看到,也頓時感到心神激蕩。

顯然,這妖劍光,有著邪性,可以影響人的心神。

此時,江寂塵是處於萬千邪氣妖劍光的中心,按理說,會立刻迷失。

然而,江寂塵的心性,何等堅定強大?

花都最強醫神 事實,在五品仙將神魂支持下,楊忠這一擊,對他一絲無效。

但是,江寂塵此時卻將計就計,裝著被邪氣入侵的樣子,雙眼突然間變得獃滯,動作有些遲鈍。

「小子,你中招了,受死吧!」

看到江寂塵的樣子,楊忠一喜,手握仙劍,閃身突進,要一擊取江寂塵性命。

(本章完) 楊忠一劍,正要刺至江寂塵。

然而,江寂塵身上本是虛弱的氣息,突然一變。

變得無比的強大驚人!

而且,手中霸天之劍,閃爍雷霆之光。

「不好!」

見此一幕,楊忠臉色頓時大變。

根本沒有料到,會有這樣的變故。

他已經感受到了從江寂塵手中之劍所傳來的可怕威脅。、

然而,此時才醒悟過來,顯然已經遲了。

轟!

億萬雷霆,從空降落,瞬間把楊忠淹沒。

這是霸天之劍中的雷霆一擊,攻擊之力,那是何等的強大恐怖?

楊忠一劍,直接被轟滅。

然後,他的身體被轟焦。

生死之間,楊忠開啟了身上最強的防禦。

所以,雷霆這一擊,只讓他重傷。

當然,楊忠的樣子,非常的凄慘、狼狽,全身焦黑如碳,無一處完好。

但是,他只是重傷,沒死也沒殘!

「如此之弱,真令我失望!」

楊忠失去意識之前,聽到江寂塵這一句話。

下一刻,他自是氣急攻心,當場暈去。

其實,這個時候,江寂塵要取楊忠性命,那是抬手之間的事。

對於楊忠,江寂塵是有殺心的。

只是,當著楊落之面,顯然是不好出手的。

若是換個場合,江寂塵絕對會毫不猶豫的出手,取楊忠性命。

「你兒子很幸運,幸好在斗戰台上!」

「還給你吧!」

江寂塵說話間,一腳挑飛楊忠。

楊落隨手一卷,便把楊忠接了過來。

此時的楊忠,可謂面沉如水,目光死死地盯著江寂塵,眼中充滿了無窮殺意。

他自然明白江寂塵的話了。

也即是說,若沒有規則,不是在斗戰台上,他已經取了楊忠性命。

現在,他是留手了!

邪雲派是這片星雲十大勢力之一,楊落是邪雲派掌門,自身修為,更達至了五品仙將境。

如此強大的存在,現在竟然被一個一品小真仙境的小年輕嘲諷。

這對楊落來說,無疑是極大的羞辱。

楊落森然的開口道:「你也該幸運,這只是一場比斗。」

「若是在他處,你早已沒有命。」

楊落的意思,江寂塵自然也是明白的。

也即是說,這裡若是換在別的地方,楊落早已出手,取他性命了。

江寂塵意味深長的一笑道:「會有這麼一個機會的,但到時,就不知是誰取誰性命了?」

在江寂塵看來,楊落只是五品仙將境,他曾經就達到過。

只要給他一些時間,修為境界再做出突破,達至三品仙師境,便未必會怕楊落了。

楊落臉色難看,覺得再與江寂塵鬥嘴下去,有失身份。

以後,他要取江寂塵性命,自會有機會。

「幽明,告辭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