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間內,氣氛極其沉悶。

周曼麗,唐玉鳳被駱林的話,震得是腦子一片空白。

人都不是傻子,一旦有懷疑,那麼就會分析。

一分析,什麼事情就很清楚了。雖然,沒有駱林那麼透徹。起碼也會有疑惑了吧。現在兩個人,就是這種想法。是呀,為什麼要這麼做呢?

「呼!….你老實說!你怎麼跟著他認識的!….不許撒謊!….」

周曼麗坐在輪椅上,低著頭揉著發脹的太陽穴,皺著秀眉,心中是駱林的話,如同一道巨大的炸雷,落在平靜的海面,掀起了她心中的驚濤駭浪。

駱林的話有理有據,條理清晰,根本不是胡說八道。只要是稍有點頭腦的人,都知道他的意思。作為一個教授,能不清楚?難道主席真的錯了?嘶…難道….???.

「我….小姨…我說…今天是這樣的…」

唐玉鳳乖乖的說了老實話,把今天在人民公園的事情,事無巨細的說了一遍。

又說了,去了XX大學請病假的事情,說完,可憐巴巴的看著坐在輪椅上的周曼麗。

「嘶!….好個小傢伙!遇事冷靜,心狠手辣!…對國內這場運動分析的一針見血!入骨三分啊!他才幾歲的年紀啊,文化程度已經達到大學畢業的水平了,還精通外語!….這個小傢伙,太不簡單了!…而且,還身懷高強武功!…這…這簡直是….不知道說他是天才….還是妖孽了!

….不過!他說的話,雖然有點偏激,但是….呼!….說的都是事實!…紅衛兵你不要去了!…政治上的事情,可不是鬧著玩的!….今天是這樣,說不定過幾天就變了!….這個小傢伙,我看將來,一定是個飛龍在天的人物啊!….」

周曼麗今天被駱林,嚇得不輕,身子都出了汗了都。

看了眼一臉複雜神情閃爍的唐玉鳳,嘆了口氣。

心裡,對駱林的話,很認同。

要不是,她是個殘疾的話,你看看那些紅衛兵,會不會把她拖出去批鬥?掛牌子?你這個臭老九!

「嗯!…小姨媽我聽你的!….我看他還帶了塊表呢!…我估計,他也是個黑五類…家裡的!….」

唐玉鳳看了眼姨媽周曼麗,突然說了句。

接著臉上帶著尷尬神情。其實,她自己也是屬於黑五類的子弟。

「….唉!你還小!政治鬥爭那是最殘酷的!那都是殺人的軟刀子!…好了不說了!多跟那個小傢伙學學吧!…我看他的本事肯定不止這些!….是條龍的話,遲早會一飛衝天的!….」

周曼麗閉著美目,芊芊玉指,輕柔著額頭,心裡,越發對駱林好奇和喜愛了。

想起他的那張小臉,說話的那種表情,根本看不到一絲小孩的幼稚和天真。

全是老道的指點,和狠辣精準的評價。他到底怎麼會,懂得這麼多的呢?

駱林,回到家。

老媽殷紅梅已經在那做菜了。老爸和一個不認識的男人,坐在外屋那喝酒。

駱林進去是打了聲招呼,就進去裡屋了。 「鎮魂!」洛天開口,伸手一點,灰色的符文遊盪在向天明的身軀之上,讓向天明那顫抖的神魂,穩固起來,定在了那裡。

「吼……」另外一面,向天明的識海終於被凈化一空,一道灰色的身影,出現在了彼岸花之下。

「你怎麼在這裡?」向天明開口,目光看向洛天,感覺到洛天身上的氣息,眉頭微微一皺。

「我坐傳送陣掉到這裡來了,你又怎麼在這裡,還迷失了神智?」洛天回應,同時將彼岸花抓了過來,一道凝實的神魂,在彼岸花的下面。

兩人飛速的交流著,將自己的事情同對方交代了一翻,讓向天明灰色的臉上露出明悟之色。「原來,我這樣的修為是仙王境!」向天明低聲呢喃,實在是他掉到這裡之後便沒有遇到過人類,倒是其他地方有幾個實力很強的水族凶獸,不過隨著向天明實力進入到仙王,神智失去了,向天明也不知道

其他的那些水族凶獸怎麼樣了。

「你小子不行啊,我都到了仙王了,你曾經還是紀元之主呢,修鍊速度怎麼比我慢了!」向天明輕笑一聲,隨後將視線轉到了洛天手中的彼岸花上,眼中露出忌憚之色。

灰色的神魂劇烈的掙扎著,但是卻掙脫不了彼岸花,彷彿養料一般,被彼岸花吸收著。

「這是什麼魂?」洛天眼中露出疑惑,感覺到這道神魂非常的純凈,哪怕是自己將其吞噬,也能增長他的神魂。

而且隨著灰色神魂的徹底成型,這神魂的模樣,與向天明有八成的相像,或許跟向天明有著莫大的關係。

「前輩,你先將這道神魂吞噬了再說!看看能不能恢復你的神魂!」洛天沖著向天明開口。

向天明也是沒有客氣,面對讓自己痛苦了多年的東西,向天明直接展開了吞噬。

幾乎轉眼間,向天明便是將那道神魂給吞噬了,而向天明的身軀也是微微一震,腦海之中多了許多東西。「原來如此,剛才我吞噬的難道魂是一個殘魂,同樣也是一隻鯤鵬,只不過卻是一道殘魂,滋養在死海之中,漸漸的有了自己的神智,後來我來到這裡,就盯上了我!」向天明開口,吞噬了那道殘魂,向天

明的神魂上凝實堅固了許多。

「前輩,能不能收了神通,我朋友還在外面,差點被你吞進肚子里!」洛天沖著向天明開口。

「好,你也出去吧!」向天明輕笑一聲,隨著身上的鎖鏈掉落,向天明也是徹底恢復了正常,對於自己的身軀有了掌控權。

洛天點了的點頭,從向天明的識海之中飛出,一出識海,洛天便是被一股巨力牽扯。

「停了,停了……」

「總算是停了,要是再不停,我們就被吸進去了!」姜幻天等人長長的出了口氣,此時他們距離鯤鵬的距離只有幾百丈。

「嗡……」灰色的雙眼漸漸的變的清明,向天明那龐大的雙眼,看到了姜幻天等人。

「嘩啦啦……」灰色的海水翻騰起來,從向天明龐大的身軀之上噴出,如同一道磅礴的噴泉一般,洛天也是隨之出現。

「快跑!」姜幻天大喝一聲,看著向天明的那龐大的身軀,本能的感覺到壓力,想要逃走。

「姜幻天前輩,不用逃走,都是自己人!」就在姜幻天幾人剛要逃走之際,洛天的聲音在幾人的耳中響起,讓幾人微微一頓。

「洛天!」姜幻天和司馬飛鷹兩人幾乎是下意識的喊出了洛天的名字,目光看向那從噴泉之上出來,從天而降的洛天。

「嗡……」向天明龐大的身軀緩緩的動彈,並沒有攻擊姜幻天等人。

「成功了?」姜幻天臉上帶著不可思議,他們之前以為洛天完全沒什麼希望,並不認為洛天能夠從這鯤鵬的肚子中出來。

「嗯,成功了,這是我的一個長輩,名叫向天明!」洛天沖著姜幻天開口,指了指身邊那近萬丈身軀的向天明,在向天明面前,他們真的是彷彿螻蟻一般。

「前輩好!」姜幻天司馬飛鷹等人連忙對著向天明施禮,對方畢竟是仙王級強者,而且還是神獸,戰鬥力肯定驚人。

「洛天,我還要在這死海之中待上一段時間,等我將這神魂的記憶徹底掌握,實力再穩固穩固,就出去找你們!」向天明沖著洛天開口。

「那麻煩前輩送我們出去吧,聽說這死海的中央有一處泉眼,只要突破泉眼,我們就能夠走出死海!」洛天點了點頭,心中激動無比。

他們這一群人,終於有一個仙王了,只要向天明走出死海,回到中三天,他們便可以建立宗門,有著一名仙王坐鎮,就穩妥了太多。

「好!你們站到我身上來,我來帶你們去!」向天明沖著洛天開口,龐大的身軀緩緩的飛起。

「走吧!」洛天輕笑一聲,隨後飛身而起,落在了向天明龐大的身軀之上。

「前輩得罪了!」姜幻天,司馬飛鷹兩人臉上露出恭敬,他們可不敢像洛天那樣大大咧咧。

兩人飛身而起,而幽冥八衛,則是沒有說話,落在了洛天的身後,有著仙王級強者保駕,他們也沒有什麼顧慮,坐在了向天明的後背之上,開始恢復起傷勢來。

鯤鵬展翅,朝著死海的中央飛去,向天明之前在死海之中呆了這麼多年,實力更是糊裡糊塗的增長到了仙王,對於死海自然極為了解。

龐大的身軀飛行在死海上空,所到之處,死海中的生物紛紛退避,更是有幾道強大的氣息,散發出敬畏之色,這些氣息讓姜幻天都感覺到心驚。

「這幾個傢伙,我們之前還爭過領地,搶過食物,這死海之中的食物也能讓修為增長的很快!」向天明沖著洛天介紹。

這死海之中,一共有幾個霸主,不過隨著向天明成為了仙王,這死海必然會變成另外一種局面。

「前輩,這麼大片死海,你這些年沒得到過什麼寶物什麼的?」洛天邊恢復著傷勢,邊跟向天明聊天。

「沒有,小王八蛋,都這麼多年了,你怎麼還是這性格!」向天明忍不住大罵起來。

「寶物是真沒有,我已經失去神智很久了,等我有時間掃蕩一圈去,出去之後再給你帶回去!」向天明再次開口。

鯤鵬一日同風起,扶搖直上九萬里,這是民間形容鯤鵬速度快和力量大的詞語,雖然是謠傳,但是有些依據。

飛行了四個時辰,向天明終於帶著洛天等人來到了死海的正中央,若是換做其他人或許走上多少年,都不可能走到這裡來。

向天明畢竟是這死海中的霸主,之前也是在遊盪了整個死海,才能如此快速的找到,若是換做一般人,別說半步仙王,就是仙王來了,也要迷失在這死海之中。

灰色的漩渦出現在湛藍的天空之上,漩渦之上,不斷的有灰色的水流流淌下來,灌入到死海之中,場面非常的壯觀。

「衝出這裡就從死海出去了,只不過想要再進來就非常難了!」

「小子你真的不在這裡尋寶了?這死海中肯定有不少好東西啊!」補天石的聲音在洛天的腦海之中響起。

「前輩,就是這裡,帶我們出去,我們後會有期!」洛天沖著向天明開口,沒理會補天石的話,他可耽誤不了太多的時間,況且他也不知道這死海跟外面的時間流速一不一樣。

「嗯,不用多久,一年的時間,我便可以出去,到時候再見吧!」向天明點了點頭,他心裡還真的不太願意出去。

當年在天元大陸,向天明便是生性涼薄,想要在北海之中待著,不去理會那一場滅世的大戰。

但是現在向天明也沒辦法,他終究是九域的一份子,而且他能復活也是靠著天元大陸,現在天元大陸還有九域需要他,無論出於什麼原因,向天明肯定會站出來。

龐大的身軀,沖向了那流淌下來的灰色海水,逆流而上,一道藍色的結界將洛天等人包裹起來,將那俯衝而下的海水阻擋在外。

向天明的速度極快,不過看似那灰色的漩渦不是很遠,但是真正的衝擊起來卻是勢必登天。

灰色的海水衝擊而下,帶著強大的衝擊力,洛天在那衝擊而下的灰色河水中,感覺到了強大的壓力。

向天明的確是實力強悍,帶著洛天等人,彷彿沒有感到壓力一般,龐大的身軀劃破那磅礴而下的海水,不到一刻鐘,便是彷彿衝到了九天之上,距離那灰色的漩渦只差一絲。

「等下我放開結界,你們要自己衝上去這最後的一段!」向天明沖著洛天開口,停留在了灰色漩渦的跟前。

「起!」徵得洛天的同意之後,向天明大吼一聲,結界消失,洛天幾人徹底暴露在了那衝擊而下的灰色水流上。

「給我開!」洛天低吼,龍淵劍爆發出陣陣的寒芒,朝著那灰色的水流斬了過去。

姜幻天,司馬飛鷹幾人也是各施手段,轟擊在那澎湃的水流之上,向天明也是張口一吐,一道藍色光柱轟然爆發。

轟鳴震蕩,水流直接被劃開了一道真空,出現在了洛天的等人的視線當中。「走!」姜幻天幾人飛身而起,沿著轟開的水流,朝著灰色的漩渦沖了過去。 晚上,打算要去把那些值錢的古玩,都偷了。刺激啊!

當然,對於他現在的功力,是很簡單的一件事情。

「炎黃八法」的功,法神奇之極。

裡面有很多東西。駱林現在還不太明白。

不是說,你練到第九層就真的圓滿了。

其實裡面,還有一些東西,在前世駱林就沒搞明白。

所以說,「炎黃八法」功,法博大精深,一點都沒錯。

「呵呵….老駱,你兒子這麼大了!….呼!…也是我們老同學,這麼久都沒見了啊!….我跟你說啊!現在,京華紅衛造反司令是我們的老同學啊!王XX啊!你不記得了啊!…」

那個老爸的老同學,姓江的,在酒桌上帶著興奮的語氣,大聲的說著。

駱世傑倒是沒吱聲,只是滿臉堆笑的勸酒。

駱林在裡屋,都聽到了。心說,MD這種垃圾!還在這蹦躂。雖然也蹦躂不了幾天了,還要害人?想到這就走了出去,到了廚房,看見老媽在那炒菜。

「媽!這個人很討厭啊!….這造反派遲早要完蛋的!他還想害老爸!我們得想辦法,把他趕走!……」

駱林站在老媽身邊,輕聲的說。

殷紅梅也皺著好看的秀眉,看了駱林一眼,臉上沒什麼表情。一邊翻炒著鍋裡面的菜。

「嗯!…造反派的事情,是要少摻和!….搞不好命都沒了!….現在都是搞武鬥!….拿槍持棒的!……」

殷紅梅看了眼心愛的兒子,笑了下點著頭說。

端著盤子開始盛菜。駱林趕緊端著菜,就進了房。

把菜放到桌上,順勢就坐在老爸身邊,假裝天真的看著那個江在那宣傳,造反派如何如何,今天打了這個,明天批鬥那個。後天又要打算整那個的黑材料。

整個就是一個風光無限,為了所謂的偉大領袖,赴湯濤火再所不遲啊。

駱林要依著自己的脾氣,早就一腳把他踹出去。

忍啊!沒辦法。直到老媽把菜都做好了,大家一起吃飯是,那個傢伙,還在飯桌上那叨叨。還說,吃完飯就帶老爸去見那個什麼老同學的王司令。

老爸駱世傑這個人,就是喜歡講面子。

不好意思拒絕別人。何況是老同學。臉上閃出猶豫的神色。

這下駱林可真怒了。反正他就一小孩嘛。

「爸!…你不是說,晚上要帶我去劉伯伯家的嗎?….都說好了!…你別去,搞什麼造反派啊!…你看文陀他爸爸,是造反派啊!…哼哼!…造反把自己的腳,都造沒了!…結果呢?誰來看過他啊?可憐的劉阿姨,一個人那麼辛苦!….他的那些所謂的紅色戰友呢?怎麼沒見到來照顧他啊?….都是些騙子!…」

駱林發飆了,那話肯定就是指桑罵槐啊。

飯桌上,馬上就陷入了可怕的沉寂。

那個唐僧似的江叔叔,口瞪目呆的看著說完話,一臉不屑神色的駱林。

半天沒吭聲了。臉色可就不好看了。清白交加變幻不定。

「閉嘴!大人說話小孩插什麼嘴!…咳咳….老江!…呵呵….小孩子不懂事!….別介意!…來來!繼續喝!…」

駱世傑心裡高興啊!有個天才兒子就是好。

表面上還要一副嚴父兇狠樣。外帶拍桌子。

駱林馬上。,就一臉委屈樣,趴在老媽懷裡。

「你也就是,在家裡凶兒子!….不許你凶我兒子!你看看兒子那點說錯了啊!…建國這就是住我們隔壁的!他不就是參加了那個什麼「金絲猴」造反兵團的!….結果呢?成了殘廢了吧!….還好是劉大姐人好!…要是遇到個厲害的,管你去死啊!…」

老媽殷紅梅也怒了,把手中的筷子往桌上一拍。柳眉倒立那就嬌喝上了。

抱著駱林,就站起身進了裡屋,狠狠的關上了裡屋的門。其實母子兩個,在裡面笑得跟只偷吃了雞的狐狸一般。

「這…這….老駱!…這真不好意思啊!怪我!怪我!….哎呀!今天我還有事!….今天多謝款待啊!來日我請!…走了啊!走了!…」

臉皮再厚的人也頂不住啊,他又不傻,難道看不出來人家不歡迎他嗎?

臉上那個尷尬,就不用說了。趕緊站起來說了幾句,就匆匆忙忙地走了。還不走?還不至於那麼不要臉吧。

「呼!….好了他走了!…這些人啊!…這不知道怎麼想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