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茹端了一杯茶放到了南安瑰的面前,剛才聽到了葶兒說了在太後宮中發生的事情越想越覺得不公平。

「娘娘,皇上怎麼能這麼對你,真的是太不公平了吧。」

小茹一張臉氣得通紅,南安瑰看了她一眼,不僅得露出了一絲微笑。

如今誰還在乎是否公平的事情,誰讓她現在是鳳儀九天的皇后,這個位置,曾經的南安寧也曾覬覦過,若是她真的在世,現在看到南安瑰的落魄,不知道該有多開心呢。

其實要怪的話,怪不得任何人,只能怪南安瑰本人,誰讓當初她反顧的要嫁給閆繆雨,要成為這帝王家的人。

確實,皇后在皇宮中的地位可比好多人都要高的多,可是她受到的委屈,又有幾個女子能夠坦然的接受?

收起了臉上的微笑,南安瑰又一次說到「小如,你怎麼偏偏就這麼不長記性?你難道忘記了我之前有告訴過你的事情嗎?無論何時何地都不要妄自議論皇家的事情。」

南安瑰突然變得嚴肅起來,小茹也是嚇了一大跳,趕緊慌忙地跪在地上,連忙道歉。

「娘娘,小茹下回再也不敢了,您就饒了我這一次吧。」

「小如,如今你們姐妹二人只剩你一人,祝你真當在這皇宮中出了什麼事情,我便更加對不起死去的小花了。」

經過這件事情之後,小茹也終於不會再亂說了,做事也成熟穩重了很多,南安瑰也放心了。

……

三日後,南安瑰正坐在書房裡面看書,忽然聽到外面的鑼鼓聲震天響喜慶極了,外面的宮女們都在傳這一次納妃,和前幾日的那場盛大的婚禮相比也相差無幾。

「娘娘,看來是曦貴妃進宮了。」

南安瑰聽到這些話后也只是一笑而過,雖然外面傳的更多的是皇后越來越不受寵,可是就今天李若曦這樣的排場看來,黎貴妃那邊應該也不好受吧?

「既然已經入宮成了妃子,我也不能一點都不表示,準備一份賀禮送過去吧。」

葶兒還是有些不理解,明明南安瑰才是後宮中最厲害的人物,可卻偏偏要給一個剛進宮的人禮物,而且前幾日黎貴妃那裡可是沒有這樣的榮譽。

雖然有些詫異,不過葶兒相信自家主子做什麼事情都有她自己的分寸,於是也不多問,趕緊轉身去準備禮物了。

南安瑰的臉上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既然如今後宮中受寵的妃子越來越多,恐怕馬上就要引起一場暗戰了。

況且,黎貴妃現在正值受寵之際,若自己的這份禮物告訴了黎貴妃,想必她一定會更加嫉妒曦貴妃!

到時候這兩個人斗的越厲害越好,最好誰也不要來打擾她。

「娘娘,禮物已經選好了,您要不要檢查一下?」

「不必了,你做事一向是很有分寸的,找個人這兩日就給送過去吧。」

秋天不知不覺的到來,天氣微微轉涼,秋風陣陣,菊花也開了滿園。

南安瑰最近變得越來越沉默,與之前的樣子相比之下簡直是判若兩人,沒事的時候就坐在庭院裡面看書,從來不參加任何熱鬧。

「娘娘……」

葶兒走到她的身邊輕輕的喚著她,好像感覺出了葶兒似乎有話要說,南安瑰只好將書放下轉過頭。

一眼就看到了葶兒手裡的那個檀木盒子,外表精緻,還鑲嵌了幾顆珍珠。

「難不成曦貴妃不想收這個禮物嗎?」

空氣突然變得安靜下來,即使南安瑰的聲音輕輕的,可還是能讓人感覺到一絲的冷意。

直到過了一會兒,葶兒抬起頭有些為難的看著南安瑰,終於緩緩開口說道:「不是,是皇上…」

閆繆雨,他又想要搞什麼?

曦貴妃如今剛剛進皇宮,正是拉攏人心的好機會。南安瑰送了這個禮物給她,她應該很高興的收下才是,如今沒有收這個禮物,肯定也是因為外界的原因。

「陛下說,這禮物要誠心送過去,應該讓您親自去…」

兩個人又陷入了一陣寂靜的沉默之中,南安瑰的臉色突然間變得有些慘白,閆繆雨竟然會說出這種話來。 南安瑰畢竟是後宮的皇后,她如今已經放下身份主動送了禮物去給曦貴妃,這已經夠大度的了。

腹黑妖孽纏上我 如今,閆繆雨竟然讓她親自送去,她本意只是想要彰顯一下皇后的氣度,被他這麼一搞,就好像她在討好新來的貴妃似的。

閆繆雨這麼做就是明晃晃的在羞辱她,無論怎麼說她都是一國之後,怎麼可能去討好一個小小的貴妃呢?

葶兒看著南安瑰越來越難看的臉色,心中也在咒罵這個不知好歹的皇上。

小如剛要在繼續抱怨些什麼,突然又想到前幾日南安瑰說的那些話,於是只好閉上了口,無論怎麼樣都不可以議論皇上的是非。

沉默了好一會兒之後,葶兒覺得自家主子可能馬上就要爆發了,可沒想到換來的卻是淡淡微笑的南安瑰。

「既然如此,那你便隨我一同過去吧。」

「什麼?娘娘,可是……」

看著一臉驚訝的葶兒,南安瑰歪著頭笑著問道:「還愣在那裡幹什麼?我們快走呀。」

葶兒暗自嘆了口氣只好跟在後面,這一路上主僕兩個人都沒有說話。

越接近韶華宮,南安瑰的腳步就越沉重。葶兒心中滿是心疼,想著娘娘的心裡一定會非常難過。

「皇後娘娘駕到!」

紀公公遠遠地就已經看見了南安瑰,於是大聲的向著裡面通報。可是根本看不到任何人來迎接,就連紀公公的臉色也是很為難。

南安瑰這一副平靜的樣子,慢慢的向著裡面走,剛走到大廳裡面就看到了這宮中的奢華,看來是和黎貴妃一樣受寵,就是不知道這兩位貴妃日後到底誰會更勝一籌。

「若曦見過皇後娘娘。」

溫柔細膩的聲音不久傳到了南安瑰的耳中,轉身就看到了一身錦衣華服的李若曦。

南安瑰只是單單的看了她一眼,剛要抬手說平身時,忽然她的身後走來了閆繆雨,他伸出手一下子摟住了李若曦的腰,然後深情地看向她。

「朕不是已經和你說過了嗎,在這皇宮之中不需要行禮。」

果然,皇上很寵愛她。

南安瑰開始懷疑那日閆繆雨在太後宮中,說要迎娶李若曦,是因為想要拉攏她的父親也就是當今的丞相,但現在看到他的寵愛程度,南安瑰很是懷疑這句話的真假。

閆繆雨或許一開始喜歡李若曦吧。

「臣妾見過皇上。」

雖然對方不用給自己行禮,但南安瑰還是要做夠了禮數,她咬了咬嘴唇,對著閆繆雨福了福身子。

南安瑰的目光還在看著李若曦,果然和黎貴妃對比起來更添了幾分的嬌弱,說話之間也有一種病若憐愛的感覺。

這種女人無論是誰看到了都會想要伸出臂膀保護的吧。

「臣妾知道曦貴妃今日剛剛進宮,所以特意備了一份禮物過來。」

葶兒端著一個盒子過來,由著一個小太監接了過去,李若曦有些害羞的看了一眼閆繆雨,於是笑著說道:「若曦何德何能能夠收到皇後娘娘的禮物,在這裡謝過娘娘了。」

她話是說的,還算是懂得禮貌,但是整個人還是被閆繆雨緊緊的摟在懷裡。

閆繆雨看向南安瑰的時候,目光之中居然帶著挑釁,似乎是想要向南安瑰宣告,他如今身邊有了好幾個漂亮的女子,他都非常寵愛,可偏偏不愛你。

「陛下,如果沒有其他的事情,臣妾就先告退了。」

閆繆雨的懷裡還在緊緊的摟著李若曦,可也沒有答應讓南安瑰離開。

李若曦忽然覺得內心很是歡喜,她曾經就非常仰慕閆繆雨,如今能夠成為他的妃子,她當然開心不已,況且就算是皇后又能怎麼樣,她一樣不還是不受寵嗎?

南安瑰已經注意到了李若曦臉上得意的神情,她輕輕地握起了拳頭,可用一瞬間又鬆開,最終還是選擇低下了頭。

「皇后好像對於朕納妃的事情不太開心,從剛才進來到現在一點笑臉都沒有。」

閆繆雨的聲音冰冷的如同刀子一樣,根本不容南安瑰有任何的躲閃或是逃避,她只能抬起頭,露出了一個微笑。

「皇上恐怕是誤會了,臣妾只是今日身子不舒服而已。」

說到不舒服這三個字的時候,閆繆雨的眼眸中立刻露出了關心的神色,不過又很快讓他掩去。

「臣妾祝皇上與李若曦百年好合,就是沒有其他的事情,臣妾就回去歇息了。」

百年好合這四個字,曾經還是別人贈予他們的呢,如今卻要讓她祝自己的夫君和別的女人,一輩子安好,何其殘忍!

「若曦謝皇後娘娘的祝福。」

南安瑰臉上露出了一抹冷笑,淡然的轉過身離開了這個是非之地。看著單薄的身影,閆繆雨卻覺得心痛的無法忍受。

明明剛才羞辱的是南安瑰,可難過的卻是他,知道看不見她的身影,閆繆雨的手也終於從李若曦的身上放開。

「陛下…」

「朕身子也有些乏累,先回去了……」

鳳鑾宮中,小茹一邊收拾著房間,一邊還是忍不住吐槽了一句:「娘娘,您這樣連奴婢都是心疼呢。」

還記得曾經王爺可是對王妃寵愛有加,而且兩個人又是百姓口中的夫妻模範,原來這後宮之中真的沒什麼感情可言啊。

南安瑰安靜靜的坐在床邊,看著忙碌又暴躁的小如,這一次卻沒有因為她的多話兒多家訓斥,反而安靜的可怕。

直到過了好久之後,才聽到她開口淡淡地說道:「如今我已經有了自己要保護的孩子,不能夠在這裡犯什麼錯誤,否則牽連到無辜的幼兒,我怎麼能看著他不管?」

她說這些話的時候,讓人能夠感受到她身上母愛的堅定,甚至沒有一絲一毫的猶豫。

如今在她的心中,兒子比任何人都重要,她不可以讓自己的孩子陷入危險之中。

「可是,娘娘,你也要好好考慮考慮自己的未來,皇上這才剛剛納了黎貴妃,轉身又將曦貴妃接到了宮裡面,如今還有太後為您撐腰,你也要為自己爭取一下。」 「那樣只會讓皇上更加討厭我。」

南安瑰心酸的強顏歡笑著,目光望向了窗外,突然覺得外面的小鳥是那樣的自由。

「可是,成王爺那裡…」

成風,他已經回到了西寧,臨走之時還曾經警告閆繆雨一定要好好照顧南安瑰,若是他現在知道了南安瑰的境遇,不會義無反顧的把她帶走。

「好了,小如,我有一些累了,想要休息一會兒。」

西游之問道諸天 她還是打斷了小茹的話,如今連孩子都已經有兩歲了,再提起那個人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了。更何況,她真的從來都沒有愛過他。

小茹無奈的嘆了口氣,只好答應著離開了房間。

第二天,南安瑰又去了太后那裡請安回來,剛進大廳就看到了一位穿著紫色衣服的女子,背對著她正在那裡喝茶。

「你是誰?」

那人聽到聲音立刻轉過身來,南安瑰的瞳孔瞬間也放大了幾倍,甚至有些不敢相信。

不過很快,她就想起來之前閆繆雨對她曾經說過,會把她接到這裡來。

邯鄲,葛布國和親的女子。曾經一劍想要殺了南安瑰,最終還是放過了他們兩個人。

如今她終於成為了閆繆雨的妃嬪,心中應該開心極了吧。

南安瑰靜靜地走上前坐到了旁邊的貴妃椅上,又吩咐葶兒去上了幾杯熱茶過來。

「你終於如願以償了。」

「對啊,是不是做夢都沒有想到,他終於還是娶了我。」

邯鄲的口氣中帶著洋洋得意,曾經那個誓死都不想要和她在一起的男人,如今還是八抬大轎迎娶了她。

「嗯,恭喜。」南安瑰只是淡淡地說道,看不出任何的其他情緒。

其實邯鄲的內心也是一陣陣的酸楚,確實,如今誰都知道南安瑰雖然是不受寵的皇后,可她又何嘗不是這樣呢?

即使如願所償的最終還是嫁給了閆繆雨,但他的心終究不在這裡,他只不過是為了兩國和平而已。

「我今日來也是給皇後娘娘請安的。」

邯鄲知道在北海的規矩,後宮裡面最大的就是皇后了,所以要日日過來請安。

她雖然還是不喜歡南安瑰,不過這樣的禮儀還是不能不遵守的。

「請安就不必了,如果日後你不嫌棄的話,到時可以過來坐一坐。」

南安瑰的聲音非常溫柔,她其實根本不需要別人的請安,她又不是一個想被人打擾的人。

安靜的生活才是需要的,如今在這裡如果能有一兩個提及的姐妹,她已經非常滿足了,所以那些繁瑣的禮儀根本就不需要。

她其實知道邯鄲一直都很討厭她,不過比起這宮中的任何一個女子來說,邯鄲絕對並不是一個很有心機的女人。

「好。」邯鄲也沒有再繼續客套,她笑著說道,「那日後你也可以直接叫我的名字,邯鄲。」

兩個人曾經都爭搶同一個男人,可誰也不曾想到,如今卻成為了貼心的姐妹。

半個多月就這樣平靜的過去,閆繆雨好像真的再也沒有找過南安瑰,每日不是在黎貴妃那裡,就是在曦貴妃那裡。

就在南安瑰因為也許生活就應該這樣平淡的過下去,或者一輩子再也不會有機會和閆繆雨和好了。

可是一個人的到來卻突然再一次打破了這一切的平靜。

「奴才給皇後娘娘請安了。」

「平身,不知小李公公來這裡有何事?」

南安瑰本來在後花園中澆花,突然有人進來向她請安,她連頭都沒有抬,直接輕聲的問到。

她的生活很是簡單,然後就去太后的宮中請安,要不然就是去邯鄲那裡說一些家常話,要不然就是擺弄著自己的花草。

「今日長寧殿設宴,陛下特意讓奴才來通知娘娘,晚些時候去赴宴。」

「好,本宮已經知曉,會準時過去的。」

抬起頭,南安瑰對著這個傳話的小李公公笑了笑,接著小李公公就低頭出去了。

這宮中任哪一個奴才丫鬟見到了皇後娘娘都不說好的,大方得體對待下人也是寬厚得很。

南安瑰將自己手上的動作停了下來,靜靜的站在院子裡面過了好久,才低下頭繼續澆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