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涼特意從僅有的兩顆破障丹中分出一顆給了巨虎,畢竟,巨虎是目前他最信任的助力。

妖獸之中,也是有等級之分的,普通的凡俗生靈,成為妖獸后只是一般的存在。但還有一些像藍睛巨虎和它之前的老大四翼飛蛇這樣,屬於類似於先天之靈的異獸,一般都是有天賦神通的,只是覺醒有早晚。異獸有了修為後,都會比同級別的普通妖獸強大。

其他人的信息呂涼也多少了解了下,比如郁俊和祁凌,目前也已經達到了築基中期,分別跟隨兩位天仙老祖修行中。

張然早在八年前就離開了後山,目前正在天方真人門下修行。

在五年之間,一直再未露面的丹元真人,重新出現在了後山丹房,看來身體狀況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原本那裡也是他的管轄之地。自打丹元真人回歸后,葯老頭就不知所蹤了,至於去了哪裡,還真是沒人知道。

一想到之前後山三人組其樂融融的樣子,呂涼就忍不住唏噓感嘆。不論今後如何,他相信,就算過再久,也永遠不會忘記一老兩小,圍坐一桌,推杯換盞,神聊海侃的愜意場景。

回味完十年間的一切后,呂涼通過玉佩,直接傳音給劍符老祖,說明了自己準備回虛彌神境修鍊一年的打算。

劍符老祖當即讓呂涼去仙宮主殿見他,說還有些事情需要囑託一下。

當呂涼來到仙宮主殿門口時,混元劍仙已經在門口等他多時。見呂涼到了,一揮手,兩人瞬間從原地消失了。

再出現時,呂涼已在一間寬敞的密室之中,他的面前,有一道站立的虛影,看外表正是劍符老祖。

「小涼,你打算現在就回虛彌神境嗎?」

「稟師尊,弟子確實是這麼打算的。這裡環境雖好,但畢竟沒有魔氣,我的天魔淬體神法十年內也只精進了一層,此次回去也是為了好好修鍊下。」

「嗯,煉體之術也很重要,你的想法沒錯。既如此,妖界始源之地開放前這十年,你就都在虛彌神境中渡過吧。你只需記住,必須於第十年年底前兩月回來這裡,就可以了。」

「啊?師尊,不是金丹期弟子出了天水國,必須一年內就回來嗎?我能在外面待十年?!」

「呵呵,你有所不知。每次始源之地開放前百年,金丹期以上的仙宮內弟子,就不必遵守這項規矩了。畢竟每個人緣法不同,為了爭奪進入始源之地的資格,有的弟子會去外面尋求突破。所以,每到距離始源之地開放百年之前,仙宮對於此類弟子是不做限制的。」

「如此,弟子多謝師尊成全!」呂涼真是大喜過望啊!本來按之前的計劃,自己來回兩地之間,估計就得小兩個月,修鍊時間也就十個月左右,這時間可真夠緊巴的。現在好了,本來還擔心能否衝擊到金丹中期,現在看,即便是衝擊金丹後期,時間上也是差不多的!

「哦,對了,上官穎於一年前也開始閉關了,這次你走,估計是見不到她的。不過,她閉關前,曾托我轉告你,你苦尋的第五個人,應該就在你家鄉附近,據說和火有關,你自己斟酌吧。」 第一寵婚,老公壞壞愛 劍符老祖明顯看好上官穎的推衍結果,最後還不忘補充道,「她的天道推演能力,可是和玄女仙子不相上下的,你還是多留心為好。」

呂涼先是一愣,隨即便歡喜起來。這第五個人,一直是呂涼的心病,雖然即使最後自己找不到,劍符老祖這邊估計也能幫他選個仙宮弟子。但那樣的話,一是自己不了解對方實力,二是知人知面難知心,組隊的時候也會有所顧忌。

不過既然上官穎推衍出第五個人就在家鄉附近,呂涼也就踏實了,雖然至今不知道上官穎的特殊體質是什麼,但也猜了個大概,應該是和推衍一道有關。

拜別了劍符老祖和混元劍仙,呂涼便離開了劍符仙宮。臨走前,也從混元劍仙手中接過了飛靈劍和煌雷五龍劍,畢竟虛彌神境的元氣比這裡要濃郁多了。之後,呂涼開始飛往自己的家鄉,青螺鎮四季村。

還記得去仙宮參加收徒大典時,呂涼只有築基初期的修為,而且為了掩蓋,特意按照鍊氣期大圓滿的速度飛的,結果飛了一個半月。

現在回去,可以毫無顧忌地展開金丹初期的修為全力飛行,果然快了很多。只用了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就回到了朝思暮想的四季村。

回來的第一站,自然是呂家宅院。

「爹!我回來了!」 嫡女狂妃:王爺輕點寵 身形剛剛出現在院內,呂涼就迫不及待地吼了起來。

緊接著,家門打開,呂立仁已顯蒼老的身影同時出現。看著父親已經發白的兩鬢和逐漸彎曲的腰背,呂涼再也止不住自己的淚水,衝上去就跪倒在父親面前。

呂立仁扶起呂涼,上下打量了一番,欣慰的神色浮現在臉上,點頭說道:「不愧是我呂家的男兒,十年未見,雖然容貌與你走時相當,但這修為與氣勢,當真不可同日而語了!」

「嘿嘿,爹,不瞞您說,我是五年前吃了一顆駐顏丹,要不估計看著也比現在年長。」呂涼不好意思的撓撓頭,其實他的小心思很簡單,據說玄女門的心法本身就有駐顏之效,那自己也得想辦法別太老不是,要不到時候還怎麼配上官穎啊!

「哈哈,傻小子,還挺有心眼。不過你放心,你看爹是不是老了?其實,我這也是故意裝成老了的。畢竟這裡都是凡人,要是我一直不變老,那不被人當成妖怪啦!」呂立仁一改之前遲暮的樣子,整個人都散發出一股健朗的氣息。

十年未見,讓父子倆似乎有說不完的話語。基本上是呂涼說的多,畢竟,四季村這十年來沒什麼變化,而呂涼的際遇,卻有著不同凡響的精彩。

整整三天,父子二人動都沒動過地方。小的說得精彩,老的聽得開心。直到第四天清晨,因為呂立仁必須得去學堂教書,呂涼才不得不止住了話頭。同時,呂涼也拿出魔煌珠遞給父親,他知道,十年了,父親肯定也有很多話要對母親說。

之後又在家待了十日有餘,呂涼也決心進入虛彌神境了。收起魔煌珠,依依不捨地拜別了父親,呂涼便來到了村子後山的老君廟。

本來,呂涼還想見見大猴子一家,可是神識掃蕩一番后發現,方圓幾里之內,再也沒有猴子一家的氣息了。

「它們有我給的延命丹,應該不至於消亡,那就應該是遷移到別處了。唉,希望日後還有相見之日。」呂涼稍微一琢磨,便也釋然了。

之後,毫不猶豫地激活識海中那閃閃發亮的玉符,下一刻,隨著老君廟後面亂石處一陣波紋閃動,呂涼的氣息也徹底消失在了天地之間。 剛一進入神境,那濃郁的元氣就讓呂涼精神一振!隨後便看到,大樹下,獨眼的神境之靈正咧嘴笑著。

呂涼一個瞬移挪到樹下,倒頭就是一拜!

「哎呀哎呀,這是幹啥,還這麼客氣!這才十年吧,以人界那麼稀薄的元氣,能有你這般修鍊速度,也著實不易了!不錯,真的不錯!」神境之靈的心情似乎很好,唯一的眼睛已經彎成了月牙兒。

和神境之靈寒暄了幾句后,呂涼先到自己的住處,將孕養飛靈劍和煌雷五龍劍事情安置好,便向著南面飛去。

時間對於呂梁來說是非常寶貴的,目前天還沒黑,不是拜見緋舞前輩的時候。所以,不如乾脆開始修鍊天魔淬體神法來的實在。

不知不覺,天色已暗,一直閉目修鍊的呂涼突然睜開雙眼,隨即露出驚喜的目光。

不知何時,自己已經身處衣冠冢內,兩名微笑的玄黎緋舞和面容冷峻的寂滅正在對面注視著他。

小黑也早已跑到坐在右邊養魂木椅的玄黎緋舞懷中,與曾經一樣,舒服地享受著那輕柔的撫摸。

「你果然按時回來了,居然已經達到金丹初期,煉體方面到了第五層,雖比鍊氣的提升速度慢了些,但也確實不錯了!」玄黎緋舞也是滿眼讚賞的目光。

呂涼簡單地敘述了下自己在外面十年的際遇,隨後,一咬牙,從懷裡掏出魔煌珠,恭恭敬敬地對著玄黎緋舞磕了三個響頭。隨後,鄭重地說道:「老祖前輩,晚輩娘親的殘魂正在此魔煌珠內。晚輩有一不情之請,就是讓這縷殘魂能夠得到養魂木椅的孕養滋潤,以求早日讓我娘恢復魂體。」

玄黎緋舞搖頭失笑道:「傻孩子,你娘親既是我玄黎族人,還是大哥的親孫女。何況,本身就空著一把養魂木椅,她用是再適合不過了。」

雖然早就猜到了這個結果,呂涼還是大大地鬆了口氣,隨即,眼淚不自覺地順著臉頰留下。

「你把魔煌珠給我,我打破它,讓你母親的魂魄直接附於椅子之上即可。」呂涼聞言,恭敬地把魔煌珠遞了上去。

玄黎緋舞先是凝神看了下,然後緩緩說道:「好了,打破魔煌珠需要一定時間,這裡就不用你操心了。以你母親魂魄的殘損程度,可比我當時還要嚴重,估計過幾十年方能凝聚面容。如果是孕養魂體,應該是在百年以後了吧。」

呂涼聞言,又大禮跪拜了幾次,便離開了衣冠冢。小黑自然是依舊留在玄黎緋舞的懷裡,反正這裡也用不著激發影魔界域。

之後,呂涼便一門心思的開始修鍊天魔淬體神法。直到神境中的第三年,呂涼的煉體術達到了第六層,才算完成了基本目的。

從南邊出來,呂涼又直接飛往了北面的丹房,但並沒有見到藥王。只有門口一個儲物袋,似乎是專門給呂涼準備的。

呂涼上前拾起儲物袋,先是躬身大拜了三次,隨後神識一掃,立刻就樂得合不攏嘴了。別瞧藥王總是一副冷冰冰,拒人千里之外的樣子,但每次對呂涼的幫助卻是巨大的。裡面只有兩個小瓶,每個裡面都是五十顆散發著金光的丹藥,正是用於金丹期提升修為的上品凝丹丸!除了繼續在門口磕了十個響頭,呂涼也想不到再好的表示感謝方法了。

之前在劍符仙宮閉關時,呂涼已然凝結金丹成功。現在在呂涼體內,魔核邊上,五行珠和氣海都已不見,只有一顆散發著五彩光芒的小圓球,其內不斷散發出精純的濃郁元氣,此刻正緩緩轉著。

呂涼還記得,當金丹凝聚的那一刻,除了氣海逐漸消失外,原本平靜的五行珠突然開始與正在形成的金丹進行融合!雖然感覺很奇怪,不過當時已經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待到突破完畢,金丹已成,也就變成了現在這種奇怪的情況。

反正也沒什麼不適應,呂涼也就懶得研究了,當務之急還是儘快提升實力到金丹中期。

回到自己的住處,呂涼也不客氣了,凝丹丸服下,直接開始修鍊了。

神境第五年,呂涼衝擊金丹中期瓶頸失敗,破障丹只剩下一顆,他還真捨不得用。於是,他將目標放在了試練塔上。

以金丹期的水準挑戰試練塔,第一層依舊是戰狼,只不過那渾身上下散發出的氣息,起碼是金丹中期的樣子。

戰狼看著面色嚴峻的呂涼,像曾經一樣,又「撲哧」笑了:小子,又見到你了。來,比劃比劃,你還是有一定希望的。

於是乎,劍影流光,你來我往,一人一狼開始鏖戰,大約半個時辰后,呂涼以持續不斷靈煌劍意,力壓戰狼獲得勝利!第一層,又過!

只不過,臨上二樓前,戰狼似乎是自言自語:這小子,還行,不過也就再過第二層就沒戲了。

第二層,又見豹子!如果之前那次是快,那現在就是疾了。即便呂涼用上了鯤鵬決第三層和魔雷翅,也不過將將在速度上超出豹子一線。

不得已,呂涼用出了壓箱底的心劍第四式——靜心劍意。只見呂涼心意一動,早被他融入神魂,但從未動用過的囤氣珠開始運轉起來,其內,早就被呂涼儲滿了魔仙氣。

一股渾厚的灰色劍氣衝天而起,瞬間便以呂涼為中心,半徑三丈遠的位置,形成了一圈十丈來高的巨型長劍圍欄,正好將豹子籠罩其中。

一直面色輕鬆的豹子,終於皺起了眉頭。隨後,所有巨劍從頂端開始分解,化為一條條猶如針線般細小的銀色劍光,如疾風驟雨般,從四面八方砸向豹子。

在巨型長劍分解至一半高時,豹子認輸!第二層,又過!

第三層,還是憨笑的巨熊,只不過,個頭又高了一丈還多……

呂涼不得不佩服,自己這個便宜師傅真不是蓋的,這靈智極高的傀儡暫且不論,就空間大道的運用方面,也離極致差不遠了!

這一戰,風雲變色,天崩地裂,呂涼把所有能用的招數都不遺餘力的使出來了。即便如此,仍一次次地被巨大熊掌拍飛出去。

雖然稱不上生死之戰,但呂涼的神經依舊緊繃到了極致。他相信,如果一不小心被熊掌拍個瓷實,就算不死,也離得不遠了……

之前戰狼的判斷依據,是建立在呂涼單獨使用元氣的情況下。而呂涼激發的魔仙氣,是完全凌駕於元氣之上的。

此刻的呂涼,氣息強悍而平穩,平靜的眼神中充滿了掩飾不住的殺意,漸漸的,那種空明的感覺又滋生出來,天人合一之境再現!

一個時辰后,這場驚天動地的戰鬥以呂涼的慘勝告終。

之所以說慘,是因為呂涼已經把囤氣珠之前積攢的魔仙氣全部消耗殆盡,自身的元氣和魔氣也所剩無幾。

絕色總裁的極品狂兵 但呂涼的眼神中依舊透著無比的興奮。剛才這一戰,他又摸到了領域的邊兒,而且,還是在使用木劍的情況下!他有預感,一旦換成飛靈,也許就真能激發出領域的一定威力了。

至於第四層,呂涼想都沒想就直接放棄了。

剛走出試練塔,呂涼就感覺一直停滯不前的修為又開始蠢蠢欲動了。呂涼大喜,直接坐地盤膝閉目,開始突破瓶頸。

三個月後,伴隨著一聲長嘯,無數濃郁的元氣瘋狂地湧入呂涼的頭頂。半個時辰后,他睜開眼,嘴角微微上翹,金丹中期,已成!

神境第十五年,突破金丹後期時再遇瓶頸。呂涼依舊沿用老辦法,繼續挑戰試練塔。

直接第四層,巨鷹早已等在那裡。呂涼也不客氣,直接激發囤氣珠,軒轅劍法和心劍式同時出手。

經過這些年的摸索,呂涼已經可以接近完美的融合一虛一實兩種劍術了。軒轅劍法是參悟劍道領域的基礎,心劍式是增強領域威能的基礎。

與巨鷹的鏖戰持續了半個時辰,在囤氣珠消耗了不到一半魔仙氣的情況下,呂涼勝。自我感覺了一下,他又去了第五層。

第五層,呂涼剛一露面,大猴子就出手了。沒有絲毫拖泥帶水,兩隻爪子拍向呂涼的同時,那長長的尾巴也帶著凌厲的威壓抽了上來。

呂涼眼露興奮之色,迅速與其纏鬥起來。雙方均使出了全部戰力,依舊誰都奈何不了誰。

關鍵時刻,呂涼狡黠地一笑,鬼魔首毫無徵兆的沒入呂涼頭頂。一時間,呂涼氣勢暴漲,打得大猴子一愣一愣的,不到一炷香的時間,戰鬥結束,呂涼勝。

看著大猴子不服氣的眼神,呂涼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報以歉意的一笑。

其實呂涼早就想試試了,但是怕這樣違背試練塔的規則,畢竟這已經越階了。不過這次他也看出來了,如果不這麼干,第五層還真不一定能過。迫不得已下,便試了下,沒想到還真不算違規!

不過,呂涼也沒打算就用這招衝擊試練塔,畢竟這樣的話就沒有試練效果了。這次試驗下能成,心裡也只是有個底。

就在呂涼猶豫是不是去看看第六層時,頭腦中傳來了神境之靈的聲音:飛靈劍已經孕養恢復完畢,隨時可以使用了。但是煌雷五龍劍是仙階上品法寶,要想完全恢復,估計還得有個幾十年。

呂涼聞言大喜過望!當即出了試練塔,在大樹下找到神境之靈,從其手中顫抖著接過飛靈劍。看著其內飄出的飛靈童子,呂涼對著他深鞠一躬。隨即,大笑一聲,又飛回了試練塔。

第六層,是一名手持長叉,高兩丈的人型壯漢傀儡。見到呂涼微微一笑,一股金丹後期的氣息便透體而出。

呂涼毫無懼色,心念一動,激活了飛靈劍的『完全態』,同時施展軒轅劍法和心劍式。

果然,在有了飛靈劍后,無論是劍法威力還是領域的完成度方面,都有了質的飛躍!

戰鬥的時間不長,也就持續了一炷香多點的時間,人型傀儡的長叉被斬斷,左臂也不翼而飛了,自然是呂涼勝了。

就在呂涼愧疚毀了人家的肢體時,此空間一道白光閃過,隨後,人型傀儡一切完好如初。

第七層,是一個手持雙劍的青年人型傀儡,也是金丹後期水平。讓呂涼驚喜的是,此傀儡出手居然是軒轅劍法,而且居然能夠用出他都不會的斬龍式!看其劍法氣息與威能,明顯已經也有了領域的影子。

機會難得,看著對方,就好像看著自己一樣。呂涼也不客氣,最強招式同時出手,與其鬥了約半個時辰后,魔仙氣消耗殆盡時,青年傀儡也劍氣潰散,倒地認輸。

呂涼此刻眼現明悟之色,連試練塔都來不及出,直接就在第七層開始尋求突破。頭腦中不斷回味著之前戰鬥的場景,對手那與自己相似的戰鬥方式,一遍又一遍地流淌於呂涼的識海之中。

神境第十八年,已經沉坐了近三年的呂涼突然睜開雙目,同時,無盡元氣開始匯聚於他的頭頂之處……

一個月後,隨著一聲開心的咆哮,呂涼出現在試練塔外。此時,周身上下金丹後期的實力一覽無餘!

神境之靈不知何時已經站在呂涼麵前,對其微微一笑道:「好小子,妖孽的快趕上主人了!走,去異寶殿,我帶你好好挑挑法寶!」 跟著神境之靈,呂涼來到了異寶殿。

其實,呂涼還是挺為難的。按之前的規矩,呂涼應該可以再挑兩件築基期法寶和兩件金丹期法寶。可是呂涼現在的眼界太高了,用的最低端的法寶也是嬰變期起步的,何況手裡還有幾個仙階法寶呢。真要是選個築基期的,簡直是太雞肋了。

就在呂涼琢磨著挑什麼時,神境之靈先開口了:「小子,我知道你琢磨什麼呢!我也不是不通人情,畢竟,主人臨走時交代過,這裡的一切我可以做主。這樣吧,本來你可以挑選築基期和金丹期的天材地寶各兩件。現在,我可以給你個選擇,用這四次機會,換取一件嬰變期法寶和高階奇物。怎麼樣?」

呂涼聞言,面露驚喜之色,小雞啄米似的點著頭!

「多謝神境之靈前輩!」呂涼明白,這是人家前輩照顧自己呢,別說四次機會,就是挑十件金丹期法寶,都不一定強的過一件嬰變期法寶!

神境之靈聞言,一點頭,一幅青色捲軸憑空出現,在呂涼麵前徐徐展開,「小子,挑吧,你能選的都在這裡了。」

看著這一堆令人熱血沸騰的嬰變期寶物,呂涼的眼睛瞬間就紅了,不得不強壓制住自己激動的心情,認真地選擇著適合自己的天材地寶。

攻擊類的法寶,呂涼目前並不是很需要,因為手裡除了飛靈劍,還有打神鞭呢,以後還會有煌雷五龍劍這種仙階上品的。所以,呂涼把注意力放在了防禦類和輔助類法寶方面。

還沒看幾個,呂涼突然眼前一亮,指著捲軸中的一個法寶對神境之靈說:「前輩,法寶就選這個!」

捲軸中,呂涼所指之物,是一枚青色的印璽狀法寶,名為「青瓷印」。功效是展開防禦結界,根據擁有者神魂強大程度,可抵禦嬰變期至天仙級別的攻擊不等。其「完全態」時,此防禦結界還能減弱敵人的攻擊威能,使其下降一個等階!換句話說,該法寶「完全態」的情況下,甚至可以抵禦玄仙的一擊!

呂涼的強項正是神魂強大,用這個青瓷印是再合適不過了。當然,還有一個呂涼必選的理由,怎麼想,這個都應該是青瓷仙子的本體!對於這位像親姐姐一樣關心他的法寶之靈,呂涼是發自內心的把她當成了親人。現在既然有這種機會,怎麼可能放過!

後面的法寶呂涼壓根就不看了,轉頭往下繼續找奇物去了。

看了一會,一塊墨綠色的石塊引起了呂涼的注意。此奇物名為妖磷石,乃是妖族修鍊的極品之物,內含高品質妖氣。當妖氣消耗完畢后,可自行吸收周圍環境中的元氣或魔氣加以轉換,一定時辰后再度化為妖氣!根本就是一個移動攜帶型的妖氣供應源!

呂涼略一思考,就指著妖磷石說道:「前輩,奇物就選這個!」他正發愁以後怎麼帶著巨虎外出呢,雖然有洞府可以安置,但是洞府內不可能有妖氣,難不成巨虎還得帶著一堆妖石進去?等用完了呢?不還是耽誤事兒嘛!

妖磷石的出現確實可以完美的解決這個問題,雖然呂涼自己不能用,但對於巨虎,可以再珍貴不過了!

「哦,選的還挺快。那就如你所願吧!」神境之靈把捲軸一收,轉而一揮手,一枚散發著青光的印璽和一顆閃動著碧綠光華的石塊就飛到了呂涼麵前。

與此同時,一道呂涼熟悉的身影也從青瓷印中浮現,正是笑靨如花的青瓷仙子!

「呵呵,姐姐本來以為得等你個百年左右,不曾想,弟弟你還真是個天縱奇才的小妖孽。」青瓷仙子欣慰地看著正在憨笑的呂涼,隨即躬身一拜道,「青瓷見過主人。」

呂涼趕緊比青瓷仙子躬得更低,同時鄭重說道:「姐姐不可如此!以後你我二人還是姐弟相稱就好,說不得將來有的是麻煩姐姐的地方!『主人』二字切不可再提,如果真當我是主人,就聽我的吧!」

青瓷仙子「咯咯」一笑,不再爭辯,身形一晃,回到了青瓷印中。呂涼也不含糊,很快就完成了滴血認主的儀式。

「哦,對了,你應該已經知道法寶的『完全態』了。我得提醒你,雖然你神魂強大,但是只要激發法寶的『完全態』,消耗的神識就是平時的十倍還多。而且,越是高階的法寶,損耗的神識越多越快!你需要好好熟悉下一次性能夠操控『完全態』法寶的時辰和個數,以便儘快找到一個合理的使用方式。」神境之靈認真地提醒著呂涼。

這個道理呂涼早就感覺過了,之前和試練塔的人型傀儡戰鬥時,他就激發過飛靈劍的「完全態」,當時威力是不小,可也能明顯感覺到,囤氣珠內的魔仙氣流失速度也成倍增長了。

帶著青瓷印和妖磷石走出異寶殿,呂涼大大的伸了一個懶腰,同時也好好的鬆了口氣!

金丹後期,已經算是圓滿完成了當初指定的任務。還有不到兩年的時間,金丹期大圓滿就別想了,天魔淬體神法第七層,估計到嬰變期以前,也很難突破了。

一想到隊伍中的第五人還沒有確定,呂涼的眉頭又微微皺了起來,「既然在此益處已不是很大,我還是及早出去尋人吧。雖然穎兒說此人就在我家鄉附近,但早找到早踏實!」

打定主意后,呂涼也準備儘快離開神境了。 號外!野狼出沒,請注意! 不過,在走之前,他必須要回一下衣冠冢。因為,他急切的想要知道,母親的魂魄孕養到什麼地步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