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聲清脆的炸響聲驟然回蕩在包廂之中。

「啊……」

緊隨著便傳來姜昆殺豬一般的慘叫聲。

他捂著自己的膝蓋,一臉痛苦扭曲。

「咻咻咻!」

槍響之際,數道金光閃過。

「槽尼瑪的。」

「勞資殺了你。」

「弄死他!」

……

清脆的槍響聲驟然炸響。

那些混子見到自己老闆被人給槍擊了,就下意識的舉槍向著華新射去。

卻哪裡知道,剛剛準備扣動扳機,嘴巴裡面叫囂的話剛罵出去之際。他們便覺得手腕一軟,手中的槍紛紛掉在了地上。

咚咚咚。

一聲聲槍砸落的聲音傳了過來。

「姜昆。」

間諜寶寶:嫁掉醜女媽咪 「我說過,你最好別自誤!」

華新持槍凝視著姜昆。

「瑪德。」

那些丟掉槍的人,只覺得自己握槍的右手根本沒力,但紛紛彎腰向著地上的槍撿取。

嘣!

只是,當最快彎腰撿槍之人握住槍的瞬間,一聲炸響聲再次響了起來。

撲通一聲,那人直接軟到在了地上。

「如果誰想要再撿槍,那就是榜樣!」

華新淡淡的環視了一圈周圍的混子。

那些混子聽見槍響聲,下意識的向著對面看了過去。

就看見自己的一個兄弟,就那麼躺在了血泊之中。

剛剛還趾高氣揚的混子們,頓時就僵住了。

撿槍也不是,不撿槍也不是。

畢竟,不是每個人都像華新這麼不怕死的。

「嘶嘶!」

姜昆捂著自己的膝蓋,疼的嘶啞咧嘴。

此刻,看著殺人不眨眼的華新,姜昆臉色不由變得慎重了起來。

而韓正身子也是一僵,臉色凝重了起來。

「小子。」

嘣!

韓正一句話還沒說完,一聲炸響便傳了過來。

「啊……」

韓正如同姜昆一般捂著自己的膝蓋,發出殺豬一般的慘叫聲。

他的額頭上冷汗潺潺而下,眸子深處閃過一陣驚恐。

「殺人犯法,法律是不會放過你的。」

韓正不敢再用什麼韓家姜昆來威脅華新。

「嘣!」

又是一槍。

「啊……」

韓正再次發出一陣殺豬般的慘叫聲。

他的另一個膝蓋,也被華新給打了一槍。

接連被華新打了兩槍,再看著包廂里的屍體。

韓正也沒了之前的傲氣和底氣,不敢輕易觸怒華新。

「放心。」

「我不會殺你。」

「不是因為不敢殺你,而是給穎姐面子。」

「回去告訴你們整個韓家,就期待穎姐的態度吧,否則,這個世界上將不會有韓家的存在!」華新冷漠肅殺的眸子凝視著韓正的眼睛,直看得韓正渾身發寒,心底深處湧出一絲恐懼。

「嘣!」

「我說過,叫你們別撿槍別撿槍,你們就是不信!」

華新說著話的時候,反手就是一槍,又一名混子便躺在了血泊之中。而其他躍躍欲試想要邀功的混子,頓時偃旗息鼓了下來。而姜昆更是被華新冷漠無情,似人命如草芥的態度給震懾住了。

「現在該是來算算我們之間的問題了。」華新旋即看向了姜昆,「你自己自誤作死,怪不得他人,說吧,怎麼算?」華新的手中莫名的多了一根金針,然後向著姜昆的脖頸慢慢的刺了過去。

即使見到華新手中的金針,姜昆也是一動不敢動。

他清楚的感受著華新的金針慢慢的刺入了自己的脖頸之中。

頃刻之間,一股萬蟻噬骨撕心裂肺一般的疼痛傳了過來。

讓他渾身奇癢奇疼的感覺瘋狂的傳遍全身。

「啊……」

姜昆不由發出撕心裂肺一般的慘叫聲,撲通一聲,就翻滾在了地上不停的打滾,用手去抓身上的奇癢,恨不得把肉都抓下來一般,腦袋瓜子更是不停得砸著地面,彷彿這樣以疼止疼的方法能讓他舒服許多一般。

韓正以及周圍的混子都能清楚的感受到姜昆的那種痛苦一般,心裡驚恐,渾身直發抖。

此時的姜昆身上被他抓出一道道的血痕,膝蓋上的血洞被他死命的扣動著,似乎這樣更加的舒服,僅僅那麼一會兒時間,就已經沒了人樣,變得鮮血淋漓了起來。彷彿被人給剝皮了一般的恐怖,一個個看著華新的眼神就彷彿看一個惡魔一般。

「別急,後面還有更精彩的。」

華新嘴角擒著微笑,環視了韓正以及其他混子一眼,這才落在了姜昆的身上。旋即運指如風,點向了姜昆,而姜昆頓時就一動不動的僵硬在了地上。

姜昆一動不動,那種萬蟻噬骨的奇癢奇疼得不到任何的緩解,一波一波的吞噬著姜昆的心靈,疼的姜昆眼珠子暴凸,恨不得立刻就去死:「啊啊啊!」

「怎麼樣?」

「滋味如何?」

「我可以讓你享受一輩子這樣的感覺而不死!」

華新冷漠的如同一個惡魔一般。

「啊啊啊啊。」

「饒了我吧。」

「饒了我吧。」

「我自誤,我作死。」

「大哥。」

「老爸。」

「爺爺。」

「我姜昆就是你孫子,你就放了我吧。」

(本章完) 「這……」

韓正見姜昆如此痛苦,渾身鮮血淋漓彷彿被人硬生生剝皮了一般,就感覺頭皮一陣緊繃發麻,而姜昆痛苦的更是像狗一般的向華新祈求著,凝視著華新的眸子裡面不由閃爍著濃濃的恐懼還有忌憚。

「……」

包廂裡面的那些混子見到平時不可一世,囂張霸道,辣手無情的老大此刻就像狗一般的向著華新搖尾乞憐著,心目中的形象頓時就崩塌了。

一個個同情憐憫的看著被剝皮了一般的姜昆,而看著華新的目光里,充滿了濃濃的忌憚和懼怕。

「這是個狠人!」

「死不是最可怕的。」

「最可怕的就是生不如死,想死都特么死不了。」

韓正以及周圍那些混子頭皮發麻的看著這一切,渾身緊繃,尤其是掃過那些躺在血泊之中的屍體,更是心裡畏懼。

「大爺。」

「大老爺。」

「我特么就是你一孫子,你就饒了我吧。」

姜昆驟然翻身,如同狗一般跪在了華新的面前。

砰砰砰。

額頭砰砰砰的砸向地面,發出巨大的聲響。

饒是被玻璃渣滓扎的滿頭鮮血,也不覺得有任何的疼痛似的。

他們卻不知,越是痛苦,反而壓過了那種奇癢難耐的感覺,讓姜昆感覺到舒服。

「啊啊啊啊……」

姜昆雙手抱頭猛砸了地面一陣子。

「我特么就是大老爺你一輩子的孫子,是特么的豬,是特么的狗,大老爺,爺爺,你就饒了我吧。」姜昆額頭與地面發出巨大的撞擊聲,像狗一般的向華新搖著尾巴。

「……」

華新冷漠的凝視著姜昆,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波動。

「啊啊啊……」

姜昆終於忍受不了這種奇癢奇疼萬蟻噬骨一般折磨和煎熬,痛苦的大叫了一聲,雙手在地面胡亂扒拉著,抓著了兩塊比較大的玻璃碎片,尖叫著就朝著自己脖頸上狠狠的扎了過去。

「……」

韓正以及包廂裡面的混子見到姜昆痛苦的恨不得想死,渾身都在發顫。看著華新的眸子裡面充滿了濃濃的恐懼和惶恐,生怕姜昆的遭遇落在自己的頭上。

「咻咻!」

華新彈指射出兩道勁風打掉了姜昆手中的玻璃碎片。

「誰說讓你死了。」

華新冷漠的凝視著姜昆:「我不讓你死,你就不準死!」

「……」

韓正和周圍的混子們見此,腦子裡面頓時浮現出了什麼叫做生不如死,求死不能的遭遇。

「大哥。」

「你是我爹。」

「你是我爺爺。」

「我就是你一孫子,就是一你條狗。」

「你就讓我去死吧,我受不了了,受不了了啊。」

「啊……」

姜昆被華新折磨的死去活來,疼苦的痛哭了起來。

「知道錯了?」

華新冷漠的道。

「知道錯了!」

「主人,主人。」

姜昆如同狗一般的爬到了華新的面前,跪在華新面前,雙手如同狗爪子一般乖巧的放在華新的腳背上,整張臉都貼了上去,他強忍著奇癢奇疼萬蟻噬骨的痛苦,顫抖著,祈求著。

「這才像狗應該有的樣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