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玉的速度極快,一連串動作下來,小女孩兒一個普通人根本就沒有察覺到絲毫異常,等到冷玉走遠之後,她也沒發現。

遠處,先前那個站在遠處眼冒精光的二癩子見到冷玉走後,便抱著手臂,隨意地朝著地上吐了一口痰后,便徑直朝著站在路邊,開心地一遍遍數著小錢錢的小女孩兒走了過來。

親愛的,我們離婚吧 「哼!」

一聲冷哼聲響起,嚇得小女孩兒渾身一個哆嗦,見到是二癩子后,趕忙將錢藏到了身後,低著頭不敢看二癩子。

「藏什麼藏!快把錢拿出來!」

二癩子見到小女孩兒把錢藏到了身後,眼中凶光一閃,手段粗暴地一把就將小女孩藏在身後的前給奪了過來!

「嗚嗚嗚,那是我的錢!你還給我!嗚嗚嗚」

小女孩兒見到錢被奪走後,立馬哭了起來,抓著二癩子就想把錢搶回來。

「滾一邊去!」

二癩子用力一推,便將小女孩兒推倒了在地上。

「哎喲!」

小女孩兒被推倒后,在地上摔了一跤,細小的胳膊立馬蹭破了皮,流出了鮮血!更要命的是,冷玉藏在她口袋的錢也灑落了出來,灑了一地!

「好哇!你這個賠錢貨!居然在口袋裡藏了這麼多錢!看我不抽死你這個小賤貨!」

二癩子見到從小女孩兒口袋中掉在地上的錢后,眼中凶光大盛!二話不說便要抽小女孩!

見到這一幕,小女孩兒嚇得在地上渾身發抖,眼中銀豆子嘩啦啦地流了一地。

「不要打我!不要打我!我錯了!不要打我!」

小女孩兒坐在地上哭喊著

遠處,行人見到這一幕,有人心有不忍,想要出手幫幫小女孩兒,但卻被身邊一個矮矬男子拉住了。

「別去!那個二癩子是個人販子!那個小女孩兒是他買來的!你要是敢去!會被那些人販子剁掉手腳的!」

這個矮矬男子滿臉青春痘痘,看著十分噁心,他的話一出口,便讓準備出手幫忙的行人猶豫了。

矮矬男子見行人臉色還是有些猶豫,便指了指遠處一名渾身發著惡臭的斷腳乞丐:「我也是為你好!看見他沒!他上次就是出手幫了一下那個小女孩兒,就被這個二癩子叫人砍斷了雙腳!落得一個殘疾行乞的地步!」

行人聞言,心下一驚,遂不敢出頭,更是徹底打消了念頭。

「啪!」

耳光聲響起,小女孩兒被二癩子一耳光煽到在地,嘴角溢血。

「哼!你這個賠錢活!居然還敢藏錢!?信不信我把你當成妓.女賣了!哼!」

望著地上嗚嗚大哭的小女孩兒,二癩子心中得意洋洋,隨後俯下身子,開始撿掉在地上的錢。

就在這時,一幫穿著黑色警服的油麵男走了過來。

「二癩子!你在幹什麼呢!」

領頭的油麵男看了一會兒撿起的二賴子后,一聲大喝,便將已經把在地上的錢全撿了起來的二癩子驚醒。

看著二癩子手中紅彤彤的鈔票,油麵男眼中精光一閃。

「二癩子,你不老實啊!」

油麵男玩味的打量著二癩子,他的手下,那群狗腿子也是如此,一副看戲的表情。

「嚯,這不是王警官嗎?王警官好!」

二癩子一見穿著警服的油麵男便滿臉堆笑,他從手中抽出十來張鈔票后,便悄悄送到了油麵男的手中,隨後陪笑道:「一點點意思,一點點意思!」

「呵!這個二癩子會做人啊?嗯!我喜歡!」

油麵男指著二癩子大笑,一邊笑著一邊將鈔票接了過來,點了兩下后,滿意地點了點頭,隨後將錢放進了自己的口袋。

「以後注意一點,不要影響市容!」

油麵男撂下這句話后,便帶著一幫穿著警服的手下悄然離去,至始至終,他看都沒看那個坐在地上嗚嗚大哭的小女孩兒。

行人見狀,更加不敢吱聲了。

「看什麼看!快滾!」

二癩子一聲喝罵,已經聚集起來的圍觀者,便被他一聲大喝,罵散了一半。

「唉,世態炎涼啊!世態炎涼…」

一名老人搖頭不已,那些還沒走的圍觀者聞言,心有同感。

「世態炎涼你們怎麼不去反抗?你么這麼多人還怕他一個二癩子?」

一名年輕人開口了,他嘲諷這群束手旁觀的圍觀者。

「你這個小傢伙懂什麼!你剛剛沒看見嗎?那些穿著警服的傢伙都和他是一夥的,誰敢多管閑事?嫌命長嗎?」

老人不屑的對年輕人嘲諷道:「你能耐你怎麼不上去幫忙?你不也是站在這裡說風涼話?」

「呵呵!」

年輕人笑了,他推開行人,隨後徑直朝著此時正在辱罵廝打小女孩兒的二癩子走了過去!

眾人見狀心下一驚,望著年輕人的背影,心頭浮顯出一絲複雜的感覺。

Mail 「小賤貨!還哭!哭個GB!再哭我打斷你的狗腿!」

唾沫星子飛濺之中,二癩子忽然感覺到自己的背後站著一個人,便驚得他立馬回過了頭來。

「你TM是誰?」

二癩子扭過頭來后,見到了一張冷漠的臉,心下一駭,喝罵了一句。

「聽說你是人販子?」

年輕人淡淡地問道。

聞言,二癩子瞳孔一縮,眼一眯,一道寒光便從他眼皮底下爆射而出!

「小子!你活得不耐煩了是吧?想多管閑事!?」

「呵呵!」

年輕人輕蔑一笑,遠處,那些本想離去的行人見有事情要發生,又紛紛圍了過來。

「這個小年輕慘了,肯定會被打斷腿」有人嘆道。

「哼,他打斷腿也是他自己活該!一點眼力勁都沒有!連二癩子這種凶人都敢惹!他不斷腿誰斷腿?」矮矬男子又發話了,他頂著滿臉噁心的青春痘,望著冷玉十分不屑的啐了一口。

「說不定有轉機呢?」有人心中抱有希望。

「SB!沒看到那些穿警服的人和二癩子這個人販子都是一夥的嗎?還有轉機?你SB吧?」矮矬男子更加不屑了,他認為年輕男子絕對死定了!

二癩子這邊,望著站在自己眼前,隱隱比自己高出一個頭的年輕男子,眼中寒光更盛了!

「你滾不滾!」

二癩子喝道

「呵呵!」

年輕男子再次輕笑,這名年輕男子不是別人,正是冷玉,他先前抱著花籃走到一半,感覺對小女孩兒還是有些不放心,便放下花籃后又走了回來,隨後恰巧見到了二癩子當街行賄的一幕,見到這一幕,冷玉的心中早已是怒火翻騰。

望著坐在地上嗚嗚大哭的小孩兒,雖然冷玉沒有見到小孩兒被二癩子扇耳光的那一幕,但當冷玉看到小女孩兒臉上那通紅的手掌印子,哪還會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你打了她?」

冷玉指著小女孩兒冷漠的盯著二癩子,雖然現在冷玉身後跟著一大幫殺手,自己也處於危險之中,但他不能不管這件事情,因此他挺身而出,站在了二癩子的面前。

「是又如何!就是我打的!你又能怎麼樣!我還要殺了她呢!」

二癩子昂著頭,十分不屑的看著冷玉。

「就你這個小.逼崽子也敢多管閑事?信不信我叫人當街打斷你的狗腿!」

二癩子的頭昂的更高了,他的臉甚至伸到了冷玉的面前。

「這鮮花之城的市長都跟我喝過酒稱過兄弟,你TM算老幾!也敢多管…」

「啪!」

響亮的耳光響起,二癩子被冷玉一擊大耳光抽的凌空翻騰!牙齒掉落一地,身子在地上滾了幾圈后,砸到了遠處一幫身穿警服的油麵男腳下。

圍觀者見到這一幕,心下驚駭,他們萬萬沒想到冷玉竟然直接動手了!要知道這個二賴子可是個兇惡的人販子啊!

特別是那個滿臉青春痘的矮矬男,見到這一幕更是驚得雙腿一軟,差點嚇得直接坐到地上!

遠處,先前那個當街收受賄賂的油麵男並沒有走遠,而是帶著一群手下圍住了一個漂亮的女人,展開了調戲,言語之中儘是污穢不堪!

「美人,來一炮怎麼樣?」

領頭的油麵男拿著一疊鈔票在手中不斷拍打,眼神之中儘是得色!

「讓開!」

女子蹙眉,想繞過油麵男。

「欸,別這麼無情嘛!你是女人我是男人,來一炮解決寂寞不是正好嘛!」

油麵男帶著手下,一動,又圍住了女人。

「呀!」

就在這時,被冷玉抽飛的二癩子凌空飛起,砸到了他的腳下,把他嚇了一大跳! 原配寶典 一幫手下更是被嚇得發出一聲怪叫!

「誰!」

油麵男一驚,回過頭來后,瞬間發現了正朝著他們這邊走過來的冷玉!

「哎喲!哎喲!」

地上,二癩子並沒有死去,因為冷玉留了一點力氣,但即使如此,二癩子現在也不好過,他的下巴被冷玉一把掌扇的脫臼了,牙被打掉,臉皮腫.漲,嘴角溢血,十分凄慘。

二癩子見到穿著警服的油麵男后,頓時大喜,他一把抱住油麵男的大腿指著遠處的冷玉大喊道:「快快!王警官!那人當街行兇,故意傷人,快把他抓到牢子里去!」 「快快!王警官!那人當街行兇,故意傷人,快把他抓到牢子里去!」

二癩子此時坐在地上大聲嚷嚷,要眼前這名王警官動手把冷玉抓到牢子去!

「滾你MB!別他媽再叫了!」

王警官聽到二癩子在那嚷嚷頓覺心煩,抬起自己的腳一腳便將對方踹倒在地發出一聲慘叫。

「這個人不簡單!」

望著冷玉一步步走來,王警官額頭冷汗滴落,他的手悄悄摸到了自己的背後,一把手槍上!

遠處,圍觀者中,方才因為冷玉突然動手,被嚇得雙腿發軟的矮矬男見到了這一幕,頓時大喜,對著眾人大笑道:「哈哈!這個小子死定了!看見沒!那個穿警服的傢伙拔槍了!等會這小子就要吃子彈咯!哈哈!真是不識抬舉,竟然敢枉出頭!」

圍觀者聞言,面露不喜,悄悄遠離了他,孤立了他。

矮矬男子也沒在意,而是搖頭晃腦,不屑的看著冷玉,過了一會兒,他像是想到了什麼好事情,沖著冷玉冷哼了一聲,隨後推開了人群,跑向了遠方。

冷玉發現了對方行動有些詭異,眉頭微皺,思索了一會便沒有在意了。

一個普通人而已,能翻出什麼浪花來?

他將視線重新放到了王警官的身上,隨後冷冷道:「你敢拔槍?」

冷玉冷冷的盯著眼前這幫穿警服的傢伙,看的他們渾身一驚,爾後目光一掃,落到了癱坐在地上嚎叫的二癩子身上。

二癩子察覺到冷玉的視線后,心肝一跳,抱著王警官的大腿大聲喊道:「快!王大哥快拔槍殺了他!」

「操NM!滾一邊去!別抱著我的腿!」

此時,二癩子不知道的是,王警官此時已經是心中驚駭萬分,因為隨著冷玉剛剛那句「你敢拔槍」這句話落地之後,他便感受到一股強大的氣勢從冷玉身上發出,如有實質一般壓在了他的身上,讓他握在槍上的手一動也不敢動!

高等覺醒者,自身可以憑藉自身的勢壓人,雖然冷玉目前的實力連強人級都還沒達到,但他的勢用來對付普通人已經充分足夠了!

「這是什麼人!太可怕了!簡直是怪物!」

王警官心中驚恐萬分,渾身冷汗淋漓,但他的那群手下卻沒有受到絲毫影響,他那群手下聽到二癩子的話后,紛紛拔出了背後的手槍,瞄準了冷玉!

「站住!不許動!你被逮捕了!請跟我們回去調查!我懷疑你是殺人犯!」

一通污水潑下,冷玉便被王警官的手下當著眾多圍觀者的面污衊成了殺人犯!

「你他MD!你們是一群傻逼嗎?」

聽到自己手下的這番話,王警官心中大急,但他的手下在他帶領下日漸囂張狂妄慣了,想都沒想便把冷玉當作可以被肆意欺凌的老百姓來對待。

聽到王警官的怒罵,他的手下心中閃過一絲疑惑和不解,有幾個人已經有些猶豫想要收回手槍,就在這時,二癩子從地上一下蹦起,從身邊的一人手中,搶過了一把手槍對準了冷玉。

「你他媽敢打我!我宰了你!」

「砰!」

「砰砰砰砰砰!」

第一聲槍響是二癩子扣響的,但後面幾聲槍響卻不是!

後面那幾聲槍響,是吊在冷玉背後的那群黑暗世界的殺手扣響的!

他們抓住了這絲機會,在二癩子扣動扳機的那一霎那,同時扣響了扳機!

一時間十幾顆子彈從四面八方向著冷玉激射而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